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生
2014/09/22 19:20
瀏覽1,613
迴響12
推薦120
引用0

媽媽在中秋節前開了一個大刀。橫躺著的傷口,在胸前形成兩道長長深深、蜿蜒至腋下的接合線,肆意又霸氣,徹底切割了兩邊曾經哺育我們的乳房,我站在病床前看,並非沒有觸目驚心,卻更多感受人體的荒謬,原來人也就像顆芭樂或芒果,發現哪邊壞了就割一割。媽媽胖,前面霎那間空了一塊,襯著她的大圓肚子,特別顯得比例詭異;腰側兩邊還硬是鑿出兩條引流管,接出兩個小血袋,點點滴滴攢著手術後的組織液和血水,每天倒出來記錄分量,倒出來時還嘩啦嘩啦...嘩啦啦地倒盡了生之有限和孱弱。

從七點半進開刀房開始,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半。我和哥哥坐在等候室一刻也不敢離開。每次聽到誰誰誰的家屬請來接,就會從某處蹦出三三兩兩的人從座位彈起來,狂奔向恢復室門口,等著迎接自己的家人、朋友,臉上盡是擔憂。終於在三點半的時候,媽媽的名字被廣播了,我和大哥奔向前去,看到媽媽被推出來,她瞇緊雙眼,皺著眉頭,恍恍惚惚地...沿著長廊我對媽輕輕喊著,我在這喔,大哥在這喔,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呼喊她,似乎這樣從麻醉中醒來,就不會覺得孤單。

媽媽半醒半昏迷之間,說兒子啊你來啦,我作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啊...好可怕啊,我夢到你爹爹...我們去到他家,好深好深,裡面椅子好黑好黑,有一個大院子,院子後面有魚一直跳一直跳;媽媽越說越激動,我跟大哥面面相覷,我急著問大哥,爹爹是誰,大哥說,是爸爸的爸爸吧,大哥又問我,媽有見過爹爹嗎?我說應該沒有吧...媽媽停歇了一下,接著就忽然哭出來,說好可怕好可怕,我帶著一大堆小孩去找你爹爹,他不理我,還有一個好兇好兇的姑婆拿棍子打我,打到我都流出血來,但小孩沒有東西吃,我就拿路邊的過貓給小孩吃,小孩一吃,嘴巴就被割、流血了,我只好帶小孩回娘家,可是...可是娘家也不要我,要我走...

媽媽就這樣一直哭一直哭,邊哭邊講,一直講著她被爹爹、姑婆打罵、被娘家趕走...又一直講小孩都沒有東西吃好可憐...大哥聽了甚麼也沒說,我也慌了不知道說甚麼,看著媽媽眼角汨汨流出來的淚水,心頭也酸酸的,她雖然閉著眼,卻深刻描述著一幕幕沉重、悲苦的情節,歷歷在目,無力、無助;彷彿背負了一輩子的重擔和委屈,就凝聚在這個夢裡,永無盡頭無邊黑暗、怎麼也走不出來。我沒有想到,一場麻醉帶她墜入一場長長的災噩之旅,記錄著她從小到大、到結婚喪夫,一連串被父母、親戚偏頗苦待的記憶縮影,原來,這已成為她的生命印記,纏繞著她揮之不去;甚或,甚或,我們作兒女的,也因為很多的忽略和沒耐心,讓她必須又承受來自下一輩的疏忽?她的一生,為什麼這麼多淚?

平日的媽媽,開開心心,愛作菜、愛唱歌,偶爾碎念,但不是一個愛抱怨的老太太,她總告訴她身邊的朋友,要想得開,自己要過得好,小孩自有兒孫福,不必管他們;可我知道,她看韓劇會哭,說裡面棄兒的遭遇她也有過,說裡面的壞婆婆就像她的後媽,然後邊哭邊哀怨,這時我總會說,齁神經耶,妳現在甚麼都不缺,過這麼好!就企圖打斷她的自怨自艾,但現在想來,也許她從來沒有讓這些事過去,以至於在一場綿長而深沉的夢裡,這些被棄絕、被苦待的故事就一個個串連起來,變成了一個在她潛意識裡的厲鬼,追著她、吞噬她、喚醒她裡面的無助、懼怕...擺脫不了也放不下,直到在這場夢境中全數集結,註解了她的一生。

醫生傍晚來巡房時,很簡短地說,淋巴檢查,都沒有感染到癌細胞,所以淋巴拿的也不算多。我們都鬆了口氣,這時,媽媽的麻醉退更多了,還是醒醒睡睡,但睡著的樣子,安穩許多,沉靜許多,有那麼一刻,她醒了又回頭想起剛剛的夢,但講著講著,說爹爹多兇、姑婆多壞...到了該哭的時候,這時她緩緩地瞄瞄我們,自己加上一句,還好我的小孩都很好...

是啊,媽媽,妳的一生還長,那些兒時被輕忽、因為丈夫早走而被親戚欺負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人生後半段,故事也能改寫,跟在妳身邊的小孩不會再餓,更不會讓妳餓;管對方是甚麼姑婆爹爹舅舅或誰誰誰,誰敢欺負妳,我們就把他轟出去;我更祈求,那改變生命的耶穌能施恩手抱妳在祂懷中,改變妳的生命記憶從苦變甜、從咒詛變祝福,在之後每一次的夢境當中,盡頭將從黑暗變光亮,從淚水變喜樂,讓舊事過去都變成新的,更讓今生,變永恆。

黑夜籠罩了,病房裡沒有太多日夜,夢過了,媽媽甦醒了,喊疼。我們在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家庭故事
上一則: 慢慢
下一則: 長兄
迴響(12) :
12樓. 一畝桑田
2014/12/16 11:53
安全感

任何人都須要安全感,

尤其是生病治療中的病人,

做惡夢更是欠缺安全感的潛意識表現,

家人最重要的是給病人安全感,

祝福平安健康快樂。


11樓. 伊瑟
2014/10/22 22:09

長長的一生,過不去的從前歲月,現在雖過得好,但從前是難過的,所以有那麼多眼淚,令人鼻酸~

可以原諒,但是忘不掉那些惡人惡事啊!耶穌幫助我們!

10樓. 陳正華 牧師
2014/10/03 07:02

今天再度來訪....

不住禱告,記念令堂的需要。

尤其是懇切祈求,願她早日接受主,滿有在基督裡的平安...

9樓. 心之
2014/09/26 09:46
感謝主
好在令堂的淋巴沒有感染到癌細胞
祝福令堂 平安順利 早日康復

真的感謝主

尤其媽媽還自己拖延了一陣子(對,她沒說...)

所以結果這樣真的是神保守

謝謝妳來,也願神祝福妳

 

2014/09/26 12:08回覆
8樓. 電老大
2014/09/26 09:32

真的有夠不忍..

ER 後記 -- 2014-09-24
昨晨,看完家醫,單子拿了後上班去!跟下個月專案有關重要訓練要主持,怎可能遵醫囑,去大醫院急診!
因為遲了一鐘頭上班,跟 Helen 有點兵荒馬亂,還被她說了兩人句。【幹嘛,話都說一半,慌慌張張:'( 】
等緊急狀況解除,Helen 跟我閒聊,我才跟她說家醫要我去醫院檢查腦部!她馬上催我離開,我說不行,因為有專案訓練捏!她才理解訓練要她主持,罵出口。我只好指導一番,請她準備文 稿,把握重點!就緒後,她要求我訓練結束後,馬上離開去醫院!雖然我覺得左半側麻痺,不過是運動過度肌肉痠疼之類,幹嘛大驚小怪!
到後來,成了我不敢讓她生氣,只好訓練完美結束後離開,打電話通知太太要去醫院,說完後,突然覺得開始有些虛弱!(^.<)
掛號,護士一,護士二,資深護士依次問診,直到醫生來診,lucky day 年輕美麗!
閉眼手指觸鼻,觸她遠處的手指,我俏皮跟她說,電影裡看過類似,阿茲海莫診斷步驟,沒錯,左半側手腳比另邊虛弱很多,六年前摔倒脊椎開刀尚未完全恢復,也不可能完全恢復,因為,老了!
其實,我可不在乎輕微麻痺,能跑能跳,能抱ㄚ篤,下個月能抱孫,I consider myself extremely fortunate.
美女醫生幫我排頭部斷層掃瞄,要確認沒有錯過重症緊訊!
進急診室,兩個鐘頭後,診斷多步驟完成,斷層掃瞄也完成。坐在候診間等醫師看斷層片,讓我離開,或是宣布住院開刀?
6:00 結果出爐,美女醫生說,好消息,腦顱【小】出血,筆尖大小,哇咧!【應該】沒問題,但是。。。。
等候神經專科醫生會診,會過來跟我詳細解釋,是否需要手術?有點晴天霹靂之類的!其實美女醫生的解釋,讓我毫無擔心!
6:15 分,神經外科醫生來了!腦顱內有一片模糊影像不清晰,但無法判定出血部位多大或是啥,要排期核子斷層!在等候室裡,要我比這比那,閉眼,各用中指摸鼻子。
天啊!我第一次覺得驚慌,因為中指懸在空中,摸不到自己鼻子!等幾天後 MRI !
蝦米 吉人自有天相之類的(^o^)!
今天正常上班,我不要在家枯坐等醫院來電告知核子斷層診斷日期。何況,老婆確信,從上星期我按照按摩師指導交替交替敷坐骨腔促進血液訊號改善下肢麻痺,我 自作聰明,幹嘛用局部冷熱敷,直接40 度超音波池三分鐘,跳進 31 度相對冰涼的溫水泳池,重複多次!腦部細微血管就爆了,輕輕輕輕微中風!
還好,早上眼睛爆管稍退,麻痺稍好,捷運看美女咩!愛你喲!


[AVの館:電老大][溫哥華 千里傳音]

怎麼我覺得整篇要講的重點就是美女護士跟美女醫生...

像電老大您這樣笑口常開、幽默逗趣,加上看出去到處都是美景(美人)...

一定長命百歲,有病也沒病了!

2014/09/26 12:12回覆
7樓. 雲霞
2014/09/25 06:03

令堂的夢魘,讀來讓人心驚與不忍。

她過去所承受的,必在心上留下了極大的陰影,好在有孝順的你們能給她安慰。

祝她早日康復!


謝謝妳!媽媽現在好多了,引流管也拆了

現在就希望她開開心心,真正擺脫以前的夢饜

天氣多變,妳也保重喔

2014/09/25 12:21回覆
6樓. divagirl
2014/09/25 01:31

好久不見!

身體的病痛,心靈的療傷都需要細心的呵護與耐心的陪伴,

前個星期也從台灣的熱浪裏翻滾回來,

月餘的陪伴母親,能做的就是聽她重覆一遍又一遍的心事,

打不開的結,也就只能傾聽。。。

祝伯母早日康復!

是啊,但傾聽也是最難的事,要做到不急躁、不去打斷、不判斷...真的很難!

這也是我現在要學習的事。

謝謝妳的關心和祝福,怎麼妳家長的東東都好可愛(不管是狗狗還是菜!)

2014/09/25 12:07回覆
5樓. 新天新地
2014/09/24 23:53
速來報

孩子上學後, 阿寄吃完早餐, 準備一天開始的靈修; 然後, 突然想到台北的你(一定要說是聖靈激動我啦!), 阿寄就高興的開始為伯母禱告(接下來挺奇妙的!); 我舉起手(我從來沒有禱告舉起手的啦!), 為你的媽媽身體得醫治, 靈命蒙神揀選, 擁有一個全新喜樂平安的新生命禱告; 為你不受媽媽的過往受苦而影響, 神若願意, 必要賜你美滿的婚姻生活, 切斷不是從神而來, 是從惡者來的一切攪擾; 也要安慰你想念狗狗的心(這已禱告多年), 重新在基督裡, 堅定站立, 昂首向前。

之所以來跟肇妹妹說, 不是因為禱告內容, 而是禱告的模樣很奇妙(不斷落淚祈求, 怪吧!)。 雖然, 我們沒有見過面, 但在耶穌基督裡的姊妹關係(別再說我像長輩, OK?), 心靈卻是相連。

但願你身旁的弟兄姊妹, 已經同心在聖靈的引導下, 積極關懷探訪伯母; 在神的時間裡, 你家近年要多喜臨門。

報告完畢, 要去靈修了~ 愛你喲!愛你喲!

阿們阿們阿們!

阿計禱告的每一句,都帶給我力量和聖靈裡的真平安,更是有福的確據;說真的,連我自己,都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奮興的禱告,這次卻透過部落格,奇妙地提醒我、給我信心!

媽媽進手術房前,清晨六點多,我說媽媽我為妳禱告,媽媽就哭了;她出手術房躺在病床時,我跟她說醫生說她的淋巴沒轉移,她就說妳的上帝救了我;但是等到她完全恢復,再邀請她去教會時,她又說,她不適合去教會...等等等等。我想就是神的時候還沒到,神要我繼續禱告,繼續地用上帝的愛愛她,求神憐憫、也賞賜得救的恩典。

然後,說"長輩"不是指年齡上的啦,我的屬靈生命上有一位非常非常好的屬靈長輩,她也在凡事上惦念我、愛我、為我禱告,我也愛她、依賴她...ㄟ,感覺阿計就像這位啊...ㄟ,這樣有沒有越描越黑啊...可是,Anyway,妳就是我的屬靈阿計啦(不管)

2014/09/25 12:02回覆
4樓. 維清緝熙
2014/09/24 22:55
肇姐姐加油~~

謝謝啊

小王爺長多大啦! 我快去你那瞧瞧他(不會還是只有食物吧!)

2014/09/25 11:52回覆
3樓. 新天新地
2014/09/24 13:30
好啦!

阿紀就跟你一起向耶穌祈求, 讓媽媽早早信主; 讓媽媽在基督裡, 舊事已過, 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PS: 你的嘴巴好甜喔! 像蜂房的蜜一樣, 聽得我醉去了! 親你一下親你一下

我嘴巴甜

是因為從妳那得到溫暖啊...(抱一下!)

2014/09/24 13:3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