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萊豬進口民意難堵 蘇內閣下台政治引流
2021/01/03 10:05
瀏覽8,491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民意不能依法辦理 堵不了還會溢出來


依法辦理萊豬進口  民意對決蔡政府謙卑之策

台灣2020年除了疫情大作戰外,還有萊豬的朝野攻防,去年疫情全台灣打了一場勝戰,但萊豬呢?誰贏了?是執政黨政府開放萊豬程序法律都齊備了,贏了這場豬局,還是根本沒贏?政治上的輸局還沒計算呢?

政治的輸局,常透過選舉定勝敗,明年底縣市長選舉才舉行,反應在選舉,時間太長,新的事件會產生更多變數,因此,國民黨推了一個萊豬公投,用公投來展現民意,推翻萊豬進口政策。

萊豬公投已經如火如荼進行連署的行動,對於蔡政府而言,早點設定政治停損點,公投未形成氣勢前,蘇下台二階的策略,才是政治引流的作法。

蘇內閣下台,就是一個政治責任的展現,若根據蔡總統在元旦談話所言,歷任總統解決不了,這是再三斟酌下的決定,蔡英文從強勢宣布萊豬進口到元旦後的謙卑面對民意,不能只是兩面手法,只是說說罷了,必須付出必要的代價,政治不是全拿,政治是有捨有得,蘇內閣下台,才應該是面對民意反彈,再三斟酌下最佳的策略。

蘇內閣下台吵了很久,現在萊豬進口元旦施行,但進口程序上恐需等待數月後,台灣才會有第一批的萊豬進來,地方政府不會善罷甘休,法律面憲法爭議行政院已經把態度說得很明確,地方的自治法規不管過去或現在剛修訂的,都不能抵觸中央的規定,羅秉成政務委員依法辦理說,地方一旦真的執行查緝、處罰,是要送懲戒、有法律責任的,雖然行政院秘書長李孟諺第二天改口說,行政院不會主動懲戒那些被地方首長要求執法公務員,也不會為難公務員,但查緝事實發生時,真不會被動的依法辦理嗎?公務員沒事,縣市首長不會有事嗎?

2020年萊豬議題中央與地方的法規與稽查方式,若按照羅秉成政委所言,是一種各自為政的亂局,食安標準必須統一法令才行,用法律解釋萊豬爭議,用法律來說服人民食安疑慮,只是法律與憲法上的攻防,部分縣市已經提出釋憲,靜待最後的釋憲結果,但政治上呢?難道已經解除了人民的疑慮嗎?統一法令讓進口廠商或萊豬銷售不會被地方政府找麻煩,但一般民眾害怕的事,並沒有給予更多的保障。

 

政治不能以法律來終決  蘇內閣下台是危機處理

政治如果可以用法律來解決,那就太容易做好政治的管理,民意是需要紓壓的,蔡英文蘇貞昌羅秉成,都是法律人出身,蔡總統元旦談話,有人說具總統高度,這才是政治人應該扮演的角色,依法辦理,從來不是政治危機處理模式,過去如此,現在也適用。

蘇內閣若下台,對於蔡英文政府而言,可以扭轉外界酷吏依法辦理的印象,2020年強勢的蘇貞昌,護衛台灣疫情立下汗馬功勞,萊豬備詢上強勢好辯反質詢的印象,已經逐漸失分,蘇貞昌下台最佳的時間,就是此刻,蘇貞昌請辭院長不是首次,他應該心知肚明,請辭是政治動作,並不是最終評價,是讓民意對政府施政印象上的更新,2020年末的那次萊豬記者會,某種程度更加深了民眾對政府官員施政上的剛性印象。

疫情與食安是兩個議題,人民需要政府強勢把關疫情,萊豬議題政府強勢要經貿出路,地方強勢把關食安竟然有錯,地方法令亂不代表價值錯,這個天秤兩端碰撞的結果,不是立院席次多寡或法律面能解決,政治上必須有一個出口,有捨有得,蔡政府已得萊豬,捨卻未見讓步。

國際經貿之路非常荊棘,進口萊豬後若國內無痕過渡,未來針對進口量等等的施壓,保證不會發生嗎?

蘇內閣下台,也具有特別的國際政治意義,為了經貿出路,我們國內政局已付出代價,可以告訴萊豬進口的美國,台灣有個民意萊劑最大容許量,多的我們民意很難接受。

蘇內閣下台,對國內民意的洩壓更有幫助,如果未來台美FTA或BTA等達成進一步的經貿進展,對蘇貞昌而言,也算是遲來的正義,如果未來經貿上賠了夫人還折兵,歷史功過上,綠營政治上也付出了代價。

而這個經貿進展,按照過去談判經驗,時程上蘇內閣應該也等不到,與其政治情勢充滿變數,依法辦理的施政氛圍已形成,不如歸去來兮,回到自己主觀政治承擔的態度,蘇揆也留下自己漂亮轉身的風範。

對新內閣而言,柔性內閣是一步棋,萊豬議題不會停歇,台美未來持續經貿進展下,萊豬進口有機會被諒解,蔡總統未來的新內閣,應該重視政黨間的良性溝通,民意不能依法辦理,若仍採防堵策略,民意氾濫後會大量溢出,政治上若仍剛性對決,民意的紓解,將難上加難。

=======================

萊豬之歌:你說的,我想的,為何不一樣?

你說的是經貿議題,我想的是食安價值

你說的是法令誰比較大,我想的是民意誰重要

你說的是地方法令很亂,我想的是價值到底有沒有錯

你說信功支持,我想信功應該沒支持萊豬

你説要扶持國內豬產業出口,我想的是2300萬人民入口的事

你説政府有百億基金豬預算,我想我交的稅用在人身上

你説萊豬利大於弊幾年後就知,我想幾年後若弊大於利,誰還能負責

你說多一種選擇,我想少一點風險

你說要相信政府萊豬決策,我想我更相信已逝俠醫林杰樑的話

你說進口萊豬是政府中央決策,我想的是世界科學家的共識,兩票之差,無法説服人

你說萊劑殘餘容許量0.01 ppm , 我想背後貓膩是國際CODEX標準為何是10ppb,你的跟國際為何不一樣

你說疫情你專業全聽你的,我想豬事食安風險自己會顧好

你說國際經貿要靠進口萊豬拼搏,我想國產豬消費市場恐面臨衝擊

你說學生國軍自己沒有選擇權吃不到萊豬,我想說我們可不可以都不要萊豬這個選擇  

你說進口萊豬不能標示,我想拒絕萊豬無法分辨

你說的是再三斟酌後的決定  我想的是深思熟慮才不同意

你說很多國家進口萊豬,我想說有更多國家禁止萊豬

你說會用最謙卑心情請國人體諒,我想用最嚴肅的態度請總統感受

你說的,我想的,為何不一樣?

你吃的,我吃的,選擇不同嗎?

陳念初/2021.1.3 

================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