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這堂民主課 我們可以學更好
2014/03/28 23:12
瀏覽3,992
迴響9
推薦50
引用0

跑警政新聞以來,我遇過不少網路霸凌案件,很多被害人只是因為與
某些人或團體意見不合,就被肉搜、起底、到住家去「巡邏」、問候
祖宗八代。不少被害人因此精神瀕臨崩潰,而他或她唯一做(錯?)
的事,只是勇敢表達跟別人不一樣的聲音而已。

小時候,小朋友們在課堂上總是吵吵鬧鬧,彼此搶著發言,老師會教
大家「一個一個來,要舉手才能發言」「別人講話的時候,要安靜,
聽別人講什麼。」這是我們學會的第一個「民主」概念:不管自己意
見怎麼樣,都應該尊重別人有跟自己意見不一樣的權利。

服貿議題最近引發正反兩派交戰,我的朋友逼我選邊站「不同意我,
就臉書刪我好友」;我默默觀察,認真聽取正反兩方立場論述,卻只
看到不同意見被彼此攻訐,「只要你批評我,我就X你祖宗十八代」
,甚至詛咒對方出門被車撞死、生兒子沒XX,當然還有更難聽的,我
想這裡就不佔版面了。

我們彼此到底有多大的仇恨,需要這樣對待身旁的人或是你根本不認
識的人?愛情、友情、親情、師生情... 突然變得好脆弱,再也聽不
見(選擇不願聽見?)另外一方的聲音。

今天暨南大學公共行政系主任吳若予投書聯合報,表達他因不支持學
生罷課、翹課,竟在課堂小考的考卷上,收到前所未見的,整張紙只
寫「人渣、幹」三字的答案。他也感嘆有媒體到暨大採訪,其中一堂
課是正反並陳的理性討論,事後不見隻字片語;另一堂課系主任說支
持反服貿,該媒體即時新聞即大做文章,這難道不是另一種粗暴?

我有幸搶先看到投書,看完卻只有滿滿的難過和感慨。

這些從網路到實體世界,因為「你不認同我,所以你該下十八層地獄
」的人,張著「我等於正義和公理」旗幟,用各種方式打壓別人表達
意見的自由和主張,難道不是一種霸凌?

服貿推動有好有壞,我欣賞學生願意站出來表達意見,但我也期盼不
論讚不贊成,大家都該「理直氣和」討論或辯論,彼此了解對方想的
是什麼,坦承自己也有疏漏的地方,讓真理可以越辯越明。

民主該怎麼做?想想小時候課堂老師教的「別人講話的時候,要安靜
,聽別人講什麼。」別忘了我們學會的第一個「民主」概念:不管自
己意見怎麼樣,都應該尊重別人有跟自己意見不一樣的權利。

 

-------------------------------

吳若予主任投稿文章如下

教師不罷課被學生罵「人渣,X」、媒體造假稱「民意」…
我們、他們 誰代表民意?

吳若予╱暨南國際大學公共行政與政策系系主任(投縣埔里)

誰代表民意?是當前「服貿」紛爭中最關鍵的問題。

如果執政者(行政╱立法)所為違反民意,則其施政作為缺乏正當性;在「主權在民」的前提下,應當被反對或罷棄。這也是目前抗爭者或支持抗爭者所持之見解。以此見解為前提,「公民不服從」、「公民抗爭」,乃至罷課、示威,都從而在道德上正當且合於理性。

但,如果這個見解為誤,亦即執政者並未違背民意,則同理,抗爭者行為的正當基礎將就此崩潰,其行動淪為反社會之暴動或盲動。

身為公共行政與政策系所的教師,我仔細地反省、檢視了這個問題。幾番檢討,我找不到理性說服自己應該「反服貿」的理由,所以,作為公民的我,決定「不能支持反服貿的主張與行動」。為避免思考的偏執或盲點,我也諮詢了許多周遭的同事、朋友,還在不同的課堂上請學生說服我,我的意見是錯的。然而,我問到的多數人跟我意見一致,包括我的學生在內。

我的諮詢對象只是一部分的公民,所以我只能說,我不確定這是不是社會民意,而確實是我或我們作為公民的主張。遺憾的是,我或我們的主張,跟那些抗爭者或抗爭支持者的主張不同。若要歸納什麼是民意,必須由「我們」跟「他們」,先彼此討論、辯論、說服或妥協達成共識,然後,綜合多數之民意才於焉誕生。至此,執政者或抗爭者的正當性,才能被論斷。這是我曾經學過的「自由主義民主理論」,所告訴我的事情:民意,來自妥協與共識。

抗爭者的理由之一,在於執政者試圖以獨斷的方式與立法程序,罔顧他們的意見。這非全無道理。但抗爭者也重蹈了他們所抗爭的標的,亦即對其他社會成員意見的罔顧與獨斷。當抗爭者援用「人民對抗國家」公式,作為其「反抗暴政」的理由時,我,或我們這些不認同他們主張的人們,自由意志是被這個公式所蹂躪的。

更可悲的是,這種蹂躪其他社會成員自由意志的作為,不但被抗爭者誤用、濫用,還被社會媒體所擴大、渲染。抗爭者的濫用,出自其不但忽視其他社會反對者的自由意志,還進一步侮辱、羞辱、咒罵這些不同意見。試問,在抗爭現場可容得下任何不同他們的聲音?在張貼隨處可見,上面寫「幹」字的便利貼上,是否有任何尊重不同意見的意思表示?

如果教師不支持學生罷課、蹺課,卻在課堂小考的考卷上收到前所未見,整張紙只寫了「人渣,幹」三字的答案時,試問,他人的聲音,可受到任何一絲的包容?(這是我的親身經歷。)只有一個唯一的民意,其他都是反民主的。這正是十九世紀以來一切以國家民族之名,壓迫人民民權的極權獨裁者,最喜歡使用的民主公式。從雅各賓、納粹,到蘇共、中共,到蔣介石的白色恐怖,都無一不「奉人民之名」。

另外,號稱與人民站在一起的媒體,也像是自動裝上了過濾器,將「非抗爭者的民意」自動濾除,一面倒地誇張支持抗爭者的「普遍代表性」,作法之粗暴,令人難以置信。

到大學中採訪,課堂中兩面並呈的理性師生討論,全程採訪,事後不見隻字片語;同樣全程採訪的另一課堂,系主任哽咽表示支持反服貿,則即時新聞大做文章。這,是何種新聞編採道理?明明是全校春季健行活動,有人在路旁逕自散發向日葵,學生不明就裡拿了看起來美麗的花,歡喜健行,事後卻發現被拍了新聞照片,指其「自發反服貿」!這又是什麼樣的新聞造假?(這是發生於本校的真實情況。)

只有一種人民可以配稱人民,只有合於其想要的意見方稱民意,編造渲染出多數人都在支持同一政見的假象,來擴大其「為民喉舌」的聲勢。這已不只是新聞公平問題,在對民主政治的糟蹋上,與戒嚴時代台灣的黨報、官營報,又有何二致?

民主不是為這世間創造天堂,而是避免因為人們(國家或一群公民)的獨斷與偏見,將社會帶入地獄。民主政治的孵育,需要更多包容、尊重、協調,與折衝妥協。這不僅是執政者應謹記在心,也是所有「公民社會」支持者所應時刻反省、惕勵的。

【2014-03-29/聯合報/A22版/民意論壇】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法制
2014/04/04 03:20
我只記得美國去年有個黑人婦女開車闖白宮,被當場擊斃。民主當然不錯,不過還有個“法制”,臺灣最近連續兩任都是律師出身,不知道法制嗎?
8樓. 時季常
2014/04/03 11:33

那些太陽餅學運的學生的態度,不就是如此嗎?他們自認為代表全體人民,有權罷佔民選的國會,有權對民選的總統,發號施令。還好,他們手上沒有軍隊,要不然,台灣早被他們統治了

最近看新聞真的很憂鬱啊~~~

 

張念慈2014/04/03 20:28回覆
7樓.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
2014/04/03 10:36

經由連續李老妖、陳阿扁、馬帥哥三個時代近 30 年來的任由『反智文化』侵蝕,現今在台灣如果要將任何“道理”清楚的敍述出來,那真是一個蠻不簡單的事。

『反智』的顯著特徵便是『追』風。 這個『追』已然包括了食、衣、住、行、知、育……各個方面(例子太多,就略去不細述),可嘆的是大部分人雖然了解這個有害社會和諧的“惡”潮流,但由於受到媒體(包括現在的電腦傳播)的傳播影響,結果在少數人的操控之下,這個『反智文化』卻已隨空氣一樣地散佈“迷”漫到社會的個個角落。於是好多好多人都是迷茫茫地帶著「別人有,我就也得有!」「別人要,我就也得要!」「別人做,我就也得做!」……的盲從心理趨附生活周遭的每個被炒作出來的『瘋潮』!

有什麽方法能夠遏止與破除這種反智的「瘋潮」嗎?

但是我較悲觀地預測:在未來的 20 年裏,台灣即使有任何一位接棒的領導人清楚這個『反智文化』對社會的危害,但也不敢放膽使力的阻斷這個「瘋潮」;因爲在那後頭操控的炒手每次都會教唆盲目的追潮者擧著大大的旗幟揮舞著:「我就是民主!」「我代表人權!」「我才叫愛台!」


張念慈2014/04/03 20:28回覆

「我就是民主!」「我代表人權!」「我才叫愛台!」

天啊!真是恐怖卻很可悲的很有用的大帽子

張念慈2014/04/03 20:28回覆
6樓.
2014/04/02 16:45

每天聽到新聞裡的學生霸佔著立法院還高喊要民主自由,真的覺得很諷刺,他們還不夠民主嗎?還不夠自由嗎?都已經成了太上皇了,還一付受迫害的委屈掉淚,這種老掉牙的選舉手段,竟然還是有很多人吃這一套,真是難過加難受,不知道還要忍到什麼時候,這場鬧劇才能結束啊!

這場紛爭我們彼此都受傷了,付出的撕裂社會成本又該怎麼還?

張念慈2014/04/02 17:25回覆
5樓. 看雲
2014/03/30 13:41
對於在考卷上寫惡毒字眼的學生,教授不能當掉他嗎?基本的尊重都不懂,根本不配坐在大學教室。可惜現在似乎不少這樣的學生。
現在倫理關係似乎越來越淡薄了 張念慈2014/03/31 14:59回覆
4樓. 台灣民族矛盾
2014/03/30 01:26
當年人民反李,扁集團,是因為他們帶領台獨投奔日本,台灣中國人民不願意做日本皇民。
台獨,職業學生反馬,反中華,是這批日本皇民不要入中華民族。
什麼民主,言論自由,互相尊重,服貿都是隱藏主題(民族矛盾)。
泰國南部北方民族不同,烏克蘭西部,東南部民族不同,
我贊成很多議題背後其實隱藏的許多更深層的意識形態在裡面 張念慈2014/03/31 15:00回覆
3樓. Lansing
2014/03/30 01:18

尊重別人也等於尊重自己

尊重自己為人處事的態度

對  尊重彼此很重要

張念慈2014/03/31 14:59回覆
2樓. Where繪兒
2014/03/29 09:20

從前我也曾經天真的以為可以自由表達個人的看法,以為大家會彼此尊重,但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現在學乖了,更何況現在很多單純的事件,都會被牽扯入政治,被無限上綱。我身邊和網路上有很多意見理念不同的朋友,除了可能政治上的想法不同外,這些朋友都有各自的專長和領域,也都是好人,我不能因為大家想法不同就因此拒絕與對方往來,如果真的要這樣,那我們大概都交不到朋友了吧!我珍惜與每個人的緣分,所以,現在跟朋友相處,我都是能不談政治就不談.....

真的!!

不免感嘆:希望服貿議題落幕後  我們還是朋友 ....

張念慈2014/03/29 15:44回覆
1樓. 台獨不是不懂民主
2014/03/29 03:42
台獨當然知道民主,到日本台獨,民進黨奴才個個服從日本法律。
到西方到美國,台獨,民進黨個個遵守西方法律。
唯獨在台灣,台獨職業學生成了惡霸,民進黨成了暴力合法。台獨法官荒謬判案。
所以在台灣不是民主不成熟,而是日本鬼魂在台灣陰魂不散,

不論什麼立場 我想我們都有很多該學習的地方

張念慈2014/03/29 15:4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