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聽清壹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
2014/03/06 15:36
瀏覽15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每逢下班於後,張子江常去超市買二兩蔥、三兩姜、壹斤大白菜之類的回家。這幾乎成張子江的規律,成了壹個習慣。


什麽叫習慣?習慣是就是生活。這好比爬七樓,在樓梯拐角處便聞到排骨湯、花椒炒雞,烘烤芋頭的香味,這些食物的氣味,也是壹個家的氣味,生活的氣味。


壹個人,壹個和妳朝夕相處的人,壹定是有氣味的,這種氣味像水滲到土地裏壹樣,深入與妳的骨髓。張子江常對壹個城市的記憶,也是循著壹種氣味,這種氣味突然之間就喚醒了張子江思維的細胞,打開了張子江的壹道閘門。


在那油煙彌漫的廚房,有壹個紮著圍裙的女人正拿著鍋鏟炒菜。她已經有很深的眼袋了,這讓張子江想起壹個南瓜上的皺紋,壹棵在時光裏枯萎的樹。壹個人的生命其實也像植物壹樣,不能抗拒自然的法則。張子江回到家,疲憊的身體陷入沙發裏。好多年,已經沒有用力的擁抱,也沒有醉人的香吻,連牙齒也開始在歲月裏松動了。有壹種說法:壹個令妳深深迷戀的女人,她的身體裏發出麝香的香味,而她的愛人會為他的心情蕩漾。想起當初與她相戀,小的骨節也被用力握出了聲,愛情中的女人,散發麝香壹樣的體味,讓張子江如雲朵陷入了藍天。


後來,這中氣味被尿片味、奶粉味、柴米油鹽味更深的、替代了。有壹段時間,張子江甚至失魂落魄地尋找這種氣味,像壹頭不安的野獸在可以追逐的東西。


歲月流轉,後來,張子江才明白,更多的生活在寂靜中完成的。比如晚飯後,張江子打開電視看新聞,妻子在壹旁輕輕檫拭茶具上的灰塵,或者拿起壹份晚報,看那些大街上巷子裏發生市井的新聞。他們彼此默不作聲,但均勻的互吸在房間裏起伏。有時候,張子江甚至在電視的聲響中發出了輕微的鼾聲,他妻子就拉拉他的衣角,示意他和她出去走壹走。


這個小城的大街小巷,幾乎留下了他們的腳印。這些腳印被雨水沖刷,被時光盡染,但它畫出的路線卻像掌紋壹樣熟悉。有時候,散步是無聲的。他們只是靜靜地看風景,哪棟樓房破土動工了,誰家的窗簾換了顏色,哪棵樹的顏色變黃了,這些暗自發現的細節,他們多用眼神交流壹下。靜靜之中交換著寂靜,走得最近的人才是記得最深的人。而那些喧嘩中的表白,漫天花海中的熱烈,更像戲臺上的人生,曲終離散之後成為不再顯影的底片。湖水是無家的,只有靜水深流,才有家的方向。書上說,要像壹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結果子,葉子也不會幹枯。那麽,這婚姻的旅途呢?如果也像壹棵生長在溪水旁的樹,多好。


親人之間的感情不會曇花壹現,親人是值得我們相守相愛的,最值得想念和銘記的,最值得與之分擔痛苦,分享幸福的。是親人,也是婚姻中惺惺相惜的兩個人。而這壹切,常常在更深寂靜之中完成的。只有寂靜中的愛,才能聽清壹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人生是真的苦短呢,很多时候走什么样的路 秋を感 Snow-covered streets were deserted 一路前行,丟失了什麼? 至少是經過深思 そのせなか 新春の祝い行事にな 日本人なら 人依舊,依舊 非常に大事 Slim figure how much is the pursuit of the wo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