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跌跌撞撞求職記(內文很長,不喜勿入)
2017/07/15 00:33
瀏覽744
迴響4
推薦32
引用0

本文內容所附加的每一張照片,都是作者Oskar歷次旅行途中,自行拍攝而得;未經本文作者藉由書面文字,給予正式同意或許可之前,請勿任意轉載或挪作其他任何用途。

另外,這篇滿不著邊際,有點類似閒嗑牙、純分享般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散文」(結構也確實很鬆散)所使用的每張照片,實在也跟文字敘述沒有關聯,純粹試圖爲拙作增添些許色彩而已。

(附註:感謝主耶穌施恩及帶領,Oskar從民國一百零六年三月十五日開始,正式在台東縣北部某間渡假會館的前台部門任職,因此以下提及的「求職甘苦談」,純粹記述過去幾年的面試感受)

囉哩巴唆的前言至此結束,以下進入主題。

台東地區所帶來的視覺及內心的撼動,大概諸多筆墨、絞盡腦汁、動用目前已知各種形容方式或字眼,也總覺得詞不達意,甚至連個邊緣也都摸不著似的;然而這就是從公元二OO五年元月八日當天,因應在某家「四位數」人力銀行刊登求才訊息的渡假村通知,搭乘莒光號前往行政區域,橫跨山與海的台東縣卑南鄉縱谷一帶(網頁超聯結)進行面談的過程所帶給我,一直持續到今天不墜、甚想再度搬過去定居跟謀生的強烈念頭。

該次面試確實有了正面結果,儘管這份工作機會的在職期間只持續了將近四個月,便因為主管跟我彼此對於職責範圍、每日工時等看法的歧異;以及其他個人因素,出現不知道是否能稱之為「夭折」的遺憾結果。畢竟單單就Oskar自己來說,確實也有不懂得尊重直屬主管等,簡直驕傲且狂妄的罪過。

可是離開心裡的香格里拉,返回都會區展開另一波新生活之後,我對於台東跟當地迥異於台北的生活步調及純樸寧靜,仍然戀戀不忘(哪怕這真是絲毫不差的「一廂情願」、完全只看自己想看的部份)並午夜夢迴,簡直「心不在焉」無誤;所以到了公元二OO七年二月初,由於又從人力銀行(這次換成「三位數」喔)網頁,得知有家位於距離鹿野火車站約六公里、新成立的溫泉酒店大舉招兵買馬,所以主動毛遂自薦並與廠商聯繫之後,有了闊別兩年之後,首次涉足後花園的行動。(網頁超聯結)

這次有幸也蒙廠商正式錄取,然而也待了沒幾個月便告終,(無論業者或雇主如何,我總有自己無法推諉的責任要承擔)就這樣展開直到現在已邁入十個寒暑的公元二O一七年,期間就業情形無論是「自殺」(自願離職。儘管就個人立場來看,有時候真是被逼得如此)還是「他殺」,(被解雇。往往沒有遣散費,連非自願離職證明都沒有)總之都跟「穩定」無法扯上關連,即使自己不想如此亦然。

也許是我時常抱著騎驢找馬心態:差別大概只在於一邊在台北工作,同時尋找自己心儀、台東地區合適的工作機會之故,不是為了更高收入、地位或發展遠景,純粹只是想去那裡生活;所以潛意識裡總無法真正安定(或者說得更激烈些:死了想搬去台東的心)下來,導致如今完全一事無成、又面臨已經進入不惑之年,卻總是沒有找到自己個人定位(是真的找不到,還是不願意找)等尷尬?

從公元二OO八年五月初,第四度從台東某飯店業者鎩羽而歸、公元二O一O年十月下旬,奉父、子、聖靈的名,受洗成為基督徒以降,直到公元二O一三年五月開始,就持續在台灣幾間主要的網路人力銀行網頁,關注所公佈的台東地區各筆工作訊息,並且拿出實際行動,投遞不曉得究多少份履歷、(唯有主耶穌知道正確數字)努力爭取機會,也確實獲得面談邀約;(無論是業者主動通知,還是我自行打電話詢問以後,和對方約日期與時間,去現場面談)但老是撞到死巷似的只能折返。

說得詳細些,就是求職過程直到目前為止,都是剛開始懷著興奮與期待,結局卻是「界外全壘打」或諸如此類,根本就是耗費時間及金錢(哪怕這本來就是面試的風險:要嘛順利錄取,要嘛空手而返)的毫無所獲;例如去當地民宿業者,以工作換住宿的方式試作幾天,(網頁超聯結)看看能否適應環境和制度,還是當營業場所尚處於幾乎百廢待舉的草創時期,(網頁超聯結)就開始參與初步整頓環境等勞動作業,反正最後都沒有留下來、都只能返回台北繼續尋尋覓覓。

儘管前往台東地區進行求職活動,或可用「就算沒錄取,好歹也當作去玩個幾天」的想法,以及依靠主耶穌的旨意跟帶領(祂全然掌管包含Oskar在內的一切,但是祂沒有義務照著人類的任何期望來做;除非該份期望合乎上帝的計畫)來度過所遇到,來自於求才廠商在當場面談時,所帶給自己的各種失望和氣餒,以及難免想要罵個幾句來解氣的浮躁情緒;不過事實依然是:沒有任何著落。

與本文寫作日期最近的一次面試,亦即公元二O一七年元月九日,我應該算得上是冒著相當風險,(待業時間已經整整半年有餘,期間雖然曾從事七天臨時工,而有新台幣數千元的些許收入,但銀行存款仍舊慢慢見底)再次於投遞履歷並打電話詢問細節後,應邀前往台東縣某家頗具名氣的渡假村,進行確認完全不用輪值大夜班,工作時段基本上屬於朝九晚五的「倉庫驗收員」乙職的現場面試。

結果讓我感到欣慰與興奮;起碼在跟假使到職後,就是直屬主管的面試官洽談過程之中,詢問是否已經被錄取時,對方給予明確且正面的回應。雙方約定農曆春節前一天,也就是元月二十六日開始上班,(這是讓母親非常不滿的其中一項原因)我報到後,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學習、適應及上手;接著就是回家整頓行囊、等候人資部發出正式通知。

然而到了元月十九日,距離面試官跟我當初敲定的報到日期,已經不僅僅是「愈趨逼近」,更是彷彿可以直接與之擁抱、親吻的只剩七天。 

心裡瀰漫、飄浮著一股宛若休火山似的隱隱躁動,好像胸口因為緊張、興奮(興奮有時候,完全不等於高興)還是什麼,反正激烈起伏的詭譎氛圍。Oskar在等待著尚未捎來,不知最後是否「空歡喜一場」,讓人感到被擺了非常大(跟侏羅紀的草食恐龍差不多大吧?)一道、大到直逼想要踹東西或仰天長嘯(還是仰天長笑?)的正式面試通知。

只盼望到時候不要匆忙的準備各樣物品(我是覺得,沒有接獲對方肯定答覆或通知以前,先別急著張羅;但風險就是:很可能什麼都擠成一團的手忙腳亂)就好了;或者如果對方因為種種理由,(或者根本「沒有理由」)改變了當初所做的口頭允諾及決定,也早點讓我知道、好決定下一步到底要往哪裡走嘛...

後來(元月十九日過後)我又鼓起勇氣,第二次撥打電話去求才廠商,試圖跟面試官取得聯繫,可是總機轉到財務部主任位置之後約略十幾秒後,又像上次一樣的表示「無人接聽」;(但這次不是因為休假之故)退而求其次的轉接到人資部門,答案同樣是「尚未接到錄取Oskar到職」之類的正式通知。

難道真的只是空歡喜一場嗎?或者我沒有好好地耐心等候?眼前這條道路或者筆直延伸,或者蜿蜒至視野無法企及絲毫的遠端,可是現在就呈現著坍塌的詭譎;呵呵。

等待了將近兩個星期,元月二十四日,內心甚至產生「就算廠商通知我某月某日去報到,也不想去了!就一件錄取通知簽呈,啊也可以搞到跑公文流程,簡直就是跑到天涯海角的拖那麼多天喔」(這當然是Oskar自己的主觀感受。人家那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又怎能知道)之類,近乎賭氣或耍情緒的感受。

那份不安、不祥,再加添幾滴自嘲和苦笑、埋怨自己到底在幹嘛的感覺跟痕跡,愈發明顯跟加深其色彩、刻痕;心裡深處甚至隱約有了最壞打算,(這不代表我知道接著該怎麼辦)但同時也明白,這種所謂「心理準備」,就像坊間所流傳,內容大同小異、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換個看似相當專業、華麗、正面、陽光、朗朗上口又看似博大精深、符合某種「正確」(這世間不見得只有往往啼笑皆非,根本「國王新衣」無誤的「政治正確」)等名目或名堂,現階段叫做「正能量」,講白了就是靠自己強顏歡笑裝沒事、就算忍耐到把牙齒全部咬得粉碎,也得嘻嘻哈哈吞下去,其實效果甚微,又自欺且欺人(我猜大概有一海票的朋友準備以各種論述,指責Oskar是多麼「思想不正確」)的「勵志溫馨小語」很類似,根本無法消弭「白忙一場」這句話背後,所包含的各種負面情緒。

第三次打電話過去詢問,而且總算找到當時的面試主管。還好沒有依照自己那份「性格」,口直心快的說出前述也許可以吐口悶氣,但結果卻是或換無窮、甚至會賠掉自己聲譽與形象等氣話,而是透過應該有七成到八成的比例,屬於「鎮定」或「心平氣和」這範疇,但仍然差不多等於「攤牌」的口吻、語調;跟資方進行最後確認。

結果總算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局勢因為資方財務長,認為患有高血壓家族病史的Oskar,「恐怕」在執勤時,於搬移或負荷重物方面,有讓人擔心跟疑慮之處,(即使內科醫師表示,高血壓也能從事前述體力勞動)反正駁回財務主任提出的「錄取Oskar」簽呈的整個顛倒;什麼跟什麼啊?求職面試本來就一翻兩瞪眼,但這種情況,能認定廠商怎麼說話不算話、能以「我到底是哪裡得罪了你、使得你要這樣整我」來質疑對方嗎?

從錯愕跟震驚稍稍恢復後,趕緊打電話給另一條退路:台北某家五星級觀光酒店俱樂部、健身中心的兼職清潔員職缺。然而連「B計畫」也都確定整個告吹,因為台北那邊主管,當收到我元月九日當晚,去電告知的「被錄取」通知(現在當然知道,這根本就是讓人跳腳的鬧劇)之後,趕緊找候補人選來代替;而且當然順利找到願意來上班的人。

現在又繞回原來的出發點。至於心情到底如何,好像除了滿清晰的、近乎真空似的「死寂」之外,當下也找不到其他能夠描述的形容詞,儘管心情還沒糟糕到想要踹東西、開口咒罵眼前景況;(感謝主耶穌勒緊Oskar的口舌)反正言語或文字能力,好像也都全然消失,彷彿從來就不曾存在似的。

從公元二O一三年七月開始,當時面對台東市區某家民宿業者,已經決定錄取我並當面告知,但我或者基於母親表現出來的強烈反對,(雙方幾乎反目)或者因為自己由於過往慘痛經驗而猶豫,反正就決定先回台北赴另一家公司的面試邀約,再做出最後抉擇,結果就是留在首善之都,(事後諸葛的回首過往,那家台北業者的同事,帶給 Oskar 多次刻骨銘心的當眾言語霸凌跟欺壓,還有就差沒真正動手打人,卻也透過眼神、表情所烙下的行為傷害)直到將近四個寒暑後的現在,為了求職而往返台北跟台東之間的次數,已經不下十餘趟;但就是全繳了白券。

農曆春節開張前夕,台北盆地無論視覺還是觸覺,都滿佈蕭條而生機受阻似的色彩;聽覺及嗅覺戮力搜尋著鳥語噿鳴、五穀或代表興旺的馨香,卻是隨著好像因為氣溫急降,也一同瑟縮佝僂的意識,想要擁抱些確切形象,依舊是徒手抓油或拿竹籃子打水,除了既虛空又捕風,就沒了其他(應該也不可能會有其他吧)可言。 

獲知前述即使沒有五雷轟頂,也絕對悵然若失的消息之後,我獨自冒雨在各班列車(僅限於區間車)沒有停靠時,顯得冷且靜寂的通勤小站裡獨處。冬雨時而零星若偶然因風飄落的花瓣,時而密集似蜂擁出動的辛勤工蜂群,與地表各種人造硬物和高壓電線,共同於濕冷氛圍裡,傳遞稀疏但是連續、不曉得究竟屬於奏鳴曲,還是協奏曲(也許兩者都是,也許兩者皆非)的點滴節拍。 

淅瀝聲響喧嘩,又悄然的迴盪在不時冷冽的光陰之中,好像也在Oskar的心思走廊,鐫刻斑斑雨窪、浮雕鑿鑿痕跡。我轉身踏上歸途,好奇著腦海裡難免會興起、在那裡大鬧特鬧、(當然是不請自來)偶爾留連忘返的風浪級數,到底是多少。

仰望那位創始成終的主耶穌吧。當Oskar睜開眼朝四周望去,只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愴然;支起耳朵試圖聆聽,撇開宛若大漠翰海般地荒蕪悽涼之時,祂依然看著且聽著;除非Oskar自己決定要轉身背對、離棄這位在時間以外的創造主,否則祂已允諾「凡到我面前的人,叫他一個都不失落」。 

那位猶大雄獅、大衛的苗裔,執掌陰間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主耶穌,祂的名是應當稱頌,也是絕對配得敬畏及尊崇的;Oskar當然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才好,但是天父創世以前就已經知道該怎麼辦。

尋找台東地區合適的工作機會這件事情,直到目前為止,就算不能用「滿盤皆輸」來形容,至少就我來說,應該也八九不離十的,屬於「彷彿提早過愚人節」似的;起初滿心懷抱著希望的花費時間及金錢跑來,末了卻又集錯愕、百分之百空歡喜、由衷感到接連被數家求才廠商耍得團團轉、(即使有幾家是主動發出面試通知,但基本上,卻也是我自己願意跑這一趟)自己是否果真愚不可及,週遭部份親友明明就提出各種觀點,來表示反對跟勸阻,(無論表達意見時的表情、語氣、用詞,是否讓Oskar覺得滿是輕蔑、貶低、揶揄、嘲諷)卻仍舊一意孤行,最後當然灰頭土臉。 

氣溫隨著光陰巨輪,轟然輾過如同農曆或二十四節氣所標註,讓前一日宛若母腹中的胎兒整個蜷曲,又好像徒手伸進冰水,那股萬千根鋒利的刺針同時用勁狠狠地戳刺,以至於受造物只能兀自嘆息與顫抖的冰冷,(雖說,仍然不到所謂「寒流」的程度)今日就承接完全擺脫沉重、渾身輕盈若羽翼或蠶絲,就連投射、反映在各樣物體上的陽光,都彷彿呈現某種樂曲、舞容的「立春」。

即使現下的各種人為製造的形勢或情境,幾乎沒有什麼讓自己覺得高興,只要不七竅生煙,便已足感萬幸、額手稱慶的事實,仍能擁抱著主耶穌給予每一位單單相信祂、持續信靠祂(這是唯一重點,卻也是說多難、就有多難的重點)的屬神兒女們,無法憑藉人手與人心自己製造、任誰也不能替代的、只在基督裡的安息。

(全文完。感謝您願意耐心地看到這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生活碎碎念
上一則: 值夜偶感
下一則: 午後漫遊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Flying Eagle
2017/07/18 17:41

等候是很困難的功課,你在等候的過程仍不失盼望,在被人拖延後仍能勒住舌頭,實屬不易。深信你的掙扎和信靠,我們全能的主都知道,祂必親自帶領你的前路,無論是事業或婚姻!


謝謝飛鷹的留言與肯定;其實在等候過程裡,想要保持平常心、甚至遭逢挫折或錯愕之後,仍能勒緊自己的口舌而不出惡言,(至少表面上有保持風度;儘管在鑒察人心與其最深處意念的主耶穌面前,「表裡不一」也是得罪神的)我相信有很多人可以憑著意志力和修養(至於是否真是這麼淡然處之,主耶穌知道)或生命歷練做到,但對於Oskar而言,可真是拚盡渾身氣力,也不見得有些許果效。

若不是主耶穌垂憐及施恩,Oskar確實連表面上的平靜也辦不到;不過這是否表示在信仰跟生活上,已然結出由聖靈所引導、不受律法禁止的九樣果子的其中兩種:節制與忍耐,萬王之王深知一切。:)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2017/07/18 19:27回覆
3樓. 夏爾克
2017/07/17 11:31
苦盡甘來,回首就算苦澀,也帶了些甘甜喔。
確實也有柳暗花明之類的感受;真的想不到如今就業與居住之處,是十年前曾經短暫停留一個半月的地方。(當然,並非在同一家業者任職)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2017/07/17 12:15回覆
2樓. 陳正華Julia Chou
2017/07/15 12:12

奧斯卡成為基督徒還不到七年?

感覺你的生命、已經處處刻印著主耶穌的恩典!

謝謝陳傳道稱讚,Oskar 在主後二O一O年十月十七日當天受洗,所以今年(主後二O一七年)整整滿八年嘍。

感謝主耶穌,因為在祂實在有說不盡的恩賜!我們所能做到的,都是萬軍之耶和華給我們成就的。 :)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2017/07/15 20:24回覆
1樓. 客旅貞吟
2017/07/15 08:18

等候工作機會的經歷,我們也曾經有過數次,心情的起伏,面對未知的忍耐,焦灼,仰望,回歸信賴,是一而再的學習課題。

願主保守你的心懷意念,因為對我們而言的未知,在祂是全知的。

阿們!謝謝姐妹的留言。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2017/07/15 12: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