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消失的首富-國泰蔡家
2013/05/21 09:17
瀏覽87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蔡辰男歷經正負百億人生
 
 如果,人生是一張損益表,到頭來,該如何結算盈虧?
 
得與失之間,其實很難用具體的財富數字來衡量。是擁有千億元的首富比較快樂?還是平凡如市井小民,可以自在地到市場買菜的人生比較恬適踏實? 從台灣首富到回歸平凡,其中的滋味,全台灣只有一人可以回答。

 
■曾是第一家族接班人學習大隱隱於市的智慧
 
「今天螃蟹看起來不錯喔!」一大清早的濱江市場,人聲鼎沸,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海鮮攤前,和老闆討論著魚貨的品質。二十五年前,他根本不可能有時間親自上市場買菜。 鎮日奔波在眾多事業體之間,從銀行、壽險、建設、塑膠、百貨到飯店,事業 體幾乎橫跨食衣住行各個產業,當時他一日之內調度的資金,可以高達百億元。 在台灣的富豪們,還未開啟收藏藝術品風氣時,他的藝術品收藏已經多到必須設立一家美術館,才足以收藏。
  
他,曾是台灣第一家族接班人。
 
但一個踉蹌,讓他從雲端重重摔下;從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簇擁的大公子,一夕之間,家垮了、弟弟死了,個人負債一百多億元,還成為許多人眼中的爭議人物。但就在一年多前,從債權銀行手上買下最後一筆七十餘億元的不良債權,所有的負債全數結清,算一算,整整花了二十五年時間還債。 二十五年,是一個人的人生最精華時光,他連本帶利,總共還給銀行一九二億元,清償本金大約一百餘億元的負債。從那一刻起,過往的漫天風浪歸零,人生重回原點。這一年,他七十歲,但人生卻有了新的起點。他,是大名鼎鼎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長子,昔日的首富之子,也是如今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的大堂哥。他是蔡辰男。

  
■失落的國泰集團嫡長子 
「好久不見,蔡辰男!」不高的身形、略微胖碩的體態依舊,皮膚光亮,歲月似乎沒有在他臉上留下太多痕跡;笑口常開的開朗性格,走在市場裡與菜販打招呼的身影,就像是尋常的鄰家伯伯,難以想像,在四分之一世紀之前,他是台灣首富的長公子,幾乎執掌台灣金融鎖鑰的國泰集團。早已沒有當年首富的身段,但更令人意外的是,這位當年國泰大王子,似乎已放下所有世俗的眼光與牽絆。他一口答應我們的請求,坦然地帶著《今周刊》一行人,走進他每周必到訪的台北市濱江市場。在人聲鼎沸的市集中,蔡辰男親手提菜,彎身挑魚,對各種食材的熟稔與掌握,完全不在專業廚師之下。只有當他從口袋中掏出一疊厚厚的鈔票付錢時,小心地解開用錦帶以「十字的方式牢牢繫住的鈔票,才讓人又想起他當年的樣子。對許多「七○後」的新世代而言,多半已對「蔡辰男」感到陌生。但在二十五年前,當媒體的報導提到「國泰蔡家」,指的不是如今的國泰金控蔡宏圖,也不是富邦金控蔡明忠,而是手上握有資產高達八四二億元的「蔡辰男」。

  
■首富人生金碧輝煌 董事長頭銜之多名片印不完 
當時「蔡辰男」三個字,就如同今日媒體形容郭台銘一樣,甚至,猶有甚之。嚴格說來,他不僅是首富之子,也是台灣首富,他的父親蔡萬春,與如今國泰金控已故的掌門人蔡萬霖,還有富邦集團創辦人蔡萬才,兄弟一同建立了富可敵國的國泰王朝。而當時這個幾乎可以撼動台灣經濟半邊天的超級大集團,又以身為兄長的蔡萬春為首。當年台灣的經濟體系有兩大集團,一是台塑集團,另一就是國泰集團。但相對台塑的專注本業發展,國泰集團則分枝散葉,事業體橫跨了國泰信託、十信、國信租賃、國信食品、大西洋飲料、太平洋實業、國泰建設、新來建設、國泰人壽、國泰醫院、來來飯店等各行各業。彼時,蔡萬春名片一拿出來,各家集團公司董事長頭銜,多到一張名片擠不下,很多公司甚至印不進名片裡;而且每一家公司幾乎都是那個行業的翹楚。國泰集團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力,恐怕猶在台塑之上,稱之為台灣第一大財團,絕不為過。但可惜的是,六十三歲的一場中風,提早結束了蔡萬春的商場生涯,也讓身為長子的蔡辰男提早接班。那一年,蔡辰男才三十九歲。蔡辰男自嘲「我才是貨真價實的富二代」;因為從一出生,蔡萬春的生意已經頗具規模,蔡辰男不諱言自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公子,當時,台灣第一輛黃包車是他們家的,就停放在總統府前,家裡滿滿的一屋子的「龍銀」(大清帝國銀幣),富可敵國。從小,他過著富裕的生活,出國留學,一路順遂,一直到從生病的父親手上接下重擔,幾乎不知「挫折」為何物。四十歲不到的年紀,已經在商場上見多識廣,呼風喚雨,與許多父執輩的競爭對手平起平坐,執掌的企業體實力又如此驚人,當年媒體曾以「智慧過人,口齒伶俐,深得父親傳承的經營三昧,卻又不披任何政治色彩」來形容當時蔡辰男的八面玲瓏。但好日子很難持續永恆,一九八五年二月八日——一個國泰蔡姓家族永難忘懷的一天,一場堪稱台灣金融史上最重大的金融風暴,完全震垮了這個全台第一家族。二十五年之後,蔡辰男首度開口談起這場重創台灣金融體系,也讓他的家族生命就此急轉彎的颶風—「十信風暴」。但,話未說出口,卻見他眼眶一紅,一陣哽咽,說不出話來;他摘下眼鏡,拿出手帕拭淚,約莫停頓了幾分鐘,才淡然地說:「過度槓桿舉債,是崩盤的關鍵。」十信風暴,許多人也許還記憶猶新。當時,蔡辰男的弟弟蔡辰洲主導的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大舉起用人頭進行關係人貸款,並將違法貸出的資金,全都壓在房地產;卻因為地產景氣遲遲不見好轉,最後終於撐不住了,像核彈一樣爆發開來。當時的總統蔣經國直接下令接管,第一家族就此風雲變色。當時蔡辰男雖然已經和弟弟分家,出事的是蔡辰洲主導的十信,而非蔡辰男,但彼此資金往來,還是不免被牽累。 蔡辰洲最終鬱死獄中,蔡辰男則一手背負一百多億元的債務,另一手交出許多公司的經營權。從此,曾經在市場上喊水會結凍的蔡萬春一脈,繁華落盡,從雲端掉入地獄,並且慢慢退出眾人的記憶;現在,提起國泰,沒有人會再聯想到他們。而蔡辰男這位大公子,從此收起雪茄、辭退所有的傭人、司機,金碧輝煌的上半段人生就此結束,一個和高額負債長相左右的下半回合,從此展開。

  
■負債人生天崩地裂 法院、銀行封條塵封名利頭銜 
「出事前,我們家在台北市仁愛路圓環、現在潤泰(潤泰敦峰現址)那裡,六百坪大,有私人的游泳池、手球、籃球場;一夜之間,全家十一口人被迫搬到岳母家九 十坪 大的房子,比起很多人也許還是不錯,但我永遠記得有一次,半夜起床上廁所,空間侷促到不小心踢到睡在隔壁的家人。那種心酸,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蔡辰男首次在媒體前提起這段不堪回首的前塵往事,傷痛彷彿還是昨天的事。一夕之間,家毀了,什麼都沒有了,連出門都有調查局四組共三十六人跟監,以防他落跑,那種天堂到地獄的經歷,沒有幾人有過;即使天生血液裡有樂觀的因子,但還是整整吃了三個月的安眠藥,日子才勉強過得下去。「所以我常說啦,只有我懂阿扁的感受。」事過境遷,蔡辰男竟然能夠自嘲。

  
■人生智慧第一則:不舉債,不求人
 
家裡被查封,債權銀行合作金庫與法院人員一起進到蔡家大宅貼封條,那種恐懼與茫然,蔡辰男談來依舊歷歷在目。封條從值錢的金庫、保險箱一路貼到沙發,連冰箱都沒有放過;所有的光鮮亮麗,頭銜啦、名利啦,也一起被塵封。再度談起十信風暴,對許多台灣人而言,也許只剩下記憶裡一個小小的縮影,甚至只是大學金融系課堂上一個必讀的案例而已。但對蔡辰男而言,從此深刻烙在心上的最深層印記是:「不舉債」。後來蔡辰男帶著這個不變的信念,遠離台灣這個傷心地。一九九二年,十信風暴爆發整整七年後,他帶著五千萬美元西進中國,到大連另起爐灶,當時被媒體稱之為「大連王」,在大連火車站前打造出一座地下四層、地上六層的「勝利廣場」購物中心。如今,這座占地約九千坪,建築樓地板總面積約五萬坪的大連市重要地標勝利廣場,有如台北西門町,是大連市年輕人幾乎天天報到的重要購物廣場。這座購物中心,每天進出人次高達二十五萬,比台北SOGO百貨忠孝館每年周年慶時湧進的人潮還要多。 如今看來風光,但其實蔡辰男一開始手頭資金根本不夠,初期,他曾向中國當地銀行借了八億元人民幣。早期,中國的銀行利率比台灣還高很多,為了軋平資金,蔡辰男忍痛把勝利廣場內一間間的小店拿出來賣;朋友勸他別這麼傻,大連的房地產五年翻兩番,這樣等於在賣「未來的財富」,還不如從台灣向友人調資金,撐過這幾年的高利率。腦筋精細如蔡辰男,焉有不知的道理,但他等到沒有閒雜人等在場的時候,才輕聲地告訴我們,「走過從前,我現在唯一的原則就是不求人;除了和銀行往來,我不再向朋友借錢,凡事靠自己。」 一字一句,是二十五年看盡人生起落後的生命真諦。當年那位口叼著雪茄的大公子,到如今成為凡事不求人的經營者;外形其實沒有改變太多,但心中的踏實感,也 許是最大的不同。

  
■人生智慧第二則:淺嘗則止,何必求多?
 
出事後,蔡辰男就已戒掉雪茄,但偶爾難免還是想抽菸。他從口袋裡拿出香菸,剪成二公分長的小段,塞進以往抽水菸時的菸斗裡,想抽時哈一口,不須一次抽一整根,省錢又健康。「我現在當然不是買不起菸,只是要規範自己,不要貪多,淺嘗也很好。很多事喔,有就好,不一定要多。」抽菸是如此,看待財富的心情亦是如此,經歷這一切之後,他變得更豁達。從煙霧中看去,當年的公子哥兒,如今彷彿成了入世的生活哲人;一字一句,都是經過生命淬煉後的精髓,再三咀嚼,甘而有味。大連的生意步入正軌,資金壓力逐漸減輕,加上有了穩定的現金流入,蔡辰男的經濟實力漸漸穩住,心頭當然也安定不少。親身經歷樓起樓塌,對於財富的追逐與累積,蔡辰男現在有了不同的注解。「有錢當然很好啊,但要有多少錢才算有錢?在我看來,吃好、住好,無憂無慮就很好,安居樂業,平安是福。」蔡辰男打趣道,前陣子遇到堂弟、也就是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蔡宏圖還向他抱怨說媒體老冠給他「首富」稱號。「我是首富沒錯,但卻是『負債』的『負』,我是負債最多的人。」這位名滿台灣的堂弟向他抱怨道。(編按,不久前,蔡宏圖與弟弟蔡鎮宇分家,蔡宏圖向銀行高額舉債八百億元,從蔡鎮宇手上買下國泰金近一五%股權。)

  
■人生智慧第三則:富有還是負債?得失之間,存乎一心
 
談起蔡宏圖這位首富堂弟,蔡辰男透露,「蔡宏圖幾乎不花錢的,每天只有上下班,但國泰金的決策完全看他一個人,你說壓力大不大?但我每天可以恣意安排自己的生活,和朋友吃飯聊天,出國去玩,也很好啊!」眼前蔡辰男這位「前首富」轉述「現任首富」蔡宏圖的說法,一時讓人有種時光錯置的迷惘。在歷史的大滾輪面前,對映人生的高潮起伏,誰才是真富有?「財富」之於人生的定義,此時似乎有了截然不同的詮釋。在經濟壓力舒緩之後,蔡辰男重拾自己生命中的最愛——美食。蔡辰男不只愛吃,而且會吃、會煮。以前在美國讀書時,以蔡辰男的經濟能力,大可以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但他為了一頓好的晚餐,可以利用中午時間趕回宿舍,只為了把晚餐要做的食材先準備好。該切的切、該醃的醃,等到傍晚一下課,衝回宿舍,好菜很快就能上桌。當時還是女友的太太蔡陳保枝,是蔡辰男在美國的同學,蔡辰男回憶,「她就是來我宿舍打開我的冰箱一看,想說以後即使再窮,起碼應該有口飯吃,不會餓到,才決定嫁給我。」後來回國之後,一頭栽入龐大企業體的經營,再也沒有時間重拾鍋鏟。十信事件之後,儘管時間一下子多了出來,卻是難有心力,直到經濟又逐漸回穩,一九九八年,蔡辰男終於動念,到上海開了第一家餐廳—「蔡家食譜」。談起美食,蔡辰男的眼神就發光。從醬料的調配、餡料的比例,到每一道菜色的擺盤,蔡辰男都不假他人之手。他先在自己家裡的廚房試了又試,再拿到上海餐廳廚房裡讓員工反覆試做,才能上桌。但這只是做菜,餐廳的經營又是完全另一回事。他的上海餐廳開開關關,開二家、關一家,進進退退了好幾年。一直到一○年,終於摸索到獲利的營運模式,總共二千五百個座位的規模也整頓成形,他才敢把五百坪大的中央廚房蓋起來。一一年開始,在上海台商圈小有名氣的「蔡家食譜」,將要大展鴻圖一番。事業慢慢恢復元氣,但真實的世界還是很殘酷。當年十信事件之後,蔡辰男名下欠下的一百餘億元,還是得還。這些年來,蔡辰男陸續變賣手上值錢、能夠變現的資產還債,「我自己都不知道還了多少錢。」一直到慶豐銀行被接管後,清查才知道已經還給銀行一九二億元,可見負債連本帶利下來多驚人。但餘債還是未清。終於,○九年五月,兆豐銀行把蔡辰男最後一筆大約七十億元的債務,打成不良債權出售,蔡辰男請友人出面以十幾億元買了下來。至此,所有銀行債務全部結清, 所有的糾葛,告一段落。問他還清債務之後,當下的感受是什麼?「沒有慶祝啦,人生就這樣,欠錢還錢,我只是做完該做的事。」蔡辰男說得淡然。但五月生的蔡辰男這時剛剛好滿七十歲,兩位弟弟蔡辰洋、蔡辰威,在自家的喜來登飯店,幫這位大哥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慶生宴。

  
■人生智慧第四則:關了這扇門,會有另一扇門打開
 
在這場宴席上,沒有人提起「還債」一事,但三兄弟心裡很清楚,這場慶生宴真的是「慶祝重生」。債還清,從此抬頭挺胸、理直氣壯。另一方面,事業也上軌道。但蔡辰男心裡當然很清楚,相對從前經手的企業規模,如今無論是大連勝利廣場也好,上海餐廳也罷,也都無法與之比擬,然而蔡辰男的臉上,卻盡是溫煦陽光的愉快與自信。「人生就是這樣,關了這扇門,總會想辦法開啟另一扇門,捨與得之間,你不要無奈,就能坦然接受。」在往濱江市場的路上,他這樣說。這一天,蔡辰男打算到市場裡採買事先預訂的螃蟹,他要做的是拿手的「嗆蟹」,分送給許多好友。事實上,很多朋友都喜歡他的美食,例如華南金控董事長林明成,連出國都得隨身帶上蔡辰男親手調製的麻辣醬;幾十年的好友也是國票金控董事長洪三雄、陳玲玉夫婦,常跟著蔡辰男的腳步,全世界走透透去尋訪美食。洪三雄最愛蔡辰男親手煮的四神湯,「這是我吃過最棒的四神湯」,因為裡頭有友情、有愛,還有走過幽谷後的人生歷練,化成一碗淺淺的清湯,喝入口淡而有味。如果有一天,你也在市場裡看到一個微胖的身影,踩著敏捷的步伐在市場裡採買,不要懷疑,他是二十五年前的台灣首富,如今,輕鬆適意地做回自己。他是蔡辰男。

 
撰文劉俞青 研究員‧楊卓翰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