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霸凌、毒品、黑幫:校園是艋舺拍片場?
2010/12/22 17:15
瀏覽1,945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文/路仁教授】

「校園問題之源在校外,」嚴主任在夕陽中遙望圍牆說。

下班後她仍待訓導處,因為上級推動零中輟評鑑,她得協調學生每週找時間返校,以免列成中輟生。「這中間他去了哪裡?」我追問,嚴主任緊抿嘴巴、再望向圍牆。

夜色漸籠罩圍牆外角落,國中生聚集。「有隔代教養、受虐的、父母在大陸經商的,正在吸K他命,」嚴主任加快腳步說話。街燈打在我臉,讓我愣一下,「不打電話報警嗎?」 我好奇。

「打給誰?」在公車上嚴主任反問。初任職時,她曾通知少年隊,後來發現他們不愛處理,因為警察關心數字績效,而K他命是三級毒品,抓到後積分不高。「那非分數而是初生腫瘤,會要社會的命,」我反駁,嚴主任望向窗外不回答我。

公車經過醫院,救護車呼嘯而入,「不到關頭,誰想動刀?」嚴主任說。有次少年隊去抓,她才知道得面對家長、民代壓力,小腫瘤其實連到更大毒瘤,再切下去可能被告。更慘的是學生從此不返校,搞垮學校的零中輟評鑑,讓校長拿不到友善校園獎,刮她鬍子。

「妳有鬍子嗎?」我問,笑聲洋溢公車內。笑聲讓我想起艋舺這齣戲,有些觀眾在台下發笑,但真實黑幫裡的少年郎,如何看我們這些旁觀者呢?

「仇恨吧!」嚴主任回答。很多人覺得三級毒品不嚴重,但少年從中暫時麻醉自已,脫離所仇恨的世界,會有比生理更強的心理依賴。當他需要毒品時,就要去依靠黑幫,當黑幫沒錢買毒時,就要去霸凌。

「這是另一種形態的霸凌,」我回答。目前社會討論的霸凌,聚焦在學生如何集體發泄憤怒、言辭恐嚇,甚至認為輔導老師若能耐心輔導,便能疏解情緒,那可算是良性腫瘤。但霸凌背後若為了錢或毒,甚至與校外集團連結,便是惡性腫瘤。

惡性腫瘤不是靠教育部去施壓國中拿反霸凌數字績效,靠內政部施壓警員要辦案數字績效,或靠學者寫更多反霸凌論文能解決的。那得靠大家會診,在「對話」中釐清「量化」所看不到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校園若不想變成艋舺拍片場,在對話中大家可別再說那些「猛假」的官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中小學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