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謎樣般的詞人--馮延巳(部份書面內容)
2007/09/05 13:35
瀏覽1,825
迴響2
推薦1
引用0

謎樣般的詞人--馮延巳

 

壹、前言

 

  在眾多詞人中,我們選中了五代南唐的「馮延巳」。為何我們會獨鍾於此詞人?其實「馮延巳」在老師所開出的名單中,應是知名度最低,也是我們最不熟悉、最不認識的一位詞人。但他竟能在幾十位詞人中脫穎而出,與蘇軾、李清照、歐陽修......等等耳熟能詳的大文豪家並列,可見他應也不是泛泛之輩,於是引起我們這組同學的研究興趣,準備好好的花時間與他相處,並且多加親近認識他。

 

貳、生平

 

  馮延巳,一名延嗣,字正中(903~960),五代南唐廣陵(今江蘇揚州)人。關於他的名字「延巳」,歷來有「己」、「已」、「巳」三種不同版本說法。而根據詞學家 夏承燾 先生的說法,其正名應為「延巳」的理由有二:因為中國人命名有取諧音的習慣,馮氏一名延嗣,「嗣」與「巳」同音,故應為「延巳」,其為一; 夏承燾 先生又引焦竑【筆乘】論「釋氏六時」說:「可中時,巳也。正中時,午也。」根據中國古代計時的方法,子時是代表晚上11:00到凌晨01:00,丑時是凌晨01:0003:00,以此類推,巳時是早上09:0011:00,午時是中午11:00到下午01:00。也就是說,巳時之後,就是午時了;而馮氏字「正中」,巳時延伸下來,不就是午時(正中)了嗎?此即其二。 

 

馮父原是吳國軍中的小校,南唐建立後升任歙州(今安徽歙縣)鹽鐵院判官,人緣極好,在邊將作亂時,放火燒營,火將要燒到他的房子時,參加叛亂的士卒竟放下兵器來救火。馮延巳小時候很機智,也有膽量,他跟隨父親在歙(ㄕㄜˋ)州,當時刺史骨言得了重病,外面的人不知道他生死如何,因而謠言四起,年僅十四歲的馮延巳奉父親之命一個人去了骨言的屋內,將骨言的命令傳給外面的將士,立刻穩定了人心。

  馮延巳以文雅著稱,他多才多藝,尤其擅長填詞。李昪(ㄅㄧㄢˋ)很欣賞他的才華,封為秘書郎,讓他陪伴太子李璟。喜歡詞的李璟也對他很器重。

有了君主的寵信,馮延巳在政治上很跋扈,為擴大自己的權勢,他和大臣宋齊丘等人拉幫結派,排斥異己,在太子府上凡是地位高過他的,必然想方設法地除掉。

  馮延巳依仗自己的才學 和 君主的寵信,肆意欺辱朝臣,大臣孫晟常受他的氣。有一次,馮延巳又挑釁地對孫晟說:「君憑什麼才能弄到現在這個官的?」孫晟實在無法忍受了,便憤然向他開了一炮:「小人我只不過是山東的一個書生,論執筆用詞,不及君十分之一,論詼諧和飲酒,不及君的百分之一,論諂媚陰險與狡詐,哪一項 都不及 君。君常鄙視我,這我明白。但是皇上讓君輔佐太子,是讓你用道義來影響他,使之受益,所以君不要誤了國家大事,小人我擔任現職,不知道憑什麼得來的,但君所能勝任的,恐怕足以敗壞國家了。」

  一席話說得馮延巳慚愧不已,張張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李璟對馮延巳的橫行跋扈也很厭惡,但又喜歡他的詞,捨不得罷他的官。李璟的詞流傳下來的只有四首,有一首較有代表性,即《攤破浣溪沙》:「菡萏香消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細雨夢迴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多少淚珠無限恨,倚闌干。」李璟曾經拿馮延巳的詞句開玩笑說:「你寫『吹皺一池春水』,那水吹皺了干卿底事?」馮延巳有點討好地說:「臣的詞句不如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陛下的這句詞高妙至極了!」

  李璟相當器重馮延巳,讓他擔任了諫議大夫和翰林學士,後來又升任戶部侍郎,中書侍郎。但馮延巳權力慾極強,從不知滿足,而且和他的同父異母弟馮延魯以及大臣魏岑、陳覺、查文徽一起把持朝政。這個幫派讓大臣們很反感,於是大家叫他們『五鬼』。

  馮延巳後來當上了宰相,這使許多大臣不服,李璟為安定眾臣的情緒,便將馮延巳貶到外地。但馮延巳一走,李璟又覺得少了些什麼,因為沒有人和他填詞唱和了,其他大臣的文才比不上馮延巳。在其他『五鬼』的活動下,李璟不久又將馮延巳召了回來,官復原職。

  這下馮延巳又猖狂起來,他覺得李璟離不開他,也找不到他違法之事,朝廷大事沒有他更不行。於是他對李璟大言不慚地說,憑他個人的才略治國安邦綽綽有餘,陛下就不用事事過問了,要不他這個宰相也就沒用了。李璟聽了也就放任他獨攬大權去了,遇事聽聽匯報也就算了。

  馮延巳還狡詐地將李璟和他的父親李昪做了比較,吹捧李璟,嘲笑李昪沒有什麼遠略:「之前爭戰時,我們只損失了幾千士卒,先皇便吃不下飯,這種老農的做法怎麼能成就天下大事呢!現在陛下有幾萬軍隊在外作戰,照樣宴樂擊球,這才是真正的英雄之主!」話傳到了李璟的耳朵裡,李璟就對馮延巳更加放任,自己也玩得更歡了。但形勢卻越來越危急了。

  南唐平定湖南之後,朗州節度使劉言叛亂,氣焰囂張,李璟覺得用兵很難,便對馮延巳和孫晟說:「湖南一戰,我們出兵也是不得已而行之。現在如果允許劉言統領當地政務,以和睦百姓,我們也能休養他地之民,這樣就國泰民安了。」孫晟就要奉命執行了,馮延巳卻極力反對,說這樣會損害南唐的國威,也讓將士們不滿。於是繼續用兵平叛,但軍費無法滿足,馮延巳又不願調撥國庫,就在長沙一帶重徵兵賦,結果大失民心,使劉言趁機奪取了長沙,將楚國故地全部佔領。

  南方的楚國守不住,得而復失,面對北方的後周馮延巳更是束手無策,眼看著大片的國土被後週一點點佔去。最後江北之地全部失去。

  雖然馮延巳的詞填得好,但政治生涯卻因為國土大丟而結束了,被罷去宰相職位,保留太子少傅的榮譽職銜,一年後病死,終年五十八歲。

 

結語

 

關於馮延巳,不知道該怎樣形容他。作為一個五代詞人而言,他並不像溫庭筠那樣受到眾多詞評家的重視,也不如李後主那樣受到廣大讀者的愛戴,其著作與生平所留下來的事蹟也不多。曾經我們花了一天的時間跑遍嘉義的書局,仍是找不到他的《陽春集》。貴為宰相的他,其生平資料所能找到的卻是那麼的有限。然而每每讀到晏殊、歐陽修、李清照的詞,每個詞評家卻都說彷彿依稀見著了馮延巳的影子,由此得知馮延巳詞作上擁有一定的成就與突破,大到足以影響到後來宋代的幾位大詞人,我想,這一點在中國的詞史發展史上一定別具意義才對。

 

只是在對於我們在收集其生平資料而言,我們這組組員一致認為,馮延巳他真的是個謎樣般的詞人啊!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