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溫暖的火桶裏鑽
2012/06/05 15:03
瀏覽12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記憶不是很體貼,它總是在上下班的路上或者站在窗口的時候戲弄我,敘說壹些人和事,殘花飄飛,黃葉希噓,那是誰,像袁枚在《隨園雜詩》裏所寫:草色青青忽自憐,浮生如夢亦如煙。烏啼月落知多少,只記花開不記年。舊事渾如昨,傷心只問天。

獨擁余香冷不勝,殘更數盡思騰騰。挩関熷姠今宵便有隨風夢,知在紅樓第幾層?過去的太多少年歲裏,所有傷心都被漸漸剝了顔色。剩下壹抹淡入淺出的胭脂色,描出的憂傷在眉間疏不開。我等著妳的偶爾路經我身旁,踩著積雪向我走來。看看,我爲妳准備的整個春天。

情不知所起,壹往情深。

寄壹朵不知名的花,芬芳隱入天涯外的雲,我喜歡冬天陰郁的天空,就像草原期待雨季的到來壹樣。陰霾過後,就是壹望無際的藍。看著和平鴿掠過的廣場,留下站在廣場上仰望天空的信徒。

我開始了朝五晚九的生活規律,行走在每壹個上下班的群裏。陽光消失的午後,背上歸程。用等待下壹個周末的心情當作畢生的信仰,默不作聲,在心裏糾結著如藤蔓壹樣攀爬上了打結的眉頭。卻在看到親人們的那壹刻,偷偷藏進了深瞳裏。不敢透露,就像壹個藏在紅蓋頭下嬌羞的姑娘。其實過多的,只是怕他們失望。給他們更多我從容的態度,也許就不會徒增煩憂。壹個人的煩惱,留在心裏長成瘤也好過拿去開刀所有人擔心。

友人說,有了工作妳就充實壹點了,不會再想那麽多了。其實,我還是很習慣的去想起。可是,就算是上窮碧落,怕也沒有跟著尋來。這樣的生活,讓我有點胡言亂語了。我開始表達不清我想整理的那些零碎的情緒,就像壹只玻璃杯的碎片壹樣拼不成了。

我都在很努力的去生活,在沒有他們的時候我也裝的壹點也不難過。就像壹個戲子,臉上的妝容上演的戲角都頻繁的忘了自己原來的表情。我還是喜歡壹個人獨處的,可是這壹點我不說。他們從來不了解過,我的情緒只能在文字裏淋漓盡致的發泄。沒有開口,不代表我總是無憂。

覺得自己就像壹個失意的詩人壹樣,想著李太白手裏的酒,口中的狂。念著多情的柳永手中的詞,心中的情。想起孟浩然的懷才不遇,想起杜甫古來才大難用,想起辛棄疾“了卻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發生!”。想起李太白“珠玉買歌笑。糟糠養賢才。”想起孟浩然“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仿佛自己也成了他們中的壹員……

我還是過多的羨慕這些詩人,用他們的詩注解著人生。而我呢?我的人生呢?開始覺得無邊無際,很多的未知數讓我不敢想象,未來,未來是什麽樣?

特別喜歡樹林和草地,唱歌的小鳥,衣著樸實的村姑,特別想住進陶淵明的桃花源裏去,或是醉臥白雲深山裏,或是采菊東離下而見南山。偶爾想,提著爲數不多的行李離開這個城市。卻不知下壹站該站在哪裏?自己,就像壹個無家可歸的孩子。走在人群的邊緣,看別人的悲歡離合,看世間的恩恩怨怨。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回憶、愛意如河決堤
下一則: 新公司電腦部的帥哥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