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黃春明老師的汗珠
2013/04/13 08:58
瀏覽1,580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因為在《九彎十八拐》文學雜誌當編輯志工,所以能了解黃春明老師的忙碌:主持黃大魚兒童劇團、宜蘭百果樹紅磚咖啡屋的各種活動,義不容辭的演講,每週固定為小朋友說故事……所以不敢正式邀請他為學生說說話。但又渴望有機會讓選修「文學欣賞與創作」課的十三位高中生,可以親見大師,得到一些閱讀與書寫的啟發,或者沾染大師一點襟懷和實踐理想的生命態度,那將勝過我整個學年口沫橫飛的授課。

最終是忍不住在一次編輯會議結束時,用可有可無的語氣向黃老師提出:

「老師,如果那天您回宜蘭又有空,想帶學生來百果樹紅磚屋,請老師給他們說些鼓勵的話…如果不在宜蘭就算了──」

「好啊!當然可以!」黃老師沒有絲毫猶豫地答應,反而讓我有添他麻煩的不好意思。我們只是口頭約了星期五上午十一點左右,最多半個小時。

那天十點帶學生到紅磚屋,助理阿綠小姐正要跟黃老師通電話聯絡事情,也順便說我們已經到了。

讓學生點完飲料,坐在溫黃燈光的紅磚屋內,簡介了黃老師主持咖啡屋的文化理想,和樹立在屋內中心的百果樹典故後,我們開始討論馬奎斯的短篇小說〈巨翅老人〉,之後分享同學的創作。坐擁飲品和點心,在溫暖寧靜的氛圍中,自有一股從容的幸福感。

十一點十五分黃老師進來,我把課程暫停,準備請老師與同學講話。對於這非正式的約請,其實沒有遲不遲到的問題,黃老師卻很正式地說了幾次抱歉,更增加我對老師的歉意。

黃老師以創作是生活感受的真誠體現,不是理論技巧的競求炫耀為主題,並以農人作喻,向這群高中生深入淺出地分享自己的體悟。農夫耕作不但是農業知識包含天文地理的實踐,更需有養家活口的責任感,以及不怕「田水冷霜霜、日頭赤焰焰」的意志力。那是一套身體力行的實作系統,絕對不是認知便可以完成的事。這般具實認真的生命,足以動人;黃老師藉此勉勵同學重視做中學的生活教育。

其間,黃老師或坐或站,有時手舞足蹈,有時攘臂作勢,全身的肢體都投入,而和諧地烘托了講題。我掃視學生,十幾個高低胖瘦不同的學生,卻有相同的姿勢和表情:身體前傾、脖子伸長,兩眼圓睜,連同小桌上的杯盤,他們彷彿一起被凍結在栩栩如生的畫作裡。

當我的視線回到黃老師身上時,看見老師額頭閃爍著晶亮的汗珠。那倒不令人驚訝,老師演講向來是毫不保留因而揮汗如雨;但令我感動的是,面對十來位初識文學,為人處世還稚嫰的高中生,黃老師的認真與大場面的演講沒有不同。

在場的還有幾位不相識的客人,也和我們一樣聽得津津有味;事後還直呼幸運。

經過兩度的提醒,老師不得不結束講話,時間已經十二點。

在謝謝老師義務指導後,我請學生整理桌面,疊好杯盤,方便服務的人來收拾。這時黃老師卻當起侍者逐桌收拾,而我想幫忙,老師制止說:我是主人,也是全國最老的waiter,應當這樣。

離開紅磚屋前,瞥見有學生拿著細長的書籤想讓黃老師簽名,我覺得不妥,當場買了黃老師的撕畫名信片,每人給一張。事前沒有嚴格要求學生準備黃老師的著作,沒有教他們簽名的禮貌,這是我對黃老師最覺歉疚的地方。

回到學校門口已經是十二點四十五分,早過了午休開始的時間。我問學生午餐怎麼辦?學生說「我們很飽了」。也是,許多感動早已盈滿胸腹,一點餓的感覺都沒有。我請學生安靜回到教室,懷著飽足的身心與他們分開。

這天,2013329,一群年輕人度過可能是生命中最有意義的青年節。

事後得知,黃老師記錯時間,當天放下阿綠的電話,即刻從台北驅車趕來宜蘭。

年近八十的黃老師,疾疾身影和額頭上的汗珠,也就更深刻烙印在我心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一生佛朗基
下一則: 點綴──《初行》詩集後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