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蘇貞昌複製三倍劵經驗,想想摘瘤爺爺故事
2021/08/09 19:22
瀏覽1,715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蔡政府只想複製成功模式  不再創新順應民意了嗎?

從工業社會進化到資訊化社會,今天的答案,不見得是明天的答案。想複製一個成功經驗,找到永遠成功方程式,面對常變的情境,已經不大可能。

摘瘤爺爺是日本的童話故事,農曆七月鬼月開始了,來聽聽妖怪故事是怎麼寫的。

從前有個老爺爺,臉上長一個大瘤。有一天老爺爺到山上工作,突然下起大雨,他找到一個樹洞躲藏,沒多久就睡著了。

當老爺爺醒來時,天已經黑了,不遠處傳來歡樂的歌唱聲,原來是妖怪在開著宴會。

天性樂觀個性開朗的老爺爺,不覺得恐懼,隨著音樂也跟著跳起舞來,妖怪群見到老爺爺加入,也覺得非常有趣,繼續妖怪們的歌舞昇平。

天逐漸亮了,還聽到了雞鳴,妖怪們趕緊收拾準備回家。

一位妖怪領導大聲對老爺爺說:『今晚你再來跳舞吧!你的東西先留在這裡,晚上再回來拿。』

妖怪其實把老爺爺臉上的一顆瘤魔法般地留了下來,老爺爺沒有疼痛,沒有感覺。

在老爺爺同村的另一個老爺爺聽到了這個故事,也想把自己臉上一顆瘤消失,就在三更半夜走進森林,等待妖怪出現。

果然,看見一群妖怪在開宴會,即使點害怕,但跟進的老爺爺還是走進妖怪群中,假裝開心地跳舞者。

『昨天的老爺爺來了....』

這群妖怪一開始歡迎,後來發現這位不會跳舞的長瘤爺爺,一點都不有趣,還破壞了宴會的氣氛,於是,就說:

『你以後別再來了,這顆瘤還給你。』

複製跟進想要把自己的瘤消失的老爺爺,最後臉上出現兩個瘤,懊惱的離開森林中。

以上就是日本摘瘤爺爺的童話故事,去年三倍券與今年即將施行的五倍券振興方案,與摘瘤爺爺故事,有什麼省思與啟示呢?

首先,我們要先確認去年三倍劵是成功經驗,還是誇大了效果?

根據媒體報導,行政院長蘇貞昌在8月7號出席一場開工祈福儀式受訪時表示,去年的三倍券創造新台幣1千多億元的經濟效益,百貨、零售業銷售也創下佳績,政府希望再造三倍券的成功例子,精進、加碼推出五倍券。

根據審計部109年總決算報告指出,經濟部僅以數位三倍券每人平均消費5800元,就推估三倍券創造1352億元消費效益,該效益評估欠缺嚴謹,且缺乏消費端調查資料。

都是官方首長與單位的解讀,是否要有一致性?才能讓人民信任,政府一體的概念,恐不能這麼羅生門。

若真實效應不到千億,也還有幾百億的振興效果,人民若不計較,接下來,我們再看看摘瘤爺爺跟五倍券的相關省思。

回到工業社會與資訊化社會的改變,過去工業社會掌握結果控制變數的方法,已經無法適用。

換句話說,要達到百億的振興,計算每一個人可以產生多少發券消費效益,推估最後的振興效果,這個預期統計數據,已經非現代社會經濟成長的計算方法,發現金人民只會存起來的消費預測,也欠缺實證,資訊化社會,今天的方法與預測,明天可能都不會成功,隨著整個環境變數的改變,誰都無法找出真正的成功方程式,更何況用複製三倍券的振興成效,要說服民眾五倍券一定能產生千億以上的振興力?

所以,關鍵可能不只是三倍劵的千億振興數據,是不是政府誇大與大內宣的問題?恐怕最大的不信任感,來自於資訊化社會變數無法掌握產生的集體共識?

如果所有變數都可以掌握,台灣今年的疫苗之亂與缺,不會在五月大爆發。

蘇貞昌是不是摘瘤爺爺?在於他能不能有資訊化社會無法預測未來的感性能力?這是面對變動的社會與世界,基本的應對態度,社會治理不是科學,連科學都無法掌握所有變數,用複製模式要讓人民認同,五倍卷一定是最優的振興方案,不符現代人的集體民意與風險思維。

紓困未成  馬上振興  不如用重建思維

從疫情重創政府應對來看,有關紓困部分,其實並未完成,馬上就進入了振興方案,美國至今有三波現金紓困,這三輪「大撒幣」,國會先後通過2.2兆美元、9000億美元和1.9兆美元紓困案,共5兆美元,有人比喻,這比打一場世界大戰還多。

台灣的紓困仍未到位,振興方案一定要發券才能振興也引發爭議,其實,筆者認為重建這個詞,是比較貼近國難救助,疫情的規模與重創,用重建比較能撫慰人心。

既然是重建,就有很多面向與深度可以政策進行,也可以不用複製去年的振興模式,不落入現金或發券的選擇。

蘇貞昌是不是現代化的政府首長,從疫苗準備到紓困及振興方案,人民都在檢視,亂局才能檢視著首長的危機處理能力。

蘇貞昌的政策思維若是舊官僚的思考邏輯,甚至是執政黨意識偏執的結果,透過同一種強化文宣模式,形塑舊有成功模式,創造民調上的翻轉,而不考量各種情境變數,那就是政治上的一種賭注。

今年的疫情與去年不同,今年的紓困不滿與去年也不一樣,人民的不安更甚於去年,經濟的重創也超越去年的此刻,當三倍劵變成五倍劵,當紓困採去年模式,當口罩國家隊成功投射在疫苗國家隊時,當政府試圖用複製思維時,其實,已經主調上失去應變說服力,應變環境是一種政治上的能力,亂局中仍用官僚的經驗來面對變化的民意,這還是工業社會的框架,不是資訊化社會的態度。

蘇貞昌的振興主視覺用五倍劵,不僅有三倍劵的複製影子,還有工業社會治理框架結果論的悖時感,不過,支持者網路社群應該還是會裏應外合,過去三倍券的梗圖迷因,都可能會似曾相識的陸續出現。

『不爽換,不要換!』

『振興券不是紓困金』

『身體不聽使喚,還是去換了』

『關於弱勢政府有撥1000元讓他們去換喔!』

『駡的人就別去領,一邊駡一邊領,唉!』

蘇爺爺,您是後面那個摘瘤蘇爺爺,還是創新蘇爺爺,都在一念之間,想想這個童話故事,想想資訊化社會過程論的無常,若民間、黨團、在野黨都不認為五倍券是恰當政策,若您堅持複製三倍券振興方案,有可能您過去認為成功的三倍劵,都可能因好騎者墮,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當然,支持者一定相挺,蘇爺爺不可能是一個人武功。

我沒反對任何方案,我的重建方案也是一種新思維,但言微也無法改變政府政策,摘瘤爺爺故事,只是要提醒蘇爺爺,當您不用馬英九時代振興方案可能被解讀具有創新意義,但沿用複製自己的振興方案,那個掌握時機不斷創新的主視覺若不見了,連國慶日視覺都想不斷創新的蔡政府,一定會非常不甘心。

重建這個詞,不只經濟面向,還有人心的撫慰的感性符號,蘇爺爺,想想吧!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