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香甜卻也苦澀的高麗菜
2016/01/07 16:46
瀏覽1,533
迴響0
推薦33
引用0

最近高麗菜價賤,友人約我一起到新竹縣五峰山上,了解高麗菜農情況,也希望透過採購高麗菜,交給新竹家扶的孩子義賣籌募教育基金,這麼有意義的活動,儘管昨天新竹下起傾盆大雨,我們還是風雨無阻的出發上山了。

 

我和苗栗東北扶輪社長吳天華、創會長邱坤方約早上8點半從新竹市區出發,因為天雨路滑加上山區視線不佳,我們大概將近10點才開抵新竹縣五峰清泉部落,和28歲的泰雅族菜農第二代何杰、新竹家扶中心督導吳俐娟會合,本以為高麗菜園就在附近,何杰搖搖頭直著前方「還要開一小時,才會到菜園喔!」

 

我們邊開在顛簸的山間小路,邊閃躲因雨滑下的落石,好幾次還差點開入山谷,我問何杰「你每天都要花一小時,然後回來再一小時,去、種、菜?」

 

 

他聳聳肩說「沒辦法啊,祖先的地就在哪裡啊。」說自己原本在外地工作,這幾個月因爸爸身體不好,決定返鄉幫忙務農,但過完年後就要再「出去」工作了。原因?他若有所思的說「還是要出去,比較好吧。」

 

好不容易,我們終於平安抵達山上的菜園了。何杰的父親、56歲的菜農何英俊和妻子穿著雨鞋、帶著毛帽,在雨中熱情迎客,也帶著我們到菜園去了解高麗菜種植情況,視如寶貝的介紹各種高麗菜品種。

 

吳俐娟突然開口問何英俊「請問你認識何念祖嗎?念祖是我之前在五峰照顧的家扶孩子,因為五峰姓何的原住民很少,你們也許認識….」何英俊點點頭「當然,他是我姪兒啊!」

 

原來,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10多年前,當時才3 歲的念祖因為父親早逝、母親改嫁,他由伯父何英俊照顧長大,對無父也無母的念祖來說,伯父就是「父親」。

 

吳俐娟告訴我,小念祖總是不斷說「阿伯真的對我很好。」過去家扶會安排孩子到外地參訪,被問到「念祖長大後要不要出來外面工作?」個頭嬌小的他總是毫不遲疑地說「不要,我要住在山裡面,不然阿伯老了以後誰來照顧他?」

 

,養兒育女從不是件容易的事。除了小念祖外,何英俊自己也有三個孩子要養,加上妻子一家六口只靠高麗菜園生活,颱風來了菜價高但能賣得也少、天氣好菜漂亮卻又滯銷每每到了開學前,何家夫婦就得到處借錢籌措孩子教育費用,等菜賣出去了再來還錢;還好,家扶中心伸援,幫助小念祖的求學路不孤單

 

悠悠十多年過去如今,小念祖已經23 歲了,他守著當初的諾言,雖然在外地工作,但每天晚上一定回到五峰部落,「因為有伯父的地方才是家。」這次,何家種的高麗菜,將提供家扶的弱勢孩子們義賣,作為暑假單車環島教育基金,「希望買菜的人,吃在口中的是感恩和回饋的甜。」

 

灰濛濛的陰雨天,我踩在菜園泥濘地,穿著雨鞋和何伯母聊天,詢問「到底現在高麗菜價有多慘?」她無奈說:「過去1斤賣25元,現在13元,中盤商來買4個才100元,還有人賣6100已經三四個月都賠錢生活靠天吃飯。」

 

我不捨地問她「生活怎麼辦呢?」她滿是歲月痕跡的臉笑開了,看似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要認命」。簡單三個字,卻重重打在我心上。

 

 

我想扭轉這樣的無奈氣氛,試圖稱讚「何杰很乖耶,回來幫爸爸種菜」何伯母嘆了氣,說兒子不捨父母辛勞,返鄉幫忙種菜,但被她罵:「別回來,靠天吃飯太累了!」我突然懂了,剛剛何杰一開始告訴我的「還是要出去工作,比較好吧。」背後有多少說不出口的無奈。

 

雨水滴滴答答的打在傘上,面對偏鄉菜農的心酸、弱勢孩童的無奈,我的感受越來越沉重。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