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MY COMIC】決斷若一再推遲,能期待承擔什麼大局?!
2014/08/16 07:43
瀏覽2,329
迴響4
推薦37
引用0

幫市民抉擇一條安全的防線有這麼難嗎??還是只為了隔離自保防線才需要等待民粹做個了斷??未來沒想法 應對沒辦法 只好原地打轉看著辦.....???

態度決定高度 思路決定去路.........主政者若有承擔的決斷力 才能給城市不凡的生命力

http://www.ctci.org.tw/public/Attachment/4218154216925.pdf 

http://blog.udn.com/mykey/article

高雄氣爆釀成重大傷亡與毀壞,主因在第一波毒化學災害未能及時阻災,接續第二波連六天暴雨,形成「複合式災害」破壞力加乘,民眾形容是「水深火熱」。應變複合式災害,關鍵在掌握黃金救援時間的「斷然處置」,必須迅速掌握問題作成決斷,在災害擴大前作出有效防堵。很遺憾,面對水火交加的複合式災害,高雄市府暴露出嚴重準備不足的缺乏。

無獨有偶,昨天新北市也發生大樓氣爆事件,雖然是家用瓦斯釀禍,與高雄的丙烯氣爆不同,但威力相當強大,造成一死十餘傷。這顯示,氣爆是都市防災不可輕忽的一環,尤其對業者的督促、管理及究責,毫無儌倖的空間。

在一般情況下,不同災害多半單獨出現;但若形成複合式災害,則往往棘手百倍。在台灣,一九九六賀伯颱風造成大面積土石流,讓大家見識到複合式災害的威力;二○○九莫拉克風災滑坡造成小林村滅村,更讓人駭異災害形態的升級。

二○一一年日本福島的地震、海嘯、核災三害併發,是複合式災害的最明顯例子。致命點是,在海嘯造成奪命驚魂後,又因核電廠備用電源失效,反應爐面臨爐心熔解危機;但是否要用海水澆灌反應爐使之冷卻,遲遲未決,電廠一路層層向上請示到東京總理府,遲延二十四小時才做成灌海水降溫決策,災害已經失控。

也因為福島核災,促成全球防災應變最大幅的修正,關鍵調整是「斷然處置」。以當時的緊急情境,要不要用海水來澆灌反應爐,應該授權電廠值班工程師決定,讓第一線操作人員根據現場情況作出研判,掌握救援最關鍵的時間,不必層層向中央請示。

當然,把救災啟動交到第一線,會給前線人員增加莫大的壓力。但高雄搶救氣體外洩的三小時內,若第一線警義消毅然「斷然處置」,及時撤離鄰近民眾並管制交通,傷亡數字必可大幅降低。因此,做出「斷然處置」除了專業素養,還得有勇於承擔、不計毀譽的人格擔當。

三年前,南瑪都颱風登陸台東,台灣首見地方政府「斷然處置」提前應變,及時撤離危險區的一萬一千餘居民,寫下零傷亡的紀錄。比起前一年重創高雄市的凡那比、侵襲宜蘭的梅姬颱風,地方首長都把防災避災責任推給中央;台東在南瑪都颱風中將防災指揮責任交由鄉鎮市長擔任,讓應對措施直接貼近現場,確是一大進步。遺憾的是,這次高雄氣爆,地方當局又故態復萌,不及時應變,資料、經費全部推給中央承擔,開了防救災潮流的倒車。

防災的基本原則是:「縮短決策流程、提前發動防災」,而複合式災害的防災整備規模又更大。此次高雄氣爆,高市府未能掌握黃金三小時辨識何種氣體外洩、洩漏點在哪兒。其實,衛星地下管線監測技術國際上已相當成熟,包括埋設路線、可能滲漏地點的偵測,可以迅速偵知,且誤差在一公尺內;對照高雄至今仍在為「幽靈箱涵」誰蓋議論不休,我們的城市安全管理還停留在摩登原始人階段。

在未能偵知何種氣體外洩的情況下,消防員逕行噴水三小時;事實上,丙烯是廣義的「油」,不溶於水,密度大於空氣,氣化後在水面上方,空氣下方;大量沖水必然助長丙烯擴散,這是很簡單的道理。這也說明第一線人員應對災變的專業不足,無法作出正確的「斷然處置」。

在連串的爆炸後,多位消防弟兄喪命火線,也揭開政府防救災更不堪的事實:十八年前,政府推動成立的「毒化物質災防體系」,明知這很重要,但至今始終未納入編制,環保署以計畫外聘的方式組成「毒化災應變隊」來執行;一旦沒錢,計畫就中止。受傷的隊員不具公務員身分,就醫要靠民間募款,讓人不捨;反映出政府對毒化物災害的輕忽,更是下次災害的潛因。

面對複合式災害更加頻密的情勢,防災整備工作勢將遠超過以往,對災害的態度應更戒慎恐懼。中央做好資源調度、教育訓練的整備,地方則要勇於扛起災害發生「斷然處置」的責任;更關鍵的是,唯有反覆演練,整套防災計畫才不會只是「牆上掛掛」、「嘴上說說」,才可能發揮保命的作用。同樣的,事事有人管也不應淪於文書報表上繳存參的官衙程序,務必深入業務環節,熟悉到「如臂使指」。

災害一定會有下一次,重要的是記取之前的教訓。

【2014/08/16 聯合報】

經濟部長杜紫軍昨(15)日表示,若兼顧公共安全、經濟發展、就業機會三者,將北高雄石化產業集中南遷,是非常重要的思考方向。官員透露,經濟部擬將高雄港第三港區、南星計畫,加上遷村後的大林蒲、鳳鼻頭,串成南高雄石化產業的珍珠帶。

杜紫軍昨日在經濟部新舊任部長交接典禮後表示,在南高雄臨海地區填海造陸設立石化專區,能靠近原料供應端,解決石化管線行經都會區的問題,但仍有待與高雄市政府進一步討論。

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表示,院長江宜樺已在本周聽取經濟部擬設高雄石化專區的報告,江揆下周還會再請經濟部詳細說明,屆時會再討論相關規劃。據悉,報告日期已排定下周三。

杜紫軍說,石化產業區位調整需要長期規劃,短期第一步仍是將現有管線安全問題檢測完畢,待和高雄市政府討論過後,再來進行第二階段規劃。

工業局指出,石化專區目前僅在初步構想階段,可能地點包括高雄港務局規劃的第三港區、南星計畫,或遷村後的大林蒲、鳳鼻頭等基地,但仍需與地方居民、環團、業者及高雄市府溝通協調,才能確定未來發展方向。

官員指出,石化專區茲事體大,並涉及填海造陸,須通過環評等關鍵程序,最快也要十年才興建完成。

他並透露,不排除將高雄港第三港區、南星計畫、遷村後的大林蒲、鳳鼻頭等基地連成一線,成為我國石化產業的一串珍珠。

南高雄沿海設立石化專區,沿海居民已表態「誓死抗爭」,並怒斥「生雞蛋的沒有,放雞屎一堆。」工業局表示,若設專區一定會有相應的遷村計畫;杜紫軍也說,大林蒲、鳳鼻頭等地遷村已討論多年,會在「江菊會」中與高雄市府交換意見。

外界關切,氣爆後是否修訂石化專法完善管理?杜紫軍說,行政院正在討論中,工程會日前已兩度對此召開會議,很快就有定案方向,屆時會依照政策方向執行。

他也提醒,設專法費時較長,不足以解決眼下急迫問題,應先加強管線查核,中長期再考量修訂專法。

 

【2014/08/16 經濟日報】

針對中央有意在高雄港外海設立石化專區,高雄市長陳菊昨(15)日說,還需商議評估,應再與全體高雄人討論。至於靠近規劃區域的大林蒲六個里居民則表態強烈反對,除非遷村。

據了解,行政院拋出在高雄設立石化專區議題,原則上選定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二期等區域,以填海造陸方式,進行大社工業區等石化廠遷廠之用。

針對該構想,陳菊表示,還需商議評估,現在思考的是高雄現階段安全;至於石化專區是否可行,牽涉廣泛,應再與全體高雄人討論後再說。

高雄市環保局長陳金德則認為這是一個方向,他說,填海造陸設石化專區是解決石化管線經過人口稠密處問題的方向,但應與地方充分討論細節,不能由中央單方面作成決策。陳金德並表示,石化專區計畫將散布高雄的公民營石化廠遷入,遠離人口聚集地區,油品和原料可以從港口直接卸。

情何以「牽」(台音)拖?.....「雞皮疙瘩粉絲團」..........

OS........我對「花粉」過敏.....對「花痴」更是敬謝不敏.......

「自己的高雄自己救」~~~ 看你們到底要「自娛娛人  自誤誤人 」到什麼境地.......

高雄市工廠和住宅混合的問題,遲早要面對.陳菊當市長也好幾年,不太可能沒有聽過石化專區的構想.但是,從陳菊的反應來看,陳菊根本沒有思考過石化專區的想法.因此也無法針對經濟部的構想,提出自己的看法.
,陳菊擔任市長也好幾年,這種重要的是事情一點概念也沒有.你能指望她什麼呢??

==============================

石化產業可不要嗎?扣除未上市的中油,石化業市值高達二∙五兆元,占台股的十分之一。

比台灣還要地小人稠的新加坡仍在全力發展石化業,為什麼台灣不要?韓國還喊出要成為紐約、倫敦、新加坡之後,全球第四大石油貿易中心。

此刻除了究責,更該深思台灣石化業該何去何從。

先讓我們解開謎題,為什麼高雄市區會有石化原料?

當年十大建設,以日據時代留下的燃料廠為基礎,興建高雄煉油廠,並且興建仁大、林園石化工業區。那時候高雄煉油廠與仁武、大社是緊緊相鄰的,並不需要埋管線穿越市區。

隨著產能擴增,原料需求增加,石化廠新建提案,又遇環評不過或土地取得困難等問題,業者開始進口原料,運進內陸工廠。

其實今天港區進原料、市區扛風險,加工廠在郊區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二十四年來有三次機會能讓台灣石化業擺脫今天現況,還能升級提高競爭力。

第一次機會是九○年代,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取得六輕投資許可,為平衡中油與台塑體系,中油體系的東帝士集團與中油分別取得推動七輕及八輕,打算選擇一塊靠海土地,將上中下游都整合在一起,提高競爭力。

但七輕選上的廠址遇上了黑面琵鷺,環評過不了關;八輕則始終處於土地無法取得的狀態。最後一次機會是中油與民間業者共同組成一家公司(國光石化),這提案碰到白海豚保育,以及世界各國對於地球暖化議題的重視,國光石化最後因環保被判出局。

整合機會沒了,只好獨善其身,拚命挖管路進口原料,長期推動大社石化工業區遷廠的沈建全指出,「從林園、中油大林蒲到大寮、仁武、鳥松到大社,過去八年來總共新建了十三條地下管路。」這等於在高雄市的人口稠密區又多埋下十三個未爆彈。

請想想來龍去脈 何以致此????什麼叫言之過早??什麼叫百年大計???如果政客能多花點心思在都市永續規劃上,找到平衡的解方,維生命脈各有最佳的來路與去處,何須致此地步?????

短期加強管路安全檢查,讓石化業繼續運作,避免台灣經濟受到嚴重衝擊。
中期解方是集中石化業者在高雄大林蒲到林園這一帶的西南沿海,原料進出直接用管線,不用再穿越高雄市區到大社、仁武、大寮;而且擁有經濟規模之後,才有足夠資源能夠自主研發,開發高值化的石化產品。因此最重要的是建立經濟規模提高競爭力,有錢之後才有辦法研發。未來也才有機會用這樣的經濟規模爭取頁岩氣商機。

====================

政院拋出推動高雄的石化專區,卻被質疑是將興建中的油品石化中心重新包裝。政院人士表示,石化專區是個全新概念,將油品石化中心由原本的182公頃,擴充到400、500公頃,重新規劃,將分散在大社、仁武、後勁、林園等地的石化業者,全數集中。

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第二期工程2012年動工,其中包括一個油品石化中心,100多座石化儲槽將進駐。

政院人士指出,油品儲運中心約256公頃,已規劃中油、中石化進駐;除儲運中心外,石化中心還有182公頃土地,不足以讓所有石化業者進駐,政院希望大幅擴張、重新規劃,至少需要從182公頃擴充到400、500公頃。將把分散於大社110公頃11家業者、仁武25公頃37家業者、後勁262公頃,以及大發、林園等地的業者都遷移集中。

政院人士指出,目前高雄地底有兩條主要管線埋設路線,一條是從前鎮儲運所到大社,這次爆炸管線也在這條運輸路線上;另外一條路線從林園、經大發到大社,如果能將上述地區業者集中第三港區,將可解決因為工業區分散,必須透過地下管線輸送的風險。

但因開發經費、需求面積等,都還缺乏詳細評估,行政院長江宜樺已指示先行評估,下周三再次聽取報告。高雄以石化業為基礎,石化產業就業人口在高雄市至少1.5萬人,產值逾新台幣9024億元,不可能中止石化業發展,行政院傾向透過規畫石化專區解決問題。

經濟部長杜紫軍昨(15)日指出,未來高雄地區的石化產業發展,將與當地公共安全、經濟發展與就業機會一併考量,選擇出對三者有利的方式進行。他也提到,將分短中長期進行規畫,首先清查檢測管線、政院尋找法源依據,長期則是考慮石化專區。

行政院長江宜樺將在下周三(20日)聽取經濟部報告有關高雄市設立石化專區規畫。據了解,除了南星計畫可以填海造陸外,高雄洲際貨櫃碼頭二期亦可考慮再擴展,將原來石化儲槽專區再擴大,成立新的石化專區。不過,規模大小,杜紫軍表示,還要詳細規畫,未來高雄煉油總廠104年底停工後,沒有要在高雄洲際貨櫃碼頭二期計畫復活,只會將仁武及大社,及仁武外圍台塑等業者遷移集中。

杜紫軍昨日上任為經長,他在交接儀式後,就高雄市石化業的發展表示,現階段應從短中長期3面向規畫,短期應完成現階段最重要工作,也就是檢測完現有管線安全問題;接下來行政院應會做出包括未來法源依據與石化專區等政策性裁示。

經濟部昨指出,日前已完成大高雄地區首次聯合查核,主要針對中油林園廠輸至仁大工業區中石化廠4吋丙烯管線,進行檢查;初步結果發現,部分制度未予落實,不只紀錄不完整,物料運輸也沒有固定的標準作業流程。

經濟部與高雄市府表示,若有不符法規事項,將由各檢查單位逕依權責處理,後續整體總報告預計於半月內送交受查工廠據以改善,並同步函送高雄市政府錄案追查後續改善情形。

中期規劃將檢討未來石化管線管理問題,杜紫軍表示,現階段先依道路挖掘管理自治條例規定,中央政府正在檢討相關法令是否要進一步加強規範,加強掌控管線安全。至於是否可設立專法?杜紫軍則說,行政院正加緊討論,工程會將於近期定案。

杜紫軍也說,高雄石化專區仍在構想階段,「將北高雄現有石化產業找尋適當地點,且集中於靠近原料供應端,是個重要的思考方向」,因此事涉及港區規劃與地方政府想法,將待行政院與高雄市府充分討論、形成共識後,再研擬相關細節。

官員表示,高雄洲際貨櫃碼頭二期工程預計2017年完工,目前規畫的油品儲運中心,會讓中油、中石化及前鎮9家及仁大10多家業的油槽集中,約有256公頃。

外傳研擬斥資新台幣500億元,在高雄市第三港區填海400餘公頃建立石化專區,散布高雄的公、民營石化廠可全數遷入,遠離人口聚集地區,官員說,消息有錯誤,要遷移高雄石化業者需求規畫並未出爐,也不知環評作業多久,經費及時程都尚未出爐。

 

高雄氣爆的不幸事件,爆出了風險社會的層層問題。高雄氣爆之後,大量捐款令人感受到社會的溫暖。但如此鉅額款項,應如何使用,眾人的善心義舉應如何發揮最大效用,則令人關心。

論及捐款,務必先探究的是,何以要捐款?如果沒有捐款,會有何問題?為了回答此一問題,應先釐清:依據既有制度,受到苦難的災民,可以獲得何等的照顧與保護?就此,首應計及的是我們的社會安全制度。相對於食安、飛安以及工安的重重問題,台灣社會安全制度的建制與發展,令人相對可以信賴。當氣爆發生之後,所有受到傷害的人民,除極少數例外,應皆可受到全民健保的給付與保障。此外,則是因氣爆而失能或死亡者,其本人及遺屬的保障。就此,警消等公職人員,可獲得公務人員退撫制度的保障。投保勞保之勞工或自營作業者,則可獲得勞保失能或遺屬年金之保障。又如果是國民年金的被保險人,則可請求國民年金之給付。如果是學生,則可請求學生平安保險之給付。除此之外,尚有兒少福利、身心障礙者福利、老人福利以及社會救助等福利措施。此等措施,雖仍存有眾多問題,諸如極為嚴苛的社會救助。惟無論如何,皆應盡可能發揮其功能。

除此之外,因為氣爆案有極大可能是犯罪案件,不止化工廠有公共危險罪責,也可能有公務人員廢卸職務釀災罪責,因而受重傷者或遺屬應可請求犯罪被害補償,其包括財產與非財產之損害補償。以上給付,其財源若非來自保費,則是來自稅收,亦即來自所有的被保險人或全體國民。經由此一慈善的制度,也是制度的慈善,全體國民也都加入了此一救災行列。

除了以上經由社會團結所為的社會給付,氣爆案也當是國家賠償的典型案例。按不論就設施責任或是公務人員的行為責任,此一氣爆案,當可主張國家賠償。此外,則是民事賠償責任。如同刑事責任,民事責任的機能,每在社會控制。此等財產與非財產損害的民事賠償,每每因為加害人的資力而難以實現。就高雄氣爆案而言,其可能究責的化工廠或仍有能力履行此等責任,但民事程序的曠日廢時,每每緩不濟急。因而,受重傷者及遺屬應先給予犯罪被害人補償。又所有災民之人身及財產損害,包括領受犯罪被害人補償者,亦應儘速給予國家賠償。之後,再依犯罪被害人保護法之規定或以共同侵權行為人之理由,向民事賠償義務人求償。

經由以上說明,對於苦難的受災者,務必儘速經由既有的社會安全及國家賠償體制得到充足的照顧與保護。然而,所有的制度,皆有不足之處。縱使在社會福利高度發達的歐洲國家,一樣需要自願的社會服務以及捐助,以彌補社會福利的可能缺角。由此將推導出:所有的善心捐款,絕對不是用來替代既有的社會安全、國家賠償責任及民事責任,而是要在此等給付的不足之處,提供受災者,更為充足的照顧與保護、諸如現有社會安全體系中,仍有待加強的復健或職業重建以及子女教育等費用。因此,任何屬於社會安全、國家賠償或民事賠償的責任範疇,皆不能由捐款加以替代。亦即,以上各種給付責任,絕不會因為有大量的捐款而免除或減輕其責,更不能動用任捐款的一分一厘。

捐款,乃是捐贈的法律行為。法律行為之解釋,應探求當事人真意。深信,沒有一位捐款人的意願是將其捐款用以資助政府或肇事者履行其應有的責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MYKEY 短評】從燒肉看透人性
下一則: 天賦人生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鄭嵐奇(MYKEY)
2014/08/19 03:06
如果你是一個城市的市長,站在城市的制高點往下看,心中想著該幫轄下區域畫出什麼樣的藍圖,我會很想問你的順序是什麼。要考慮的因素有很多,因為城市已不再年輕,舊的東西什麼該捨什麼不能捨,新的東西什麼該給什麼不能給,最重要是居住在這城市的人們能否溫飽而後選擇定居。總之說易行難,各方歧見通常一波未平另波又起,市長心力交瘁是必然的,但別因此亂了方寸、失了格局,在制高點之下只有權衡,沒有看不清楚的地方。

8月1日凌晨的高雄氣爆,把人震飛了天,也震出長久以來無人正視的大問題。如果將恍若被大砲弭平的現場想成表皮,那裡面密密麻麻的油氣通道則像血管,負責人不知道哪裡堵塞就算了,連哪條民生用、哪條工業用都分不清楚,難怪要急救時,開不出處方,任憑災難發生。基於效率考量,政府要求業者限時交出管線圖,但自家口袋裡中掏不出圖資,某種程度上代表政府對這個城市的認知少了一塊,責任上難辭其咎。

我不是化學、都市規劃、更不是政爭專家,釐清事故的細節請留待專業,上述所談的責任較屬於概念上的,主要是管理者因理解不足,而產生疏失。你可以說事故的發生情有可原,高雄不是一出生就被冠上工業城市的名號,有多少歷史、外在的因素匯集各方在此發展化工專業,天時地利人和的,奉上了幾十年來的就業機會和經濟產值,也賠了不少環境成本。只是與其和環保團體一起舉牌抗議,或者情緒性地指責分身乏術的官員失職,我倒是希望有人可以務實地拿起筆來算算,要多少花費、多少時間,才能攤提掉大部分的民怨。數據會依不同的人而出現見仁見智的結果,但至少可從科學的計算過程中,體會出這不會太難。

都市規劃工作的重要步驟之一,即是靠數學計量模型,來模擬未來都市的狀況,依此須投入的參數包括當地自然環境、人口增速、經濟狀況、公共設施、交通運輸、甚至前朝古蹟等等,然後依先後順序不同、給予差別權重,用以得出施政成果的期望值。

都市規劃屬於一個不斷循環的進行式,具任期的政務官不見得願意去碰觸如此棘手的結構問題,無怪乎在二、三十年前管線鋪設的當時,官民考量的因素多以技術可行性和輸送成本等為重,風險管理被拋在一旁,反正地上、地下兩個世界,不要爆破就不會有交集,萬一有爆破也不見得在任內發生,所以處理雖難,但意願左右一切,這就是心態問題。

同樣是心態問題,中央在氣爆事件不久後拋出二要三不的宏觀思維,明顯緩不濟急,且容易被看成是不痛不癢地推諉責任,何苦如此不得民心。如前面所提,施政的數學公式難在順序問題,這需要排序的人將心比心,比如將高雄的事當成全國的事,想像中央的制高點比地方還高,才有可能出於包容,而在處理上達成共識,真正解決民怨。

 

3樓. 麥芽糖
2014/08/17 23:02
好覺自睡
高雄市民既然拼命擁護她, 也只有自做自受承擔她的錯誤領導!




2樓. 李深耕
2014/08/17 08:50
【火燒屁股 官愈做愈大!】

【火燒屁股 官愈做愈大】 杜紫軍 始終如一!? 服貿、產業創新條例 、科專研發 2014/04/03

http://blog.udn.com/glee/12214871


1樓. 李深耕
2014/08/17 08:46
【中央與地方政府的 歷史共業】不遵守 土地分區規定!

中央與地方政府的 歷史共業不遵守 土地分區規定!

請參考

【看高雄市區 氣爆26死 285傷 】政府 短視圖利財團 及 不遵守 都市計畫土地使用分區(拿未有國土計畫法當藉口)

2014/08/02

http://blog.udn.com/glee/15667030

工廠排廢水管、農業灌溉溝渠用管、工廠石化管、民生用排廢水管、民生用飲用水管、醫療院所排醫療廢棄物管等等地下管,不是常常在一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