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情鞦韆(五)
2021/02/25 16:29
瀏覽2,794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之1 之2 之3 之4

五、

在宋朝的詞人中,也許你不識李之儀,但應該聽過他所創作的「我住長江頭」,從千年前吟唱至今。

李之儀曾為蘇東坡的幕僚,於蘇遭貶時受株連,後來又得罪權貴蔡京,被貶到長江下游的太平州當小官。在官場失意時,女兒忽然去世、兒子又喪命,最後結褵四十年的妻子也撒手人寰,人生墜入深淵地谷中。

在春花盛開時,李之儀與愛音樂的女子楊姝偶遇。楊姝同情文人的遭遇,以琴聲為他彈奏一闕古曲「履霜操」,訴說西周伯奇無罪被逐時的冤屈,音符傳到了李之儀的耳邊,曾受過委屈與苦痛,在遇見知音的剎那,忽然昇華為文學果實。

李之儀從此寫詞讓楊姝彈奏。兩人雖相距40歲,卻隨著文學與音樂的邂逅,合奏出一段忘憂的戀曲,最後並結褵為夫妻。

那一年的秋天,兩人牽手來到長江邊散步,面對滾滾東逝的流水,變化無常的人世,以及摯愛紅顏在身旁的幸福,詩人李之儀忽然想說千言萬語,卻不知如何啟口,最後則以短短幾句的詩詞,傾訴所有的情意與詩意。

卜算子/李之儀
我住長江頭 君住長江尾
日日思君不見君
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 此恨何時已
只願君心似我心
定不負相思意

譜詞時,李之儀不住長江頭、楊姝也不在長江尾,可距離的象徵,才能彰顯思君的意境,像蘇東坡在蝶戀花中描繪盪鞦韆的女孩,也倚靠一扇圍牆的阻隔,去渲染男人對女孩的遐思,而圍牆不見得真實地立在他眼前。

楊姝不是蘇東坡筆下,盪鞦韆嬉笑、遙不可及的少女,而是此時牽著他的手,在他心海盪漾的少女,而兩人背後的江水,也在詩詞的襯托下,浪漫而滔滔不絕地,傾訴男人的多情與惜情。

我愛水,甚至認為水是詩詞創作的靈魂,不管水是來自江河或大海。春節假期宿居墾丁,旅館窗外是一片的水藍藍,閱讀古詞時,把江水化成海潮,長江化成時間洪流,想像自己漫步於南國的海灘,撿到一只瓶中信,傳來千古的相思情。

請點選文末的影片播放鍵,期待創作的情歌也能在你的心頭,像鞦韆般盪漾。

瓶中信/路仁教授詞曲
這是一首抒寫女性情感的歌,因暫找不到女歌者,先以男聲來唱。

我把一封的信件
藏在瓶子的裡面
丟向浪漫愛情海
隨著海潮去流浪

若是你 遇見了它
在遠方的沙灘
能不能拾起了它
把塵封祕密打開

讀我的心啊 千百回
像石頭迎接著潮水
也許已過了千百年
別問我是誰

我是一個女孩呦
追逐不能說出的愛
我把夢兒藏瓶內
讓愛情四方去流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實習故事(一)
下一則: 愛情鞦韆(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