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試閱】《鳳凰之城》上
2011/12/28 22:04
瀏覽83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序 青梅

  蒼穹邈遠,層層疊疊的雲霧填滿了整個天空,廣闊無垠的土地,也被蒙上淡淡的陰鬱顏色。
  土地的盡頭,一個眉目清俊的少年倚在樹下,陳舊暗淡的衣服卻無法掩蓋他身上那種奪天爍日般的光芒,彷彿是宇宙中最高遠最孤獨的存在,他靜靜地俯視著腳下的山川、溪流、梯田、還有忙碌生息的人群。
  「離歌,離歌!」
  細嫩好聽的呼喚聲由遠而近,少年猛地站直身體,一隻小小的烏鴉歪歪斜斜地衝過來,直直地撞進少年懷中,又被彈飛出去,滾到地上,變成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黑黑的皮膚襯得一雙大眼睛又圓又亮,她骨碌碌爬起來,重新衝向少年。
  離歌歡喜地抱住小女孩,「小烏,妳怎麼才來?我等妳好久了!」
  畢小烏抱緊少年的脖子,軟軟嫩嫩地哼著:「因為,小烏要剝好三百個玉米才能出來呀!」
  「三百個?」離歌皺眉,心疼地舉起畢小烏的手。只見她小小的手指已經又紅又腫,有些地方甚至起了血泡。他咬著牙,「這幫吸血鬼,妳才多大,就安排這麼多活給妳!」
  將小腦袋埋進離歌寬厚的胸膛,畢小烏小聲嘟囔著:「誰讓我們是最最低賤的鴉族呢。」
  離歌激動地抬起畢小烏的面孔,「誰說我們鴉族是最最低賤的?翼國之中,沒有永遠的貴族,也沒有永遠的奴隸,只要我到了『那裡』,就可以改變鴉族的命運。」
  離歌伸出手臂,直指天空,雲霧變幻之間,一座城池若隱若現,彷彿是一朵花蕾綻放在雲層中。
  雲上之城。
  翼國的都城,翼族的驕傲!
  那裡不但是翼國的統治者--鳳凰的居所,更是所有生活在地面上的翼族人的永恆嚮往。
  因為,無論你是什麼身分,只要可以到達雲上之城,就能擺脫曾經貧賤的生活,躍升為貴族!
  貴族,那是多少人的夢想,多少人可望而不可求的尊崇!
  再也不用晝夜勞作,為了幾文錢去拼命,可以吃最美味的食物,穿最華美的衣服,享受最舒適的生活。
  只可惜,只有極少數人能夠突破城外那道作為屏障的雲霧和閃電,真正進入雲上之城。因此,雲上之城在人們心中就像環繞在城外的雲霧一樣,朦朧不清,如夢一般美好,也如夢一般虛幻。
  但所有人都知道,在雲上之城,每隔七年會舉行一次競技大會,只要在競技大會上取得勝利,就能成為協助鳳王管理翼國的四大侍衛,並且連同自己所在的家族也跟著沾光,享受貴族待遇和特權。
  那才是離歌的夢想。
  畢小烏驚恐地瞪大了她的眼睛,「離歌,不要去!娘說,許多人去了都再也沒有回來。」
  離歌憐惜地撫摸畢小烏的臉龐,「可是,我希望小烏像小公主一樣地生活,而不是任人欺辱,辛苦度日。」
  畢小烏小嘴一扁,登時大哭起來,「小烏會見不到離歌,小烏不要!」
  離歌溫柔地擦去她的眼淚,「難道妳不想讓我們鴉族人,包括妳娘穿上華麗的衣服,吃著香噴噴的食物嗎?難道妳希望我們永遠被別人踩在腳下、供人奴役嗎?」
  畢小烏瞪著圓溜溜的眼睛,淚珠盈盈欲墜,「離歌,小烏沒有……」
  「那麼……」離歌鄭重地捧起畢小烏的小臉,「在這裡等我,總有一天,我會駕著火鳥之車,穿越天空和雲彩重新回到妳的身邊。」
  小烏細細地抽噎著,「那你……可要快些回來……」
  淚水滾下臉頰,落入離歌的手心,凝聚在一起,化為一顆晶瑩剔透的淚型珍珠。
  離歌拿出一根黑繩穿起淚珠,把它掛在畢小烏的脖子上,「小烏,這顆淚珠會把我的心情傳遞給妳,讓它代替我守在妳的身邊,好嗎?」
  尚且溫熱的淚珠垂在畢小烏的胸口,閃動著熒熒的光澤。
  畢小烏緊緊地握著淚珠,拼命地點著頭。
  離歌輕吻了一下畢小烏的額頭,慢慢鬆開了她,退後,背後伸展出了黑色雙翼。
  羽翼蓬勃伸展著,然後他振翼而起,輕盈優雅地在空中盤旋。
  他黑羽如墨,俯瞰塵世,如天際聖者,旋身投入茫茫雲際……


第一章 雲上

  山茶花又開了,漫山遍野一片火紅。
  輕薄的花瓣靜悄悄地從枝頭飄落,風兒吹過山野,捲起紛飛如雨的花兒,盤旋著升高、再升高,彷彿那嫣紅的花瓣也想像生活在這裡的翼族一樣,飛向那遙不可及的雲上之城。
  花雨飛去的地方,高遠的藍天之下,一個小小的身影在雲層中若隱若現。
  畢小烏拼盡全力地扇動翅膀,高空中凜冽的寒風將羽絨吹得緊貼在身上,翅膀越來越僵硬麻木,暴露在風中的雙腿也早被凍得沒了知覺。
  她知道自己已經快到極限,卻依然在心中默唸:「畢小烏,妳可以的!一定可以做到!」
  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振奮起精神,她瞇起眼睛俯瞰腳下,那些河流山川已經變得如塵埃般渺小,抬起頭來極目遠眺,雲上之城在雲遮霧繞中,隱隱露出一角……
  四周的空氣越發稀薄,前方那片烏黑的雲海洶湧著、翻騰著,快速逼近,一下子將她吞沒。只一瞬間,撲朔迷離的霧便朦朧了雙眼,隱約間可以看到許多奇形怪狀的黑色岩石飄浮在空中,被強勁的流風裹挾著,向她迎面衝來。
  一塊巨大的黑色岩石狠狠地撞過來,畢小烏只覺眼前一黑,驟然之間,彷彿五臟六腑都在同時碎裂崩潰,巨痛襲來的同時,還有一股不知什麼力量衝上了頭頂,在腦海中瘋狂地奔竄起來,呼吸都開始困難……
  她急促喘息著,拼命想要對抗身體的衰竭之感,但翅膀卻疼得彷彿快要斷掉,軟軟地垂下去,再也抬不起來……
  已經忘了有多少次面對這樣的情景!
  離歌離開之後,已經過去六年了,想念離歌、望著天空發呆早已成為畢小烏每天的生活習慣。
  當新一屆的競技大會塵埃落定,畢小烏日夜期盼的雲上使者終於從空中之城降臨世間,向公眾宣布了競技大會決出的新四大侍衛,與同時產生的新四大貴族--鵰族、鳶族、鷹族和孔雀族。
  面對獲勝的四族,翼國人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絲毫不感到意外。
  近百年來,四大貴族幾乎被少數翼族人壟斷了。
  他們的勢力日趨穩固且還在不斷地擴大,無數的翼國奴隸供他們驅使奴役,所以,這些翼國大族有太多的時間和金錢去培養後代,選拔精英。
  而其他翼族,很多人連吃穿都無法保障,又哪有多餘的時間和精力去參加雲上之城的競技?
  畢小烏卻花了很長時間才肯接受這個事實--離歌沒有成功,他沒有讓鴉族成為貴族。可比起這個結果,她更在乎的是--離歌什麼時候回來?競技大會已經結束了,他為什麼還不回來?
  難道他忘了自己的諾言嗎?
  
  「總有一天,我會駕著火鳥之車,穿越天空和雲彩,重新回到妳的身邊。」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時候,離歌親手給她掛在頸間的淚珠竟開始慢慢變黑,就像被深沉的黑夜籠罩一般,不等她反應過來,那粒黑珍珠一樣的淚滴又突然爆裂,碎成了黑色粉末!
  離歌有危險!
  意識到這一點,畢小烏恐懼得幾乎要瘋掉了。
  毫不猶豫,畢小烏衝出房間,衝上雲空,衝向雲上之城!
  離歌,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你一定要等我!
  於是,整整半年的時間,畢小烏都在不斷地嘗試著,用弱小的身軀一次又一次地挑戰極限。一天、兩天、三天……隨著時光飛逝,畢小烏已經飛得很高、很遠,但雲上之城依然遙不可及,就像夢裡的幻影,盡情向你展示著它的美好與尊貴,卻始終高不可攀。
  絕望一天勝過一天,畢小烏卻始終不肯放棄。
  就算力氣用盡;就算墜下雲空;就算摔得骨頭都要碎了,仍然要爬起來,繼續毫不退縮地向上衝!
  她一定要見到離歌!
  痛苦還在持續,黑色巨石卻突然旋轉起來,並且從岩壁上生出了烈火之樹,鮮紅如血,焰火飛舞四濺,一根根藤蔓從樹上探出來,星星點點的火焰在枝蔓之間燃燒閃爍,妖豔如鬼魅,爭先恐後地纏向畢小烏。
  只一瞬間,弱小的畢小烏就被火樹銀花所包圍,火焰撲上皮膚,灼燒起來,疼痛極了,像是有千百隻小蟲啃噬著肌膚。
  猛烈的撞擊接踵而至,痛苦一陣強過一陣,彷彿從遙遠的地方伸來無數隻無形的手,撕扯著她的身體,要將她撕成碎片。
  畢小烏就像斷了線的風箏,柔弱的身體在雲端飄蕩。眼前的景象越發地模糊起來,意識也漸漸渙散,身體不受控制地往下墜落。
  離歌……還沒有見到離歌……不可以……死掉……
  風從耳邊呼嘯而過,畢小烏已經沒有任何力氣控制身體了。
  她努力地想要舉起如千斤重的翅膀,劇烈的痛楚卻如暴風雨中的海潮,澎湃而起,層層逼近,直至將她完全淹沒。
  「跟我來!」
  耳邊突然響起清冷好聽的聲音,身體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托起……
  畢小烏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身影飛舞在雲端,一雙潔白美麗的羽翼豁然展開,彷彿是高山遠頂的蒼茫飛雪。揮翅扇動的氣流,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正托著她的身體向上飛去。
  精神一振,彷彿有什麼力量重新灌入身體,畢小烏深吸一口氣,竭力振作起來,追隨著那個矯健挺拔的身影,拼命扇動著翅膀,不顧一切地向上飛去。
  幾次力竭,畢小烏都堅強地支撐下來,只怕一停下來便再也沒機會見到離歌。
  雲海和岩石漸漸遠離,一座宏大雄偉的城池出現在眼前。
  終於,畢小烏的雙腳踏上了這片土地,筋疲力盡的她再也支撐不住,眼前一黑,慢慢軟倒在地上……
  
  慢慢睜開眼睛,畢小烏茫然地望著眼前絢爛多彩,宛如仙境的所在,一時之間,竟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是什麼地方?
  豁然醒悟--這裡就是雲上之城!
  畢小烏驚喜交加,她終於來到這個無數翼國人渴望的地方,最最繁華鼎盛的雲上之城!
  更重要的是,離歌就在這裡,和她同在這個高空之城。
  離歌,小烏來了,就要來到你的身邊了,你一定要等我哦!
  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如此弱小的她都能來到雲上之城,那麼強大的離歌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對了,剛才那個幫忙的好心人呢?畢小烏連忙環視四周,但讓她失望的是,附近並沒有那個高貴優雅的白色身影。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那麼出色的人,為什麼會幫助自己呢?
  畢小烏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時,突然有振翅聲遙遙傳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只見前方瀰漫的雲氣被打散,一對細長的翅膀首先映入眼簾,接著是一身如白色浪花般的羽毛,翼尖卻是黑褐顏色--竟然是一隻信天翁。
  那隻信天翁落到畢小烏所在的岩石上,收起了雙翼,「我是雲上之城的使者雲翁,歡迎妳來到這裡,請報上妳的種族、姓名、年齡……」
  畢小烏愣愣地說:「我叫畢小烏,今年十四歲……」
  隨著畢小烏的回答,空中竟自動浮現出幾行黑色的大字,像是寫在紙上一樣--
  
  姓名:畢小烏
  種族:鴉族
  年齡:十四
  特長:無
  擅用武器:無
  最高飛行記錄:還沒確定
  振翅時產生的氣流強度:基本上不會影響周圍任何人,任何事
  
  雲翁詫異地張大嘴,「這麼弱……那妳是怎麼穿越雷電到達這裡的?」
  畢小烏眨了眨眼睛,非常認真地說道:「雲翁爺爺,您知道剛才有誰從這裡經過嗎?我只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是他扇出的風托著我飛上來的。」
  雲翁……爺爺?
  雲翁滿頭黑線,暗暗地咬牙握拳,只想大吼一聲--我才三十歲!可是他卻只能拼命忍耐,誰讓他是雲上使者,代表著整個雲上之城,怎麼可以自毀形象!
  「不、知、道!」
  雲翁拼命擺出公事公辦的威嚴樣子,但還是忍不住忿忿地撇過頭,「哼,我絕對絕對不會告訴妳,可能是剛剛來巡視的懶雪公子!」
  「雲翁爺爺,謝謝你!」畢小烏的眼神一下子明亮起來,「如果有機會再碰到懶雪公子,我一定會好好跟他道謝!」
  雲翁額頭上落下幾根黑線,嘴角微抽,「咳……那麼請伸出妳的右手。」
  畢小烏乖乖地伸出小手,雲翁一扇翅膀,那些浮在空中的字跡竟然化為一縷黑煙,鑽進了畢小烏的手心。
  畢小烏驚慌地收回手,用力甩著,「什麼東西跑進去了?」
  雲翁耐著性子說:「那是妳的身分證明,沒有它,妳是無法進入雲上之城的。」
  畢小烏這才放心,好奇地摸摸手心又想起什麼,「對了,雲翁爺爺,請問您見過離歌嗎?他也是鴉族人,六年前也來了這裡。我到這裡是來找他的!」
  「我、不、知、道!」雲翁一字一頓,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
  畢小烏毫不洩氣,再接再厲,「那麼……」
  不等畢小烏再說出什麼刺激自己的話,雲翁深深吸了一口氣,劈里啪啦地唸完了最後一句致辭--
  「畢小烏,歡迎妳入住雲上之城,成為最新的貴族成員。」
  他用力一揮翅,縈繞在前方的雲霧逐漸散開,露出碧藍的天空、宏偉的城池。
  金燦燦的陽光如瀑布一般傾洩下來,繽紛的色彩驟然呈現在眼前,絢麗得宛如魔幻世界一般。青白的牆壁、淡褐的屋頂、閃亮的琉璃瓦、波動的陽光。
  色彩在變幻,剎那間,歌聲、人聲、藍天、白雲、遠處的風、雲中的石,一齊湧入心海,在心中澎湃起來,彷彿在訴說著無盡的誘惑。
  畢小烏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
  雲上之城,真的好美啊!
  
  想到也許馬上就可以見到離歌,畢小烏歡呼一聲,興奮地撲向城門,城門還沒來得及完全打開,她就已經沿著門縫擠了進去……
  離歌,我來了!等找到離歌,我們可以在這裡一起過奢華的貴族生活!
  華麗的宮殿、插滿鮮花的衣服、精美的座椅、琉璃杯中芳香四溢的葡萄酒,身邊還有溫柔清俊的離歌陪伴……
  畢小烏興高采烈地幻想著。從此以後,她不用再苦苦等著離歌了,也再不用起早貪黑地剝玉米、沒日沒夜地洗著貴族人脫下來的衣服,更不用睡在又濕又冷的土炕上,蓋著滿是黴味的棉被……
  畢小烏美麗的幻想,突然被迎面撲來的塵土和喧囂打斷,她難受地咳嗽幾聲,抬起頭來,立即呆掉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塵土飛揚的街道,小攤小販隨處可見,各種各樣的叫賣聲此起彼伏,混亂不堪。
  一個顧客與攤主為了三文錢爭執不下,差一點動起手來;賣燒餅的老頭用力捅著火爐,冒出一陣陣嗆人的黑煙;一個肥胖的大娘追打著淘氣的男孩,邊追邊罵;還有化為原型的翼國人飛翅過街,行人紛紛躲避,撞倒了籮筐……
  畢小烏完全傻掉了,這裡就是翼國之都,就是所有翼國人都嚮往的地方--雲上之城嗎?
  「不是說,雲上之城居住的全是貴族嗎?」畢小烏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竟不知不覺問出了聲。
  「雲上之城居住的當然全是貴族。」一個聲音響在畢小烏的身後。
  畢小烏心神恍惚,情不自禁手指追打孩子的肥胖女人,「她也是貴族嗎?」
  「是。」
  畢小烏又指著滿臉皺紋的賣燒餅老頭,「那他,也是貴族嗎?」
  「是。」
  一個又髒又臭,全身破爛的乞丐爬到畢小烏的腳下,「小妹妹,提問題之前,先給點吃的吧!」
  竟是這個乞丐在一直回答畢小烏。
  畢小烏更吃驚了,直接瞪著乞丐,「不要告訴我,你也是貴族!」
  「我當然是貴族!」乞丐理所當然地回瞪她。
  畢小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聽到的一切,「別人告訴我,翼國中的貴族從來不會幹活,每天只要吃吃睡睡就可以了。所以大家才拼命地想到雲上之城,就是為了當貴族過好日子,然後學習本事,參加競技大會呀!」
  乞丐看出了她的震驚,依然滿不在乎,「現在,妳也是雲上之城的貴族了,親眼看到了,還不相信嗎?」
  畢小烏疑惑地看著那些街道上的小攤小販,「若是每天都像他們這樣幹活,又怎麼可能當上四大侍衛呢?」
  乞丐冷笑,「若是連基本的生存能力都沒有,又憑什麼當上四大侍衛?」
  畢小烏張口結舌了好半天,什麼雲上之城,什麼貴族,原來全是騙人的!
  離歌,難道你的遭遇也是這樣嗎?
  所以,你到現在還不能回家,你是不是正忙著種菜、賣燒餅,根本就沒有機會參加競技大會?可是,離歌,你到底現在在哪裡呢?

更多精采內容現正連載中: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22304&folderid=-1&bookid=100076288

2012/1/10上市,請多多支持^^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