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她提及父母,我鼻酸。
2008/06/18 11:27
瀏覽693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上上禮拜畢了業,也找了份工作,在日夜顛倒之時,幾乎忘卻自身的步調,睡眠也似被生理卡得死死,但想法來了,還是要寫,就寫那件事,我直覺認為膚淺的事。

  僅僅是我個人,那股無法分裂的異想,有人曾說我冷血,抑或無情,我以為自己不是,只不過是不關心。

  那日,同年的人受了表揚,因自己的不方便但努力,這樣的事,我從不以為意,或許有人會認為我這樣是歧視,但正因為我沒有那樣的想法,才覺得每個人是相等的,不管做什麼事,都只是因為個人,而不是今天因為自己與他人有先天不同之處,而被給予不同的評價位階,是這麼想,諒不諒解是在別人心中。

  同樣也是那日,她有著感言,聽得出來緊張,不是極欲想表現好討好,僅僅是緊張,或許是為了好好將自身努力告訴大家,或許是為了真正讓別人知道誰對她好。她得到了全勤獎,那是我一輩子讀書也不可能得到的獎,這很努力,我知道,正因為自己的無法,想到別人的努力,她很努力,我知道。

  她提及父母的辛勞,我鼻酸了,這足以令我些微動搖,但她沒有說下去,怕觸感嗎?她已垂淚。怕讓人覺得枯燥嗎?生命中若有一輩子真心待自己的人,那是種無法言喻的感動。也許無法言喻,但也有一輩子可提。

  提了一輩子,便發現自己不會有想像中堅強,只因自己不能永遠拖著他們,不能教唆自己成為他們的負擔,縱然有責任,卻不能說絕對,人總是個體,而不是附屬品。

  同在個社團的人被提到了,有些驚異,卻也有些迷惘,當她目及我此篇,說不定會在心中撻伐我,她也是個努力的人,而我只是個會說,卻不會做的懦夫。但當她提到這些人時,不管我認不認識也好,其餘的人難道就不能被提及嗎?說了大家,但感覺遙遠。

  當頭,我心中有股失落,不是為自己,為無法被道出的名字,若她身旁千千萬萬人無法被她表揚出,那就有千千萬萬失落的可能性。

  寫到這,我不懂自己為何寫此篇,或許是嫉妒吧,嫉妒她那份努力、毅力、認真度,那些我或許從不曾擁有的事物,但我真的鼻酸,父母給予的感動盡在不言中,既然無法言喻,也許沒有被提起的必要,但,既然無法提起,其他便沒有辦法被提起,因再怎麼,也比不得那份深情。

  我知道用了膚淺這個詞是過份的,但一生中誰不膚淺,在我心中的衡量裡,膚淺不是指一個人沒有做到應盡的事物,也不是作為中出了差池,僅僅是一份看待自己的心、看待他人的心,我以為自己是個膚淺的人,或許我漠不關心,也知道自己膚淺,但為著她一句父母,我鼻酸,她這一次,我支持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 ε心
上一則:  堅持。
下一則:  我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