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甜點鴛鴦(二十四)
2014/07/28 01:44
瀏覽2,233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玉石這天在窟鬼茶坊擺了午宴談生意,結束後掌櫃來報,說是紫君正在坊內廂間,是否過去見見。


玉石點頭示意,掌櫃便領她前去,敲了敲門之後,兩人便進了廂廳。


玉石原以為慕容與紫君同行,廂內卻只見她一人。


玉石進門後,只見紫君將頭轉向窗邊,那側臉散發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淡漠。


「紫君姑娘,打擾了。」玉石有些惱自己破壞了這一室的靜謐,卻又擔心紫君遇上了什麼難以解決的事。


「你先下去吧,沒我吩咐,不必進來。」玉石見狀,讓掌櫃先行退下。


玉石待掌櫃離開後,才緩緩走到桌邊,好讓紫君有時間收拾情緒。


「二夫人。」紫君低聲開口喊道。


「喊我玉石吧,我也叫你紫君,可好?」這兩年多來,玉石與紫君偶因兩家生意接觸,但都是底下人碰頭,兩人並無私交。慕容復有恩於玉石,雖說當時嘴上得意提過,但倒是未曾以此要傲龍堡給出什麼好處。


紫君點頭答應,淡淡向玉石道:「請坐。」


玉石見她眼角似有餘淚,想必與慕容復有關,雖不知從何幫起,卻也不想坐視不管,於是直道:「可是遇上什麼麻煩了?」


「真瞞不過梁捕頭的眼睛。」紫君自小生活坎坷,不易信人,自認與玉石也算不上有交情,此刻卻放下心防道:「想走走不了,想留不應留,我也不知下一步怎麼辦了。」


「你與慕容公子⋯」紫君與慕容復感情之事不是秘密,兩人早就一同扛起慕容家的事業,也算得上是傲龍堡可敬的對手。


「復哥他開口向我求親了。」在外人面前提起慕容復,紫君雙頰生紅,原本清冷神情也變得柔軟。


「感情能開花結果不容易,你有何顧慮,不妨說出來,我們一起想想辦法。」玉石與無痕好不容易才能相守,自然更珍惜緣分,也不想旁人抓不住屬於自己的幸福。


「三年多前採花賊一案,鬧得滿城風雨,世人記得柯建雄,自然也沒落下我紫君。」紫君語氣平淡,似事不關己續道:「慕容府家大業大,看復哥單打獨鬥,我只想助他一臂之力,並無貪念,亦無奢求,若真與他成親,豈不是委屈了他。」


柯建雄一案,紫君當初雖未助紂為虐,但幾年的偷兒生涯,卻也絕非光彩之事,若沒有慕容復使力,也不會有如今自由。


玉石明白紫君不想成為慕容復的負累,但如此想法,未免太過消極,心中著墨著該如何勸慰,於是先問道:「那他怎麼說的?」


「他告訴我,他的母親出身卑下,可是對他的愛未曾少過半分,人的一生,怎可能沒做過錯事?如果他真在乎,就不會向我表露心跡了。」紫君將煩惱一股腦兒地向玉石說了出來,僅刻意略去了慕容復之母是妓子的事實。


「慕容公子倒是敢做敢當啊!」對慕容家族裡的明爭暗鬥,玉石早有耳聞,紫君的過去,想必也成了好事者興風作浪的籌碼。


聽紫君所言,玉石也不禁佩服起慕容復的勇氣,繼續向紫君說道:「既是憐他辛苦,捨不得離開他,就讓自己生出承受千夫所指的力量吧;雖說人言可畏,但有他在身旁,夫妻同心,又何需畏懼?」


玉石之言,如醍醐灌頂,紫君低頭沉思,內心清明了些,卻仍舊拉扯。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紫君才出聲答道:「讓我想想。」


「不如這樣,到我那住幾天吧,清靜些。慕容公子就算眼線再多,也伸不進傲龍堡來。」玉石提議道。


「你⋯你不介意?」對玉石的邀請,紫君頗感意外。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現在你無處可去,我怎可能撒手不管呢?」玉石有話直說道。


「你還記掛著這事啊,我早說過,是復哥救的你。」對玉石的真誠,讓一向冷眼看世事的紫君,也無法漠視。


「隨你怎麼說,走吧!」玉石起身離座,紫君見狀,也跟著她步伐而去。

慕容府未來的當家主母,就這樣讓玉石帶進了傲龍堡。男人們針鋒相對,女人間卻生了友誼,豈不妙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影視戲劇
自訂分類:影集
上一則: 甜點鴛鴦(二十五)
下一則: 甜點鴛鴦(二十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