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天撤照?根本不是媒體議題
2020/10/17 12:02
瀏覽2,886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撤不撤照?媒體人怎麼看?

一個電視台,要不要撤照? 如果只從媒體角度思考,就太單純了,台灣歷經了多少報社相繼消失,那段媒體消失的高峰期,紙本不見了,但幾年後還是陸續留下網路數位版,繼續延續這個媒體符號,留下的,碩果僅存的,今天誰還記得他們。

如果純就媒體組織而言,媒體的消失,社會有遺憾,但並沒有太多的強烈關注。

媒體面臨商業與政治上的資源競奪,根本不是媒體人能夠左右,也非媒體人的堅持,就可以改變命運。

中天的問題,是違規太多?還是政治傾向?許多人見證了台灣媒體生態消長的歷程,媒體的屬性產生質變與移轉,它已經不是媒體議題,如果真的被撤照,並非全屬新聞自由的範疇,背後複雜的頻道經營手法與媒體政治與媒體市場化的共生操盤,恐怕才是角力的關鍵。

這個執照重不重要?當然重要,沒有執照,就失去了一個傳播發聲的途徑,而且還是大眾媒體。

在眾聲喧嘩的新舊媒體時代裡,大眾媒體已經失去完全主流地位,但仍有族群習慣偏好的大眾媒體,它在政治、社會、文化意義裡,仍是不可或缺的。

純就媒體角色上思考,有族群就有分眾,仍可以繼續發聲,沒有執照無法成為大眾媒體,繼續用數位模式堅持分眾媒體,中天集團做得到嗎?

台灣執政黨是民進黨,偏綠色彩的電視台或媒體,並沒有面臨如此難堪的困境,所以,中天若真要被撤照?政治聯想與政治操作,開始瀰漫在台灣的上空。

當年黨政軍退出三台運動的媒體上位說,現在看來異常諷刺,台灣的媒體與政治及商業,根本扯不清,沒有政黨願意暗地放棄友軍媒體,也從未在人們認知裡被切割,電視台要被關台,要放大成媒體言論自由的保衛戰,如果最後結果是留校察看,難道就是維護台灣新聞言論自由的具體展現嗎?

媒體是一把尺,風骨是它的核心,自律是職業規範,即使執照最後過關,社會也不會相信,台灣媒體言論自由又往上推升,高喊言論自由,卻不去面對媒體第四權價值論,媒體若只是工具意義,而非社會文化主流意識,媒體的公信力不足,記者的職業地位只會不斷下降,這是一個警訊,比媒體誰要關門更重要。

媒體是共生關係,中天事件,媒體人怎麼看?

媒體間常廝殺,媒體間會一起聲援嗎?如果有很多媒體或媒體人站出來聲援中天,這是媒體產業類別的集體共識,我那相信,這次事件後,台灣媒體的自律與言論自由的保衛,往上加分了,我們會期許媒體的明天會更好。

中天執照議題,要反思的其實是媒體角色的公眾責任,媒體有了特許執照,在公眾面前展現分眾媒體的模樣,有無執照有什麼差別?同樣的,偏綠的媒體一樣要被監督,這把尺與媒體自律,是媒體心裡的執照,能否過關?不能心存僥倖。

每年有這麼多學傳播與新聞的大學生從校園畢業,媒體傳播法則應該有一致性,社會要給正向典範,媒體人才會拾回生存空間與職業尊嚴。

影視文本裡常被標籤的文化流氓稱號,早已經不是記者或媒體人的真實角色,這才是真正要關切的媒體議題。

媒體言論自由,在某些時空下是一種社會前進的力量,在台灣自由民主的現況裡,媒體識讀已經在進行中,但媒體之間集體共識,不讓媒體只共生在政治與商業之間,恐怕是另一個新的課題。

不過,共生在政治與商業間的媒體人太多了,看似媒體議題,實為商業議題,背後更是政治議題,又是一個無解的答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四五六
上一則: 新聞自由時機點與作用力
下一則: 原鄉的情感與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