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熱,就是熱
2020/09/15 16:28
瀏覽409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一、

滾滾磨坊旋轉於紅塵今朝,道道陳舊古門開啟剎那,宛若疾風,
敲擊鼓膜並腦海,天空連連乾咳地欲言又止,雲深隱匿萬重山,
摒息等候著手勢滑落,萬千雙耳朵依附著空氣,為號令所響徹,
穹蒼壓頂似的幾乎氣絕,深幽宛若墨黑裡,蹣跚摒徬徨於左右,
凝滯如窒息般,近乎發狂及歇斯底里,直想搗毀周遭的沉與悶,
淺灰色瀑布所夾帶,暫時驅散王小二過年:一年更勝一年的熱,
或則沉睡在瀝青、柏油裡的蒸氣,被喚醒而愈發燒烤,那驟雨,

哪齣荒誕且怪異的現代舞,反正就讓人摸不著頭腦,兀自玩耍,
海濱以及北方襲來,叫洗車時必須噴灑的拋光臘,失控般飛奔,
昨日彷彿就要,成為木乃伊的看看,能否跟古埃及著名君主們,
塞堤一世、他兒子拉美西斯二世,或者很可能是《出埃及記》,
準備在尼羅河畔沐浴,瞥見箱子裡的摩西,而心生憐憫的收養,
後來也面南登基、執掌國政,雄心和細膩兼具的哈特謝普蘇特,
說聲哈囉的,自己都覺得很難笑;未若昨日舉手投足也渾身汗,

今日稍稍沁涼或降溫幾許,翹首企盼以致望穿的雨露,仍耍人,
前後左右要嘛,淅瀝似乎近在耳畔,但就是弔胃口的眼前乾旱,
東南西北或者,喧嘩得台東近年暑假必備戲碼,也得俯首稱臣,
雙腳所踏之地宛若孤島,攀登至高點的,觀望四周混戰與殺聲,
放眼所見陰沉及重擔,皆與自己毫無瓜葛,詭譎得鬧不清情緒,
日後夏季愈趨炎熱難耐,甚至無法讓人居住;《啟示錄》所載:
會烤人的太陽,除非耶路撒冷第三聖殿落成,否則末世仍未到。

二、

沒有帶頭領唱或指揮起伏,隱匿於各類樹木並枝葉之後的夏蟲,
齊鳴如眾江河匯聚而奔流,或則雕琢奇岩、怪石並改變航道時,
聲量並管絃和打擊,交織與砥礪成波瀾,滔滔洪流順落差墜落,
轟然似球場騰空的激昂,蟬兒們井井有條地,頌讚著主耶和華,
宛若阿爸父神巡行時的行宮,積雨雲又像依靠城牆,交頭接耳,
雷擊跟閃電彷彿寤寐裡,甦醒後滿腹狐疑,但真實地不容質疑,
倒也明日黃花,像是亂世及悲歡戲碼裡,間奏的盛世以及榮華;

地球即將失卻平衡,高溫仍舊於冰川復歸液態,像極戰火偃旗,
復員返鄉的官兵們歡呼中,驚愕故居殘垣缺糧,充飢也是奢侈,
臨近海濱跟山區深處,水氣是否化作肉眼得見的景象,也未知,
極端氣候,抽乾了海島周遭濕氣,北部渴望些許乾燥,而東部,
餓莩屢屢凍斃,朱門酒肉、笙歌嘻笑,橫陳於救生圈呎尺之處,
淋浴完畢並擦乾身體,如是動作且已開啟空調,竟也汗水淋漓,
瘋狂的,不是只有愈發乖張的人性,自然萬物同樣受到咒詛般;

宣判多少次不治,似乎都還辭不達意;句點或休止符放哪兒去,
(究竟哪個活寶、打從何處冒出的惑亂黔首?日光之下無鮮事)
唧唧縈繞著穹蒼及周邊,彷彿高聲求問,那寶座上的雅各榮耀,
何時才為雅威所視作寶貴,屬神聖民們血流成河,問罪於世上?
將應當處決於法場,宣告可教化、吃住全民買單,幾年後假釋;
萬不以有罪、為無罪的萬軍之主,豈會無視每每顛倒是非黑白,
殺了不該殺的、救了不該救的種種汙穢?空氣窒礙依然,七月。

三、

海水倒灌似的降下氣流,或者翻山越嶺、跨過防線而來的蜂擁,
自西南,或者根本搞不清方位的襲來,沁涼有之,難耐亦有之,
濕氣像給烤熟的乾屍,陳列於肉眼無法得見,毛細孔全然領會,
汗水橫陳得宛若敵襲之後,成河般地血漿湧流,耳畔鼓譟發疼,
傷兵哀號及企求點滴飲水,託付遺言與求告成仁,甘霖壁上觀,
不知何時輪到眼前,前蘇聯街頭、大陸春運時期,台灣省近年,
長龍蜿蜒得,甚願只是傳媒刻意呈現某角度,誇大不實以求利,

應當滋潤地土的甘霖,杯水車薪或遠水近火,更加彰顯了酷熱,
橙色昇華為遍地腥紅的咋舌,那個法西斯政府騙上了癮,睜眼,
瞎話漫天飛舞得,彷彿蒼蠅圍繞眼前揚威,百姓排隊領賞似的,
奧斯卡運算能力奇差,尚且質疑:還得先預繳費用,再領餘額,
對照其餘已開發國家支付救濟,還稅於民,非公民也雨露均霑,
綠共匪幫數字跟文字遊戲,機關算盡的主耶穌知道,錢去哪裡,
百姓已成肥羊任其宰割,依舊歌頌號稱:民主、不賣台的滑稽;

無視生於斯、長於斯的在地農民,插秧耕作時中暑,溺斃阡陌,
暑期外出旅遊,據說振興券效應引爆,好奇跟「報復」有何干?
屬於飯店住宿業的前東家、前前東家,直屬主管先後問奧斯卡,
有無回鍋任職打算,昔日服務單位或別館櫃台,有工作可安插,
號稱比「鬼門開」更恐怖的「校門關」,我已領受屁孩們威力。
昨日和今日,先後經歷三次,差點得呼叫警察前來處理的驚險:
兩次被突然右轉車輛、一次被紅燈左轉單車嚇到,謝主恩保守。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