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MY COMIC】號稱秘密的世紀大公演
2008/05/02 11:18
瀏覽14,359
迴響7
推薦35
引用1

這醜聞還真像嫖客被私鐘(良家兼召)應召女郎「乾洗」的情節....能光明正大的報案嗎???

難怪邱義仁自嘲這情節.......狗屁倒灶..........

冷眼集》保護傘下 超完美切割?超離譜瞎掰!

巴紐建交醜聞案發展至今,疑點重重,責任誰屬至今不明確,當事的各方似乎都意圖藉由某些卸責的說詞,替自己撐開一支保護傘,進行超完美切割,但各種卸責的說法,就像是一個連環套,將已過全部推給另一方,卻顯然都站不住腳。

邱義仁 何需經柯承亨介紹金紀玖

邱義仁說詞中,是將熟識友人介紹金紀玖予他認識,做為切割的手法,但根據各方指證,邱義仁與金紀玖早已熟識,介紹之說幾乎根本無法成立。其次,就算是經介紹認識,何以他如此信賴金紀玖,而絲毫不對金紀玖的背景做任何的安全查核?這對一個國安會秘書長而言,豈非太不尋常。

所謂的友人被吳思材爆出就是柯承亨後,邱義仁先否認後證實,態度前後矛盾,邱若早已認識金紀玖,何需柯承亨介紹。

另一疑點是,邱義仁在發覺金紀玖落跑後,以一個情報頭子,竟然找不到任何金去向的蛛絲馬跡,還要請外交部安排與吳思材見面,拜託吳協尋,不是我國的國安系統軟弱無能,就是邱根本就不想動用情治力量。

吳思材 顯然將責任全部轉嫁給金

再看吳思材,吳思材的說詞更為反覆,一是他已按金紀玖的指示,在去年春節期間將自己的權利讓渡給金紀玖,錢已從兩人聯合戶頭轉到金的個人戶頭。但這個說法有兩個破綻,首先是金紀玖在外交部於2006年12月因建交破局,要求金將錢匯回台灣時就人間蒸發避不見面,吳思材已知金有問題,又怎會依金的指示去做移轉戶頭的動作,而吳思材又怎能跟中華民國政府都找不到人的金聯絡上。二是依吳思材說,去年七月曾將新加坡銀行裡該聯合戶頭的對帳單交給外交部,且依邱義仁的說法,他看過那對帳單,由這張對帳單可證,該筆款項仍在戶頭,那麼究竟是對帳單是真,還是錢去年春節就轉到金帳戶為真?

吳思材說法的第二項疑點是,金紀玖要他將巴紐要求建交的兩千萬美元高達成四千萬美元,他對金質疑此一作法,金還寫了一張list給他,表示有許多其他開銷和費用。這項說法是要將責任全部轉嫁給金,但首先是,吳思材為何如此信賴金紀玖,而所謂的list中,如何能將二千萬美金的差額,用其他名目灌水?

由吳所稱的情況,他與金之間顯然有高度配合的默契,不論是加碼灌水或將錢匯到金的戶頭,兩人顯然是相互配合,兩人共謀的成分頗大,但吳卻努力與金切割。再者,吳說,如果要跑他早就跑了,但吳思材被檢方聲押被法院駁回後,就已企圖離境,如果他沒有問題,何懼司法的調查。

黃志芳 為何沒有任何預防作為

外交部似乎是此中最無辜者,但黃志芳的說法還是有許多令人匪夷所思之處,黃顯然在暗指整件事情都是邱強力交辦,他才進行此秘密任務。

但外交部對匯款動作為何從不質疑邱的指示,包括與巴紐建交過去我國就已吃虧多次,此非第一遭,其次採取如此怪異的建交商談模式,將錢匯入外交掮客的戶頭,竟然毫不起疑,就算要這麼做,為何也沒有任何預防作為,外交部要金、吳兩人在外交部與巴紐談判完成才能動用戶頭經費,那為什麼要提前在談判完成前就先匯兩人帳戶?

請問 總統府究竟扮演何種角色

最重要的疑點是,總統府究竟扮演何種角色,陳水扁是全盤知情,或被矇在鼓裡,誰有那麼大的膽子可以下令用這種詭異的建交模式,由外人牽線讓外交部成為配角,或者究竟是誰下令匯錢。總統府傳出要查誰下令給錢的,顯然又是在進行切割,把責任推給外交部。

真相是否可以大白尚不可知,但這件醜聞的荒唐與怪誕,套用陳水扁的話,真是「罄竹難書」。

【2008/05/04 聯合晚報】

吳思材:自認達成任務 未抽佣

涉及十億元的秘密外交費用石沉大海,關係人之一吳思材今天召開記者會。他指出,台灣與巴布亞紐幾內亞建交,巴紐外交官員兩度來台簽署公報,他自認已達成任務;同時整個過程中,他並未收受佣金,這點可向外交部長黃志芳求證。

新加坡籍商人吳思材由國民黨籍立委林郁方和律師陪同,下午一時四十分在台北市神旺飯店舉行記者會。由於擔心國語不能完整表達,吳思材全程大多以英語說明台巴建交案的始末,並由林郁方即席翻譯,之後並接受媒體提問,記者會直到三時二十分結束,記者會後吳思材也轉往北檢接受檢察官偵訊。

吳思材表示,一開始是金紀玖找他提及台灣與巴紐有意建交,而非他主動促成。他認為對中華民國政府來說這是件大事,必須確認,為此金紀玖帶他到邱義仁家中見面,邱並告知他「金是中華民國與巴紐建交這扇窗的管道」;之後,在金的安排下,又見到外交部長黃志芳,黃也希望他能力促此事。

吳思材說,之後由金紀玖代表台灣、他代表巴紐撮合兩國建交。他更多次居間飛巴紐安排,金還告訴他「我的老闆就是邱義仁」,在他與金提及巴紐建交條件是美金兩千萬元,但金卻要他告訴黃志芳價碼是美金四千萬元;他覺得奇怪,而金的說法是「另有他用」,同時金紀玖還提交一份明細用途的「名單」,要他交給黃志芳;黃志芳事後告訴他「只能三千萬」,他也不表反對。

之後,金告知他可安排巴紐官員來台,同時外交部願負擔食宿機票花費,因此三千萬美金有二十萬先匯入巴紐一外交官的戶頭;剩下的兩千九百八十萬美金,則是匯入他與金在新加坡OCBC銀行開設的共同戶頭內。

至於台灣與巴紐建交生波,依吳思材的說法,第一次來台的是巴紐代理外交部長,這名官員雖是代理外長,卻獲得巴紐總理授權,也簽了建交公報;是黃志芳質疑對方代理外長權限未簽。第二次來則是當時有多位巴紐內閣官員來台,而這名官員也已經是正式外長,同樣二度簽下建交公報,但仍是黃志芳不願簽。

原因為何,吳思材說,由於他只是撮合角色,沒有在現場並不清楚。這個混亂情況持續幾個月,在這段時間他也一再居間斡旋。最後他問黃志芳怎麼回事,黃回答「上級(即邱義仁)說不要簽」。因此,他自認已達成任務,同時整個過程中,他並未收受佣金,甚至在安排巴紐官員來台,他還先貼了一些錢,這些都可向外交部長黃志芳求證。

【2008/05/03 中央社】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5/

政府的「秘密」何其多

國內爆發了重大的外交醜聞!扁政府任內欲與巴布亞紐幾內亞建交,牽涉秘密金援近十億台幣款項,遭到中間人侵吞。政府目前隔海提起訴訟,當初對此事「牽線」並指示匯款的時任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坦承,「我要負最大責任」。

縱然邱義仁承認自己的責任,卻難以彌補此一公款損失,更無法解釋清楚此一醜聞的種種疑點。兩國商談建交是何等大事,怎麼可能出現巨額經費匯入身分不明的外籍私人帳戶的情節?今日就算普通見識的國民,聽聞此種毫無履約擔保的私相匯款之過程,也會覺得類似詐騙集團手法,而認定萬萬不可為吧?此事若非在「秘密外交」掩飾之下,如何可能進行?但直到弊案揭發,政府已正式提出追討和訴訟的今天,外交部猶以「國家處境艱困,秘密外交難免」為由,不願對事件多作解釋。

「秘密,秘密,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為之」!這件醜聞,如果不是因為政府的訴訟行動而曝光,其間「國安會秘書長指示外交部匯款海外私人帳戶」的情節,也許永遠都在「國家機密」的保護之下而不見天日。人民可以「合理懷疑」的是,類似的政府「秘密」不知還有多少!其中或許確有若干如外交部所解釋,因國家處境敏感而有難言之隱。但想必其中另有很多假「秘密」之名、圖私人利益之實的黑暗故事。

例如國務機要費案件中一度言之鑿鑿的「南線專案」,現已成為扁政府執政紀錄的笑柄之一,實乃政壇「公開的秘密」。國務機要費現在仍有多少卷宗封存法院,被視為具有「機密」性質,這些是真秘密,還是假秘密?是國家的機密,還是元首家族私人開銷的秘密?一旦冠以「秘密」之名,誰知真相是否將石沈大海?

國家處境艱難,國人皆有共同的感受和體諒。但政府假「秘密」之名的各種行徑,是否確實為爭取國家利益所為?是否另有監督機制和合理的流程要求?是否具有法制規範以防人謀不臧?是否終有必須「解密」的時機?這些問題,都是民主法治國家的基本條件。台灣自詡往民主化邁進,但僅此外交醜聞一件,即已暴露出政府的「秘密」何其多!台灣的民主意識日漸進步,未來應監督節制政府的秘密。

【2008/05/02 聯合晚報】

He picked up a message written in cipher and fed them into a shredder..............
觀察站》黑手邱義仁 玩殘國防、外交

民進黨執政8年,下台前倒數18天,爆發外交部10億款項疑遭侵吞重大醜聞,在此之前,則有喧騰一時的「鐽震案」令人咋舌。國防、外交兩大部接連爆發的政治大風暴,竟都和前國安會秘書長、現任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脫不了關係,民進黨頭號策士,號稱國安龍頭的邱義仁接連玩垮國防和外交兩大部,李天羽、黃志芳兩位部長也中箭落馬,受到重傷。

兩案時間點重疊 邱一手遮天

「鐽震案」和「金援巴紐十億元遭侵吞案」,時間點高度重疊,幾乎同步發展,去年更是關鍵時點,邱義仁的「本事」可見一斑,一手掌國防,一手掌外交,翻雲覆雨,權勢直逼總統。

2006年9月,台巴建交案中間人金紀玖、吳思材和黃志芳達成協議,以3000萬美元,約10億台幣,當作推動建交的重要款項,並罕見地以金、吳兩人聯名在新加坡開立私人戶頭,做為匯入該筆款項的帳戶;另方面,鐽震公司規畫將由中鋼、中華電信與國防部投資成立,其中國防部佔45%官股,根據估計,正式運作後,可能牽涉6000億元國防工業互惠金。

2006年10月,台巴建交案出現異狀,黃志芳分別向邱義仁、陳水扁總統報告,之後警覺苗頭不對,開始私下追討匯出的10億元,之後近一年多的時間,不僅金紀玖不見蹤影,連追討款項也停滯不前,外交部啞巴吃黃連。

黃為追錢傷神 邱老神在在

就在台巴建交案有變,款項又遭侵吞之嫌,去年一整年,外交部可謂備受煎熬,急得如熱鍋上螞蟻,為追討10億元焦頭爛額,更為追蹤不到金紀玖的下落而傷透腦筋。但邱義仁卻顯得老神在在,去年5月轉任行政院副院長後,更積極將他的手伸入國防領域,大搞鐽震案。

約在2007年9月,邱義仁主持跨部會會議,確定推動鐽震公司。10月國民黨立委張顯耀請邱義仁到國防委員會報告「軍品釋商現況檢討」,卻被邱義仁以「體制不合」為由拒絕列席,還策動民進黨立委不出席抵制,鐽震案風暴隱約浮現。

2008年1月,就在民進黨立委選舉大敗之際,鐽震公司秘密成立,2月媒體曝光後,輿論譁然,尤其邱義仁交辦由好友吳乃仁擔任董事長,各界更期期以為不可,立法院強烈杯葛,2月23日,國防部長李天羽閃電請辭,之後行政院長張俊雄表示重新考慮鐽震案,不久,吳乃仁便宣布將解散鐽震,該案轟動月餘,餘震波及民進黨大選選情。

眼看「變天」 外交部動作加快

鐽震公司偷偷成立,進而草草「解散」,就在風暴逐漸趨緩之際,巴紐外交醜聞案也紙包不住火,今年3月總統大選民進黨敗選,政黨即將輪替之際,外交部才不得不兵分兩路,一路函請台北地檢署偵辦金紀玖背信、侵吞公款,一路向新加坡高等法院聲請金紀玖、吳思材兩人禁制令,對案情東窗事發,已有心理準備。

後續果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隔一月,新加坡聯合早報準備大肆報導,為降低衝擊,外交部緊急於前天早一步向國內媒體說明公款遭侵吞始末,繼李天羽之後,輪到黃志芳灰頭土臉。

兩案源頭 都指向邱一人

李天羽當初在請辭的聲明中,刻意強調他是「奉令」成立鐽震公司乙案,未能落實執行,甚而肇生各界關切、疑慮,深感遺憾,特呈請辭職,以明心志;黃志芳在說明侵吞案時,則說不戀棧,亦特別指出,他曾向陳總統報告「奉指示要推動建交」。至於奉誰之令?奉誰之指示?源頭皆是邱義仁。

如今,連邱義仁自己昨天深夜都遭到約談,風暴有持續擴大之勢,就看邱義仁最後會不會把自己也給玩掛了。

【2008/05/03 聯合晚報】

http://blog.udn.com/mykey/1724724

黑幕中底下又一層黑吃黑的內幕????

是為了解套還是又為下一環節預留什麼樣的伏筆???

好戲連台....看倌拭目以待..........

冷眼集》何方神聖的朋友?

我國與巴布亞紐幾內亞談判建交,驚爆援助經費被私吞內幕,其中,最重要的關鍵人,也就是介紹時任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與中間人金紀玖認識的那位口中朋友,這位值得邱義仁信賴的「友人」,如果邱義仁還不肯說清楚,講明白,繼續搞神秘,只會讓外界增添更多質疑,讓風暴愈來愈大。

邱義仁在民進黨政府內,聰明才智過人,他曾自稱在黨內沒有什麼朋友,但如今卻在民進黨下台前,冒出一位受到他信任的多年朋友,甚至願意讓邱義仁把國家外交大事,委託給這位朋友介紹的中間人處理,而且完全不必經過國安、外交系的安全查核,到底是哪位「朋友」具有如此神通廣大的能耐?

而邱義仁今天在記者會中也坦承,陳總統也認識這位友人。不論是政壇上,或是民進黨內,能同時認識陳總統、邱義仁,又能取得對方信任的人,絕對屈指可數。

偏偏,邱義仁對這位「朋友」非常袒護,決定獨自扛下所有責任,甚至願意面對政治和司法上的調查,但就是不願讓這位友人提前曝光,是不是另有隱情?還是邱義仁想要單純地展現對友人的義氣?若是如此,那這位友人當初介紹金紀玖讓邱義仁認識,現在又惹出如此大的風暴,難道不用出面說明,讓邱義仁一個人面對外界責難,就是講義氣的做法嗎?

要不然,就是這位友人為憑空想像的人物,又或者在等待與這位友人串口供,好讓整起事件對扁政府衝擊降到最低。邱義仁如是繼續搞神秘,就不只是「保護」友人,而是「包庇」,更難保風暴不會再往高層人士延燒。

【2008/05/02 聯合晚報】

巴紐台商 沒聽過金吳兩人

針對外交部2006年提供近三千萬美元技術援助經費,委託金紀玖和吳思材和巴布亞紐幾內亞談判遭侵吞,巴紐台商協會會長吳福財表示,從未在巴國聽過金、吳兩人,也未聽聞巴國政要提起相關事情。

長期定居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吳福財,是1999年台巴簽約建交但後來功敗垂成的關鍵人物之一,多年來和巴國政要結交,和現任總理索瑪利相熟。吳福財向中央社表示,他經常和索瑪利等人吃飯或閒談,從來沒有聽過台灣要給予技術金援的事。

【2008/05/02 聯合報】

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昨晚坦承,外交部2006年提供近三千萬美元技術援助經費,委由台裔男子金紀玖和華裔吳思材和巴布亞紐幾內亞談判遭侵吞。此一外交的風險,邱義仁說,「我要負最大責任」。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5/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5/4324197.shtml
9億外交費被吞 邱義仁自責:辭職太矯情

由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邱義仁牽線,外交部2006年委託中間人金紀玖和吳思材與巴布亞紐幾內亞談判建交,秘密援助經費2,980萬美元(約台幣8億9千4百萬元),今天早上邱義仁開記者會表示,最大責任在他,只是因為只剩下20天任期,若選在此時辭職下台,太廉價太矯情。

【2008/05/02 聯合新聞網】

冷眼集》國安大帽 掩不住貪瀆髒污

從鐽震案到巴紐案,民進黨政府出紕漏一次比一次嚴重,全部發生在不受監督的國安體系裡。東西方政府莫不高舉國家安全大旗,堵攸攸眾口。但講究隱密的國家安全體系,居然是台灣政府弊端最多、最不安全的地方,真是最大諷刺。

總統府、外交部、國防部是台灣國家安全體系的三大支柱,行事作風也是最不受國會民意監督的。從時間序列上觀察,假造單據報銷公款的國務機要費案爆發後,絲毫沒有讓民進黨政府的高層官員,對於不循正常程序的行事風格多所節制,不但編出個南線專案做煙霧彈,另一方面又大搞巴布亞紐幾內亞建交案,讓外交掮客騙走政府3000萬美金。

邱義仁所託非人,把台灣與巴紐建交案搞砸鍋,居然同時還能跳過行政院長張俊雄,指示軍方配合成立民間軍火公司,獨攬軍品交易生意,一錯再錯。民進黨政府能夠接連犯錯,不受節制,就是因為過去國民黨執政時,為了一黨之私,故意在政治制度的設計上,允許國安體系保持隱密,不受民意監督,政府預算、決算審查,都只是聊備一格,徒具形式,如今讓台灣蒙受重大損害,朝野都難辭其咎。

政黨輪替無法保證政府弊端從此消失,為今之計,只有趕快修法,明文規定外交預算不能再拿糊塗帳給立法院審查,違法使用預算的官員必須嚴懲,審計部審查政府決算未詳實,也應加入罪責,徹底消除官官相護的惡質風氣,政府才無法再以國家安全的理由,遮掩政府貪瀆的事實。

【2008/05/03 聯合晚報】

中國時報 2008.05.06 
他們怎麼還笑得出來?
中時社論 

     知道嗎?整個巴紐外交金援被A事件中,令人最不舒服的兩幅畫面,一是陳總統被記者詢問時「笑而不答」,二是邱義仁帶著招牌的微笑,在記者會上「談笑風生」。十億多納稅人的血汗錢已經被A到私人口袋,看樣子是不易追回來了,而扁邱兩人卻依舊一派輕鬆地「微笑」,彷彿這一切都完全不干他們事一樣!

     問題是,他們怎麼還笑得出來呢?都到這般田地了,他們怎麼還能擺出一派輕鬆的模樣呢?所有的證詞都指出,這一切從頭到尾陳水扁全都知情,所有的線索也都證明,這一切從頭到尾全是邱義仁在主導,他們讓十億元公款就這麼從人間蒸發,他們讓台灣的金援外交再度淪為國際笑柄,他們更讓中華民國從面子難堪到裡子,但甚至到此刻為止,他們連聲最起碼的道歉都不願說,有的只是「微笑」!

     換個角度說,他們確實也有理由在此刻「含笑以對」!掌握了八年的權力,分配了八年的資源,更是「吃香喝辣」了八年,此刻就算捅出再大的爛攤子,全拋給新政府去收拾就得了!他們反正馬上就要下台回家住豪宅,照樣有隨扈貼身保護,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且最重要的,納稅人還要供養他們一輩子哩!

     很多人氣不過,寄希望司法檢調能夠「討回公道」,但就算把邱義仁列為被告又怎樣?聽聽法界人士怎麼分析吧:第一,這檔事涉及「祕密外交」,可以合理地歸類為「國家機密」,就算真有不法事證,此刻恐怕也早進碎紙機了;第二,十億元被掮客A走了,只要找不著任何「犯意聯絡」,不論是陳水扁、邱義仁還是柯承亨,最多就只錯在「識人不明」,「貪瀆」說不定根本辦不到他們;第三,如果只是「被掮客騙」,那麼最多也只有政治責任與行政責任,對剩不到廿 多天就要下台的人而言,此刻追究什麼政治責任還有任何意義嗎?就直接說吧,沒有!

     司法若真使不上力,那能怎麼辦?有人退而求其次,認為司法辦不成沒關係,反正讓他們走一趟司法審判程序也好,至少要讓他們體會一下不堪的「社會觀感」。問題是陳水扁前面還排著國務機要費案,邱義仁前面也排著鐽震案,如今再多一樁巴紐金援建交醜聞,又能奈他們何?他們就算一路配合走完司法程序都無所謂,所謂的「社會觀感」對他們而言,有差多少呢?

     怕的是,司法敲鑼打鼓查了個半天,高層大員一個辦不到,又把那些在第一線承辦的外交人員給法辦了。就像藍綠衝著首長特別費攻防廝殺個半天,沒有一個人後來有事,就只重辦一個貼發票報帳的小公務員余文。所以,我們真要拭目以待,屆時,那些「微笑」的人們,哪一個會有事?會不會還是抓些外交人員來墊背!

     至於民進黨的「切割政治學」,更是令人嘆為觀止!鬧出這麼大的醜聞,對扁的責任追究不是「不置一詞」,就是「輕輕放下」;對邱的責任追究也只是叫他「退黨」。邱的姿態還挺高,要他辭職理直氣壯地說「看長官批不批」,甚至還說「請辭太廉價」,對一個連基本責任政治倫理都不放在眼裡的人,民進黨對他還這般的「溫良恭儉讓」,也難怪許多人說,這個黨還沒到谷底!

     嘗試想想:如果這樁醜聞爆發在今年初,民進黨還能維持現在的廿七席立委嗎?如果是爆發在三月初,謝長廷還有五百多萬票嗎?如果政黨沒輪替,這事會曝光嗎?此刻就算叫陳水扁與邱義仁都退了黨,就一切切割乾淨了嗎?就都跟民進黨無關了嗎?難不成凡扯爛汙者、凡A公款者,只要聲明退了黨,他們所作所為都不再關民進黨的事!這個黨到底有沒有想過:就算不理會那些不投他們票的選民,難道都不需要理會那些一路逆風行走,無怨無悔的年輕支持者?難道都不必在乎那些在大選之夜流淚痛哭的選民?

     一樁價值十億的金援外交,金援被A了,外交泡湯了,A錢的人躲在地球某處享用這筆鉅款,所有知情的人,主導的人都在「微笑以對」,我們所有納稅人卻完全無能為力!他們到現在都還笑得出來,我們除了悲哀、氣憤,難道只能選擇無奈!

中國時報 2008.05.06 
怎麼又是他
中時小社論 

     兩個多月之內,先跑出一個「鐽震案」,接著爆出一個「郵匯局百億元資金挹注陽信銀行案」,加上現在這個「十億烏龍建交案」,怎麼搞的,每次都是邱義仁交辦?

     這好像已經成了公式,只要掀出見不得光,涉及天文數字資金的大案,背後都有邱義仁。這讓人不禁感嘆﹕「怎麼每次都是他?怎麼這次又是他?」

     簡單說,邱幹的事情,就是迴避體制,扭曲法令,不走正道抄捷徑,手操大權,便宜行事。權力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邱義仁能這樣呼風喚雨,唯一的原因,就是背後有個陳水扁

     邱是扁的選戰操盤手,是扁的超級親信,有了這層關係,邱才能魔法上身。以前老國民黨時代,也有這種超級親信,也是呼風喚雨,撒豆成兵,等大老闆下台後,這國民黨超級親信隨即吃了官司。現在,陳水扁還沒下台,邱義仁還在副院長位子上,就成了被告,已經吃了官司。

     往事已矣,來者可追,拜託,馬英九政府可別再出現什麼超級親信了。國民黨選戰大勝之後,我們曾經這樣期許馬英九﹕「鞍前馬後簇擁從龍之輩,日後絕不可雞犬升天。」

     截至目前為止,從內閣人事來看,馬大致做到了這一點。往前看,將來的日子還長,馬英九千萬要管好身邊手下人等,別再出現邱義仁這種「怎麼每次都是他?怎麼這次又是他?」的超級親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7) :
7樓.
2008/05/04 08:58
回應文章: 【MY COMIC】號稱秘密的世紀大公演

政權交接的技巧:明文規定的與衍生的就是技巧-亦是專業調查重點;前提是必須政權輪替.案件爆發主因就是明文規定必須交接的已經交不出來了.

當案件成為懸案,若現任執政黨毫不作為,調查理論就可合理懷疑-現任執政黨是幕後黑手;只有政權輪替才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龍雨2008.5.4PM20.56.


6樓. 芋仔
2008/05/03 13:17
內神通外鬼啦!
哈!哈!哈! 此案曝光, 是二次政黨輪替的好處
民進黨執政團隊的世界觀及治國高度, 愛台灣的實際做法, 令人想說"幹! 爛!"
支持"強力監督執政黨, 政黨輪替常態化"
邱,黃及阿扁不是昨天才出社會, 已經"生魔戴角", 絕不是笨蛋, 有錢可使鬼推磨,甘冒司法政治風險, 錢二年前就已匯出, 依社會行情條件是五五對分, 也就是裡面的不管多少人(邱,黃及阿扁…等等)自行處理50%, 外面的不管多少人(金,吳…等等)自行處理另外的50%, 這就是口口聲聲愛台灣的民進黨執政團隊, A百姓的錢真有手段及智慧, 鐽震案只是錢尚未匯出, 馬蕭新政府都應徹查到底, 還百姓公道.
5樓. 最 i 這 e 節
2008/05/03 10:02
可惡的一票人
可惡的一票人
4樓.
2008/05/03 08:35
貪腐集團的一件內褲

不小心露出來了

不知道還有多少

3樓. B
2008/05/02 23:40
魔術奇觀!
漫畫精彩。。。為人民繳的稅金心疼!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2樓. 陳棣輝
2008/05/02 20:49
污錢的騙局
若是本案沒被揭發,三千萬美元,又是給陳水扁,邱義仁,吳思材,金紀玖等人分了!那裡有如此粗糙的建交程序?完全是假密祕建交之名,行貪污之實!
邱義仁!你負最大責任!嘴巴喊爽的?在你手中搞出那麼多大弊案!都是數千萬美元數億美元的天文數字!你負過甚麼樣的責任?只要把分贓的美元存入美國陳致臺陳性愉的戶頭!就是你負最大的責任了!難怪阿扁子女在美國銀行戶頭各個都有數十億美元存款!
沒被揭發的援外弊案還不知繁幾?
邱義仁說:與扁無關!密秘外交,由總統主導!弊案被揭發了!你說與阿扁無關!那和誰有關?非常笨拙的脫罪說詞! 肯定與貪污騙子扁脫不了關係!要建交,要撥款,能不報告總統嗎?合理的懷疑:根本就是和南線專案一樣,你們精心設計的騙局,專污國家的錢,五鬼搬運,錢匯到國外,轉個彎就回到美國銀行,你們子女的戶頭了!阿扁子女在美國戶頭所擁有數十億元存款,合理的懷疑,就是國家的錢經過”轉彎”而來的!(阿扁的子彈和錢都會轉彎!確實厲害,確實可惡!)
若是此案沒被揭發!再二十天,520之後,你們這群貪官污吏,全都逍遙美國當闊老爺去!阿扁秋仁,你們一定是”很萬嘆”!怎麼不晚幾天?!
新政府!為民請命!徹查到底!包括過去所有弊!涉案人員全都凍結財產,不合理的收入,不明財產來源,全都應沒收充公,還財於民!這是新政府應有的作為!也是新政府的首要課題!
1樓. 任俠李之瑜(李麗梅)
2008/05/02 14:24
天理何在啊

誰來還原真相

誰能懲奸除惡

誰來制裁這些真正賣台的匪類

人民就只能憤怒的痛罵嗎

人家A走民脂民膏

人民就只好認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