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新俠客異聞錄之新世紀SAGA  EPISODE I 天之逆子 (17)
2009/04/23 18:35
瀏覽44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PHASE 17 父與子

夜里,一封記載關於帝國軍準備奇襲君臨城的信件,突然出現在武墨承寢宮,武墨承見信后,立即下旨召集眾臣前往大殿。

眾臣踏入大殿,依禮跪拜請安,平身分道兩側,武墨承即將所收書信,依序傳予眾臣琢磨真偽,眾臣一見書信,皆對內容所提及的帝國軍預備奇襲之陣容及戰術描述詳盡感到半信半疑,至於對策,議論紛紛,有人認為此等來路不明的情報,應不足採信,有人卻認為,內容記載十分詳盡,應是正確的情報,過沒多久,這兩種議論皆堅持己見,竟演變成對壘的兩派人馬。

武墨承見眾臣幾乎內鬨,即將目光望向丞相王潮,帶笑道:「不知丞相對於此信有何看法?」

王潮向前施禮,赧然一笑,道:「潮拙言淺見,恐怕搬不上檯面……」

武墨承知意,目露期待道:「丞相但說無妨。」

「潮認為,」
王潮撫鬚,道:「此信陛下可信,卻不能盡信。」

「哦?」
武墨承一愣,道:「丞相所言何意?」

「數日前,我朝亦曾收過類似書信,不知陛下是否仍有印象?」
王潮分析,道:「若潮揣測無誤,此有心人必於帝國軍事方面佔有舉足輕重的角色,不排除為帝國四將校之一,顯然想藉我朝擊潰帝國,不管其真正目的為何?此人城府極深,不容小歔,對於情報,陛下大可相信,但對於此人心機,潮望請陛下小心留意。」

「那麼,」
武墨承沉思,道:「就請丞相擬定對應之計罷!」

王潮行禮道:「臣遵旨!」

「大戰在即,」
武墨承點點頭,道:「眾人皆有欲行之事,先下去吧,退朝!」

滿天星斗,壯麗迷人。

城樓上,司徒淳丰躺在牆頭,細吮煙草,吞雲吐霧,他早已遣下城樓守兵,因為有他便夠,夜里無聲,這樣他的心靈才能平靜,自兄弟接連死去,他一直感到孤寂落寞,直至遇上了她,他才覺這天地之間不僅只有他一人。

她現在快樂嗎?她和孩子過得好嗎?她仍在那里等我?

同樣的問題,反覆在他心里不斷回繞,每次思念她時,他總是恨不得尋一匹快馬,不停蹄地奔回她身邊,但每當夢醒,他才驚覺這段離家背景的路是他自己的選擇,深嘆一口氣,緩緩站起,帶上兵器,繼續完成身為皇將,未完成的使命。

相府內,王潮立於窗邊,凝視夜空的星羅滿佈,心中對於敵軍的奇襲也已有了腹案,不過此刻他所想的,卻是與大戰不相關之事,似曾相識的妖禍星再現、兩次情報洩漏的書信,而筆跡也是十分熟悉,這一連串令人不解的謎團,卻讓他無法入眠,遂到窗邊吹吹風,沉澱沉澱思緒。

寒風吹來,吹得他鬚髮飄動;衣袂飛揚,突然間,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人影,那是一個於十多年前早葬身火海,差點統一天下的男人……

這時,王凌霄一臉凝重,來到了王潮的身邊。

王潮沒有回頭,笑語道:「睡不著?」

王凌霄嘆了口氣,點點頭道:「我夢到了師父、姜老將軍和鞏大人慘死的景象……」

王潮沉聲道:「如果明日一戰要讓你再次面對銀影,你會怎麼做?」

王凌霄目露殺意,咬著牙道:「殺了他,為眾人報讐!」

「明日我會安排你再度對戰銀影,」
王潮嘆了口氣,搖搖頭道:「條件是,你若勝了,必須留他ㄧ命。」

「不可能!」
王凌霄一臉錯愕,猛然搖頭:「我對他,必將全力以赴,若凌宵僥倖獲勝,留他性命,如何對得起被他所害的眾多英魂?」

「你必須留他性命,」
王潮露出苦澀的表情,緩緩道:「不然我會將對壘銀影的機會,讓予他人……」

王凌霄握緊雙拳,憤恨道:「凌宵不懂,為何義父堅決為一名仇敵說情?」

王潮將目光投向彼方,淡淡道:「當你再度面對他之時必會了解,我只希望,當你了解真相,不要逃避!坦然面對他。」

「義父……」
王凌霄還想再言,卻被王潮出手攔住:「夜深了!大戰在即,你也該下去好好休息,做好充分的準備。」

「這……」
「嗯?」
「唉!凌宵告退……」
無可奈何,面對王潮的強硬態度,王凌霄只能忍氣吞聲,黯然告退。

戰鼓喧天,穩而有力,公羊秋雲親自率領的五萬餘人開至君臨城下,火鎗、火砲隊持盾為前,騎兵、步兵隊居中,強弩隊壓后,可近戰亦可遠攻,如此陣容,更可易見帝國軍欲攻取君臨皇朝之雄心壯志。

餘下銀影所領之五萬兵馬,留守東側崖邊,隨時依令前往前線馳援。

君臨城上僅有數名弓箭、火鎗兵搭弓上彈瞄準城下,卻見武墨承御駕披甲親臨壓陣,王潮及數名武官隨侍在側,一臉焦急,面對突來襲擊的帝國軍似乎還來不及調配有效的防備態勢,城中亦開始傳出百姓浮動的喧鬧聲。

攻其不備之戰術運用成功,公羊秋雲臉上不禁露出會心的一笑,可當他目光開始橫掃城上陣容時,卻忽然變色,因為他沒看見名將司徒淳丰的蹤影。

公羊秋雲忽抽出配劍,軍士知意,部隊開始往左右排開,並分別轉向警戒,后隊的強弩隊也轉向后方。

武墨承見狀,悄悄對王潮輕聲道:「公羊秋雲不愧為公羊長孫此次安排奇襲的最佳人選,他似已看出丞相計謀,陣形被調整了……」

「只可惜,」
王潮笑了笑,撫鬚道:「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要散開,這場戰必敗無疑……」

此時,城樓的石牆突被推開,正是司徒淳丰,兵器早已上手,大喝道:「進攻!」言迄,隨即跳下,一馬當先,一刀朝向公羊秋雲劈來,公羊秋雲橫劍格擋,卻被勁力擊落馬下。

敵軍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著嚇了一跳,想要集中守備,卻被上頭不斷跳落的皇朝兵士硬生生斷成兩隊。

千算萬算,熟知兵法的公羊秋雲怎樣也沒想到敵軍的攻勢竟是從上面來的,公羊秋雲忙於對付司徒淳丰無暇指揮,帝國軍頓時陷入大亂。

城上武墨承見時機成熟,下令放箭,彈箭破風,投往敵軍,敵軍軍容早已大亂,持盾者不知已被亂軍沖至何處,中彈、箭者不計其數。

略對數招,公羊秋雲心知司徒淳丰實力堅強,再見已軍士氣大亂,潰不成軍,直呼退兵,虛發了數道劍氣,拖住司徒淳丰,搶下馬匹,勒轉馬首,疾奔而行,軍士見狀,欲跟上,皇朝軍追殺,奔逃中,人馬亂蹄,踩成一團,狼狽離去。

帝國軍奇襲終告失敗……

另一方面,銀影早策動麾下親信,將所統領屬於帝國軍的軍士全部屠殺,欲殺最后一人同時,王凌霄也已領兵來到,眼睜睜地看著銀影笑著將劍刺入那人的身體,王凌霄憤怒至極,完全不顧部隊,長長嘶吼一聲,逕自抽出兵器,朝向銀影奔去,銀影親信隨即圍上欲擋,皇朝軍只能自動自發,殺向敵軍,為王凌霄開路。

一陣廝殺,王凌霄終於來到銀影面前,出劍刺擊,銀影卻忽揚起微笑,故意守偏,任由劍刺入身體,王凌霄怒氣難平,仍然嘶吼,腳步未停,銀影則忍住劇痛,順勢向後滑行,兩人竟一同跌下懸崖絕壁。

啪啦聲,意識漸漸清晰,王凌霄看了看四周,抬頭是一片高聳的崖壁,他依稀記得自己失去理智,將刺進銀影身體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目光再掃,卻見火堆旁邊正在包紮的銀影,他馬上開始搜尋兵器。

「如果你是要找你那把劍的話,你可能要失望了。」
銀影漫不經心地指了指地上已經斷成兩截的長劍。

「你你你……」
王凌霄太激動了一時間話都說不出。

「一把劍承受兩人的體重,確實有些勉強,」
銀影苦笑了笑,道:「既然你已經醒了,看來我們應該會在這待上一段時間,我先去找點吃的東西,你就乖乖的留在這里。」

「那個……」
「什麼事?」
王凌霄叫住了正要離開的銀影。
「為什麼你要救我?」

「原來如此……」
銀影沒有回頭,沉默了很久,道:「難道你義父沒向你說過關於你父親的事嗎?」

王凌霄默然無語。

「是嗎?」
銀影微微一笑,喃喃道:「這麼多年了,他可真是一點兒也沒變……」
說著,他緩緩從臉上取下了白色仮面。

一見讐敵真面目,王凌霄頓時大吃一驚,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張臉,他曾在王潮的居處看過一幅畫像,正是君臨皇朝開朝皇帝武侯的肖像畫,據王潮從小跟他灌輸的,那是他父親,一名差點一統天下的英雄。

他盯著這名很可能是他父親的男人,使勁的搖著頭,似乎很想擺脫這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他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的心里很亂,父親?讐敵?他要如何看待立於面前的這個男人……

「不,不可能!這不是真的……」王凌霄叫起來,無力的向后退了數步:「如果你是我父親,既然沒死,為何不與我相認?為何會幫助帝國?又為何要殺我師父?」

「現在我無法告訴你什麼,」
銀影將臉撇向一邊,淡淡道:「但我只能好意勸你,離開那里吧!你在那里,只會變成祂的眼中釘,肉中刺,你不是祂的對手,來吧!和父親一起服侍祂……」言迄,便向王凌霄伸出一只邀請的手。

然后,這對受命運所擺佈的兩人站著,互相凝視著,父與子……

另一方面,公羊秋雲首度實戰失利,被迫退回駐紮營地,和胞弟公羊秋霜不同的是,他不會急躁再攻,一撤回陣地,馬上召集眾人展開檢討會議,令他納悶的是,麾下眾人皆已集結完畢,卻獨獨不見銀影。

正當他欲下令找尋之時,外頭卻忽傳有帝國特使來到,公羊秋雲只能先將特使請入,特使走進,一陣寒暄,從懷里拿出一個密封的卷軸。
「陛下密旨,大殿下接旨!」

「萬歲萬歲萬萬歲!」
公羊秋雲驗證了密封的完整,遂自座椅站起,單膝跪下,麾下眾人也跟著跪下。

特使將密旨送至公羊秋雲手中:「密旨確實交至大殿下手中,微臣告退!」

公羊秋雲命人將特使送出營帳,便打開密旨一觀,卻忽然愣住,里頭所寫正是關於銀影從帝都逃出一事,要他即刻派人將銀影就地處決,看完密旨,他顫抖著緩緩將密旨闔上,喃喃道:「老師,您可真是丟了一道難題給我啊!」

一拳牢實重擊在銀影臉上,嘴角流出一絲牙血,這拳是全力的一拳,代表憤怒,更代表對父親的絕望。

「很好……」
銀影擦了擦嘴角的血,咧嘴一笑,道:「這一拳,就當作是我們父子關係斷絕的憑證吧!」

「你……」
一見父親關係斷絕的如此乾脆,王凌霄心里十分雜亂。

此時遠處忽然傳來陣陣鞋履雜沓之聲,彷彿有大批人馬正朝此地迅速迫近。

「這些人是來找我的,」
銀影心里有數,一臉凝重道:「與你無關,只要順路而行,就能回到崖上,快走!」

「這陣仗想來不小,」
王凌霄搖頭,道:「我留下來與你並肩作戰!」

「你已失去兵器,」
銀影笑了笑,道:「我們也已斷絕了關係,再者,我還是你殺師讐敵,我們沒有合作的空間。」

「大敵當前,」
王凌霄道:「何必計較這些,你畢竟還是我父親,我是不可能眼睜睜讓你送死。」

「無聊!」
銀影劍指王凌霄,冷冷道:「你不走,是在期待什麼?還是,我可以先針對你,再來對付他們也無妨。」

王凌霄道:「你……」

銀影擺了擺手,厲聲道:「走!」

「唉!」
面對父親的冥頑不靈,王凌霄也只能無奈地衝離現場。

王凌霄走后,銀影再將仮面掛回臉上,喃喃道:「大殿下,這將是卑職於帝國的最后一戰,若僥倖不死,卑職定會繼續效忠您的。」

隨著部隊越來越近,銀影也已看出帝國軍為殺他所排出的陣容,共計萬人。

「一萬人?」
銀影微微一笑,喃喃道:「果真是個大禮,大殿下,您可真看得起卑職啊!」言迄,大喝一聲,遂舉劍朝向敵陣殺去。

次回予告:
名將的隕逝,所換來的竟是尊爵高貴的王者回歸?
次回,『新局』!
你能夠戰勝心中的恐懼嗎?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