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塗鴉
2020/02/12 15:01
瀏覽399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一、

昭告著某種無法透過任何言語傳達,僅能憑藉主觀意識,
嘗試領受幾許意象,也許還得擔負眾說紛紜,
誰都認為自己絕非盲人摸象,錯誤百出卻又理直氣壯,
或者漏夜剪燭,以及抵足而眠的論說與掏心論述,
卻又無法擺脫以管窺天,但自認洞若觀火等啞然的穹蒼,
輕盈得彷彿當年搖曳似翱翔游鳳,飛燕據了成帝心窩,
同時振翅而名垂史冊,同雲裳羽衣傲然於丹青一隅;

宛若西伯利亞原野般廣袤,遼闊得東南西北存在與否,都成了問號;
百萬雄師也得俯首嘆息於眼前深邃,碉堡當道也似,卻敵於肺腑間;
萬夫莫敵的獨當英雄,稱臣且甘拜下風於此穹隆雄渾,若蒙古鐵騎;
蒼穹低沉得如胡笳暗夜裡,嗚咽的悚然而感草木皆兵,愴然而涕下;
似乎喘口氣也是癡心妄想,撼動鼓膜至靈裡深處的弦,驚懼且惶惶;
數個月以來焚膏繼晷且朝乾夕惕,心若懸河地呵與護,今若此般悔;
如今歇了望穿秋水般地直逼失明的辛勤,休憩於止水,靜靜地安枕。

二、

似乎不聞絲毫風吹於耳畔呢喃,或講述著某種奧秘,
小年夜來臨前夕,宛若戈待旦卻又有著意興闌珊,
昨夜多少使往來行旅跟在地百姓們錯愕幾許,
但滋潤不了多少時候,又如清晨雲霧或甘露般毫無陳跡;


大氣裡蘊含的濕氣與涼意,好像只比稀有元素多些,

連續幾日困擾且霸佔著身體不散,心理跟生理淑執牛耳,
究竟誰牽連了誰的疑竇叢生,彷彿羅生門及哈哈鏡,
腸胃冬眠並無預警罷工去也的無語問天,企盼藥效揮發;


男性(我不敢說每個皆如是,別急著對我砲轟)在乎,
宛若性命般時時懸掛心頭及常常撩撥心思的某種功能,
翹首企盼該器官能恢復應有作用的,讓我好歹感到安寧與慰藉,
哪怕這一生說到底,根本不會和另一名女子連袂步入婚姻,
所以當然也不可能會「那方面」正常與否的困擾,

完全不必擔心是否造成配偶怨懟跟夫妻生活失調亦然;

(儘管愛侶之所以遺憾地成了怨偶,不完全是「那方面」造成) 

這段已持續至第七年的歲月,成了日常一部分的慢性處方箋,
加諸近幾週跑來湊熱鬧(當然是我伸手邀請)參與一腳,
由身心科開立,據說本就會導致身體部分功能失調,

加諸中醫師把脈和問診之後給予,
讓處於降血壓和尿酸等雙重「副作用」的腎受到鞏固,
西藥藥劑師又表示必須詳細診斷、必要時得跨科別會診才能
確定(似乎也只是「有可能」喔)徵狀究竟幾何,

是出自哪部份起頭,連帶牽引其他部份,乃至於心理影醒生理,

現階段都只能假設與臆測,都只能先搞定眼前徵狀的藥丸;

最近數十天以來,我幾乎因為各種藥物服用時間必須錯開,

習慣起床後飲用的咖啡,自然也得跟這些恐怕治標不治本,

或至少希望別解決了這一個,卻搞垮另一個的藥物錯開,
作息難免受到擠壓般地趕到緊迫,覺得若這不是自找麻煩,

那到底甚麼才叫做自找罪受及自討苦吃的煩悶;求主垂憐。


每年總有幾天光陰,原本可以順利排放腸內廢棄物,

現在不知是否季節交替,雖然氣候異常導致萬物紊亂,

但新陳代謝明顯不受影響似的,即使感到臀部有「卸貨」感,

卻又似乎體會女性在面臨生死交關的分娩時,究竟何謂「難產」。
這會兒連飯都不怎麼想吃、也不敢吃了,免得「貨物」累積,

年節各主要幹道的交通打死結般地無奈跟嘆息;我到底怎麼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