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街友
2021/10/14 17:09
瀏覽621
迴響1
推薦36
引用0

上個月某個週五一早在火車上 Helen問我, J你的生日好像快到了吧, 我說不就是今天嗎, 她說你怎麼不早說我好給你做個生日蛋糕, 我說去年的今天還沒睜開眼,某人就傳了個簡訊祝我生日快樂, 誰曉得今年妳會忘記, 明天是週末我去妳家過不是正好嗎.

Helen說這個週末不行,因為週三我剛領養了一條狗, 說完馬上秀出手機上頭狗的照片, 是隻普通的澳洲牧牛犬. 我知道她原本有條牧羊犬, 去年不幸在後院讓毒蛇給咬死後她一直想再找條狗.

不過就是一條狗, 又干我過生日有什麼關係呢? Helen像做錯事一樣壓低著聲音看著我說, 我把狗主人也一起領回家了.....

澳洲的街友們

Helen說..

已經有幾年了, 我每天上班經過皇后街時都會停下來和他倆打招呼, 原本他(R先生)從來不理我, 後來他感覺出我的善意, 慢慢的會和我聊上幾句, 之後我經常從家裡準備些食物接繼他, 數週前R說市政府要強制將狗送往動物收容所. 我為了救這條狗, 好人就做到底順便把他也帶回家了. 

我早就知道Helen是個古怪的人, 但是沒想到她是這麼的大膽, 此時此刻我的好奇心已壓過了最初她給我帶來的震驚.

 

上個月因為在市區的醫院動手術, 和好友GG往來皇后街附近好幾次, 每當街友們伸出手跟她討錢時, G一定會掏出錢包拿出五塊十塊的施捨給他們, 當時就想過我一個人獨佔三間臥室, 若是能收容一個街友, 能讓他痛痛快快的洗個熱水澡..... 但是我能持續多久, 當一天好人對他們有幫助嗎.

把上個月心裏一閃而過的念頭告訴她後, 我說我誰都不敢講只敢偷偷摸摸的想, 而妳卻馬上行動, 我是真心的佩服妳的勇氣.

 

Helen在我追問下說 R先生是紐西蘭人, 曾經獨自在紐西蘭的森林裏度過六年的時光, 他在我家這片兩英畝大的樹林裏可以過得很快活.  位於院子中央的儲物間有水有電, 約定好不許進到我的屋內, 衣服我可以幫他洗, 也已經為他租好了活動式的廁所和浴室, 若要出去走走也交代好了如何搭乘公車, 不用擔心我,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我想問廁所和浴室一共花了她多少錢, 但是看她在興頭上 我還是打消了念頭, 我知道這倆玩意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 多數用在工地或是臨時的遊樂場所上.

森林都住過六年了, 兩英畝的地上有條小溪和幾個池塘, R自己在靠溪邊的樹叢裡拉個野屎不就完事了嗎.

很快的 週末又到了, Helen說我已經替你烤了個起司蛋糕,明天來我家喝酒, 我說這是安排我跟R見面嗎? H說R已經走了, 昨天趁我不在時留下了一封信, 電話也不接人就這樣的消失了, 我去市區街上找當然也找不到他.

週日我的車一開進院子, 就看到她那兩個花錢租來的塑膠大玩具還是鮮紅色的, 我像孩子一樣衝過去打開廁所門進去先坐坐.

為了學會我的蔥油餅和卷大蔥沾甜麵醬的荷葉餅, 她的廚房今天破例的全部讓出來交給我,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因為酒喝多了油瓶讓我給打翻了兩次.

 

我們用R先生留下來的新鍋烙餅, 他肯定是個從來不做飯的人, 因為鍋子中間突起餅很難烙.

R留下來的信很短, 隨便的寫在筆記本上, 筆記本中夾了幾張素描, 都是這些天來他在院子裏的寫生, 信中我只記得一句 "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遇過一個像妳這樣好心腸的人了...." 

Helen拿出手機 我終於看到了R, 他身形高大膚色深光頭, 最讓我留意到的是他的一雙深藍色的眼珠, 看的出是憤怒和不安.

H一直擔心狗, 我說每個人有選擇他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力, 你我誰也不能改變他的選擇, 感覺上妳對他越好, 給他帶來的壓力就越大, 也許他需要的是自由吧.

往後的許多天市區勒戒中心精神科的護士試著連絡Helen, 因為R先生當初留下了狗的去處和領養人的電話給市政府管理街頭流浪動物的單位, R先生失聯後他們也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這才知道他有服用藥物的習慣, 推測這也可能是他離開的主要原因吧.

 

澳洲政府有專門的服務單位SHS(Specialist Homelessness Services) 對居住條件上有困難的人提供各種的協助, 這個單位對協助對象每年都有很詳細的報告, 全國去年有二十九萬人申請服務, 澳洲目前約有十二萬人算是無家可歸等級, 分等級住在社會單位提供的臨時房舍或是暫時分租借住等等... 像R先生這樣的準街友約有八千二百人, 主要散佈在雪梨, 墨爾本,布里斯本和伯斯四大城市中.

成為街友的主要原因是經濟問題和家暴, 男性街友佔58%, 三成的街友精神上有問題, 用藥物(毒品)的街友約佔百分之十.

我們的失業救濟金每月大約是一千二百元, 確實數目我還真不知道, 若是入住政府和民間提供的單人房(Boarding House)空間狹小髒亂不說, 每月扣除房租後手上的錢連吃飯都有問題, 這是許多人選擇睡在街頭的原因.

 

多數的街友們從不伸手乞討, 身旁放張紙版, 每天安安靜靜的躺在原處, 少數的假街友專門喜歡站在紅綠燈旁公車站牌下, 低聲下氣的問您身上有零錢嗎?

我的身上只要有零錢幾乎是來者不拒, 有一次甚至拿張五元紙鈔出來對著身材壯碩的年輕街友說, 我只能給你三塊把你手上的兩塊錢找給我.... 現在人身上放現金的越來越少, 街友的日子想必是越來越堅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 心情隨筆
上一則: 馬克白
下一則: 畫展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
2021/11/29 09:26

只能這樣說:感受很多。

有點難過。

因為一場病或是意外而失去了收入

因家暴而離開家庭

老年人無力負擔租金

都有可能成為街友

得趁還有能力時 預先準備做最壞的打算

當然街友不見得是最糟糕的

老人院護理之家比街友更慘

JJW2021/11/29 12:3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