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清明節大戰前夕的碎碎念
2018/04/10 11:27
瀏覽583
迴響2
推薦27
引用0

朝霧與晨露,或者任何叫視線模糊若淚眼汪汪、讓映入瞳孔或眼簾的各樣事物,彷彿是戴著磨損嚴重的鏡片,而豈止霧裡看花與隔座山的總覺得矇矓的物體及情況,理當已被陽光跟柔風給驅散之刻,沉悶得幾乎窒息、凝結得近似果凍、濃稠得直逼沼澤、平靜中夾雜騷動,似乎醞釀著什麼足以讓所經之處,俱皆受到襲捲和翻騰;宛若竊賊來到般地迅雷不及掩耳,更是無法逃脫與抵擋(當然,任誰都可以認為,這些都是Oskar滿腦子「自以為是」、完全主觀意識的必然結果)的亂離,正在伸手可及、簡直能夠擁抱滿懷的眼前迅速生成。

抬頭瞧瞧頂上穹蒼,呈現著半邊晴朗得不必身處室外,也彷彿能感受到那股研熱的晴朗;另一半邊,卻是春雨隨時會隨風降臨,讓人即便有了心理準備,也仍要措手不及的匆忙躲避,以及似乎濃密得無法喘息、間不容髮的霧氣;如此渾身發酸且腦袋發漲的宛若餐飲業兩頭班,(尤指午餐跟晚餐之間的數小時準備或歇業空檔)無論做什麼或者去哪裡,都覺得不對勁和沒意思的三月底;Oskar也讓自己「順理成章」的待在無形框架裡,靜默及發呆。

即將邁入四月天的三月底某日午後,依照班表內容規定,前往渡假村輪值晚班勤務的Oskar,當時身旁與我較為熟捻且有話可聊,或者至少彼此間相互和睦(應該是吧?)的兩位櫃檯同仁,詢問Oskar「是否睡得很飽」。(這疑問背後的真正意思,其實是「看你滿面春風的微笑模樣,是不是睡得很飽」)

可實際上,我那時確是因為某樣甚感厭煩、帶著至少五分以上的惱怒與不甘不願得只差沒有咬牙切齒、渾身氣不打一處來的好幾次難以克制的喃喃抱怨,以致於在某櫃檯同事(不是前述那兩位的任一位)背後說三道四,明知動不了那人分毫,(很弔詭:這人儘管讓大家多少有所怨懟,甚至動了肝火;客務部各級主管們也多次想把她解雇,卻又拿她沒辦法的無法如願;乃至於就算擺明要找麻煩或報復,竟也遍尋不著把柄和切入點)明知只能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好歹也宣洩心裡怨氣的職場人際關係,而搖頭嘆息、數度在心裡針對此事的向主耶穌禱告呼求。

我當然受到阿爸父神管教,也出現內心反覆在願意遵守主耶穌的命令、自己那份尋找機會出怨氣的老我(也包含疑似自我控告及定罪)之中掙扎拉扯的情形;同時也在願意原諒對方與「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卻仍然難免被那位同仁的工於心計、態度輕蔑、言語傲慢、遇事裝聾作啞等(這不是Oskar自己的主觀偏見跟「基於有色眼鏡所看到的扭曲情境」,而是櫃檯同仁們跟我任職的服務中心同仁們,都明確表達同意的見解)油條行為,所激起的怒火裡爭戰。

所以那兩位櫃檯同事們,所看到的Oskar形之於外的表情,竟然是相當明顯的嘴角掛著笑意;Oskar這個人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出了名、周邊親朋好友或工作夥伴,不約而同且異口同聲的認定「情緒會寫在臉上」或諸如此類,這次竟然如此「表裡不一」,(Oskar可沒有刻意堆著笑臉與隱藏自己真實情緒,因為實在也做不來、根本就假裝不了;就算「故作鎮定」,也是徒然的欲蓋彌彰)倒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空氣品質普通、所在地的能見度,竟然呈現涇渭分明的兩個世界的此時此刻,在反映著陽光照射而熠熠生輝的油綠稻田,以及煙雨濛濛若黃沙蔽日的中央山脈一側、於雖然沒有萬里,但確實晴空無誤且視野清晰的海岸山脈,和另一邊彷彿戴著面紗,無言但歷歷在目依然的見證人類自己製造出來,包含著某項「政治正確」、當前更是拼命與擺明要產生更多「人肉空氣濾清器」的空污及懸浮粒子,所描繪跟詮釋的環境裡;實在五味雜陳、甚至思想也同樣渾沌得鬧不清到底是些什麼。

等待著隔日開始,幾乎連續一週的清明連續假期暴增的遊客潮、工作量(而且還得跟那位讓我厭煩的櫃檯同仁某搭檔)的Oskar,也不知道這慵懶與乏力,到底是出於收假症候群、是出於對台東縣治境內已經進入作業程序,位於知本濕地的大型商業及能源開發案,(當然還有其他予人錯愕的類似行動)感到難以喜樂及期待、是因為現今執政黨和背後利益團體的罄竹難書,而Oskar沒有因為全然相信及順服主耶穌,所以心裡諸如憂傷和憤慨依舊此起彼落;還是什麼緣故,總之情緒絕非單一的,待在獨處的靜默世界裡佇立和發愣。

氣候未及蒸籠般酷熱難耐,漫天亂舞且各自佔地為王,彷彿角頭林立,看了就備感壓力和厭煩的蚊蟲,(好在不會叮咬人類)倒是讓似乎已經進入仲夏,整個昏昏欲睡到忘記浮躁的縱谷平原各處,寧靜得宛若暴風雨來臨前夕,未聞絲毫聲響與前兆的異樣與詭譎。

Oskar實在懷疑且好奇得很:狗屁倒灶及黑白是非蕩然無存(搞不好真有人斬釘截鐵地認定:那不過是因為Oskar自己如此罷了)的現今中華民國境內,到底還有什麼事情或說詞,是足以讓震撼普羅大眾及啞然、甚至震撼到忘了要大吃一驚乃至好幾驚的呢?

並非沒有職場服事感受、心情即使並非乘坐雲霄飛車般,充滿急轉直下及扭轉乾坤般地起承轉合,也應該屬於搭升降梯似的,有著明顯起伏等轉變可以紀錄(而且這種情況已經不是「三天兩頭」能夠形容)的Oskar,決定如此「沒一句重點」的淨是東拉西扯及顧左右而言他,除了實在是懶得詳細述說之外,好像就依然只有「懶得說」之類,竟然滿口「天涼好個秋」的啼笑皆非。

這種彷彿連自己懶得搭理自己的詭譎,真......哎。

Oskar與工作夥伴們嚴陣以待、內心不知有無怨嘆(我倒是有著斷斷續續、時隱時現、自己也無法釐清到底程度幾分的無奈和聳肩)的清明節連續假期,在即將與酷暑和潮溼等氣候連袂登場之際,穹蒼(尤其是中央山脈部分)與室外溫度,卻愁雲滿佈且冷熱同時交織的呈現另一種強烈反差、簡直陰陽相互交錯的對比。

就如同可以預期甚至篤定,比農曆春節期間所出現的遊客人潮,還要更加洶湧及龐大的情況,帶給跟Oskar共同承擔「集體禁休」命令的同仁,那種能夠理解公司營運狀況與自己收入之間的休戚與共、住宿率百分之百背後意味的忙得昏天暗地,遇到澳洲客或怪咖(Oskar就曾經連續兩天在值班的時候,各碰到一次打電話給某位消費者,確認接駁車時間與宅配送來的代收物品等事宜時,反而被對方「嗆」得莫名奇妙或質疑的哭笑不得)等機率也跟著激增,讓大夥明明氣得咬牙切齒兼七竅生煙,卻又只能人前陪笑、人後詰譙的矛盾一樣。

求主耶穌帶領Oskar去服事阿爸父因祂的旨意,量給Oskar來服事的各路消費者,(包含公司同部門或其他部門的主管、同仁,所謂「inner customer」;哪怕時常出現合作或平行單位轉來的客戶服務需求,承辦單位必須確實表示「收到」;然而當要求對方將剛剛交辦的事項重複,以便進行核對跟確認時,對方卻是一副愛理不理的老大模樣)並且藉著全能主上帝允許,而從事的現階段工作,服事將Oskar從黑暗、無水的坑中給提了起來的神羔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生活碎碎念
下一則: 心的掙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夏爾克
2018/04/15 09:54
現在的政府越來越扯了,人民看不到什麼希望,很多朋友都這樣跟我說,所以最近也滿憂心。

我們這些因著阿爸父神的鮮見而被揀選、因著聖靈而得以聖潔,以至於能順服蒙基督耶穌、並蒙祂寶血揮灑的人們,只能仰望上帝的憐憫與慈愛,畢竟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即使仍然像狂風中的樹葉一樣,給颳得東倒西歪)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2018/04/15 18:38回覆
1樓. 天涯遊子
2018/04/13 03:23
經常瀏覽你的文章,但皆未留下隻言片語,這算是我的首次留言。

從你的文章中,我知悉你是一位感性愛主的人,感謝讃美神!哥羅西書3章23至24節如此說:“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裏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因你們知道從主那裏必得著基業為賞賜;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

Oskar,當你凡事為主而作,就會有喜樂、不會有埋怨:當上司分派額外的工作,你為主而作,就不會埋怨;你作得好,沒有人讚賞、不要緊,是為主作的、主欣賞就夠。當你事奉主、為主作,就會有喜樂和滿足,而這喜樂和滿足,就是主所賜給你的獎賞,讓我們彼此共勉吧!

以馬內利!主恩滿溢!

感謝天涯遊子特地撥冗,在我這蝸居留下您來訪、願意抽空閱讀拙作之後,發制於內心的留言與感想;同時更將榮耀及頌讚,歸於手裡握有眾人氣息的那位昔在、今在,且以後永在的全能主上帝,阿爸父深知我們內心最隱密處的意念,也顧念祂兒女或名下百姓們。

您分享的《歌羅西書》第三章二十三節至二十四節(《以弗所書》第六章有類似的經文)所述,確實是我平日為工作跟順服職場權柄、為職場服事與靠主脫離虛榮心和虛無爭競、為盡力與他人和睦相處,(這實在很不容易做到、很容易因為自己的某種軟弱或罪性而跌倒)以及將自己對於金錢及成就等需求,透過禱告交託給主耶穌,並且求聖靈掌管與教訓時,同樣會浮現在心裡,是主耶穌明確的命令;儘管這真是場絕對會「流血」的爭戰。

願恩惠與平安,從父神並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歸於天涯遊子和您週遭的主內肢體們。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2018/04/13 17:4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