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教育,正在複製謝依涵
2013/10/30 10:40
瀏覽4,780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文/路仁教授】

「死者無法在庭上為自己辯駁,」法官引日劇名言判謝依涵死刑,不信她與死者之情。

在謝依涵連番說謊後,你、我或法官都難再信。可當初謝依涵拖人下水,政論節目到紅樹林演犯罪情節時,多少人堅信歐石城等人行凶。若謝依涵未吐實,今天上手銬聆聽審判的也許是歐石城等人,誰又能為他們辯駁?

幸好,謝依涵良心未泯而吐真相。「無論怎樣,妳都是我最愛的女兒,」母親無條件、無私、不懷目的的愛,才撼動了堅石、喚醒良知。從學生時代到觀護所服務起,我也體會到,只有心懷如此真愛,才能喚醒迷途者。

因此,我也為謝母感到憂傷。在人間之痛中,喪子痛最深,從懷胎到呵護孩子長大,多少人能忍受孩子挨槍、與世話別?但孩子不吐實又牽連無辜,超越至痛需要更深的良知。

在社會恨謝依涵犯行時,仍希望慈善團體能送暖給她媽。從喪夫起,女人脆弱卻仍堅強保護孩子,孩子交至學校、社會,所有在台灣,一起颳出浮華風帶走孩子的人,也參與共業。

「賺大錢」是謝依涵在履歷,唯一寫下的目標。我念書時同學價值多元,至少不會立下高估能力的志向,現在名利似成共同目標,對想賺「大」錢、成「大」名的學生,我不放心,因為正路走不到,歧途便在前誘惑。

他們要有人拉一把,知道名利是果、努力是因,在努力時順服良知、發揮潛能去做,成為亮光非強求而是自然結果。在謝依涵念大學時,若校園多點溫暖,也許可拉她回頭。

可她若早十多年念,會在該校愛心辦學中感受到溫暖。從該校拿五年五百億後,每年老師得在會議場外,戰戰兢兢地等大老在內清點論文數。「站在流沙上,如何拉學生上岸?」對這位打扮入時、總遲到的學生,老師也只能先顧自己生存。

而在台灣家庭崩解潮中,多少溺水孩子癡等無條件、無私、不懷目的手拉上岸,但從幼教到高教之岸,競逐獎牌、數字績效的手越來越多,像陳樹菊的老師那樣,暗地助人的精神,卻從校園消失。

走筆至此,想到大學「服務學習」、中學「志工加分」,甚至台大校長以「服務特聘教授」光芒,要來引導教授累積服務分數,以發展出一種有條件、自私、懷著目的的愛,不禁擔憂社會更腐化。

「你們正把孩子帶往謝依涵走過的歧途。」死者若能辯駁,也許不是先罵兇手,而是開罵帶錯台灣教育方向的學術舵手。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