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 【昨夜.夢】
2008/04/19 13:18
瀏覽520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清晨是些許涼意,我望向他,揮不去心頭雜念,若是那兒清明了,也甭再受這般苦。

  昨夜裡做了場夢,夢中全是他的身影,而我卻彷彿是他,那股自夢裡傳出的感受是我從未有的,淒涼得令我難以自持,幾乎在夜闌之時驚醒痛哭,但我不哭,外頭竹林響聲似撫慰心頭,像他的低語,若不是…若不是……

  

  「啊 -」耳邊高亢的尖叫令我驚醒,我倏然起身,房門被用力的撞了開來。

  「你…你…」掌櫃粗指直指著我,氣不成聲。

  我望身旁一瞧…女人?掌櫃的千金?我愕然。

  「拿下這小子,這種面我丟不起。」幾名家丁將我架住,我思索著來龍去脈,卻半分也想不起來。

  「爹,您可要為女兒作主呀…嗚……」

  千金掩著面拭淚,不見半點淚痕,一抹詨詐自她眼中閃過,我注意到了,明白掌櫃偏袒千金,我默不作聲。

  他們將我壓進柴房,制止我任何行動,當掌櫃的拎著我的行腳進來時,我瞠大了眼。

  「喲,你可真保貴這些東西,費了我一番心力才找著。」包袱裡的物品被傾倒一地。

  「可惜你不需要了,贅了我們家還怕錢散盡嗎?哈哈…」

  話語空白了我的腦袋,我不懂,一個小小的流徙商,何需他們費這般心設計?我怨懟的望著他。

  「瞧瞧,那是怎生表情,咱家什麼也不缺,正缺一個無長上幼下的孤子,繼承了家業也沒人會來搶,想清楚吧。」

  他命人拾起方才倒出的物品,將它們全數賣掉,我掙扎,繩索卻緊得牢固。

  我偎在冰冷的地上,強硬的念頭不斷衝擊心頭。

  我要離開這,一定…一定要……

 

  逃離失敗了,手腳間給上了鐐鍊,若我有力氣動作,想必那聲響也會鬧得我心裂吧。

  不知時辰如何,黑暗持續籠罩著我,迷濛間,我彷彿見著了他,在土地另一端等待著我的人,想見他、想擁著他,但我卻連一絲氣力也提不起,他懷捧掛軸,對我笑得溫雅,不得我伸出手,他已消匿蹤影。

  我突然的張開眼,喉頭乾啞得似要裂開,窗櫺間糝下月光,似他和煦的笑容,他一直都在那兒看著,而我也該在。

  回去是必然的,我必須那麼做。

  當掌櫃再度進到這囚禁的柴房時,大紅色澤刺痛我的眼,我默然接過,腳間的沉重也被卸下,這是唯一的辦法離開這兒,縱然不願,也只能如此。

  「整理姑爺儀容。」他這麼命令,我麻木的讓奴僕們擺佈,那些曾予我親切面容的人們,全換上了鄙夷,我笑得難看,卻逃不出這般局面。

 

時日一天天在過,掌櫃與千金對我的戒心也一天天在減,今朝獨自出了門。

我立在海岸邊,望著遠方,想即刻到他的身畔,我咬著呀,將早晨穿上的衣裳與鞋子擲入海中,那衣裳載浮載沉,似個人在水中掙扎未果,我微微笑了笑,向著另一頭離去。

 

放棄便捷的海路,路上更加長遠,我邊行,邊思念著他,想他見著我的神情,必定是愉悅的,我一路走走停停,行著本來的商貿,回到那個有他的地方時,日子早已過了若干年。

 

我推開門扉,喚著他,笑容溢滿我的面龐,心底浮現的全是他的身影,但在瞧清屋裡的一切後,我呆然佇立。

沒了,什麼都沒了,牆上的掛軸染上塵土,屋樑殘破不堪,早已失了主人,我跌坐在地,淚不由的自眼角滑下。

一陣氣血湧上,我嘔出一口鮮血,那味兒腥羶,似破了心。

我攀起身,向他慣用的寬桌走去,上頭擺著的,可不是當時被掌櫃搶奪的那幅?我輕撫上頭泛黃的痕跡,豔紅的血漬染在上頭,似畫中人無語的控訴。

我拭去嘴上血跡,磨了些墨,找了張陳舊泛黃的圖紙,畫上些許,我寫著…『卿,今何在?』。

 

我立在他的墓前,這是那天向外頭尋來,在竹林裡發現的,若開了窗子,便看得著。

我試著向他訴說,卻只能發出難聽的嘔吟,我想他不會在意,畢竟說出字詞對我來說,是他知道的,一種不可能的可能。

那可能便是寫,我能寫,寫昨夜那場夢、寫從前、寫盡時光,寫……

若他也在,一定也夢著了,夢著我的那一份,而我則是夢他的,這樣我倆誰也不漏了誰。

他在我眼前,卻不在我身前,我兀自呆望,若不是…若不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 ε短篇
上一則:  ∠ 【光刻】
下一則:  ∠ 【泊岸沙】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