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資父母最需要【Gennies奇妮】全素面不透膚彈性褲襪-孕婦專用(GM35)優惠資訊
2017/07/06 18:04
瀏覽1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從寶貝一出生開始就備受大家的疼愛

照顧的時候都覺得好膽戰心驚~~~

總是想要給孩子最好的保護

面對種類繁多的產品,常常覺得眼花撩亂.......

譬如:尿布、推車、安全座椅、護頸

哪一個牌子才好??哪一種適合自家的寶貝??

有些牌子雖然沒有大作宣傳,可是廠商們都還是默默耕耘

很多牌子都有自己的特色及優點哦!

好比說~【Gennies奇妮】全素面不透膚彈性褲襪-孕婦專用(GM35)



【Gennies奇妮】全素面不透膚彈性褲襪-孕婦專用(GM35)實體店面跟網路上的價格差好多!!還好逛街的時候沒有傻傻的直接買下去

而且很多時候加入會員以後會不定時送電子折價券,所以其實買到的價格很多時候都比標價便宜

方便又快速只要在家等待就可以了~

↓↓↓限量折扣的優惠按鈕↓↓↓



在購物網購買,除了有詳細的介紹以外,更有保障!!所以我都很安心的在購物網買

商品訊息功能:





  • 品號:2578832


  • 專為孕婦體型設計
  • 腹部不會有壓迫感
  • 腳尖腳跟特殊織法補強


特賣

商品訊息描述:

懷孕,是幸福而美妙的【Gennie's奇妮】陪您渡過這段美好特別的時光!

◆伸縮性特強,腹部不會有壓迫感

◆嚴選布料質柔貼身,且具有保暖的功能

◆美觀耐穿,不易起毛球,腳尖腳跟特殊織法補強

◆專為孕婦體型設計,懷孕初期至產後穿著均適宜

◆此款為全素面不透膚超彈性標準型(另有更厚款為厚棉款)











商品訊息簡述:



品牌名稱
尺碼
  • F均碼
季節
  • 四季
材質
  • 混紡


















【Gennies奇妮】全素面不透膚彈性褲襪-孕婦專用(GM35)

討論,推薦,開箱,CP值,熱賣,團購,便宜,優惠,介紹,排行,精選,特價,周年慶,體驗,限時,婦幼產品


↓↓↓現在馬上點擊購買↓↓↓



另外在推薦我平時會使用的平台可以比較價格找便宜~~

寶貝用品購物網推薦

Hotels.com

法貝兒嬰兒用品

專門賣寶寶天然的清潔用品~~

Agoda訂房網

MamiBuy媽咪拜

適合給新手爸媽的嬰兒購物網,一應俱全!

各大購物網快速連結

東森購物網 東森購物網 性質大多相同

建議每一家搜尋要購買的品項後

比對出能折價卷能扣最多的一家來消費
保養品、化妝品我比較常在momo購物網買,切記是"購物網"才有正品保障!!

森森購物網 森森購物網
udn買東西
MOMO購物網 MOMO購物網
MOMO購物網 瘋狂麥克 有時候新鮮貨我都在瘋狂麥克找,基本上想找的,瘋狂賣客都會賣~

一樣的暑假,不一樣的時空 暑假,對學生來說,是一段多麼快樂的休閑時光,那火熱的生活,是成長的驛站,也是心靈的港灣。從60後到00後,年歷翻過瞭一頁又一頁,暑假,無論怎樣度過,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憶與憧憬。

60後

在黃土地上幹農活

陳東魁

我的傢鄉在西北黃土地上,暑假開始的時候,也是最忙的搶收搶種的季節。冒出地面的玉米,帶著新鮮的嫩綠,飽吸著雨水,迎著陽光,拔節竄高。輪休的土地上,還能夠看到鐮刀留下的白花花的麥茬。

記憶裡,漫長的暑假似乎總是從一場大戲開始。也許是為瞭慶祝一場豐收,滿倉的糧食讓人們感到欣喜而踏實,有瞭十足的底氣和依靠,黃土地上的人們,形成瞭唱大戲的習慣。一旦戲班落實下來,消息便會四散出去,沉寂的鄉村熱鬧起來。我們跟隨父母,夾雜在走親訪友的人群中,享受一段熱鬧紛繁的時光。對於舞臺上依依呀呀的唱腔,我們並不太感興趣,伴隨著激越的秦腔鑼鼓聲,我們更喜歡像魚一般,成群結隊、肆無忌憚地在人群中擠來擠去。

暑假裡,總有農活在等待著我們,我們要跟隨大人去農田,為玉米地施肥、澆水。空閑的時候,要背著竹簍去田野割草。我們很早認識瞭各種各樣的野草,一掐就流白汁的奶奶草,高大的狗尾巴草,都是牛羊最喜歡吃的野草。環繞在腳下的河流,是我們最喜歡去的地方。臺階式的河岸邊,樹木成蔭,青草遍地。在一道巨大的河灣處,淤積出來的灘塗地蘆葦浩蕩,綿延不斷。清澈見底的河水裡,遊動著魚和小蝦,還有青蛙、土鱉等。

下午時分,從午睡中醒過來,我們便結伴去河岸,借著割草的名義,一呆就是一個下午。我們還脫掉衣服,跳進河裡,或者躺在圓潤的卵石上,或者追逐河岸邊飛舞的蜻蜓和蝴蝶。奇怪的是,我們小時候,吃魚蝦竟然是一道禁忌。那時候黃土地上的人們,對河裡的魚有著一種奇怪的漠視,沒有人想到要去吃河裡的遊魚。在河水裡,偶爾捉到一條魚,我們最多帶著欣喜,舉著魚向同伴展示一下,然後把這個渾身滑溜溜的傢夥重新扔進水中。唯有在我們小夥伴中間,流傳一個秘密。我們時常會去偷吃河蝦。從傢裡帶一點食鹽,在河水裡抓一把小蝦,放在用樹葉燒熱的小鐵片上。小小的河蝦瞬間就通體透紅。撒上鹽巴,抓起幾個,扔進嘴裡,就成瞭美味。可是我們誰也不敢告訴大人。

漫天蔽日的蘆葦,看不到盡頭。站在外邊,看不出蘆葦的力量,一旦沒入其中,葦稈編織出來的世界,就像是一個厚實的地毯,讓人感到窒息,根本分辨不出方向。盤根錯節的蘆葦根須,鐮刀留下的尖銳的根茬,不小心就會刺穿鞋底,紮進腳底板。去蘆葦叢找鳥蛋,這樣的遊戲,總是屬於最大膽的幾個男孩子。膽小的隻能站在高處,看著蘆葦叢發出的一陣陣搖晃,焦急地吶喊。

對於我們兄弟來說,暑假還要完成另一個任務種菜,這幾乎是我們必不可少的功課。在郵局工作的父親,有著一手種植蔬菜的本領。為瞭一大傢族能夠吃上蔬菜,專門劃出幾分地來種菜。我們育苗,施肥,澆水,看著蔬菜苗一天天長大。在我們的辛苦勞作下,八月份,就迎來瞭收獲。西紅柿架上掛滿燈籠般的果實,辣椒樹下掛著一串串辣椒,豆架上,長長的豇豆紛披如亂發。走過我們菜地的人,無不羨慕。為瞭防偷,我們在地頭搭起一個窩棚,夜裡輪流睡在田野裡。半夜醒過來,涼爽的夜風吹動著木頭上的雨佈,漫天的星辰,透過佈簾,在我頭頂上閃爍。寬闊的天河,似乎就要流瀉而下,撒下一地的星鬥。神秘遙遠的星際,是無盡的誘惑,讓我們著迷。我們時常爬起來,坐在橫木上,借著手電筒的微光,仰望天際,對照著天文書辨認一個個星座,獵戶座、人馬座、獅子座、蠍子座,這些星座,就像一道道銘文,刻進我的記憶深處,再也難以忘記。

70後

在親戚傢輪流吃和住

吉忠蘭

小時候過暑假,最盼望走親戚。舅舅傢、姑媽傢、姨婆傢……分別呆上十天半個月,暑假就到頭瞭。

三姑媽嫁在薑堰,鎮上有座“十字橋”。那橋實在別致,名副其實的“四通八達”。我每次去姑媽傢經過那座橋,總忍不住從車上跳下來,把橋的四條道都走個遍。三姑媽的女兒叫華芳,比我小兩歲。很小的時候,華芳是個蠻不講理的傢夥,我到她傢裡玩,坐在小椅子上,她一把搶過來說:“這是我的!”

稍微大一點,華芳變得懂事瞭,親戚的幾個小孩中,我們相處最投緣。姑媽傢沒有電視,傍晚,我和華芳洗過澡,便到橋上去乘涼,然後到河南岸一戶人傢去看電視。看瞭《聊齋志異》後,回來的路變得漫長又可怕,黑漆漆、陰森森的,一路總覺得有人跟著,伴著恐怖的哀嚎聲,我們總是抱著頭,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回來。那時候,最愛吃姑媽做的包菜蛋湯,水一沸騰,姑媽就利索地把攪拌均勻的蛋液倒進鍋裡,瞬間鼓脹起來,蛋花一朵一朵,金燦燦的,像菊花一樣盛開著。

小姑媽的女兒梅,大堂姐的兒子益星,華芳和我,四個人總是打打鬧鬧,村裡人把我們看成是西天取經的唐僧師徒。梅白凈秀氣,自然是唐僧,華芳敦厚質樸是沙僧,我嘛,黑瘦機靈,當孫悟空。誰都不願意當豬八戒,益星輩分比我們小,又是男孩子,總是被寵著,自然貪吃,嘴饞一些,不得不當八戒瞭。這四個人可不讓人省心。傍晚,奶奶忙著掃地,我們則在一旁胡亂地跳竄,直跳得泥地上又泛起一層土,奶超值奶不得不再掃一次。

那時候的我們,幾個親戚傢輪流住,幾乎整個暑假都膩在一起,卻不覺得生厭。偶爾也鬧別扭,記得有一次,不知為什麼事,華芳拿著小鐵鍬追著我跑。有時在一個親戚傢住煩瞭,或有什麼不順心,比如剝玉米累瞭,便集體出逃,帶著自己的小包裹,一路跑回來,親戚隻得騎著自行車一路跟到傢。

記得有一年暑假,我去瞭大姨傢,而華芳恰恰在我走的那天來傢裡住。那時候沒有電話,聯絡起來沒有現在這麼方便。聽爸爸說,華芳每天都站在東邊的小路上張望,盼望著我早點回來,她說:“蘭兒什麼時候回來啊?快點回來吧,哪怕一起呆一分鐘也是好的。”

那時候,大姨遠嫁他鄉,12歲那年的暑假,舅舅帶我第二次踏進大姨傢。印象最深刻的是舅舅給我買瞭一條粉底白色圓點的連衣裙,那是我小時候穿過的最時髦的裙子,穿過市區時,還買瞭兩瓣西瓜,我們一人一塊,那是我吃過的最大最甜的一塊西瓜,肚子吃得圓鼓鼓的。

大姨在鎮上小學裡代課,傢裡種瞭很多地,暑假正是收玉米的時候,傢裡的大人們一整天都在田裡,忙得飯都顧不上吃。兩個孩子還小,二女兒還不會走路,坐在涼匾裡自己玩。我負責洗衣服,看孩子。洗著洗著,一抬頭,才發現小妹妹已經將一坨便便拉在涼匾裡。

幹活累瞭的大姨,時常在磕雞蛋的時候,暈乎乎地把蛋殼放在碗裡,蛋清和蛋黃卻倒進瞭垃圾桶。最可惡的是大姨鄰居傢的一個比我小的調皮男孩,總是在姐妹們洗澡的時候,從窗前呼嘯而過,透明的玻璃窗讓赤裸的我們無處躲藏。於是,每每見到他總是恨得牙癢癢,卻拿他沒有辦法。這個男孩子唯一的優點是,可以自己撐船到河心去摘那朵最漂亮的荷花給我們。

多年前,大姨出車禍永遠離開瞭我們。10年瞭,那個百裡之外的曾經是大姨的傢我再也沒有去過,而那個我曾經悉心照顧的小妹妹也已經長大成人,但多年杳無音信,想起來不免有些隱隱的傷感。

80後

在合租房中忙考研

顧星欣

大三那年暑假,為瞭上考研輔導班,在學校仙林校區旁的一個新小區租瞭房子,認識瞭一群陌生人。房子三室兩廳,房東把其中一間大客廳也隔成一間。租客們都是學生,花父母的錢,大傢都心疼,能合住就合住,有一個房間竟住瞭3個男生。四室一廳,八個人,暑假生活開始瞭。

那三個人中的一個男生,叫楊曉飛,專業是計算機。他是個“技術控”,整天搬著筆記本電腦在房間裡搗鼓。我們大部分都去上考研輔導班,他卻留在房間裡拆裝電腦、裝配軟件、升級硬件。我們女生的電腦出瞭問題,都找他。他還會做菜,七八個人坐一桌,他刷刷刷地折騰出一桌子菜給我們端上來,有一次竟然燉瞭一盆大盤雞,土豆燉得粉爛的,拇指粗的粉條,大塊大塊的雞肉,風格很豪放,端上就被我們一掃而空。

他沒有考上研究生,也沒有找工作。畢業後兩年多我們再聯系,他已經在無錫自己開瞭一傢電腦公司,這個小老板已經用賺的錢給自己買瞭套別墅。

和楊曉飛住同一間的有一個神秘的同學,從來不和我們說話,“自絕於人民”。我們隻偶爾看到他一眼,頭發油膩膩的,眼眶黑烏烏的。吃大盤雞的那頓飯,終於拼湊出他的生活:每天都在網吧裡打遊戲,靠出售遊戲裝備賺錢,一個月掙1000多塊。問他是不是很愛打遊戲,他漠然地盯著碗裡的飯菜說:“網吧裡隻有盒飯,還要經常熬通宵。”過瞭一會兒又說,“以前挺愛這個遊戲的,現在,要吐瞭。”後來他又很快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瞭。

那年暑假,最火的就是超級女聲瞭,到處是“想唱就唱”。房東給我們配瞭臺老掉牙的電視機,沒有遙控器,隻能手動調臺。周五晚上這臺破電視就被我們團團圍住,用手使勁啪啪地拍它幾下,茲拉茲拉的雪花圖像才會慢慢清晰。那時候手機最大的功能還是發短信,電視機裡的聲音蠱惑我們說,“發短信到您所支持的選手,要不然她們就會被淘汰”。我們激動死瞭,趕緊按發送。有幾個人投給李宇春,又有幾個人投給張靚穎,為喜歡誰能嗆上一個晚上。一條短信一塊錢,我為此花瞭幾十塊錢。

那群房客中,唯一一個不和我們一起看超級女聲的,是一個大四畢業的學姐,她已經考上瞭清華的研究生,但這個暑假還是留在南京,做傢教賺錢。這位“學霸姐”一大早就背著書包出門,跑3個人傢輔導小孩功課,每次回來都汗涔涔的,晚上匆匆吃個飯,又去學校自習室看書瞭。校園裡空寂無人,教室沒有空調,蚊蟲飛舞,伴著青蛙的聒噪。有天晚上,我和“學霸姐”去學校操場跑步,我們聊瞭好多,她說傢在河北農村,很窮,她如果學習好,鄰人們會看得起她爸媽一些。

我們中的大部分人都在那個暑假或迷茫或奮鬥,吃著速凍餃子、泡面和五塊錢一份的盒飯,不知道明天會在哪裡。有個姓鄒的同屆女孩卻很篤定,她讀的是隔壁學校的理工科,正在辦退學手續。嫌熱,她就剃瞭個板寸頭,酷酷的。她不怎麼理我們,我們補習的是數學、英語、政治,她報的是美術培訓班,大傢沒有什麼共同話題。她有次輕描淡寫地說,她不愛自己的專業,退學瞭之後就申請去國外讀服裝設計,從本科開始重新讀。快大四瞭,卻放棄馬上就要到手的畢業證書,對我們這些按部就班一馬平川的孩子來說,簡直不敢想象。“酷酷姐”現在定居意大利,漸漸地有微博瞭,能看到她經常在上面發佈一些自己的時尚設計作品,已經是米蘭秀場的常客瞭。

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個暑假:楊曉飛在廚房裡哐幾哐幾地炒菜,“學霸姐”跑步時用力地揮舞著胳膊,“酷酷姐”畫板上傳出的鉛筆摩擦的沙沙聲至於那時候我每天上的輔導班,到底上瞭哪些內容,早就還給老師瞭。

90後

在城市各個角落補習

高 歌

無數個午後,我們幾個孩子關上昏暗的宿舍門,帶著半夢半醒的迷惘,走出樓梯口的一剎那,把自己完全丟在久違的陽光裡。有時我們寧願永遠留在這從宿舍去教室的路上,即便陽光明晃晃刺眼得厲害。我們本應該像向日葵一樣抬頭對天空,然而那天空突然變成巨大的課本砸下來,我們猝不及防,無力躲避。

六月到來的時候,我們中有人說:“我聞到瞭暑假的氣息!”其他人也跟著興奮起來,不知從何時起,我們每天都算著暑假倒計時。於是我們幾乎是以暑假為動力,硬是堅持著拼瞭幾十天,終於,最後一次考試瞭。

我記得當最後一場考試的結束哨聲響起,走出考場,被人群夾著漫無目的地走。一個月前,我在宿舍曾信誓旦旦地說:“等考試一結束,暑假來瞭,我一定要狂歡!”但現在不知為什麼,絲毫的激動都找不出來,隻感覺一身血氣已被這高中的一學期消耗殆盡。

高一就這樣倉促結束,我和朋友們背負著大包小包匆匆告別,沒有一個人提出要狂歡,大傢都弱弱地給個祝福,然後拜拜各奔東西,我們都好像是帶著一身的塵土回傢療養。

暑假開始得毫無感覺,開始幾天覺睡得仿佛昏迷不醒,吃瞭睡,醒瞭再吃,再睡。形式主義的休養生息,實則空虛無聊,依舊精疲力盡,這累更多來自於精神的重壓,來自於理想的遙不可及,來自於接下來一系列的魔鬼式惡補。

盡管這樣,我還是顫抖地拿出一張白紙,於是一個“偉大”的暑假計劃誕生瞭。

上午物化,下午數學,傍晚自習英語,晚上寫小說,連小歇片刻都跟自己申請。日日如此,都是“革命性”任務。我還跟自己作對似地把這計劃貼在抬眼即可看見的地方,人在追夢的途中,就不得不櫛風沐雨,當然我可以說這是我違背心靈的假象。我是一個習慣性的乖孩子好孩子,習慣於順從任何看似有利我發展的命令,習慣於聽痛苦的抱怨,就連在自己面前,我都戰戰兢兢地用惡補去討好自己,生怕連自己都對自己失望。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假這麼累,恐怕都追溯不清瞭。

我原本厭棄一切壓迫我精神的人,可最後所有人都在相互壓迫,包括我自己。

意料之中的,慘烈的,悲摧的。我感覺我在漸漸失去我的豐富的感情,隨之才情暴減,連我唯一的心靈窗口寫作,都為難我。從小到大那些打著應試旗號的作文教導通過各種途徑來幹擾我,日日月月的浩劫我都沒有認輸。然而現在,我卻在自己理想的枷鎖下漸漸屈服,失去瞭飽滿和光鮮的心靈世界。我變得很空白很無奈,無夢無痛,隻有累,無邊無際的累。

當我收拾那個陪伴瞭一年的手提包時,看見瞭去年《萌芽》雜志社寄來的新概念作文復賽通知書,我曾把這個褐色信封珍藏在包裡,陪伴我題海中的每一秒,甚至每一場考試,我把包放在考場外時都要看一眼那個信封,就像護身符般讓我心安,那才是我的最愛,我的精神的傾訴,我的心的歸宿。現在暑假裡,面對那因才思斷流而未寫完的新一屆新概念初賽作文,我欲哭,無淚。

暑假每日上下午奔波於城市的各個角落補習,一個空調,一盞慘白的日光燈,一疊密密麻麻的長卷,頭昏眼花,心力交瘁。

我身邊關心我的人們,我真的很想讓你們高興,很想成為你們的驕傲,隻是成長和成功的代價本不該如此慘重。

在這裡,在暑假開始的第八天,我想呼喚。找回在那些盛夏裡鮮活快樂的自己,讓我的快樂重新進入我現在的軀殼。

我的心一直在以最真實真誠的姿態呼喚,那些逝去的夏天,一定要回來。

00後

在美國體驗新生活

馬晨荇

暑假到瞭,用什麼方式過暑假?有的人在拼命學習,拓展知識面;有的人來到鄉下,體驗農傢樂趣;有的人選擇旅遊,欣賞祖國的大好河山……對我來說,走出國門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去年7月中旬,我來到美國西海岸,體驗不同於中國的美國社會。

坐瞭近13個小時的飛機,走出機場已是疲憊不堪,但依舊抵擋不住身處新環境的喜悅。在賓館休息一夜之後,我們來到瞭著名的洛杉磯迪斯尼樂園,在這一切近乎夢幻的世界裡,在歡樂中度過瞭第一天。之後的幾天,我們還去瞭好萊塢、唐人街等。

幾天裡,我感觸頗深的要屬參觀的兩所大學,一所斯坦福大學,一所加州大學。斯坦福大學是一律的古典式建築,著名的胡佛紀念塔佇立在校園內,在遠處就能十分清晰地看見它紅瓦黃磚的塔頂,令人心生向往。身處斯坦福大學,總覺有什麼不對勁,仔細觀察才發現,學校四周沒有與外界刻意劃分。問同行導遊,才知道美國人認為學術沒有界限,如若劃分瞭,大學便與外界失去瞭聯系。加州大學的建築不如斯坦福的協調統一,有古典式的,也有現代風格的。最引人註目的,是龐大的圖書館。步入圖書館,聽不見一絲嘈雜,高高的屋頂讓人感到莊嚴神聖,學生們沉浸在書中安靜地學習。圖書館裡有一條奇怪的規定,流浪者可以寄宿在此,因為窮人也應擁有知識。這兩所國際知名的大學,站在校區之外,你便能感受到它們的神聖和一股吸引人的力量。

遊玩瞭幾天之後,我們乘飛機到瞭鹽湖城。在這裡,我們與美國傢庭居住在一起,並每天參加課程。居住在美國傢庭裡,我切身感受到瞭美國文化與中國文化的差異。在美國,吃飯不能用手端盤子,在臥室裡不能吃東西,但盡管有這樣那樣的規矩,我們還是在一個陌生國度裡感受到瞭傢的溫暖。

在美國,仿佛任何事都有條律法則。在住傢,8歲的小女兒晚上8點必須睡覺,每天必須學習小提琴和中文,吃飯時要幫忙端盤子,這也許是美國人獨立性強的緣故吧。美國人十分熱情,有禮貌,陌生人之間也如此,我遊泳時甚至有小孩向我打招呼。這傢是信基督教的,每周都去教堂,我雖然每次都聽得半懂不懂,但瞭解瞭美國的宗教文化。

在美國,一種“繩索課程”尤其讓我記憶猶新。我不知道為什麼稱之為“繩索課程”,因為我們沒有學到任必買推薦何關於繩索的東西。課程中,教練陪我們玩瞭幾個遊戲,其中有一個叫“過橋”。內容是這樣的:一個橫放在草地上的樹樁,十分長,寬度與肩膀差不多,我們把它想象成一個獨木橋,一組12人,6人站在橋這邊,6人站在另一邊,兩隊人要同時分別從橋的一邊走到另一邊。說著容易,但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裡,又談何容易呢!我們很快開始行動,教練幫我們計時,最裡邊的兩個人先交換位置,他們隻有互相扶持,才能夠站穩腳跟,緊挨著兩人的隊員伸出援助之手,握住對面人的手,隻見中間兩人身體慢慢向外傾斜,一隻腳先小心地跨到對面,抽出另一隻腳迅速收回,然後站好,位置就這樣交換好。接下來是第二對、第三對······等我們都這樣交換好位置,遊戲成功瞭,用時12分鐘。在遊戲過程中,每個人都必須互相幫助,一環錯,環環錯,鍛煉瞭靈活性,也體驗瞭團隊的樂趣。

這個暑假,在異國他鄉,我不僅感受到瞭另外一種文化,開闊瞭眼界,還深切懂得,團隊合作精神的重要性。




您或許有興趣的商品: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