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媽媽是許純美-孤女小雲的故事
2006/06/26 22:40
瀏覽157,507
迴響42
推薦96
引用0

我不喜歡許純美。一直以來,我總覺得她是個被媒體捧紅的低級趣味人物。我不解,用八卦誹聞和上億身價推積出來的名女人形象,究竟對社會有什麼幫助?頂多提供了社會大眾在煩人的政治醜聞、搞軌案外,可以茶餘飯後輕鬆談論的可笑題材。

然而,不喜歡許純美,更深層的原因,在於我一直記得,她會竄紅,全是因為三年前,她的女兒小雲因流落大賣場一個月被警方發現,揭露出她有個富媽媽的身世。

許純美在上鏡頭辯解外,開始光鮮亮麗的出現在媒體前,展示華服珠寶,假裝不經意透露有眾多男明星在追求她,餵養渴求新新聞素材的媒體。突然間,這個會配合鏡頭哭笑、秀自己的許純美爆紅,開始有經紀公司將她簽為旗下藝人,甚至安排她上主播台,代言商品。「小雲最後怎麼了?」再也無人聞問。

前年開始,報社就接到線索,得知小雲經由法院轉介,到新竹一所國中就讀。當時,我還負責跑新竹市的文教路線,經查小雲不在我轄區內就讀,但其他同事就傷腦筋了,要想辦法找出小雲到底念那所學校?由於查證過程很繁鎖,加上社輔機構守口如瓶,「尋找小雲的任務」最後不了了之。

說真的,小雲不在我轄區,我有點慶幸。其實,我並不願意接下這樣的任務,我認為,小雲已受了那麼大的傷害,媒體的再次曝光,只會讓她的新人生受挫,對人性的信任面臨崩解。

我知道,我的想法「很不記者」,可是我以同理心設想:如果我是小雲,我多麼希望,不會再有人知道我是許純美的女兒?我只想安安靜靜的,換個環境重新開始。我總覺得,去破壞小雲剛沉靜下來的心靈,是會下地獄的。

沒想到,兩年後,尋找小雲的任務最後還是落到我頭上來。五月,特派告訴我「念茲,我們找到小雲了!不過,大家一致認為,要接近小女生,取得她的信賴,還是派你去比較好!」啥米!當下,我直覺得晴天霹靂,我已經開始在想像,下十八層地獄的樣子。不過,看到特派對我百般信任的模樣,我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下這個任務。

嗚!要接近這個被列為保護個案的小雲,我要怎麼辦才好?我開始想像,可以學電影「逃學威龍」假扮國中女生,潛進校園臥底,當小雲同學。不過,看看自己的金髮,和因為笑太多冒出來的魚尾紋,嗯,我頂多看起來像18歲的高三美少女(哇哈!其實這是本篇文章的重點句),當國中生,果然還是太勉強。於是打消這個念頭。

最後,我還是硬著頭皮,到小雲就讀的學校去拜訪,向這個我從來沒寫過它新聞,沒接觸過的學校請求協助。這種感覺,比一個你從沒見過的陌生人到你家去跟你借廁所,上完廁所還不沖水還來得尷尬。

還好,因為跑這條路線的同事與校方相處不錯,所以校方對我的到訪表現得還算客氣。我先是言不及意的跟校方打關係,詢問升學表現、優秀的學生事蹟,最後才切入「我要找小雲」的正題。

校方因與社輔機構間有協定,不能暴露小雲的身分和提供資料,我於是每天到校拜訪,並再三保證,漸漸與對方取得信任關係,小雲事件的關鍵人X先生,才願意提供小雲的畢業照給我。

但,這並不夠,我還是沒辦法接近小雲。由於全校僅有不到5名老師知道小雲的身分,校方很謹慎,希望我別讓小雲知道我的記者身分,也別直接問他許純美的事,我掙扎了很久,想了數個辦法,希望能在最安全的方式下,問到她對母親的看法;我想了數十種版本,想接近小雲,最後還是決定,在畢業典禮那天最自然。

小雲畢業當天,我起了個大早,背著相機,從小雲的教室一路拍到大禮堂,為了不要引起她的注意,我還假裝拍拍其他同學,拍校長講話,讓她以為我只是個單純的畢業生觀禮家屬。於是,我順利拍報了她落淚、捧花、拭淚、與同學告別的照片,還透過管道拿到了她寫給被老師的感恩信。

在驪歌響起時,小雲哭個不停,我邊努力拍照,邊偷偷抹淚。看著這個備受滄桑的小女孩,終於可以迎向新人生,我好感動;看到她結交了這麼多的好朋友,可以愉快的笑,我很為她的成長感到開心。

畢業典禮結束後,我混在一群家長和親屬中,想辦法接近小雲,問她「同學的媽媽都有來,你媽媽怎麼沒來?」「有沒人說你長的很像一個話題人物?」藉此慢慢的接近問題核心,問到我想問的問題;我也將照片給X先生看,經過他們的認可,並協議會在制服上做處理,以免傷害到她。

在處理這則新聞時,我傷了很多腦筋,最後,我決定採「被棄富家女從幽谷走出,迎向陽光」的基調。我希望,不要讓讀者認為我們在揭瘡疤,在傷害這個小女生,也希望小雲在看到報紙後,能夠微微一笑。

當天,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我所拍的小雲照片,在要輸入電腦時突然電腦當機,照片全都不見了。我的天阿!我懊惱的好想死,哭喪著臉,想著一個多月來的心血都沒了,不知道怎麼跟長官交待。我緊急Call友人Lucky前來幫我,還好,相機之神Lucky幫我想辦法,救回了部分的照片,小雲的新聞才不致於開天窗,嗚,Lucky,我真是太愛你了!


新聞見報後,我接到了很多媒體詢問的電話,要追查小雲的後續新聞,我沒把握:這些媒體,是否也能跟我一樣盡到保護小雲的新聞責任?所以,我並未提供消息。我不願為了把新聞做大,而讓其他有機會粗暴的傷害小雲,或許這樣會喪失把新聞做大的機會,但對我來說「小雲能否別受二次傷害」的人性考量,遠比新聞的合縱連橫來得重要,或許這樣很龜毛,但這卻是我身為一個新聞記者所應有的堅持。

很開心的是,小雲的新聞見報後,反應皆很正面,讓我很欣慰,「我終於不用害怕下地獄了」也感謝蕭主任、劉副座、黃組長、林特派等人,願意支持我所選擇的新聞表現方式。謝謝你們的支持,讓小雲的新聞能有最完善的結果,以純淨光明的方式呈現。

--------

賣場富家女》許純美之女 高職新鮮人

記者張念慈、余學俊/新竹縣報導】

三年前被母親許純美視為亡靈轉世,以賣場為家的「小雲」,牽引出她被棄養現實;事後,許純美遊走綜藝節目繼續製造話題;得不到關愛的「小雲」,日前自新竹縣某國中畢業,她上台領獎時說「要靠雙手開創自己的人生。」

「不管未來有多遙遠,成長的路上有你、有我…我們是永遠的朋友」。驪歌輕唱,在新竹縣一所國中裡,長相清秀、胸前別著「畢業生」紅胸的「小雲」正悄悄拭淚。

沒有人知道,這個看來跟一般女孩沒兩樣的女孩,就是穿金戴銀、日前才宣布訂婚喜訊的許純美女兒「小雲」。

畢業典禮這一天,很多學生都有父母親陪伴,大家搶著送花給寶貝兒女,或與子女合影留念,對照這樣的幸福場景,在場邊幫老師捧著鮮花的「小雲」,神色有些孤單落寞。

「小雲」是在國一上學期,被法院轉介到新竹縣念書,剛開始同學覺得這個轉學生很不喜歡講話,也沒有什麼笑容,加上校內模擬考成績不佳,同學以為她是有學習障礙,才轉來此地就讀。

「小雲」的課業表現低落,直到二年級結束前,校方認為她或許不適合念升學班,安排她改念技藝班,目標是進入高職後就業。沒想到,「小雲」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轉變。

進入技藝班的「小雲」,被推選為班上的副衛生組長;由於同儕程度接近,她開始不再覺得自己比別人「差」,努力打拚課業,每次段考幾乎保持在班上前三名,還被選為班上的「小導師」,指導部分同學念書。

為了朝自己的高職理想前進,「小雲」參加高中技藝教育學程預習,先上廣告設計課,接著學習資訊處理,每一回表現都很傑出,師長同學們交相稱讚。白天在校上課,下課後就返回指定收容的社輔機構,在校內絕口不提家世。

一位與她交往不錯的同學說,「小雲」最常掛在嘴上的是「凡事要靠自己的雙手打拚」。畢業紀念冊上,「小雲」舉著兩根手指頭,用V字代表一切。

今年國中學力基本測驗中,「小雲」拿下一百卅分,可進入新竹地區國立高職就讀。得知可以繼續留在新竹念書,她表現得很雀躍,邁出校門時,對同學們露出燦爛一笑,溫煦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新人生就此展開。

【2006/06/25 聯合報】

賣場富家女》當年自卑女 現在常大笑


記者張念慈/新竹縣報導

被母親許純美視為不祥亡靈轉世的「小雲」,三年前遭棄養,讓她對自己評價低落、自卑且怯生;如今,面對人群仍有畏縮看人的心虛,所幸一分屬於純真少女的開朗笑容,已重回她的臉上。

「小雲」過世的父親,曾在台北市經營珠寶公司及銀樓,是台北市大稻埕布莊富商家庭,後來娶了許純美,順利產下「小雲」。只是她被許純美認為,是丈夫前妻的亡靈投胎轉世,讓「小雲」得不到母愛。

五歲那年,「小雲」由許純美在彰化的表妹收養,然而養父母家境並不如意,養父因案入獄,養母背負重債,為了分攤家計,「小雲」常常在晚間四出打工,白天上課自然沒有精神,作業遲交或者沒有寫,課業一落千丈。

國小畢業後,「小雲」隨著養父母遷回台北,但她受不了家裡的環境,逃家在「大葉高島屋」流浪一個月,住在樓梯間,三餐以乞食或撿百貨公司美食街剩下的飯菜解決,被警方尋獲送回。

「小雲」還是再度逃家,「住進」內湖一家大賣場,直到一個月後,警衛發現她睡在賣場床上,報警移送士林法院,由法院裁定收容一年。

如今,「小雲」仍由社輔機構照顧中,離開了大台北的是非地,在新竹縣知道她過去的人,不超過五人,「小雲」在這裡以新身分重新過活。

兩年多來,與她相處的師長和同學都說「小雲的表現變得好多!」剛來的時候,她總低著頭不愛與人講話,警戒心很重;現在在班上她活躍又有自信,不時露牙大笑,在滿滿的關愛中成長,重拾一個青春少女該有的爛漫陽光。

【2006/06/25 聯合報】

賣場富家女》清秀小雲 學會愛自己

記者張念慈/新竹縣報導

「小雲」的生母許純美日前梅開四度,和相差廿五歲的邱品叡訂婚,對此「小雲」不願表示意見;絕口不提「母親」和「許純美」。看得出來,母親在她心中,仍是無法痊癒的創傷。

「小雲」長相秀氣,單眼皮、細長的眼睛,眉眼和許純美極為相似,但沒有許純美著名的台灣國語;「小雲」穿著打扮和一般年輕人無異,與出手闊綽、全身名牌的許純美差很多。「小雲」剪著現在流行的齊眉劉海,講起話來很淘氣,對人溫文有禮貌,是個相當惹人疼愛的孩子。

由於社輔機構刻意保護的關係,「小雲」所就讀的學校,僅有校長、教導主任和註冊組長三人知道她的身分,包括與她關係最親密的班導師都無從得知這位學生的背景。校內同學更無人知道,「小雲」就是許純美的女兒。

在校,「小雲」對身世背景保密到家,每當被問到家庭,她就轉移話題,外人無從得知她的想法。

缺乏母愛的「小雲」,總愛倚著班導師撒嬌。畢業典禮這天,她寫卡片給老師「我超感激所有教我的老師,你們的大恩大德,我永遠不會忘記。如果再投胎,下輩子一定還要當你們的學生!」卡片上還畫滿愛心。

因為感情豐富,「小雲」對於被生母拋棄的痛也就傷得更深。生母許純美日前再度訂婚,送了男方五百萬元的勞力士鑽表,凸顯她自稱的數億身價。對此,「小雲」不願表示看法。

雖然絕口不提母親的事,但「小雲」的班導師在畢業典禮那天勉勵她「明天會比今天更好,過去發生的尷尬難過的事,如今都能坦然面對,最重要的是,要愛自己!」「小雲」似懂非懂的聽著,承諾老師一定會勇敢面對未來。

【2006/06/25 聯合報】

賣場富家女》女兒畢業 許:沒人告訴「偶」


記者錢震宇/台北報導

女兒「小雲」國中畢業考上國立高職,生母許純美完全「狀況外」,還問記者「什麼時候畢業典禮」,甚至怪記者「不早通知她」害她錯過。當許得知「小雲」學測分數直說「啊!怎麼這麼低」,這樣怎麼上得了大學念研究所,「喔!怎麼那麼差啦」。

「小雲」日前參加學校畢業典禮時,因為沒有家人前來祝福,顯得孤單落寞。對此,許純美說她對「小雲」的狀況完全不了解,因為法官「怕偶要告他」,所以都封鎖消息,不讓她知道。她說,法官代表國家,國家要養「小雲」,她也無可奈何。

對「小雲」考上高職,希望將來可以自己創業,許純美反應激動,直說「確定了嗎?」「上高職啊!就無法念大學跟研究所,這樣不行吶,人家『小雲』爸爸鄭奇松都念到法律系博士,『小雲』姊姊台大畢業,今年也申請到哈佛念書。」她堅持「小雲一定要念高中啦!」

許純美表示自己是高職畢業,都覺得「粉自卑」,但那時是因為家裡窮,沒辦法供她念書,但現在「小雲不是。她說,「偶先生鄭奇松是這麼優秀的人,他的小孩也應該跟他一樣,都要念到研究所,讀到博士,才是對的」。

問到許純美是否有意將「小雲」接回,她回答「要考慮」。她說「偶很怕她回來又要殺她哥哥」,她動不動就把她哥哥推下樓梯,害她哥哥腦震盪,「偶很頭痛」。許純美形容之前的小雲是「噩夢一場」,因為她哥哥是「偶的心肝寶貝」,不能受到傷害。

許純美建議「小雲」去學佛,讓她不敢再做壞事。她表示,如果「小雲」要念高職,她只有一句話「學佛向善」。對「小雲」的將來,她只說「小雲」未來會怎樣「偶也不知道」。

【2006/06/25 聯合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工作職場
迴響(42) :
32樓. CHsu
2008/11/24 04:04
談妳所該不喜歡的人
妳的文章或有一番獨特的見解,或有一種和時下某種「唯恐天下不亂」的風氣相呼應。不好意思,原諒我這麼說。

看得出妳嘗試跳脫記者這項職業的框架來談論有關台灣社會現象下的許純美、小雲和民眾這三層關係的事件。事實上,我想說的是,很不幸地,我只能說妳不喜歡的人應該是媒體(不論是影視娛樂、新聞或平面雜誌)而非許純美。當然非反其然地得說妳要喜歡許純美或認同她的所作所為或為她的行為找藉口。然而,隱藏在她背後並造成她心理重創的原因才是我們都看不見的主因。我想我不必在此贅述。所謂的許純美和小雲兩著間的單純社會事件不論在國內外都存在著。然而,這樣的事件該是由我們「操心」嗎?好像不盡然。那麼說得明確些,該是由媒體「操心」嗎?那就要看是從哪個角度了。

媒體記者們,哪個不是擁有正常思考邏輯模式的頭腦?或許我不該怪罪給媒體記者,應該是業界經營者,因為是他們施加的壓力吧?說是台灣民眾愛看?我想倒不盡然。

為甚麼造就今天家喻戶曉的許純美?影視新聞媒體工作者是應該捫心自問。
31樓. 堂本木.橘稻
2008/09/15 00:09
看不下去...

從小過著無父.母不愛

可以說的上是三分之二的孤兒了...

雖然俗語說: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可是小雲的母親他唸的是什麼經?

這麼容易聽信讒言...

個人覺得最惡毒的因該是那個"算命師"

說別人是惡靈轉世,我看"他"只能看到小雲的以前看不到小雲的未來"

未來是要靠雙手建築於夢想和理想上

所以"小雲"加油!家人愛妳,社會上愛妳關心妳的人還多的是!

-->我想許X美(阿美姐)的一件香奈兒...或許<因該>超過>>>一班大學生

四年的學費吧?

這麼有錢如此對待自己小孩...

我看她才是惡靈轉世。

30樓. ㄚ妹
2008/05/09 21:46
小雲真可憐
一個仗著前夫遺產在作威作福的女人,自己親生女都不顧,還管人家考不考高中,真是的~~~
29樓. J教授
2007/06/04 12:21
我的想法

我也認為嗜血的媒體怎麼都不報導阿美狠心棄子的那一段,

反而一直報導有錢、養小狼狗、上電視節目亂講話的那些內容,

她的小孩因為阿美的迷信,淪落到賣場睡覺,現在還有臉說要讓她唸大學、研究所,

真是不齒這樣子的行為。

雖然我也不贊成報導小雲,但是藉此再次地讓世人看到那隻阿美的真面目,

也算是功德無量了!

28樓.
2006/07/25 04:50
不要再去打擾小雲

不要再去打擾小雲

Better not disturb her again.

27樓. 維他命熙
2006/07/14 10:23
念茲做的好啊!

念茲做的好啊!

超討厭許純美的,也不懂台灣媒體怎麼會淪落到需要這種噁心的丑角來搶收視率。

原本看到這標題很掙扎要不要點進來看,因為超不想看到任何有關許純美的新聞或畫面。

不過因為看了之前念茲的文字,心想,還是看看妳有什麼不同的觀點。

看了之後忍不住要為妳拍拍手。

真的很棒了。

希望其它記者也這樣,不要再去打擾小雲,把她跟噁心的許純美扯上關係了。


傻瓜熙,一手寫文,一手種菜.歡迎光臨〔傻瓜菜園〕
26樓. 連小混你給我面壁立正站好, 別去惹熊貓
2006/07/08 10:15
新聞麼報?! 亂報就是了咩 ... 係m係啊!!

報老闆作為資本主義世界下的一分子, 想待在金字塔頂端繼續享受牠所謂第四權的權力跟影響力, 不搞些腥羶沒營養的黑心新聞, 怎麼活啊 !!

在要錢與要臉之間, 報社高層會怎麼選擇?! 不是粉清楚了嗎!!

25樓. Lu
2006/07/07 17:42
6/29閨女生日哦,來,補一個祝福

祝妳早日遇到Mr. right。

那天看到報導就覺得是妳寫的,仔細一看果然不錯,我想很多人都關心小雲現在怎麼樣了,知道她過得還好,都鬆一口氣,也會祝福她,希望她身心健康。 


24樓.
2006/06/30 12:13
生日快樂

雖然說...生日對我門男人來說沒差......對女女人來說是另一種...走入另一種不能抹滅的現實

還是要對念慈小姐說

1

23樓. WevesofDanube
2006/06/30 02:42
Why are you so proud of it!!

I am so sorry that you have to do this report due to your jot duty; I feel so angry too because this young lady was hurt again by your story. Her horrible experience was recalled by everyone (not only herself) again. The wrose is even her photo was displayed on the newspaper, though you guys did some modification on the photo. Don't you like to get rid of any nightmare you have ever had?

Do you really think her schoolmates, the faculty could not tell who this girl is?!  Her face has been exposed,  people know her last name which should be same as her father; and you even tell readers that she looks like her mom......

God ble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