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蔣公敗退來台的真正原因是底下有人下三濫
2018/09/10 12:09
瀏覽1,700
迴響1
推薦29
引用0

蔣公將撤退來台灣的同鄉親信下毒軍醫分封到各縣市衛生局長,它們訓練親友製造病痛敛財,造成今天只會下毒的子孫只能下毒,販賣血鑽石。我電腦、無線網路、電話、攝影機具被這軍醫後代侵入監視,我會繼續寫細節送出,可能送出資料會被竄改攔截,電話會被截斷。目前每天頭痛欲裂、手腳關節酸痛,我只希望在死前將蔣公軍醫禍害台灣公諸於世。
江浙軍醫來台後在民間開診所,因操吳儂軟語,聽不懂的台灣人不去找他們。這群江浙下毒軍醫聯合訓練親友跟蹤、監視、把風、掩護、下毒等軍事手法對診所附近的老少下毒製造病痛,再加以宣傳、哄嚇、勸誘去找江浙軍醫診所就醫。江浙下毒軍醫也利用蔣家惡勢力滲透警方,某些江浙不肖子孫在下毒嘗甜頭後,以此為專長配合簡單銷售工作到處找下毒對象,看來他們已害不少人,需要在汐止隴山林120巷結夥而居以賣血鑽石為副業以下毒為專業。
要抓這些下三濫的蔣家餘孽,要由源頭開始,請調查局與監委查一查 1. 蔣公到底分封多少同鄉親信軍醫做各縣市衛生局長。 2.有多少大陸來的軍醫在民間開業。 3. 查他們下一代的財產來源,同時對比他們工作能力。
這3年來我連續被5群不同的人群下毒,他們用同樣的軍事手法,跟蹤、監視、把風、掩護。加上夾持利用鄰居,針對人性弱點離間親友,由汐止到林口到長庚養生村到景美到奧克蘭再回景美,它們可以跟蹤到無縫銜接,令我懷疑我女兒也被威脅作內應。這3年我耳聽觀察分析這下毒黑道,一共見過他們老中青3代下毒核心14人,掩護、跟監者倍之,被威脅從者數人。這還只是台北縣的部份蔣家軍醫餘孽,全台灣有多少,為何江浙軍醫三代60年下毒未見犯罪新聞。在林口我送email過新北市長,最後是一個調查員回我”查無實據”,問題是這調查員沒問過我一句話。我也到林口outlet旁林口分局報案,先是一值班警員聽我說,後換一便衣問我”你老婆為何沒來”,我回”她又沒被下毒”,他又問我兒子在那裡,我回在雪梨工作,他要我到兒子那。由於在林口與養生村是公然在我面前走動,為何敢囂張到此,我幾乎能合理推斷新北市警察跟蔣家軍醫後代有勾結。也可解釋江浙軍醫發展出那麼大的下毒組織,是靠新北市警方做後台。要查這些下毒者,要先查蔣公到底下放多少軍醫作衛生局長及多少大陸來的軍醫私人執業過,再查他們子孫的財產來源同時對比他們工作能力。
緣起我租屋隴山林120巷,住在90多歲的華伯伯樓上,華伯伯說他是浙江人,鄰居陳太太說華伯伯由總統府秘書退休。陳先生說”他爸爸是蔣總統頒任命證書的台北縣衛生局長”,又說他到南非賣成衣,陌生人託他賣鑽石,他縫到外套襯裡帶回台灣,再說店裡賣15萬他只賣8萬,因為我在安特衛普工作過立刻知道這是血鑽石,還是瑕疵大到不能正常銷售的鑽石。這位陳先生連說2次他在板橋有一樓公寓要賣,賣1800萬。我不接話。不久我右腳關節就由腳趾開始微酸,這微酸由末端關節開始,一步步轉進到高端關節,最後到髖骨關節。我分析只有鞋子有毒才會有這樣現象,而我走路時左腿開始不順會突然滑步。我開始洗這新鞋,買這新鞋是被隔壁樓下陳先生逼出來的,我住的120巷一邊是公園,沒太陽時有一堆人在散步,有一次陳先生看到我大聲說你這鞋子太舊了買一雙新的,第二次看到我沒換鞋改說鞋子太舊我帶你到outlet買新鞋。更怪的是華伯伯,由我住進他樓上,每次出門與回家都會遇到他老人家,每次都說那有房子要賣,我說沒看到廣告,他接不上話。我感覺右腳出問題時,他的行為變成出門跟我走到車站,我回家下交通車時他也在那跟我走回家。一天寒流來,我回家下交通車時腿僵硬走幾步要停下休息,華伯伯也跟著我,我停他也停,我直接對他說我被下毒,他說這裡門禁嚴格不可能有人進來下毒,我說您隔壁陳家在賣血鑽石。我臥床一個多月後重新練習走路,出門再也難得見華伯伯,偶而見到他也是冷冰冰的,我跟他打招呼他用鼻音回我。這鞋被我洗多次,鞋片送到國外分析只有3種酯溶性除草劑、除蟲劑成分。我唸師大物理,精於實驗分析歸納,我馬上知道這毒是由市面可買到的幾種日常化學品組成。重點是如何要實驗測試成分到要皮膚中毒切沒感覺,這要無數次的實驗,除非用囚犯做實驗品或共產國家,用日常化學品組成是為間諜需要時可就地生產。我睡時牙刷牙罐還被下啞藥,滑鼠鍵盤被噴皮膚會痛的毒。
更好玩的我看到陳家汽車或人就繞路,表明我我知道他們下毒。有一天外出,看到小公園前的仿竹水泥圍欄上一排靠了6個長很像的男人,這6個人眼睛一起往上看我住處屋頂動作齊一比美閱兵,我先是愣住接著思考迴轉決定閱兵,我一邊走一邊兩眼直瞪他們的臉,一個接一個,到最後一個再眼角回頭瞄到沒人改變視線。這表示他們也不贊同在賊窩邊生事,笨堂主要他們幹,他們只能像華伯伯一樣畫符交差。
在林口下毒的是50到60歲左右的4男人與1青年,至少還有一少女。他們明目張膽在附近走動,下的毒也是使我皮膚會紅腫會痛的,還進我屋在書上噴毒,翻我買賣股票作的筆記,我就是這時報警的 得到的是警察還是蔣家養的。
在長庚養生村下毒的又是另外一批人,我見到2位第2代的核心下毒女士,她們腰桿挺直面容嚴肅,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問題是她們隨身都帶2位女保鑣,應該是她們下毒太多已被人認出不敢單獨走動。在我剛住進長庚養生村,因為發現後陽台拉門鎖被破壞,我把拉門軌道用鐵夾卡死。那時只敢在三餐離開房間,一天吃過午餐到lobby走走,突然覺得不對趕回房間,房間多了2台小拖車,我安裝的監視器被拔電,還好在拔電前錄下2位養生村員工(進入時間是12:38, 員工午休時間)。以後下毒黑道就調來網路專家,明知有人進入下毒切錄不到任何人影。
只要我不死,神智還清楚,電腦網路沒被破壞,我會陸續傳出景美與奧克蘭被下毒的情況。

https://youtu.be/4nHkRCDkP_Y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徐百川
2018/09/10 13:17
👎👎

白蛇傳就是浙江故事,白娘娘的雷峰塔就在西湖,不過她只讓人嘔吐拉肚子而已。

那些王八浙江軍醫就胡亂有樣學樣。


謝謝您來

我感覺我在120巷右腳中的毒,遇冷發作。這種毒用在海軍直升機機師,真是有效。

白蛇只有主僕,我遇到的下毒過程有約10人摻與。這些人是台灣22K的主因

深思者2018/09/10 14:1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