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試閱】《情迷吸血殿》02 聖誕舞會
2011/12/14 12:56
瀏覽1,858
迴響2
推薦0
引用0

  雖然川流帆同意我留在古堡,可左野澈揭穿了我的身分,堅決要我離開,怎麼辦呢?
  我想不出一個周全的方案,能讓左野澈真正接納我,明白我對他們並沒有惡意。
  時間一天天慢慢地溜過去,很快耶誕節就到了。
  咦?耶誕節?人人都期待的、展現一年中最美時刻的快樂節日?我好像有主意了!
  聖誕夜的舞會設立在皇修爾學院的露天廣場上,天然的水幕上用粉色的燈光勾繪成幾個大字。

  「檞寄生下的約定」

  露天廣場在布魯耳湖面上,呈現不規則的菱形。五彩燈光根據噴泉水柱的衝力大小,交織環繞隱沒在水中,就像是一支天然的畫筆,自然而然地描勒出粉嫩可愛的三色花、璀璨鑽石的五棱星辰。另外一些不同花紋形狀的噴水孔,還會隨著音樂的起伏舞蹈,舞姿翩躚,醉態嫋娜。
  這裡就像是賦予了成為魚美人水中的輝煌宮殿,舞台中狂歡的學生們、舞台外癡迷的人兒、為自己的音樂而沉醉的小提琴手,這裡不是天堂卻擁有了造就天堂的心!
  我和涅尼邇並肩站在廣場邊上的大樹底下,兩雙眼睛都瞪得大大的。至於涅尼邇這小傢伙為什麼會和我一起出現,當然是有原因的……
  耶誕節前夜的傍晚,準備參加舞會的我對著鏡子比劃著新裙子,開心得不停轉圈圈。哇哈哈,今天我要用這套衣服迷倒川流帆!
  迷倒他做什麼?當然是慫恿他去說服左野澈,讓我繼續留在古堡咯!
  從鏡子的反射中,我看到涅尼邇站在門口偷偷摸摸地看我,便故意多轉了兩圈。
  「雜草夜,妳在幹什麼呢?」
  果然,涅尼邇上鉤了!他忍不住從門縫裡探出腦袋來,一臉困惑地瞅著正自戀地對著鏡子左瞧右看的我。
  半天,他彷彿突然明白過來,粉嫩的嘴角咧開一個邪惡的弧度,毒舌道:「這可不是魔鏡,你就是看上百年,也不會把你那張醜臉給變沒。」
  我氣鼓鼓地瞪了涅尼邇一眼,然後眼波一轉,笑得媚眼如絲。我輕哼一聲,繼續比對新服飾,故意刺激他:「也對,在聖誕夜如此熱鬧的夜晚,我們可憐的涅尼邇小白狗只有乖乖地在這冰冷的鬼堡內孤獨地看家的分!唉,本來我還想帶你去的。」
  只感覺一陣白色旋風驀地飛進來,涅尼邇來到我的左手邊,小爪輕輕扯了扯我的袖子:「你會帶我去?」
  我故意裝作冷漠的樣子甩開他:「你不是說我長得醜嘛,如果帶你去不是丟你的臉。」
  「其實……你長得也……也蠻可愛的啦!」涅尼邇不自在地躺在我的床上,略感困窘地將目光調向天花板,緋紅爬上他白皙的臉部。
  我伸手捏捏他的耳朵,笑嘻嘻地說:「同意了,帶你去!」
  「北木夜聖誕大作戰」第一步成功!籠絡了涅尼邇,我就不相信川流帆會不出現!
  於是,肩並肩站立的就變成了我和涅尼邇,當然,等成功引誘到川流帆,涅尼邇小朋友,你該去哪兒就去哪兒吧!
  「小夜,這裡真的有好吃的嗎?」涅尼邇著急地問,口水都快從嘴角留下來了。
  我點點頭,朝不遠處的廣場張望著:「當然,說不定你還可以交一個小女朋友哦。」
  「那還不快走!」涅尼邇扯著我的手,急切地想要往前走。
  「等一下!」我急忙掙脫開他的手,「我還有一件事沒辦。」
  「什麼?」面對涅尼邇好奇的眼光,我只是賊賊地乾笑兩聲。
  「北木夜華麗麗的美女大變身,開!」
  一陣煙霧環繞,我毫無意外地看到了合不攏嘴的涅尼邇。
  「你……你……噢,這是幻術,這一定是幻術。」涅尼邇睜著迷蒙的雙眼看著我,套著手套的小手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耳朵。
  我毫不客氣地在他的腦殼上敲下一記板栗。
  我拉著涅尼邇迅速步入廣場。
  王子們、帥哥們,北木夜來了!可惜我已經鎖定目標川流帆,這次就把你們的聖誕夜讓給其他女生吧!
  剛走進廣場中央,迎面便走來一個男生。
  「美麗可愛的小姐,可以請你跳個舞嗎?」
  我努力保持著淑女的溫雅,綻放開嘴角邊兩顆小梨窩:「對不起,我在等我的男伴。」
  「北木夜,你不去跳舞嗎?你變成這樣不就是想和男生跳舞。」涅尼邇一隻手抓刀叉,叉子上插了一塊比他臉還大的蛋糕,嘴裡還塞了塊蛋撻,唇邊和鼻子都可愛地黏上了些奶油。
  其實除去嘴巴毒舌了點,這個小傢伙還是挺可愛的。
  「唉……」我無奈地歎口氣,抽出紙巾幫他擦拭臉上的汙跡,「我在等一位神秘人!你別管我啦,乖乖吃你的東西去。」
  「請問,這位溫柔的夫人,願意陪我跳舞嗎?」
  如果不是這聲男音好聽得撩人,我一定會扛著關公刀大吼:什麼夫人,你眼睛長頭頂了嗎?我今年才十六歲!
  我循聲望去,面前的男生戴著一張銀質的面具。
  他裡面穿著純白色的繡珠襯衫,外面是一件不弱時尚風的西裝背心,流行中透著中世紀的復古英倫風。他簡直就像是居住在城堡中的殿下,童話中的王子。
  男生擁有一頭銀藍色的過耳中短髮,面具裡的那雙眼睛恍惚如夢。他的神秘獨特和與生俱來的氣質就像一個倨傲的發光體,彷彿所有星芒都必須驚慌地斂去自己炫耀的光束,隱匿在黑夜這塊天鵝絨般柔軟的天幕中。
  我幾乎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整整心思,我優雅地伸出一隻右手搭在他微微張開線條完美的白皙掌心中。
  一接近這個男生,我便感覺熟悉的氣息包裹而來。
  「我真的覺得你好像在哪裡見過。」
  「……」他笑而不語。
  「你不能摘下你的面具嗎?」
  「兩句。」
  「什麼?」
  「這兩句都是在一般舞會中搭訕出現的兩句,不過大多數出自男士的口中。」
  「你想讓我說一點更為稀罕的話?」
  「你本人已經有夠稀罕了。」
  「啊?」
  男生攬著我的腰輕輕地一個旋轉。我看到幾根銀藍的長髮,從他藏匿的後衣領內俏皮地飛出。
  望著眼前幾根長於肩膀的長髮,我短路的大腦終於被接通了,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川流帆!」
  川流帆輕輕摘下面具,笑著望向我:「玩具,我在猜想你會在什麼時候認出我。」
  他那放大的俊顏恍若透明晶瑩如夢,宛若月夜下撲扇著純白翅膀的矜貴的獨角神獸。他的周身彷彿被聖潔的光輝籠罩著,那是上帝獨寵的光圈。
  一曲即罷,我們兩人姿勢曖昧地靠在樹邊,輕聲喘息休憩著。
  「知道我們頭頂上的是什麼東西嗎?」
  川流帆潤澤嬌嫩的殷紅唇瓣貼近我的耳朵,溫熱的氣流噴薄而出,吹得我面頰忍不住發熱。
  我心裡止不住地興奮,終於等到這傢伙了,「北木夜聖誕大作戰」第二步勝利!為了繼續引誘川流帆進入我的陷阱,我就先順著他的意思,幽幽地抬起腦袋。
  聖誕夜的天空沒有月亮,我們的頭上除了松柏的葉子,還是葉子。
  我不明白川流帆的意思,有些茫然地搖了搖頭。
  「知道槲寄生嗎?槲寄生,桑寄生科中的一種植物,由於多寄生在槲樹上而得名。耶誕節這一天,人們都會將槲寄生掛在門楣上,如果兩個人同時經過掛在門楣的槲寄生下,就要互相親吻對方。 傳說,如果未婚少女在槲寄生下被親吻的話,她就會擁有最美好的愛情。」
  川流帆一邊細心地解說著,一邊用一隻手扶著我的後腦勺,輕輕地闔上了眼瞼。他柔軟的藍髮服帖地垂在額前,濃密纖長的睫毛在眼圈地帶投下薄薄的陰影,溫柔的唇瓣逐漸靠近我。
  我下意識地吞了下口水,心臟不規則地跳動著。
  川流帆,他真的要……天哪!我在做夢?好吧,就當這是一場夢吧!
  我也嘟著嘴唇,閉上眼,等待親吻的那一瞬間。
  怦!怦!怦!
  我的心臟在胸腔內亂七八糟地跳躍著,速度快得就像是疾馳在高速公路上的跑車,快要飛出我的身體。
  kiss……kiss……kiss……
  「北木夜。」
  「幹麻,別吵我!」
  kiss……kiss……kiss……繼續親吻!
  「你幹麻親一棵樹?」
  咦?
  樹?
  親樹?
  我倏地睜開眼,看到面前放大的樹幹,它的某塊地方還有濡濕的痕跡!
  呱呱呱!笨蛋!笨蛋!北木夜是大笨蛋!
  好似一群漆黑的烏鴉叫囂著從我的腦袋頂上飛過,全身的血液迅速倒衝。我真想就這麼一頭撞在樹樁上算了!
  「川、流、帆!你竟然又戲弄我!」我怒不可遏,氣得七竅生煙。我幾乎可以想像自己現在的樣子,絕對是一顆渾身冒火的大火球。
  「哈哈哈!我可愛的玩具,取悅主人歡心可是你應盡的職責之一哦!」川流帆還是一臉嬉笑。
  這傢伙,捉弄人的惡趣味還是這麼低劣!
  可惡!可惡!如果是左野澈,他才不會用這麼無聊的手段整人呢!
  哎?我為什麼會想到左野澈,他可是要趕我走的人啊!我忍不住甩甩腦袋,想讓左野澈從我腦袋裡消失。
  我狠狠地瞪了川流帆一眼,總覺得心底有股怪異的失落感在壓抑不住地往上升。雖然很想拔腿走人,可一想到還要依靠他去說服左野澈,我就不得不憤憤地站在原地,思考著怎麼找個台階下,並把話題引到我所希望的那個方向。
  我還沒開口,川流帆卻望著我,面帶微笑地開口了。
  「所以,你絕對不可以就這樣輕易地離開皇修爾學院!」
  我心裡一驚,難道他來找我,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句話挽留我的嗎?
  說起來這傢伙的性子可真讓人捉摸不定,一會兒嬉皮笑臉地捉弄人、一會兒又在危難時刻出手相救,一會兒不留情面地戲弄人家,一會兒又含情脈脈的像個大情聖,真是令人不知道他真正的模樣到底是怎樣的呢!
  可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我故意打扮成這樣引誘他,正是為了這一目的,現在正好少了一些中間過程。其實,我也很希望留下,畢竟和川流帆、左野澈還有兩個契約者在一起的日子是那麼的快樂。
  可是,川流帆,你知道嗎?如果要我留下來,其實關鍵人物在於左野澈啊!
  「左野澈那邊我會搞定的!玩具,安心過個快樂的耶誕節。我先去找他啦!」
  彷彿是能夠看穿我心思一樣,川流帆難得溫柔地留下一句話,便重新戴上銀質面具,隱沒在歡樂的人群中了。
  「川流帆……」
  我心裡某個柔軟的地方猛地被觸動了,感覺到很溫暖。這個平日總是以很不正經的形象出現的傢伙,偶爾耍一下帥,也是如此酷啊!
  正當我感慨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從我的眼角晃過去。
  是左野澈和他的契約者豹子霧!
  喂,川流帆,你去找左野澈解決事情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弄清楚方向啊?
  天啊!到最後竟然還是要我親自上陣!
  
  §

  此時,左野澈他們如同旁觀者一般,靜靜地穿行過歡鬧的人群。他們冷眼看著周圍的快樂場景,彷彿這一切都是與他們無關的。
  左野澈更是顯得格格不入,他依然保持著慣有的冷淡表情,似乎一點兒都沒有感受到聖誕夜的熱鬧氣氛。相反,在一片歡樂的反襯中,左野澈顯得比平時還要冷漠。不對,確切地說,他的臉上有悲傷的表情。
  他怎麼了?為什麼如此快樂的氣氛都無法讓他高興起來呢?
  不,非但如此,我好像覺得他比平時還要不快樂。他到底怎麼了?
  我怔怔地看著被悲傷寂寞的氣息包圍的兩人,無法安心,便悄悄地跟在他們身後。
  鑽石般碎碎的星辰被濃密的烏雲遮得密不透光,蒼穹一片混沌。
  我跟著左野澈和霧來到暗沉的墓園。在淒寒徹骨的冷風肆虐下,只有樹上的殘葉窸窸窣窣地在風中瑟縮著。不知名的鳥兒在樹上咕咕悲鳴,暗暗哭泣著幾許冷清的落寞。
  寂寥的墓園裡傾頹著幾塊零零落落的墓碑,歪斜的石板全都掩沒在雜草叢中。
  不遠處,一人一豹孤寂地站在其中一座墓碑前。左野澈挺直蒼涼的背脊,散發出一種難言的脆弱與陰霾。
  不是吧?每個人都在聖誕前夜狂歡,左野澈居然選擇在這個時候掃墓?難不成他的愛好是在清明節辦喜酒?
  就在我疑惑不解時,一眨眼的工夫,兩個影子突然只剩下了一個。
  奇怪?怎麼只剩下左野澈,霧呢?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皮,難道是太睏了嗎?
  「喂!」
  突然,霧不悅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伴隨著這裡獨特的朔風,他此刻的嗓音就像是被割裂了好幾段似的。
  我後背倏地一硬,才跟蹤沒一會就被發現了,真是大失敗啊!
  我扯了張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轉身面對著背後的豹子先生:「哈哈,真是太巧了!我也想拜祭一下先人,居然在這裡遇到你們了,真是太湊巧了!你說我們怎麼就這麼有緣呢?哈哈!」
  我激動地握著豹子先生的前爪,仿若殘燭之年的老人感歎地拍了拍後輩的手。
  「北木夜,你不是個孤兒嗎?你要拜祭誰?」豹子先生斜瞥了我一眼,一句話差點把我噎死。
  大腦迅速罷工,我只得抓抓頭髮支支吾吾地說:「這個……這個……」
  豹子先生帶著懷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我,不悅地追問:「你跟我到這裡到底想要幹什麼?」
  「哎呀,我只是好奇嘛。」我索性裝作無賴的樣子,一把摟住豹子先生的脖子,神秘地將嘴貼近它的耳朵,「不過,左野澈為什麼會選擇在今天拜祭先人啊?」
  他確實很奇怪!站了那麼久,也不鞠躬,也不帶些鮮花,只是直直地站著。
  如果我是他的祖先,一定會因為他的小氣而氣得從棺材裡跳出來。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豹子先生冷聲說道。他的性格簡直和涅尼邇是一模一樣,是不是契約者都這樣高傲得讓人想扁他們?
  雖然心裡氣得快要爆炸,可我的臉上還得堆出燦爛的笑。
  「別這樣,你也知道我是關心你們的啊!說吧說吧,說出來又不會死人。」
  其實,我忘記告訴豹子先生的是,說出來是不會死人,不說倒是會急死我!
  終於受不了我的死纏爛打,豹子先生的嘴松了松,幽幽地歎了口氣:「唉!今天是澈的生日。」
  「啊?」不是吧?左野澈這麼變態,選擇在死人的地方過生日,難道他想讓這些死人跟他一塊慶祝生日?
  天神啊!這個癖好真是太另類了!
  彷彿看出我有些想歪了,豹子先生忍不住用他的前爪巴了下我的額頭:「你想到哪裡去了,今天雖然是澈的生日,但是今天也是他父母的祭日。」
  「祭、日?」我一字一頓地重複著豹子先生的話,很難消化話語間帶來的沉重意義。
  豹子先生抿了抿嘴唇,說道:「聽說你是吸血鬼的粉絲,對吸血鬼的一些事也還算了解,所以你也應該清楚,吸血鬼和吸血鬼獵人是兩個天生對立的宿敵吧?」
  「嗯……」我的腦袋彷彿被什麼重重敲擊了一下,嗡嗡作響。我不僅知道,而且我就是那個該死的宿敵一方。
  「澈的家族是吸血鬼家族中的守護者一族,相當於殺手武士一樣。守護者一族,他們天生的職責就是保護族人殺掉吸血鬼獵人,因此他們對獵人的殺氣十分敏感。守護者一族的孩子誕生于這個世上的使命就是戰鬥,這是無法也無力改變的命運。澈很小的時候,就接受了自己的命運,他是他們家族最出色最厲害的吸血鬼。」
  豹子先生的神情十分悲傷,雙眼幽幽地望著左野澈的方向,「十幾年前發生了一場浩劫,強大的獵人將守護者一族全部覆滅。如果那個時候,澈不是被父母以及族人保護著,他也早已經死了。
  「可是即使存活了下來,失去所有親人的澈也失去了笑容,封住了自己的心。」
  聽著豹子先生的話,我已經胸悶得說不出話來了。
  全族覆滅!
  這應該是怎樣的血海深仇啊!可是左野澈明明知道我的身分,明明知道我屬於和他有著仇恨的獵人一族,卻沒有對我出手。他只是……他只是將我趕走!
  違背自己使命的抉擇,左野澈需要多少勇氣和力量才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啊?!可是,我卻一點都不知道,不知道他的煎熬與痛苦,還一味地怪他不理人情。
  我現在才真正明白過來,左野澈是在多麼努力地保護著我!
  我有些失神地走近左野澈,心疼痛起來。
  他是暗夜裡的王子,是受傷的孤獨殿下,帶著月光裡喑啞的冷色調童話,獨自譜寫哀傷的夜曲,白天的面具被不小心割開,璀璨的深邃黑瞳裡盛滿了點點破碎的水痕。
  此時的他沒有任何言語,僅僅將濃密的睫毛輕淺地合上十五度角,形成迷幻、琉璃瀲灩的效果。
  承受著仇恨折磨的悲哀王子,和我的村落有著血海深仇的宿命者?我……到底該怎麼辦?究竟該怎樣才能讓你重新快樂起來?現在的我,還能做些什麼呢?
  突然,我的頭腦中冒出一個絕佳的主意。
  「那個……今天是左野澈的生日,我們應該好好慶祝一下才對。」我收起所有難過的情緒,興奮地提議道,一邊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左野澈的反應。
  「不需要。」果然,他想也沒想便一口回絕。
  「雖然我不能還你死神靈絡,好歹也讓我做點什麼事情補償一下啊。左野澈先生,我可是很真誠的哦。」我繼續厚著臉皮地慫恿他。
  豹子先生似乎很感興趣,熱忱地贊同道:「澈,去吧!看看普通人類是怎麼過生日的。」
  普通人類?聽到豹子先生的話,我不由得微微抽動嘴角,尷尬地看向左野澈。
  而左野澈抬起幽冷的眼眸望瞭望我,沒有再拒絕,點頭答應。
  於是,我拽著他來到了一家頗具特色的餐廳。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迴響(2) :
2樓. 路人甲。
2012/01/08 10:42
期待III的到來~
最後一集集什麼時後會出?
第三集2012/1/17上市喔! 鮮鮮文化2012/01/20 15:08回覆
1樓.
2011/12/29 13:53
梵卓,加油喔:-*

好棒哪>/////<

希望梵卓能趕快把第3集寫完>0<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