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想望。
2013/03/14 23:19
瀏覽330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每當這樣的時候,就會想起過往,想歌唱、想音樂、想文字,知曉自己一直很想回去,但不在的,依舊不在,我仍舊想念,那種不用尋找目標的生活,至少不用像現在般,四不像。原以為生活便一步步走下去了,走一步算一步,不論行得如何,總是快樂就好,到頭來卻覺得自己是個瘋子,放下了那些曾經覺得喜歡的,覺得有興趣的事物,不得不放,因為再沒有感覺,將自己攪得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在行後,卻如從頭尖灌了銀汞,沉重。如此怪異。要問自己覺得個性如何?古怪。甚至沒有個性可言,只有不斷上湧的脾氣,卻無法總是顯露,沒有壓抑,我這麼告訴自己,要瘋瘋顛顛的過。但怎麼也抓不住,只想有個浮木,好好的抓牢,浮木是什麼樣的,也從未從心底挖掘出來,只好一年又一年的著日子。

  有時想向別人講講過去的我如何,大概是想知道,在別人眼中,哪個面向才是好的,也許我不存在著自己,只存在著他人的眼光。她們總說,不讀書要做什麼,我仍舊不懂,在我心底找不到支撐的意義,我仍舊不喜歡上學,即便要自己如國小學童般,從教師那吸收回來,乖乖的,等待,但我仍舊不喜歡上學,仍舊不喜歡一個人,不喜歡在人群中穿梭,不喜歡做那些所謂該做的事,不喜歡做給別人看,不喜歡跟別人不一樣(但世界上卻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人,只有相似),問我要不要畢業,我真的不知道,從前那是我的想望,讀書畢了業,又是讀書,這一次若畢了業,卻不再是繼續這般,能預期,但失了讀書的目標,所有的想法在自己的腦子裡,都只剩下「然後呢」三個字,做了一些事,也不一定能改變什麼,有的人說,不做,就更不知道能不能改變,但我不懂,預期了無法做到變動,那如何再去執行,幾年下來,我的消極樂觀已超越了谷底,再也累積不下,只有一次次的崩潰,面對人群又像是一副無謂的模樣,笑笑談談,受夠了如此的自己,卻無法再改變。

  再也找不著所謂的喜歡,他們說年輕的我,很不錯,有著很多未來,我卻無法真心的接受,未來好不好,都在我現在的腳底,現在覺得腳底沉重,就覺得未來只是時間的流逝,現在覺得步伐跨得穩當,未來便是走一步算一步,只能做著情緒的被支配者,沒有個性、沒有目標,那些喜歡的事物都只是欣賞,一直記得她說過的,喜歡不一定是喜歡,是一種欣賞不是愛,她那時說的不是對所有事物,僅僅是對親暱這件事,但長成之後,說過千萬遍喜歡、愛、討厭、厭惡,卻沒有一次是真心的,又或許說,每次說完都是真心,但永遠不入心底,忘了就算了,我就是如此的不上心,其他人對我上不上心,也沒有所謂知道的必要,即使沒有,對我來說也不再重要,但假面上方的自己,卻仍舊在意,他要我笑、要我自在、要我在意,卻沒要我上心,所以來說,沒有上心的必要,不用再為了不用上心的事鬧脾氣。

  也許是從那時開始,小小的我,便有想把自己關起來的欲望,害怕自己不自覺中傷人,倒不如先做傷人的動作,我便是這種人,鬧翻了就翻吧,又或者想試試看這般的後果,這些任性驕縱的支撐點,竟是一條細細的底線,只想試試如何做它才會被衝破,然後傷人後,又自顧自的像沒發生過,這是對事,總是這麼告訴自己,所以我不是很喜歡去直接抹煞一個人,至少不會成為敵人,那就夠了,我不做的事,還有生理上傷害自己,還是想看看,生命能走到如何的景致,不管變得如何,一定看得到,也看得夠本,那些抓不住的,不想抓也無所謂了,仍舊往下走,一直、一直。

  我想那些喜歡的事物仍舊喜歡,它們仍能安定我的心,像是喜歡文字,打出來貼出來,就能夠把心底的積壓挖一點出來,哼哼歌曲、聽聽音樂,便能夠將思緒由腦頂抽離,彷若抽離的是我的靈魂,從那些腦中的圖畫世界裡,飛離。我害怕那些腦中的圖片意象,害怕那個無論做何事,所有思考都是圖像的自己,害怕那些總是會隨思緒幻化出來的東西,但這仍是我的腦子,就算再令我害怕,我仍舊用著這樣的方式,去決定我所做的一切,在腦中演過一遍的因果,都只是想望,有時想了想,就當作自己做過了,從白日夢中清醒後,卻又覺得不真實,那些想實行的事,便當作實行過了,不想知曉結果,就這樣,只要將自己的腦子搬出來,情緒便平和些,這樣也好,也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 ε心
下一則:  改變。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