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最後一夜
2011/07/27 02:36
瀏覽2,472
迴響39
推薦292
引用0

你在小窩窩裡蹭了蹭,昏昏沉沉地又睡去;我們今天都在一起,我沒上班,像每個周末下午那樣,抱著你看書、看電影。只是這並非尋常日子,我們相擁的日子已在倒數。

上禮拜三COCO又不吃不喝,送去醫院後,胰臟炎復發,右半邊心臟纖維化,心音圖中心跳線條的一半,像缺了墨水的筆,刻畫牠已然斷續的生命跡象。

這禮拜一,COCO的右前肢滲血,血栓,造成了初步壞疽;皮膚表層很多塊烏青,那是體內破壞性出血,全是因為心臟已無法輸送血液。

一路帶著我們打仗的醫生,提供了兩個可能。一個是輸血加提供高壓氧,這樣可以止血,同時恢復血液運作,之後又要開始一輪無止盡的進出醫院和吃藥,但這並無法治癒心臟纖維化,也不能保證有效。第二個可能,就是帶回家。且在一個禮拜之內,壞疽將快速蔓延全身,狀況會很不好,所以醫生建議,最好是禮拜三或禮拜四,就帶去注射麻醉,讓牠長眠。

禮拜三或禮拜四,那就是明天,不是明天,就是後天,就算可以再拖,還可以再拖幾天?

我沒有辦法想像,明天過後,我的生命裡將再也沒有COCO。

在我翻閱書頁時,沒有一個賴在我懷裡的鼻息隨我翻頁;在我夜歸時,沒有一個白色的小身影喚著我回家;在我哭泣時,沒有一個暖暖香香的小狗頭湊上來安慰我;在我在床上看書打電腦時,床腳再也不會出現一對黑溜溜的眼睛陪我度過靜謐的夜晚;在我心情滿溢時,我沒有辦法緊緊抱起一隻小狗狗對著牠說傻話。

我不能再捧著牠的頭,輕輕地親、深深地親、用心地親;我不能再把牠洗得像顆小雪球一樣,把頭埋進牠柔軟蓬鬆香噴噴的身體裡。而那些我已經習慣了16年的反射動作呢?我每次都很近很近地湊進牠的臉,跟牠鼻子碰鼻子,等牠從鼻頭輕輕蹭一聲,把我一天的疲累都蹭得消失無蹤;或者,洗臉刷牙到一半,我總習慣瞄一瞄浴室門口那雙專注的小眼睛,我總是會笑,而心裡就想著,這世界,只有牠總讓我笑。

牠不是別的,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最軟弱、最深情、最癡迷的一部分。

可是,明天過後,我就要永遠失去牠?我失去的是牠,還是一塊生命?

昨天提早下班,趕著去動物醫院接牠回家,六點多仁愛圓環的街頭轉眼籠罩在昏暗裡,然後瞬間下起磅礡大雨,夾雜著閃電打雷;我急著要過仁愛路,卻被大雨打了回來,全身濕淋淋地回頭躲在雙聖屋簷下,不知所措。

COCO就在對面街而已,我只要衝過這條街,就可以早點接牠回家;但我卻茫然地被大雨隔在這裡,動彈不得,我想著,我要早點去抱到COCO啊,沒有時間沒有時間了,但狂風暴雨卻明白地告訴我我無能為力,我跨不去這道生死離別的界線,我只能頹然放手卻無法面對明天以後。

我站在大雨的邊緣,望著跨不過去的大雨街頭,哭得不能自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把狗言歡
上一則: 隨手
下一則: 你將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39) :
39樓. 嘿體
2012/01/10 23:07
COCO生前一定很幸福,有妳這麼好的主人

看的我都哭了

我會好好照顧我的白白的

謝謝妳

38樓. Molly Lee
2011/11/04 21:27
莫悲傷...

COCO 已經完成了牠的一生,因為 愛,是生命永恆的意義。

37樓. 木頭...速寫人生
2011/11/04 11:13
有一段時間了
再看一次還是不知如何安慰妳
又一次感覺到言語的無力.....

很無力

甚麼也說不出來...寫不出來

2011/11/04 12:28回覆
36樓. 金大俠
2011/10/04 00:33
Loss of beloved one…
Loss of beloved one… my condolence to you.
4/24「寫·閱·評·聚」第五十三回會議

自個做(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芝加哥演討會4/13 活動公告 題目:「憶往·寫作·投稿」
3/28「寫·閱·評·聚」第五十一回會議
35樓. ❤ 愛 潘 ◕‿◕
2011/10/03 18:07
如果那一天...
我也默默的,陪肇流淚無法自己...
34樓. 双魚
2011/10/03 01:11
傷感
http://a7.sphotos.ak.fbcdn.net/hphotos-ak-snc3/14765_1051035293701_1760334173_102713_7796961_n.jpg
33樓. 新天新地
2011/09/04 16:28
沒事
來看看妳啦!
32樓. 天路(真理是什麼)
2011/09/02 13:25
必經之路
她的被褥, 在原處放置, 每見必然落淚.
兩星期後, 哭累了, 將物件裝紙箱還捨不得收.
五星期後, 母親說, 收起了吧!
百日之後,我们才又去到她最喜歡的堤岸邊,
揪心的感覺尚在, 只是淡了.

靜候妳的新生活.




31樓.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2011/09/01 17:05
幫他去照顧另一隻
他的兄弟
30樓.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2011/08/30 14:39
我能理解

我家哈利一次在馬路看到一塊雞脖子(自助餐旁),當我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他硬是吞了下去,結果卡在喉嚨里面,不久就吐白沫,

第一家醫院根本沒設備(照x光),卻給他打了排毒針,他好像可以撐一會了,

但很快就又吐白沫,到了第二家醫院,則有照x光設備,卻沒內視鏡可以夾出來,

一直跑到了第三家,對方要我簽字,說沒一萬二不肯動手術,

我皮包里面只剩三千不到,又沒帶信用卡或金融卡,他們就袖手旁觀,,,

一直到我哭著跪下來,說我一定會去借到錢,請他們先動手術,,,,

狗狗那時已經奄奄一息了。

最后把我所有皮包里面的東西都押著,他們才帶他進手術房。

哈利最后一刻是活了下來,我自己人那天則倒了下來,,,

我知道失去心愛的親人一般的那種感覺。(那怕是差一點)

請節哀,,,

希望妳一切安好。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