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旅途中邂逅的喵,之三
2017/02/01 17:56
瀏覽808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我個人從公元二O一三年五月中旬,開始第一次單獨在台東自助旅行起,直到目前(公元二O一七年元月十二日)為止的將近四年之中,無論是前述的利用假期或安排空閒時間,或者因為想要搬到台東生活與定居,所以自然留意、尋找當地有沒有合適的工作機會,因而有機會應當地廠商通知前去面試等,都已經習慣在台東火車站附近的某家民宿下榻;那裡就飼養著兩隻貓咪。

喜歡跟貓親近玩耍,或者就是看著牠們從事包含睡眠在內的各種活動的我,難免會拿起相機,試圖捕捉這種多少有點個性的動物。

在公元二O一六年十月份,我同樣利用工作之餘,去台東自助流浪個幾天的期間,於某天早晨準備從下榻的民宿,出發前往計畫要造訪的地區的時候,發現這隻「乳牛」公貓趴在平常不會逗留之處,沉浸於自己那份世界或恍惚之中,因此就替牠拍個幾張影像以「存檔備查」。(哈哈哈)

結果正當Oskar和乳牛,來個人眼瞪貓眼、光圈盯瞳孔的渾然忘我到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辦(為什麼非要有「下一步」不可咧?出遊計畫並非無法變更嘛)的時候,每次都讓Oskar這人類來個好幾節免費腹部按摩、絕對馬殺雞到飽的母貓,(主人沒給牠取名字)毫無預兆及悄然無聲、迅雷不及掩耳的,跳進這兩個雄性動物正中央,不是為了勸架或打破僵局,而是單純的爭寵撒嬌。

就當時無意之間拍攝到(真是可遇不可求哪)的照片來看,這隻乳牛公貓似乎也有點驚訝,以至於在那幾秒鐘的時間之內,注意力整個轉移到母貓的動作上。

反正乳牛被母貓用尾巴著實的狠狠K頭(是真的「巴」下去,或者純粹只是攝影角度的關係,使得看起來好像如此?)以後;摸摸鼻子、起身且轉頭的離開現場。

話說回來,伸出尾巴「鞭打」自己「同居夥伴」(黑白乳牛公貓從頭到尾,如前段所述:沒有做出反抗,或者表示反感等外在行為;就連貓科動物在打架、鬥毆時,獨有的高頻「嘶」聲,也都沒表現出來)腦袋的母貓,其表情跟眼神倒是挺有趣。XD

雖然根據民宿主人的說法,這隻年輕母貓常常被年邁乳牛欺負,可是當天那隻一直沒有取名的母貓,這副橫在Oskar跟公貓之間、簡直女皇無誤的表情,以及根本君臨天下的肢體動作,我真懷疑到底誰才是老大?

反正無論如何,那隻年紀較長的黑白乳牛貓,好像就只能乖乖地站在圍牆上,帶著不曉得到底代表何種情緒的眼神,遙遙望著躺臥在自己原先棲息處,成為Oskar眼光跟相機注視焦點的母貓。至於被「趕走」(?)的公貓是否想要搶回不管是被迫,還是自願放棄的臥榻之處,那真得問牠自己嘍。

此其二 

溫室效應或聖嬰現象大行其道,讓季節遞嬗、萬物作息、地理景觀等各方面,都不只是一個「亂」字(再怎麼亂,也亂不過自以為有智慧,總要把自己所有思想、言行都給合理化、合法化、強迫其他同類無條件接納的萬物之靈)可言,使得本應當冷冽且嚴寒,結果卻仍舊可以穿著短袖或清涼衣物到處跑的隆冬之際,號稱是「八年以來最晚」的冷氣團,如果沒有突然姍姍來遲、或者最後乾脆擺大家一道,讓氣象局再度成為網民們揶揄對象的話,即將光臨已經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島的台灣;執行實在不是懶散懈怠或打混摸魚,而是苦無用武之地的蕭瑟跟希望

應教會牧者邀請,跟另一位弟兄共同驅車,至招攬諸多東北亞或港澳觀光客的貓咪聚集之境散步,就在從停車場往車站方向行走時,赫然瞥見有隻選擇黑色汽車引擎蓋,做為暫時棲身之處的黑貓。不知性別的喵兒或許滿懂得怎麼隱藏、遮掩自己,起碼Oskar是走到已經伸手可及的距離,才發現這隻無論體毛顏色,還是撞見眼前不速之客的當下狀態,都是不動如山、靜如止水,看起來似乎挺舒適的牠。

就在距離前述黑貓不到十公尺的地方,又看見體型肥胖許多,同樣不知道性別與年齡幾何,也不曉得心情到底怎樣,但滿臉橫肉、一副兇悍樣貌的「古惑仔喵」;牠還真像個蠻橫擋在道路正中央,向過往路人及遊客,強行索取些什麼的攔路賊一樣,可惜那對眼神再怎麼犀利如磨亮刀刃的匕首,仍然起不了作用嘍。

因為煤礦開採而繁榮、興盛一時,後來同樣因為礦源枯竭而沒落,導致年經人口迅速外流以便就業,只剩下老人及小孩「留守」的猴硐,近幾年由於刻意宣傳與炒作的緣故,搖身成為貓咪跟相關文創產業聚集之處。我跟友人們同遊的當天,該地區籠罩在陰雨紛飛且霧靄綿綿;彰顯與晴空萬里相較,有著孑然兩樣風情、更襯托出懷舊但不落漠(畢竟動了許多「整容手術」嘛)等,屬於秋冬獨有的氛圍。

這隻安坐在車站大門口郵桶跟販賣機旁,讓各路旅客紛紛駐足且快門按個沒完,鼻孔跟下唇,各生著乍看起來有些奇特或突兀,彷彿吃完東西後沒把嘴巴擦乾淨,又好像發生哪種謬誤,以至於相當逗趣的黑色印記、從眉毛來看,應該已經有點年齡的「乳牛貓」;恐怕是該地區當天最受矚目的焦點或模特兒吧? 

或者向左還是向右的轉動,讓每個圍觀在牠前面的各地遊客,都能夠從自己所在的角度,直接捕捉貓咪正面模樣。(確實很稱職和敬業喔,也許是期待著得到食物?)儘管應該睜開至最大幅度的雙眼,似乎很好奇且安靜地、似笑非笑的說著:

「你們(人類)到底在幹什麼啊?」

此其三

值此夜幕即將低垂之際,趁著夾雜在人工燈火所交織,催促遊客或居民們歇息的明黃海洋之中、僅餘的些許自然亮光急劇收攏之時,加快坐騎速度趕回租車地點之刻,這隻單獨在向晚時分逍遙自適地遊走,或者不知遙望何處的,待在自己那份天地裡駐足;或者箕踞而遨(就差沒有手執烈酒、嘴叼紙菸XD)於一隅,不知是否恍神、不怕人的野貓,怎能不引起Oskar的好奇心跟快門的閃爍。:)

對我來說,這隻野貓就像先前碰到,外表毛相及顏色各有千秋,個性也像人類般地五花八門的喵星人一樣,雖然沒有(應該是吧)絲毫敵意從那對眼神流露於外,但也瞧不出絲毫友善、歡迎揮發於肢體語言之間。

只有上帝和自己知道在想些什麼的野貓,盯著前方拿著相機的不速之客。Oskar明白得這種無言,可是也表達個夠清楚的保持距離、維繫著雙方好歹不至於引起衝突,還算能夠和平相處、保有各自空間的曖昧張力。

貓兒說配合嘛,卻也根本不至於,因為人與貓仍舊跳起你進、我退的沉默恰恰;說牠耍酷嘛,倒也不全然如此,畢竟兩個物種好像也有種默契,維持著那份言語沒啥作用(本來就用不著吧)的弔詭平衡。

這隻公貓凜然之餘,還是大方的讓相機快門不時地劃破空氣,哪怕Oskar從頭到尾都鬧不清到底在搞那樁、又,幹嘛非得弄個水落石出不可?XD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生活碎碎念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