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隨風逐流的奇異旅程之監獄風雲---第十一、十二集!!(全56集完)
2015/08/12 02:11
瀏覽359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2014年8月18號,星期一


台灣大使館的林秘書及曾秘書有來監獄探望我,
一見到我就問我一切都好嗎? 可否有被欺負?
說完,告訴我中國大陸的中華會館有律師願意幫我打官司,
只要我向國家認罪,並保證絕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法官願意念在初犯而不讓我繼續坐牢,
至於罰金是多少? 那等法院判決下來之後再說吧。


我反問著林秘書說: 啥? 我認罪? 我沒錯的事情為什麼要認罪?!
林秘書說,只有這樣妳才可以先暫時獲得自由,
之後官司再慢慢打,在看國家要罰多少罰金,
重點是妳的良民證也不會留下汙點,妳還是個乾乾淨淨的好良民。
不然只要官司一天沒解決,你就得繼續關在這裡面,
至於官司要打多長時間? 沒人敢說得出來,難道........
李小姐妳真的打算在監獄裡待著?


我回說,你們不是應該找我先生嗎?而且我聽說我先生有找律師了,
怎麼現在還多了中華會館的顧問律師出來呢?
林秘書說:可能許先生氣過頭了,好像沒太能夠理解我們所解釋的,
不然妳打電話回去找妳先生,與他溝通商量一下吧。


馬上撥打了電話回家問先生, 先生說林秘書確實有找過他了,
但先生拒絕了林秘書的提議,因為他不認同認罪的建議。
中華會館的顧問律師並不是自己親自上門,而是請大使館的來說明,
先生覺得沒有被尊重且也沒有誠意而拒絕。
(中華會館是老廣的會館, 台灣政府每年要給大陸一些經費,
用來支持他們的活動,而每次活動受邀的有95%全是老廣,
每次進去活動中心只能聽到比菜市場還要吵的廣東話)


才剛踏進牢房的廚房正想坐下來,
安娜二話不說就馬上拖著我說,我們快到管理室吧,
管理室的小姐得知了安娜的來意,
興高采烈地指著門口前方那一小堆的五穀米說,
妳們全拿去吧!不然我正在頭痛還得要塞給誰呢。


原來是庫存很久的五穀米(亂七八糟的豆類都有),
從管理處的小姐口中得知,有些包裝非常乾淨的已經被拿光了,
剩下沒被拿走的都是拉鍊袋髒太髒太舊,有些還有破洞,
而這些五穀米是由美國某個教會送進來的。
看著髒兮兮的拉鍊袋,我只覺得送來的人也太過分了,
五穀米放了太久也就算了還舊殘缺不堪,當女子監獄是乞丐嗎?


硬塞的下場是,沒人知道怎麼煮而且也沒想嘗試煮來吃。
我教她們挑好洗淨之後泡一陣子在煮成粥,
告訴她們雖然送來的五穀米太陳舊,但營養價值還是很高的,
有豐富的蛋白質跟維生素,很適合食物不足的監獄。
當大家嚐到我把看不起眼的五穀米煮成好吃的粥之後,
大家開始爭搶著要五穀米了,還有人懊惱為何當初沒去拿五穀米。


大家越來越佩服我的神技了, 在她們眼中我像是個魔法師一樣,
任何食物到了我手中都能變出各種美味可口的料理,
其實,我也拿她們當小白鼠呢!在這之前我自己也沒看過也沒吃過好嘛,
至於營養價值是我胡亂瞎掰罷了。
天知道混著細碎的素肉、小扁豆、鷹嘴豆還有黃豆跟小米是啥東西?!
只不過將就著吃,不然監獄的食物根本就不足。





//////////////////////////------------------我是分隔線////////////////////


2014年8月19號,星期二

昨天不是探監的日子,但各國大使館及律師則不在此限。
在得知先生拒絕大使館與中華會館的好意,
而我先生說他聘請的律師還看不到我的案件紀錄,
因為法院借給律師調閱要隔兩三天後才會歸檔,
而大使館、中華會館及其他也想接的律師們不斷輪流借閱,
我先生的律師根本無法調到案件細細審看。


想到我還得繼續關在監獄,我的心情還是很鬱卒,
終於忍到晚上,隨便吃幾口飯等著燒水洗澡後,
我假裝自己很累了趴在床上,其實是獨自默默地掉眼淚,
我不敢哭泣也不敢說,但是我好害怕阿,
一盞老舊日光燈,沒有安全感的牢房,沒有自由的生活,
我再如何強顏歡笑還是敵不過內心的難受與孤獨。



今天終於要安裝門了,可是怎麼好像安裝錯地方呢?
鐵門進來是走廊,穿越廚房兩個正對面的門就是房間了,
也就是說從鐵門到房間的三個門是 ∟型。
門應該是做在房門口吧? 不然廚房的大窗沒有窗簾沒有窗可關,
冷颼颼的風不斷地不停地穿越整間牢房中。


看著負責維修女子監獄的幾個工匠拿著鐵鎚敲著水泥門框,
要把小門框變成大門框,說是為了以後方便搬東西進出。
我好奇問著為何只有廚房的門,那房間的門呢?
薄薄的木門只有門而無把手又要怎麼關啊?


工匠說,上頭只交代做一個木門是為了怕有人半夜想不開跑去廁所自殺阿,
晚上晚點名之後女警會從外面掛上鎖頭,如廁得向牢頭的套房借用了。


我心裡想著如果真要自殺這還不簡單嗎?
牢房裡面有小剪刀,有大鋼釘,各種西藥,化妝鏡,繩子等物,
有的是偷渡進來的,有的是離開的囚犯轉贈的,
有的是因為行為良好另有批准請家屬攜帶進來的。

那樣不能成為自殺的工具呢? 是想或不想這個問題吧?
已故作家三毛都能在醫院用一條絲襪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更何況牢房裡還有這麼多可以自殺的武器?
看著那薄到不行的三合板木門,我真的不知道這個門的意義在哪。


八月是夏末了,而監獄冷到連當地人晚上還有人戴著頭套睡覺,
我真的無法想像,冬天又會將是怎麼樣的情景? 我向來超怕冬天的。


晚上吃飯時間時聽安娜說,女子監獄準備試開一些課堂,看大家的學習意願如何。
問了安娜有那些課程? 聽完之後馬上問安娜我是否也能報名參加?
每天除了很認真按日寫完每一天的日記,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雖然女子監獄有圖書館,可是看顧圖書館的女孩子真是令人憎惡,
因為她特別喜歡向新人嘞所東西,借本書看還要別人請東請西的。


看顧圖書館的女孩叫蒂芬妮, 本來請吃東西也不算是什麼,
可是我最討厭有人要我拿著上天的名義發誓。
我家是無神論者,可我真的相信有鬼神的存在,
但是我更相信只要做人心存善念就不用怕鬼敲門。


後來我也不想理這麼多, 拿了書就跑看完了就還回去,
我的認知是,圖書室是大家共有的,是我們心靈或學習的依靠,
不應該被人剝奪或被利用,使大家對圖書館進而遠之,
後來有其他牢友知道後想當我的靠山,但我不喜歡濫用朋友的義氣。


雖然我不擅與人打交道,平常我也不太敢跟不熟的人開口說話,
但為了適應監獄的生存我假裝我個很愛聊天串門子的人,
誰靠近走過來跟我聊天問我事情我全一一詳細答覆,
慢慢著,我知道的監獄內幕也越來越多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Reed
2015/08/14 01:19

當事人聘請的律師看不到案件紀錄,

而大使館、中華會館及其他也想接案的律師們不斷輪流借閱,

法院借給律師調閱,要隔兩三天後才會歸檔,

當事人先生與律師根本無法調到案件細細審看。

有沒有搞錯?大使館服務僑民,應該站在當事人這方才對。

如此本末倒置,人權何在?妳受苦了!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