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東紀行
2019/05/29 12:34
瀏覽301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2018年5月偕妻台東行,有一個巧妙的機遇。

我岳父曾在1960年代奉派在台東地院擔任院長之職,妻因此在台東度過了兩年半的的少女歲月,就讀台東女中初中部。她說她每天放學後,便與朋友騎著車到海邊玩耍,直至天黑才回到父親的官邸。這是她一生中無憂無慮,極為歡樂的時光。

住進在森林公園旁邊的原住民文化會館之後,妻便拉著我急急沿中山路走到舊火車站—現台東轉運站。只見她以此為參考基點,憑著記憶,迅速拐向左邊,然後穿過鐵花路,進入一條巷子,眼前便出現一排整齊的房舍。她站住了,說道:「就是這裡!」她指著第一棟高牆環繞、葉藤蔓生、渺無人跡的園邸。語氣相當肯定,然而遍尋不見父親手植的芒果樹,並沒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對街是一間名為「碼頭」的卡拉OK,我們跟老闆娘攀談。老闆娘確認了這排房子是官舍,但並不熟悉久遠年代的歷史,只知道隔壁那棟是副縣長官邸。

當晚回到會館,我在臉書上發了一則短文,並附上幾張相片:

『偕妻台東行。這是我第一次來台東,妻則小時候曾隨父親任上,在此住過兩年,就讀台東女中。今日重回,殷勤尋覓舊處,依稀在此,竟然園宇如故,只是「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

沒想到立刻接到摯友唐君來訊,說其弟是現任地院院長,與我岳父是前後任,正可相敘。

第二天,妻和我便在地院拜訪了唐院長。院長司機森先生已在地院服務了二十幾年,雖然不及見到我岳父,卻可確認妻所指認的園邸正是以前的院長官邸,目前似無人居。

唐院長寬大的辦公室不是從前岳父的辦公室,但室內有一木雕,係多才多藝的森先生就院前一株被尼伯特颱風吹倒的龍柏雕刻而成。岳父平生喜歡植樹,院前龍柏正是岳父當年手植。

辦公室壁上的條幅是唐院長大女兒手書「滕王閣序」,書法功力非凡,令人欽羨。

遙想當年,岳父在此時,妻正青春年少,如終軍之未冠,朝朝園邸奼紫嫣紅,暮暮海濱良辰美景。今日雖覓得舊蹤,然而吟詠「滕王閣序」四韻,能不有滄桑之慨?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文學創作
上一則: 同性戀詩人陳維崧
下一則: 南京,南京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