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鬧劇下檔 正視與反思 開始登場
2014/04/08 15:44
瀏覽3,125
迴響5
推薦54
引用0
 
 
原本因「黑箱」而憤慨的學生,在建立起自己的小王國之後,也迅速「體制化」。參與佔領行動的外圍社團同志,公開質疑「密室協商」、「實問虛答」、「跟馬政府沒兩樣」;陳為廷則宣稱,一切不民主都是為「對抗敵人」、「避免洩密」,實在令人興起似曾相識的荒謬喜感。

在場學生們不知有無發現,自己的行為模式,已變得與他們討厭的大人愈來愈像?當初歌頌的直接「商議民主」,即使在數百人的「議場國」都難以執行,最後都必須走到菁英決策,那麼所謂「黑箱」、「代議政治崩壞」、「不向人民說清楚」的指控,是否真有那麼大正當性?

民主價值,理應由「形式正義」或「程序正義」構成,代表政治運作規則的總和。而絕不應存在由某方自行定義的「內容正義」或「實質正義」。

鬧劇即將退場,社會成本的估算與清償,正視與反思才正要開始登場。這場運動的黑箱必會一層層揭開進行公開逐條審查,請準備好接受各界公審吧....
 
 
 

占據立院議場的反服貿學生團體,決定在10日晚間撤離,立法院長王金平上午步出寓所時表示,「感謝大家能夠體認到我們當前國家社會需要以及人民期待」。至於外界將功勞歸於他,王金平則不願多談,只說,「沒這回事,只是盡自己的職責,尚待處理的事還很多。」

對於外傳他在前往立院發表聲明前,有先與學生以及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聯繫,王金平強調「絕對沒有。」事前也沒告訴馬總統。至於王金平遭指出賣了國民黨,王金平則說,馬總統昨天不是已經做澄清。

王金平今天對於是否會堅守「先立法、再協商」已經不願多談,只說都已經過去了,未來會好好處理。

外界關切王金平未來會如何處理兩岸監督機制的立法,王金平2008年有關如何制訂兩岸監督機制的專訪,近日也被網友找出在網上流傳,他當時強調,「監督條例一定要過,否則未來兩岸談判的細節規範與未來效力都無所遵循,一定會出大亂子。」他並主張,國會的事先參與,可以避免談判結果不被國會承認的結果,立委就不會扯談判代表的後腿。

雖然2008年時似乎有相關的一套想法,不過親王人士分析,王金平對於監督機制,只會關注國會參與的大方向,對於細節部分,不可能透過其他立委提出版本,或是在協商時表達自己的主張。

有資深藍委則認為,2008年至今相隔6年,情勢早有大改變。九月政爭至今,王金平雖在黨籍確保官司上連連告捷,但如無其他轉換跑道的考量,王金平的院長生涯可能只剩最後兩年,此刻推動監督機制對他個人而言,恐怕已經不是最迫切的事。另一方面,以王金平現在聲勢比馬總統還高,王若對於政治生命還有新的想法,相信也沒有一個執政者會希望立一個法,讓自己對外談協議時,受到國會更多的掣肘。

黨內也分析,王金平雖喊出監督條例立法前不協商,但在服貿協議方面,他一樣有來自於工商團體的壓力,也不可能不希望服貿協議能儘速落實,因此一定會想辦法加速監督條例完成立法,屆時如果在野黨還要在服貿審查時杯葛,王金平一定不會接受。

【記者程平/台北報導】

反服貿學生宣布周四將退出議場,立法院長王金平中午召集朝野協商,他並在會後發表聲明指出,朝野協商已達成共識,本會期第五次會議將在本周五及下周二舉行,周五進行完報告事項後便結束;各黨團同意將兩岸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相關草案提報院會,並交付內政委員會併案處理;檢察總長人事同意權案則交付司法及法制、內政兩委員會審查。王金平也指出,「為回應民意,亦獲朝野共識」,盡快恢復立法院運作。

在學校教書的我,不可避免地會被學生問到有關服貿協議的觀點,我通常不願意明白表示個人的看法,因為不希望學生受到老師的意見所影響,鬆動本身原有的立點,畢竟高等教育所重視的乃是個人獨立判斷能力的培養。我會告訴學生幾個基本的原則,第一要多看正反雙方的意見,同時要確認這些看法是否根據客觀正確的資訊,還是主觀既定的認知。第二則是在彼此看法有差異時,學習尊重對方因為資訊取得來源、家庭背景、生活經驗的相異,所產生的不同立場。最後,請用同樣的標準檢視人與事。

第一項原則有時因為資訊的來源及判讀的方法不同,仍然難以分辨其是否完全正確與客觀,即使受過同樣專業訓練的經濟學家都難有相同或是趨近的看法,更何況是學生或一般市井小民。第二項原則至少希望各方能夠平心靜氣地試圖了解產生彼此不同立場的背後因素,而不要將對方的不同意見貶抑為無知或是盲從心理下的產物,因為許多時候差異的生活背景,讓我們在看事情時產生盲點,無法有全方面的考量。

我真正最重視的原則,是希望學生在檢視任何人與事時,不要用雙重標準,或是嚴以待人、寬以律己。舉例來說,有人分析這次反服貿協議的學生中,不少是反對全球化及自由貿易體系對勞工階級與就業機會的衝擊。如果這是他們的立場,當然也應該反對我國在去年與新加坡和紐西蘭所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特別是後者還造成台紐之間貿易逆差的擴大。如果你認為可以容忍台新和台紐的自由易協定,但無法接受與龐大經濟的中國大陸簽訂服貿協議,就應該對剛展開新一回合的TIFA表明反對的立場,也不願意看到台灣參與TPP或RCEP等區域性經貿整合組織。

如果反服貿的學生及社會人士是不希望台灣過度傾中,或是基本上存在反中的情緒,就應該從自身做起,儘量不使用大陸製造或是與中國大陸有貿易來往的廠商的產品,拒絕到在對岸有投資的企業工作,以降低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存度。真正的反中,不應是選擇性的反對,而是要徹底及全面的反對,反對政府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灣、反對那些賺陸客的觀光旅遊業及商家、甚至拒絕對岸統戰考量下送來的貓熊,因為這些都會降低反中的力道。

如果反對的是國民黨政府的親中開放政策,就應當要求未來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都必須要作徹底的改弦易轍,而不是因為換了執政黨,就改變了自己的堅持。過去國民黨執政時,積極推動對美軍購,在野時則轉為反對立場,重新執政時又再度支持;而民進黨在執政之前基本上是反對核四的興建,但核四大部分的興建也是在陳水扁總統任內開展,一旦再度在野,又重拾反對立場,其中的雙重標準及前後矛盾,早已受到譴責,我們希望具有理想性的年輕學子,不要向政治人物有樣學樣。

如果在花時間研究後,認為服貿是不利於台灣的協議,而不認同支持這項協議的大企業或政黨,你可以在未來進入社會時,選擇不進入這些企業工作,畢竟它們並沒有壟斷台灣的就業機會,你也可以在下次選舉時,拒絕投票給贊成服貿協議的政黨或候選人。台灣社會需要的是有骨氣的年輕人,不僅敢挑戰政府,也勇於向大企業說不,給後者施壓,讓它們改變立場。

最後,如果你僅是反對服貿立法的程序正義,就請持續關心我們目前立法品質的不彰,及如何在國會中落實具有民主精神的政黨政治。任何立法院的黑箱作業都應反對,任何不盡監督的立法委員都應譴責,而不應採雙重標準,黨同伐異,更不要寬以律己、嚴以待人。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全文網址: 嚴震生/請用同樣標準檢視人與事 | 名人堂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8598479.shtml?ch=rss_opinion#ixzz2yHkI2E5O
Power By udn.com

 

王金平幫學生搭起了下台階,學生為王金平鋪上了紅地毯,三一八學運以這樣的方式宣布和平收場,讓許多人鬆了一口氣。但與此同時,不少人恐怕也因此感到憂心:一場轟轟烈烈的學生運動,為何許多地方看起來如此眼熟,甚至複製了現實政治?

現在就要對三一八學運作出總結,或嫌太早;畢竟,學生尚未真正撤離,而且學生揚言未來將走入社會「遍地開花」持續運動,後勢仍有待觀察。但整體而言,學運在組織動員上是成功的,在宣傳整合上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在反服貿抗爭上收到了超乎預期的效果;這些,都是值得正面看待的部分。更重要的是,他們表達了年輕世代對兩岸議題的不同聲音,其態度之強烈,是上一代所始料未及。

但從另一方面看,學生們占領國會議場的手段是非法的,他們要求政府官員對話的方式缺乏尊重與對等的教養,他們要求立委簽署同意書的動作流於霸道,他們呼喚群眾前來聲援的態度過嫌輕率,他們要求國會直接接受所謂民間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則顯得自以為是,缺乏民主和體制運作的概念。這些,是所有領導或參與此次學運,乃至只是在凱道或網路上表態的年輕人,必須省思的事。

任何學運都帶有呼籲改革的本質,這是三一八學運受到重視及珍惜的原因。社會大眾願意聆聽年輕人的聲音,是因為國家有義務為下一代建構更美好的前景,也有責任修正既有政策的偏差。然而,包容或尊重示威者的發言權,並不表示承認他們的一切行徑合理,更不意味學生的所有要求都應該被無條件答應;學生若有那樣的執念,就未免太小看了一個國家運作的精密及複雜程度。

觀察宣布退場那天的情況,議場內顯然有其他成員反對撤出。一名激進者甚至激動怒罵退場的決定是「黑箱作業」,未經公開討論;他並說,要退場,應該經過「全民討論」才行。短短的一幕,便戳破了學運自身披掛的民主表相。

試想,三一八學運的發動,是因反對執政黨服貿協議的「黑箱作業」而起;這「黑箱」二字,喊得多麼義正詞嚴。但也不過三周的時光,這張「黑箱」的標籤,只因為退場之爭,便由同志貼回了學運領袖身上。這種「回力棒」效應,證明批評者也須接受批評,學生不該一無感受吧!

再說,學生要不要撤退,有沒有辦法像那名異議者所提的那樣,先經過「全民討論」再作決定?當然不可能!群眾運動的現場,全民在哪裡?然而,這廿多天來,學運場上充斥著這個全稱式的字眼,學生在議場召開「人民會議」,陳為廷宣稱:「我們才是這個島嶼的主人!」林飛帆高呼:「馬總統,請你接受人民指揮。」在學運場上,群眾可以把「人民」喊得那麼神聖,指揮者可以把自己膨脹成人民的化身,卻同時又把經選舉產生的國家元首和代議士踩在腳下;這一幕,是矛盾,也是反諷,更是民主的荒謬。

這次學運歷經三次分裂:第一次,是鷹派與鴿派的路線之爭,結果產生了攻占行政院的暴衝事件;第二次,是菁英與賤民的階級之爭,因此有了「賤民解放區」的論壇設置;第三次,則是撤離議場與否的意見分歧,所以才會有「遍地開花」的妥協。這些歧見與爭執,未必全是壞事,至少促使學運核心成員反省組織及溝通的方式。而從外界看來,這也是學運光環殞落的必然過程,運動畢竟只是社會動員的暫時形式,而不是常態;於是,僅僅三週也夠讓神聖、銳氣逼人的學運圖窮匕現了。

對這次學運的組織、動員、宣傳和秩序,我們深感佩服,年輕的一代充分運用了他們的優勢。但對於這次學運的占領手段、霸道的論述方式、對異議者的一味否定,則讓人難以苟同。尤其,學運領袖一味醜化行政部門簽訂服貿協議的用心,對於朝野立委不認真審議的作為卻不以為意,而私下又和某些「黑手」進行交易,這恐怕是此次學運最大的盲點與敗筆。

這三周的運動對學生是一場試煉,我們期待,走出議場能使他們變得更成熟,切勿複製自己聲言不齒的政治伎倆,更勿變成自己批評對象的翻版。

【2014/04/09 聯合報】



全文網址: 學運慎勿淪為自己批評對象的翻版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8601003.shtml#ixzz2yLPHEXqU
Power By udn.com
 

先弄清現狀的真相,始能推測下一步發展。真相的底蘊就是「反馬」,其他皆是「籌碼」。

民進黨的目標是「反馬」,所以他對美國說「並非反服貿」,但民進黨不反服貿就無「籌碼」。太陽花領導人的目標是要「九%總統聽人民的指揮」,亦是「反馬」,而以其《兩岸協定締結條例》(原稱《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間版》)為「籌碼」。王金平「先立法/再協商」,技巧地跳脫了馬政府的「立法及審案並行」,自然也是「反馬」,而整個立法院皆是他的「籌碼」。

「朝野協商」原是王金平為立法院所定下的「天條」,但此次他在學生面前宣布「先立法/再協商」,這麼大的事卻未經「朝野協商」。王金平進入議場的第一時間,林飛帆就請他上台講話,可知是他與議場學生及民進黨先說好的,再拐騙不知情的國民黨黨團站在身旁為他背書。騙術未必高明,卻也奏效。

至此,王金平、民進黨及學運要角已經完成「反馬」結盟,並掌握共同「籌碼」,那就是要以立法院的「程序正義」或「程序不正義」(霸占主席台、鎖大門),將十個版本的「監督條例」玩到屍骨狼藉為止;那麼,服貿協議若趕不上中韓FTA,而TPP及RCEP又成泡影,則三方「反馬」便大功告成,一切「籌碼」也就耗盡。

然而,三方仍有矛盾。太陽花究竟是要聽由獨派觀點的《兩岸協定締結條例》,在立法院與他案競爭,或一定要使其方案成為「人民指揮總統及立法院」的歷史印記,尚不清楚。如果非使其版本立法不可,則退出議場後勢須另覓「籌碼」。

立法院始終是反馬籌碼,一度由王金平之手淪入學生之手,現在則又將由學生之手交回王金平。



全文網址: 反馬的籌碼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E5%8F%8D%E9%A6%AC%E7%9A%84%E7%B1%8C%E7%A2%BC-8601004.shtml#ixzz2yLQCMdDc
Power By udn.com

 

四十多年前,當時的黨外人士,利用選舉時期將「十大建設」罵得一文不值,他們說:「鄉親啊!我們買摩托車的錢都不夠,現在這些有錢人要起高速公路,花我們那麼多錢,只給

他們的車走,阿我們的摩托車、孔明車根本不能上去,你們說他們可惡不可惡?」

這在當時是多合理,多搧情,多為人民著想的聲音啊!如果當時聽那些人的,台灣現在是什麼個鬼樣子?

而今反對黨抓住這「經濟問題」卻利用學生以「民主問題」、「社會階級」問題來操弄!攪混台灣一池春水!還是一樣的混帳......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2014/04/13 09:58
曲高和寡 乘龍入關
聯合報的學者,講自己都不懂的話,要學生懂,真是笑話!

簡單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不知,則學之,但量力而為.

讀四書,即可解惑!

反服貿是假,見縫插針,搞鬥爭是真!

學紅衛兵而不像,只是紅小兵之局部,綠領巾而已.
太陽花標誌,也來源於此!

反服貿小黑道,被稱綠衛兵 ,
主要是政客授意, 為非作歹, 仿傚紅衛兵,

但規模太小,時間太短, 成果太少, 差得太遠, 難稱兵,

但卻與紅小兵之「綠領巾」相當,


紅小兵,是沒資格當紅衛兵之青少年,
現改稱少年先鋒隊,

中國少先隊章程》第11節規定,6周歲到14周歲的少年兒童,願意參加,經批准,就成為隊員。
上海市等地區在小學一、二年級設兒童團,作為少先隊的預備隊。象徵物是「綠領巾」,表示是祖國的小苗苗。

少年先鋒隊隊歌 - 兒童歌曲 太陽花為標誌,
4樓. 古非
2014/04/10 03:11
台灣人民不喜歡一針見血來解決問題以造福台灣卻總去鄉愿妥協來凌遲台灣,但當到了凌遲的那最後一刻依然得面對回歸極樂世界之時,不知凡事都熱衷於民粹鄉愿思考的台灣人民是否也能堅強勇敢面對殘酷事實而無怨無恨靜心接受?
3樓. 麥芽糖
2014/04/09 11:44
加碼戲演完 回到原點!

就算學生走了!

王柯還在, 打架的綠委還在!

沒啥進展!




2樓. dirtyaben
2014/04/09 03:39

Bravo! Such a concise article, just to the point.

The writer has been well educated.

Applause!

1樓. 是非正義的衛兵
2014/04/08 17:52
綜觀台灣經濟,是不能不看全球整體經濟的走向,對此論述做深入的分析,在此服貿對抗中,台灣人是繳了白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