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獨鍾莫德納,真是被懲罰了嗎?
2021/07/28 10:50
瀏覽1,386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莫德納的悲哀  到底懲罰誰? 


每一個老百姓,在疫情下都是惶恐的,此時談公平都會變成不公平,疫苗施打政策請前後一致,讓人民感受資源缺乏時一致的倫理與指引,這是一種公衛教育,達到群體共善的目標。

政府提供疫苗的戰略錯誤,疫苗意願登記出現莫德納空白選項,疫苗施打對象也像是社會叢林法則,類別排序長幼有序是假象嗎?還是真以此為貴,疫苗施打若真顧及公平性,就請一開始把前提及遊戲規則說清楚,不要朝令夕改。

7/27日疫苗意願登記再度開放了,但顯然這次修正了倫理與指引。

我本身選莫德納,我的年紀近六十歲,我有慢性病長期服藥,列第九類。

我的太太跟著我選,她小我四歲,長期偏頭痛,她是第十類,她工作忙,她曾說我選什麼她就選什麼?

一開始開放疫苗意願登記時,我代她都勾選AZ與莫德納,數小時後,我改變了,我害怕AZ副作用,也想多一點保護力,單選了莫德納,當然,她跟著我,一起變成莫的追隨者。

莫的忠誠追隨者,原來人數不少

按照媒體7/28日報導,我國採購505萬劑莫德納疫苗,加上第四季簽約100萬劑,以及美國捐贈的250萬劑,共855萬劑。陳時中表示,若以「一人打兩劑」分配,約427.5萬人可接種莫德納疫苗。目前已有282萬2899人打了第一劑莫德納,需再打第二劑,其餘疫苗只夠讓145萬人接種。

截至7/27日傍晚五點,累計763萬5082人完成意願登記,其中以複選AZ和莫德納者人數最多,占4成76(364萬690人);其次為單選莫德納疫苗者占4成47(341萬8435)。

從數據上來看,莫德納選的人多,但該疫苗量是嚴重不足。

沒有莫德納,卻仍有這麼多人選,政府第四季只簽約100萬劑,其他的都是明後年才來,這個需求量怎麼訂的,令人不解。

1922疫苗預約登記平台上,曾經數度開放讓民眾加退選,也就是重新登記疫苗選項,許多人看了電視說首劑AZ第二劑可混打的多重選擇與神奇效應,而前四輪預約登記都以AZ為主,單選莫德納的人,開始動搖,於是,紛紛多勾選了AZ,看起來比較有風險概念。

加選了AZ,而前兩輪的開放重登記,多選AZ的果然都收到通知,尤其年長者,有疫苗注射上的倫理安排,都優先施打了。

我的朋友及同學和臉友們,紛紛在臉書裡貼了打疫苗的文,疫苗文像是上戰場一般,每個人都戰戰兢兢。

我有點動心了,我也想要一張安心船票。(如後臉書貼文)

疫苗施打像某種目的專案  指引與倫理讓人無所適從

加選了AZ就可以早打,變成選莫的人心理的一種制約,終於等到7/27日再度開放意願登記,我也再度到了意願登記的網路平台上,準備跟著最適方向走,但結果.....

媒體報導,『即使換選AZ疫苗,短期內還是打不到疫苗。指揮官陳時中表示,昨天上線登記及更改疫苗選項者,必須等到七月十九日所有結單者均處理完後,才會接著接種疫苗。』

媒體更報導一個關鍵逆轉,『外界質疑,不符「依長幼有序開放預約、無關登記順序」原則,又像是懲罰獨鍾莫德納者?陳時中解釋,長幼有序是依之前的名單排序,先消化完再處理新更改的登記者,「我認為比較公平」。』

原來,前幾輪要吸引人選擇打AZ時,提出的長幼有序的排序,還特別說明登記前後沒有關聯,現在又出現不一樣的指引,難道是因為許多長者都因長幼有序而加選AZ,也真的打到疫苗,但排擠了相對較年輕者施打的排序嗎?

這是一個很轉彎的指引,是一個動態改變的倫理,像是一個疫苗專案,而接下來,前四輪施打AZ疫苗後,第五輪施打的疫苗,會是莫德納?還是高端?

若跳過莫德納,由高端預約接棒,這就真像專案了,每一次的專案,都有專案目的,莫德納專案顯然已經胎死腹中。

300多萬人單選莫德納,卻苦等不到莫德納,政府的意願登記與疫苗施打是矛盾的,與其看到這種矛盾現象,乾脆施打疫苗由政府全部排定,這才是『輪到你,就去打』的指引,否則『我選的,打不到』,這算是選擇嗎?

當莫德納有許多地方縣市未打的七萬劑將過期新聞出現時,對意願登記選擇默德納的人而言,這個剝奪感又出現了,選莫的悲哀,又油然而生。

最後一輪的登記優先非長幼排序,媒體報導,『台大兒童醫院院長黃立民說,不了解政府為何要改來改去,確實讓人無所適從,希望民間採購一千五百萬劑BNT疫苗能夠盡快到貨,讓單選莫德納者多一個選擇。』

如果選擇莫德納也是一種政治的話,我到底是選邊了嗎?我就只是一個老百姓,我沒有選邊,我就只是想求個安心。

老婆這星期四7/29日要打AZ了,我在7/19日臉書發了一篇貼文。

『剛剛請老婆轉達給三位成年小孩,請務必做疫苗意願登記,我和老婆也會開始全勾選所有疫苗,理由只有一個,我個人體認這是掙一張生存船票,不是疫苗選擇。

選擇不應是這樣,有得選才是意願選擇,沒得選或是不知選擇結果及施打日期,並非我們想像的意願選擇,我後悔日前的修改登記,我還幫老婆做了一樣的決定,這次是我的失誤。

當第二類爭議的施打者都開始打第二劑,我全家五口人連第一劑都沒施打,我這個當家的,很自責。

沒有船票,無法躲疫難,我的深刻體會。

朋友同學都打了,我落單的滋味不好過,我還是第九類。

盼家人的船票早點來,一起渡江,一起安心!』

老婆上一輪偷偷破了我的文,她接受我的建議自己更改登記,多加了AZ,我發文時不知她改,他本來想讓我驚喜,我們家已有人要打疫苗了。

而我呢?經歷了這個意願登記的選莫悲哀後,指揮中心專案式的指引與倫理,我已不再關注。

大學校園九月中旬要開學了,老師與學生若都沒打,這個疫苗叢林社會,總在事件之後才省思,希望大學校園平安,群體共善早日達成。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