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鄭捷事件震撼,家長怎麼辦?[2]
2014/05/30 19:36
瀏覽2,829
迴響0
推薦19
引用1

【文/路仁教授】

「教養他21年,一定有不知道的疏失,」鄭捷父母跪捷運站前向社會道歉。鎂光燈照二老面罩,哭泣聲格外淒涼。10月懷胎、21年拉拔,也許父母期待被問如何教養孩子成龍鳳,而非被怒目相視。

他們有過龍鳳夢?在鄭捷出生時台灣刮起一陣熱潮。韓國在漢城辦奧運,首次將國粹跆拳列項目,陳怡安得金牌後,街頭小巷都在討論,媒體窮追其父母如何教育。隨後幾屆,跆拳更讓台灣得了好幾面獎牌,跆拳成台灣之光、家長新希望。

「跆拳文化變了,」在家長忙送孩子到拳館時,有教練反憂心地對記者說。他認為學跆拳是為練武強身,在互比中交流,而非將對手身體當靶,只教孩子去擊中方位得分,「這是射擊,還是電玩遊戲?」

可台灣之光誘惑太大,受吸引者當中也許就有鄭捷父母。他們未透露教養細節,我也難推定,至少他們在鄭捷7歲時,就送他去學3年半跆拳,直到掛上黑帶2段。

如果鄭捷將跆拳當興趣,體驗到運動後的「舒坦感」,那麼這是一段豐富之旅;如果他在爬一座金字塔,向著塔頂的台灣之光邁進,每回出手、踢腳,只為換積分、拼排名,就在走一段殘忍的乏味路。

7歲孩子,運動只能是玩樂,不能變功利。打棒球是為交朋友,不能在大人的期待陰影下,患得患失地要變成王建民;在草坪跟著爸爸揮高爾夫球桿後,也許正好讓球入洞,但父母不能期待她變妮妮,成世界球后。

7歲孩子,人格如柔弱幼苗,擔不起大人過多期待。7歲孩子,要從玩樂中經驗快樂,贏不重要。在流汗後,他會體會到新陳代謝的舒暢,在群體遊戲後,他感受到人際交流的喜悅。長大遇見壓力後,就學會靠運動抒壓。

未尋到良性抒壓藥方,電玩就會去誘惑他,靠短暫脫離現實抒壓。他在虛擬場景中征戰,身體沒流汗、腳未出門,過關後無舒坦感,只有空虛感飄蕩,像幽魂帶他衝下一關。

「什麼樣的運動、遊戲才能點燃孩子興趣?」家長曾問我。我建議家長認識其他家長,一起出遊,讓同年齡的孩子在大草坪玩耍,自會找到他們喜愛的運動,不勞大人憂心。在現代社會,家庭已難解決教養問題,須結合為家族。若家庭間能進行球賽,孩子會覺得更有趣。

覓不到家庭結緣,就向大自然求援。假日時帶孩子騎單車,讓他出力後前進,經驗大自然微風,撫過臉龐的愉悅。或者帶他爬山,在遠離塵囂中回歸自然,於一次次攻頂後,經驗苦盡後的成就感,以及俯瞰壯闊自然後,油然而生的舒坦感。

那是小孩生命,得及早深植的經驗種籽。鄭捷父母說不知教養21年有何缺失,但在鄭捷於拘留所內說:「殺人後很舒坦,」後,也許未及早讓孩子體驗不傷害別人的舒坦感,是關鍵一項。你說是嗎?

路仁教授其它教養文章
http://blog.udn.com/mybook678/article?f_ART_CATE=711483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