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蔡政府的道歉模式與語言
2021/07/21 09:24
瀏覽2,783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道歉不能只是危機處理的套路語言

道歉這件事,第一時間最重要,道歉效應有時可以挽救責任歸屬,總統院長都道歉了,這是一種民意求情方式,繼續維繫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情感聯繫,但蔡政府的道歉語言是要被探討與檢視的。

到底是表達遺憾?還是承擔責任?是真心悔改?還是要改變自己?請求原諒呢?(五種道歉語言意涵不同)

查普曼博士提到的五種道歉語言,很適用在愛情關係上,在台灣政府治理上,我們也要看看政府道歉語言背後的意涵是什麼?

如果是第一種模式對不起(I am Sorry),透過對不起,想化干戈為玉帛,讓政治風暴就此停歇,以最近的奧運選手坐經濟艙事件來看,顯然,即使所有重要官員都說了對不起,民意風暴並沒有因此變成微風,風吹後效應顯然繼續擴大,只說對不起,即使要咎責,要等奧運賽事結束後才處理,此種模式已經被習慣了,對不起的道歉,變成一種危機處理的態度,可以適用各種不同緊急情境。

這種對不起模式,蔡政府過去常用,還記得前段時間停電事件嗎?最後的處分結果,民眾能滿意嗎?整個電力資源的系統問題,真的可以透過一句話,就能讓民眾心安嗎?

政府道歉的說法,若停留在危機處理的套路話語,並不代表政府承認錯誤,就像情人吵架只說對不起,風波過後仍故態復萌,下次再說對不起,女友可能就不信了。

因此,承認錯誤承擔責任,是第二種的道歉模式。

以防疫事件3+11的政治責任來看,顯然沒有任何官員因承擔而下台,3+11是否是重大破口的爭議,其實,都還是羅生門,沒有人承擔責任,沒有會議紀錄,阿中部長說他負起全部責任,但何時才可以調查清楚。

搶先與搶功,要在科學與人性前提下

就像現在高端EUA一樣,沒有公開直播,沒有透明資訊,就讓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繼續社會撕裂下去,這不是一個政府願意承擔責任的態度。

疫苗國家隊是口罩國家隊的延續,但顯然這次的國家隊並沒有讓民眾產生多數信任,沒有經由三期期中報告而直接採取免疫橋接的方式給予EUA,衛福部食藥署長吳秀梅說,台灣應是全球採用「免疫橋接」方式評估疫苗療效的國家中,最早通過緊急使用授權(EUA),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這是科學上重要里程碑?還是台灣自以為是的搶先里程碑。

台灣的企圖心必須在科學之下,政府的角色要在人民之下,政府的功能不是槍先,更不是搶功,行政院羅秉成發言人在民間疫苗的購買上,最後階段展現了官民合作的氛圍,卻忘記感謝民間才是政府愛民最關鍵的語言,連基於人性油然而生的感謝語言,政府都說得如此生疏與政治,情意上都要透過卡通的想像才能明瞭,遑論道歉語言的層次。

要讓人民因恐慌疫苗不夠而施打第二選項疫苗,為搶一張生存船票而不計較疫苗廠牌,這不是民主國家可以多元選擇的思維與認知,歸因就是因為疫苗不夠,但誰真正面對這個責任政治承擔,等待船過水無痕嗎?人民打在身上的疫苗並不是初始想打的,最後,人民會用選票進行無言抗議,這是疫苗打在身上反撲而非感謝的力量。

第三種道歉語言,就是彌補賠償,政府的紓困就是這種意涵。

彌補賠償的前提應該是道歉也說了,承擔責任也做了,最後讓我用實質彌補的方式,請求人民體諒與原諒。

台灣目前的疫情紓困並不是這樣,台灣的紓困並沒有以上兩種前提,紓困之亂造成更多人民的剝奪感,你有我沒有,你多我少,用愛情比喻,紓困就是政府的玫瑰花,金額不是重點,情意價值才是關鍵,理應讓每個人都收到,擁有滿滿的喜悅與幸福感。

最後的道歉語言就是徹底悔改後改變自己,並且請求原諒。

政府治國的意識形態有改變嗎?政治小圈圈自己人的文化有可能翻轉嗎?側翼與社群的議題帶風向還要持續嗎?讓政治不凌駕專業,可能嗎?改變官大文化,讓奧運選手不再委屈,OK嗎?用人唯才取代政治酬庸,做得到嗎?

最後,請求人民原諒,從真心說對不起開始,承擔起應有的責任,彌補人民與社會的損失,不只是經濟重建,還包括對政府的信賴感等等,疫後,改變政府給人民的刻板印象,藍綠都該在這次疫情事件裡得到教訓,中間選民開始起義,道歉已經無用。

疫情紓緩後,蘇內閣八月後就應該總辭,這是一次鞠躬道歉承擔責任人民原諒的機會,晚了,還在等待政治上最佳時機,道歉就失去意義。

蔡政府在許多議題上道歉懂得第一時間進行,但疫情死亡破百人時刻,並不見第一時間道歉的態度,這也證明了有些道歉挽回不了人心,但帳還是被人民記了下來,人民第一時間沒有原諒,道歉已經失去效用。

愛是永遠不用說抱歉的(Love means never having to say you’re sorry)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