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靈動的美
2011/08/17 12:11
瀏覽48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人們說有些景物可以入畫,但這裡彷彿是誰也畫不出來的。
我就坐在這裡,漓江的懷抱,腳下是青中帶黃的竹排。天雨,煙雲在四周往來變幻,平靜的江面上也被激起了陣陣漣漪,彷彿有人把厚重的綠色絲綢點點舒展時漾出的波紋。透明的綢緞下,深碧色的水草柔軟漂浮,彷彿水底生命伸出的長長觸鬚,清晰可見。
小寶在我身旁,撐著粉紅色與她本人一樣可愛的傘。奈何傘雖能阻雨,卻阻不了從江面蒸騰的清冷濕氣。更重要的是,我們還有水戰!竹筏碰撞,長篙點開,掀起比雨點更壯觀的水幕。塑料雨衣在手忙腳亂中匆匆變成碎片,衣衫包裹已經濕透,水槍口滴滴答答橫在一旁,還不忘向別的​​竹筏噴出透明的水劍,攻擊者與被攻者都是衣衫不整,一副狼狽,執槍人與執傘人臉上卻都有燦爛的拋開矜持的笑。冷風吹來,我激靈靈地打了一個寒戰,汗水從鼻尖悄然滾落,鹹味在湖水中淡開,這滋味並不好受,但總覺得護膚方法很暢快。
青黃色的竹排徹底走散了,在倒映了群山的江水中,當所有應景的詞句全部失色,我們只得收了傘,在雨中漸漸安靜平復。雨絲是水最靈動的化身,她將群山的深黛與天空的淺藍全部化開,用雲霧織成最朦朧的世界。
所有濕了棱角的山都變成了秀氣的小姑娘,用微微流光的眼睛盈盈望著,青澀的氣味在群峰之間飄飄渺渺,像清涼的薄荷香。每一座翠綠柔軟的山頭都有些相似,卻又都不大一樣,樹枝在山風中的搖擺反而能比水更加輕靈。綠色的弧線形山勢隨著船的推移千變萬化,張著嘴唇的我們掠過漸停的雨,說不出它們究竟像什麼。偶爾顯現的石壁上沒有植被也能變出青黃白的不同,有的錯成人物駿馬隨想像力飛馳的圖案,最後竟連濃淡綠色都使人分不清楚。我不知道自己是睡著了還是醒著,只能深深呼吸,感覺涼意從身體的每分空隙中穿過。
又一片白雲飄來,鬆鬆地挽在山腰,坡間岩上有水浪亦如雲般白,發出聽了更靜的聲響。帶著尖頂范陽笠的船夫也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沒有人回應也會笑一笑。他們的日子未必好過,每日守在永遠割不斷的連山中,再美的景色也換不來城市的奢華。但他們仍真實地微笑,不僅對遊客,而且對著天高雲淡的生活微笑脊椎
所謂的地靈人傑,並不是說要有多少英雄,而是褐色皮膚上綻開的一朵淺淡微笑啊。
這裡的山水是活的,每一塊岩石,每一根草葉都有自己的生命律動。所謂的顧盼生姿,哪裡有文人強加的比喻,自然流露的美麗姿態,輕輕巧巧便能震撼了人心。靈動的美,即使有五色墨,白雲筆的悉心塗抹,也不能將它禁錮。她本就不能為我們所有,只能容我們在她心中帶著滿足與遺憾滑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