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夕陽昏黃
2020/10/14 12:59
瀏覽429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一、

嗯,

溫度計指數誠然已非八月酷暑,

視覺並觸覺糊塗依然,得過且過,

光影依著父神量給的恆星軌道鋪陳,

腦海仰躺於弦樂和弓之間的砥礪與廝磨,

意識倘佯在黑白琴鍵同擊槌,踩著音階起伏,

相互追逐又各自稱王,相輔相成又互不相讓,

不知誰為主、誰作客(這很重要嗎?)的躲貓貓,

低吟藏身高亢身後,潤飾那份絲絃般地近乎決絕,

有如宮廷般水晶似的磁磚及丹墀,舞鞋輾轉,

傾訴著但願難免主觀,起碼沒有數落的聆聽,

中提琴和鋼琴,連袂流連於樂譜離合裡,

或者同樂團各部交織構築的縱深縱橫,

或者心知如癲狂喃喃風中,仍如是,

厭倦跟逃離等戲碼已然熟捻,呵;

就仰望依舊俯視祂兒女的父神。

吁。

 

二、

彷彿豪飲醇酒而醺滔滔,與朋友漏夜剪燭、抵足而眠般地樂陶陶,

以致懵然攀爬心頭,像是攻頂而搖旗;有如慷慨激昂,充血賁張,

不必半躺搖椅的乘風,未若佳釀入肚而飄然,紅色警戒愈發頻仍;

呆坐原地不出幾分鐘,渾身潮濕黏膩得,衣服都跟皮膚難分難捨;

稍微挪動肢體幾許,豆大汗珠彷彿雨點似的滑落;如果配戴口罩,

簡直濕毛巾包裹口鼻一般,或者防毒面具霸佔五官,窒息須臾間,

昏沉像是慾望般,沒有滿足可能;睏倦如浪濤屢屢襲來,真想睡;

咖啡以及茗茶,喪失了提神醒腦功能,冷氣空調唇亡齒寒的難捨,

明知如此,單純擴大臭氧哈哈笑的幅度;哪怕油氣車輛以及工具,

全部禁止上路跟發動,石油大亨不會掐著執政、在野各成員喉頭,

威逼利誘地詢問:是否不想再選;即便利益團體棄遊說活動不玩,

彷彿厚雲般,盤據大氣的PM 2.5 霾害,仍像縱谷夏季的蒼蠅群,

怎麼樣也驅不散、無論如何也黏不完,徒增直想自暴自棄等念頭,

哪能回到工業革命前的莊園生活,即便倒退至:電視機稀罕得很、

民國四、五十年代模樣,根本連做個白日夢,也都還具體且實際。

皮膚直感滾燙的驕陽,往昔騎乘機車,頂著高溫到處亂跑和兜風,

如今每個工作日,甚願體格與肌肉,逐漸魁梧並結實,因著洗車;

休假時怎麼總想睡覺,何況宅在套房裡,躲避烈焰紋身似的難耐。

美國海軍航空母艦戰鬥群,近日於南海部署兩支,艦載機頻升空,

太平洋兩岸之間的博弈,台灣網民一面倒不在話下;能不能打仗,

真槍實彈幹一場便知,本身並不希望如此;一切都在主耶穌手裡。

三、

向晚彷彿火候全然到位,得以揭鍋獻寶的饗遍週遭,夕陽如烈焰,

原本慢火熬煮,有時情緒高漲、搧風點火般地西南氣流,像殘燭,

吐盡最後點滴而嚥氣殉情;有時宛若,接到了兩極冰層的耳邊風,

讓汗水給禁錮於重重警衛之下,近乎中暑似的掏空了心思,胃火,

或者所謂的胃食道逆流,反正就消化系統欠佳,這又跟新陳代謝,

焦不離孟甚至蝶舞翩飛一樣;讓鹽分不得不拔足狂奔,異常高溫,

口舌裡接收到了,方才入腹的各樣食物,其中幾種代表似的酸楚;

日影偏斜,叫雲層沾染純金般風采,無法直視更勝正午;謝幕前,

戲劇終於攀至巔峰,蕩氣迴腸尚且詞不達意,累積若淤泥的倦怠,

思索不著疏濬方案,稍事歇息數小時,僅存體力宛若給光芒奪魂;

傳說裡的三魂九魄,這下倒給汲去了二魂六魄,南北乾坤大挪移。

地球像是翻了個超級跟斗,暈眩、胃酸搖旗吶喊,好似啦啦隊般;

作嘔欲吐和內心驚濤,簡直遭受像是核攻擊,就差沒有語無倫次。

下班時段前來排隊,等候洗車的顧客們,看牌照多半是當地居民,

心底呼喊主耶穌垂憐;那位好牧人攙著奧斯卡的右手,叫這隻羊,

雖然由於身體軟弱、近乎要迎面撲倒,與地表來個接吻以及擁抱,

但終究因著那深知:人類各種困境、限制和試探,但是從未犯罪,

所以無人得以在祂面前,高喊冤枉或者「祢根本不知道、不了解」

阿爸父神獨生愛子、受膏者基督看顧著,讓我僅止於幾乎絆跌爾,

最終從隨時癱倒,重新恢復精神,繼續工作直到下班;哈利路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生活碎碎念
上一則: 無題
下一則: 毫無滑落與冷卻的盛夏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