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記者的眼淚
2006/01/24 03:02
瀏覽10,466
迴響35
推薦61
引用0

在媒體爆炸的時代裡,為了搶新聞,於是,常見媒體拿著攝影機或相
機猛拍受難者家屬,或是每逢災難必問的「你現在心情怎樣?」閱讀
或收看媒體的人,總覺得記者沒人性沒血沒肉,或是在看完報導後大
罵「哼!你們記者,就是要把人逼死才甘願!」

以前,當我還是個大眾傳播系學生的時候,我也有同樣的感覺。我告
訴自己,千萬不要在人家家裡死人了,還拼命問「你現在感覺怎樣?
」也曾自許為高知識分子,在平面媒體和傳學鬥電子報上,發表了幾
篇媒體評論。直到,我進媒體業,成為一名也要受別人檢視的記者。

工作兩年半的時間裡,我從第一次看到大學生跳樓的驚懼不已,到現
在到火災燒死一家人現場時的面不改色,我不得不承認,我的心態與
以往大不相同。對於過去所批評的那些冷血的記者,也多了一分憐憫
與同情。因為,我也是其中一名。

記者也是人,同樣是人生父母養的,會哭會笑會難過。去年年底,竹
東地區凌晨五時發生大火,一家七口有五人喪生火窟,第一時間趕到
現場的我,並沒有去打擾家人,但因職責所在,我仍在警方問筆錄時
站在旁邊跟著抄,當警方問不清楚時,才偶爾插個話問問題。

當火災鑑識小組來到火災現場,電視台也跟著到來火場,倖存的國二
小男生被電視嚇傻了,匆忙的往前走,於是我聽到有記者大喊「你現
在心情怎樣?」我沒來得及回過頭,去看是那家電視台,因為,此時
的我,也正拿著照相機拍攝小男孩呆若目雞的表情。

很殘忍嗎?對!可是,當時的我被圍繞在十多家媒體的攝影機、麥克
風和照相機裡,我無法不舉起相機拍照。否則,我無法告訴我的長官
「我有到現場」。當「你現在心情怎樣?」的問題被拋出時,雖然大
家都認為這是笨問題,可是現場10個記者裡,有11個記者,都希望小
男孩哭到暈倒,或是回答哭喊著「我不相信他們死了!」因為,這樣
畫面才好看,才容易上版面或是整點新聞頭條。

為什麼會這樣?記者其實很可悲,我們空有滿腔的理想抱負,但是遇
到了「新聞賣不賣座」的價值判斷時,理想馬上就會被犧牲。如果今
天我沒在小男孩落淚瞬間拍照,或是我沒問他生前與兩個被燒死的弟
弟相處的點滴,然後很驕傲的跟長官說「因為我要遵守新聞倫理」你
認為,你還能在聯合報blog上看到我嗎?

很多時候,遇到這樣的狀況,我都很難過。我們也有家人,也有朋友
,誰都不願意遇到這樣的場面。可是今天別的媒體拍到了問到了,我
卻沒有,我就漏新聞,必須被檢討。輕則寫報告,重則被懲處記過甚
至有人會因此被開除。為了五斗米,我們只好折腰,去服膺商業新聞
判斷,讓長官比報時,可以很驕傲說「本報問到其他報沒有的!」

比電子媒體幸運的是,在平面媒體工作的我,下筆時可以經過較長時
間的沉澱,同樣一句「你現在心情怎樣?」我習慣花多一點時間,陪
家屬慢慢聊,用迂迴傷害最小的方式,帶出答案。我可以在他回答前
,拍拍他的肩膀餵他喝口水,或是在他哭泣時遞衛生紙,讓對方心情
被打擾的程度減低,感受到外界的些許溫暖。

新聞價值如此,市場競爭如此,大家在電視上報紙上所看到的記者名
字,其實都只是媒體環結的最底層。我們上面有特派員有組長、有副
主任、主任、總編輯、總經理、社長…這些大家在媒體上看不到名字
的人,才是決定新聞怎麼做的人。如果記者不依循這套道理行事,很
快就要撒優那啦!要背負記者冷血的十字架,對我們來說,真的太、
沉、重。

在新聞現場,總要假裝很冷淨的我,其實常常得藏起那個容易傷感的
我,以免在新聞現場掉太多的眼淚。

前不久,採訪一個尖石鄉新樂幼稚園5歲學童雲唯揚罹血癌,從去年
10月起即未到校上課,學期結束前,他的同學紛紛畫下祈願卡,送給
頭髮掉光身體虛弱的他,當小朋友圍在唯揚旁開心的笑鬧時,我偷偷
的抹去了眼角的淚水,心中跟著祈禱「維揚加油!一定要好起來!」

當採訪大陸新娘無怨無悔,陪著癌症末期的先生,卻因卵巢問題無法
生子,而遭夫家質疑是來台騙錢時,大陸新娘的無助與真情,讓我事
後哭到不行。在「第一次當記者真好」該篇中,提到的星星知我心竹
東版,那5個天真的孩子,對未來的無限嚮往,讓我感動的無以復加
,邊寫新聞,邊拿面紙擦淚和鼻涕。

雖然很多人都說記者是無冕王,但,當了記者之後,我深刻的體認到
「我所能做的,真的很有限。」我多希望,我可以不用問家屬「現在
心情怎麼樣?」我多麼希望,我每天只要採訪社會光明面,不用寫那
裡死人、誰被性侵害。不過,我只是媒體社會結構機器下的一小顆螺
絲釘,我拒絕往機器行走的方向轉動,很快,就會有新的螺絲釘將我
補上。

晚上快12點,才剛從警察局處理完三名男子輪暴17歲少女新聞,回到
家中的我,在電腦前感到茫然。眼看著就要邁入記者工作的第三年,
我還記得當初考進大眾傳播系時,那個對新聞界充滿無限理想抱負的
我;我還記得,那個眼睛發亮,誓言在新聞圈闖出一片天,發光發熱
的小女孩。

我還有夢,我對理想還不願意放棄。雖然我常得被迫著很冷血,我會
努力提醒自己,要做個溫暖的記者,並將這分溫暖分給其他人,讓大
家一起努力改造媒體生態。

如果你願意支持我,請跟著我一塊拒絕羶色腥媒體,讓媒體改造,成
為眾人的共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工作職場
自訂分類:記者這一行
迴響(35) :
35樓.
2009/05/21 11:42
好久沒這麼開心了

食人族酋長~~

恐怖靈異事件...
2007/11/22 11:26

Quote" 可是現場10個記者裡,有11個記者,都希望小男孩哭到暈倒"~~~咦?!掰掰手指多出來的記者是哪裡派來的?!

...........................................................................

這恐怕是"小記者"的特異功能"誇飾法"吧??? ^o^

34樓.
2009/05/21 11:28
哈哈

哈哈~~~

我寫得好像太嚴肅了~~~~ ^^

33樓.
2009/05/21 11:16
念茲在茲

加油!

聰明有智慧的妳, 一定可以用妳溫暖細膩的心,改造媒體生態!

妳的報導,有人性又溫暖,內容生動,活潑,更符合社會普羅大眾的需要!

畢竟羶色腥媒體,也是被打造出來的,但這些只會製造更多的不安與恐懼,造成人心浮躁動

亂,創造更多的不良示範!

我相信社會上許多負面的新聞,仍可導向勸戒的作用,作正面的導向教育民眾,

導正善良風俗!

我相信教育大眾,才是媒體正向的功能!

32樓. 食人族酋長
2007/11/22 11:26
恐怖靈異事件...
Quote" 可是現場10個記者裡,有11個記者,都希望小男孩哭到暈倒"~~~咦?!掰掰手指多出來的記者是哪裡派來的?!
31樓. 天蠍浪子
2007/03/12 19:00
其實
現在媒體給多數人的印象普遍都不好,尤其是電子媒體,如果媒體界多幾個像閣下這樣的人,或許大家的印象會比較好些。
30樓.
2006/10/21 20:47
想請問一下~~
只是想請問妳一下
妳是不是用注音輸入法
因為這篇文章倒數第三段寫錯字
應該是"處理完"而不是處理"玩"....


只是剛好看到所以想問一下
29樓.
2006/04/11 00:51
意見

其實在下就是對記者有些反感的觀念,尤其再去年一篇報導更讓人反感
一個在澎湖發現未爆彈,當記者批評未爆彈小組處理狀況時,說的寫的他們目無法紀
然後看了媒體合平面媒體報導,有人說一有人說二


已在下以前曾是他們的一員,想知道這些記者知道什麼是EOD,還有知道他們的處理程序嗎??如果記者有問EOD他們不回答也是恪遵部隊紀律,難道可以因為他們遵守軍法就可以用文字側寫他們嗎?當媒體傷害後,他們要來自軍團或是政戰部門的壓力,媒體最多是一句SORRY然後重蹈覆轍

我想說...這些人我的學弟大多是義務役士官,我們是自願受訓,我們也很害怕未爆彈突然爆炸,我們更想平平安安退伍,處理程序直到退伍的若干年今天我還熟記,可是媒體卻抹滅他們,你知道當你接近未爆彈檢視彈體那一刻心情嗎??五味雜陳

我知道有好記者也有文字殺手,好當然是鼓勵,但是台灣的媒體現再就像那棵蘋果一樣爛,如果妳有心要改變,那是要很多的力量,不然也只能隨波逐流

有心是好的開始,祝您成功

28樓. 洪煒
2006/03/01 13:32
放心~

您的辛苦一定會有代價的

這麼多網友支持您,您不會孤單的 ^^

繼續加油~


簡單做,重複做,相信~就會看的到!
活在當下,珍惜現在所擁有~
常懷感恩的心,所有事物都將成為美好~ ^^(常微笑喔~)
27樓. Lu
2006/02/22 07:59
不用問用眼看

有的記者在採訪對象剛下飛機就問你對台灣的印象如何?

文字記者有時一句話都不用問,用觀察的就能寫出一篇篇感人的文章,電子媒體就沒辦法,但是可以預做功課,先做好一百個問題,然後再依情況套用,就不會那麼糗了。


26樓. Lu
2006/02/19 10:09
店小二要推薦新菜呀
不是店小二不愛妳,而是妳太紅了,這到道ㄐㄧㄚˇ ㄏㄡˋ 兜相報的菜,不放到菜單上,嘛有人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