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青蔥歲月一抹殤
2016/06/28 15:15
瀏覽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Flightline】時尚潮流銀黑拼色全牛皮錢夾/皮夾iForm 智能黏土ETUDE HOUSE 蘇打粉毛孔深層卸妝紙巾 30抽

隨著歲月的增長,我們的閱歷將越來越廣,對於曾經的一些事、一些人有瞭更多更深刻的體會和感悟,我們會一陣陣懊悔當初,為何那般決絕地對待我們身邊最親近的人,而此刻悔恨已晚,我們能做的除瞭好好珍惜下一個遇到的人別無他法,曾經那個被我們狠狠傷害過的人,已經與你我咫尺天涯,兩個生命從最熟悉的人漸漸蛻變成瞭曾經熟悉的陌生人,而這種種轉變都拜我們的言行所賜,每每想到此處,就倍感揪心,但破碎的傷口永遠無法愈合,隻盼望時光能沖淡一切,讓所有恩怨都漸漸消散,化為天際裡的一顆稍縱即逝的流星。

我和這位從此陌路的人,是曾經的室友,上下鋪一起住瞭兩年,兩年後我刪掉瞭他的所有聯系方式,把他拉黑成瞭老死不相往來的陌生人。

對於關系的惡化,起主導作用的並不是我,而是他,我並沒有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而他卻以一種咄咄逼人之勢把我逼到絕境,我大學時代頭兩年的平靜生活被他徹底打破,我恨透瞭他,但事情過去那麼久瞭,也漸漸淡忘瞭,我時常在想,如果當時我能以另一種生活面貌出現,結局會不會因此改變。

我們關系破裂的導火索是學生會,當時我們一起興高采烈地參加瞭學生會納新,我順利通過,而他被無情拒絕,他就挖苦地說我是走後門,從此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我們之間轟轟烈烈地展開,大一的幹事都比較忙,課餘時間都交給瞭學生會的日常工作,基本上都是各種搬座椅、各種吹氣球、各種當觀眾,現在想想把那麼多業餘時間浪費在學生會真的很不值得,而我的室友們業餘時間基本都留在宿舍打魔獸,每次我工作完回到宿舍,我下鋪的哥們就會大喊:主席回來瞭,主席回來瞭!對此我非常反感,就不搭理他,這時他又會添油加醋一番地說:升官瞭哦,脾氣也大瞭,過些日子鼻子得翹到天上去吧?整個XX學院就數你最能裝B!對此,我無言以對,懶得和他說話,這樣我們的冷暴力,慢慢開始在宿舍蔓延,一到熄燈的時刻,我下鋪的哥們就會說:主席,睡著瞭?和兄弟夥聊聊唄,我們還想向你取取經呢?改天升官瞭,可別忘瞭小弟們啊!對於這些譏諷我都報以冷處理,如果當時能找個機會好好和他談談,我想我們的關系也不會惡化到此,無奈當時的我,還不夠成熟,不知道怎樣處理這些復雜的人際關系。

後來,班長找我談話,說有人舉報我私吞班費,還舉報我忙於學生會工作而忽視瞭班委的職責,當時我還是班級的宣傳委員,我一想就知道是誰幹的,私吞班費是這樣的,我負責給班級同學復印學習資料,我復印的價錢是1毛錢一份,而他非說附近有0.8毛一份的,說我謊報價錢,私吞公款,聽瞭這個,我從此發誓對他勢不兩立。

後來他得勢瞭,當上瞭我們班的新班長,從此對我的譏諷開始變本加厲,還揚言要撤掉我宣傳委員的職務,還好在其他班委勸解下才瞭事,後來他招來一幫死黨,見到我就喊:主席來瞭,快接駕!(那時我還是個小部長)接著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笑聲,我對他的行為已經開始麻木,漸漸懶得管他,每天都是快到熄燈點才回宿舍,回到宿舍就倒頭大睡,也不管他在下鋪發出一浪高過一浪的挖苦,記得他最清楚的一次犯賤是他讓我帶晚餐,我辛辛苦苦給他買回來瞭,他非說我買錯瞭,非得讓我還錢,我看著他那可惡的嘴臉,拿起晚餐就扔出瞭窗外,把錢扔到他面前,爬上床,睡我大頭覺去瞭,對於這種小人不理為妙。

再後來,我們專業分方向,我們班被拆瞭,原因是班級不團結加之班級整體成績極差,我和他被分到瞭不同的班級,至此噩夢徹底完結。如今仔細想想,其實我們之間也沒有太大過節,隻是缺少溝通和理解,如果當初我不加入學生會,安心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我想就不會出現這些惱人的事情,還能在業餘時間多讀幾本書,但仔細想想,即便我低到塵埃裡,處處巴結他,更會助長他的驕橫無禮,讓他把我徹底踩在腳底,人的潛意識裡總愛捏軟柿子,我們的友誼註定會破碎,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還是順其自然的好,何必為瞭一個不值得的人,而傷透瞭腦筋。

宿友情誼的破裂,是我青蔥歲月的一抹殤,我知道這已然成為過去,但我心上的裂痕卻永遠無法愈合,我不可能做到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然後和他熱情地擁抱寒暄,這樣太虛假,我沒有那樣的演技,或許存有缺憾的青春,才最為真實,哪怕帶著一道深深的疤痕。
找一個可以說心裡話的人
閱讀是一種智慧
夜店女神:勇敢愛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