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伊甸園(五)(六)
2020/02/18 12:09
瀏覽2,473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我在山上的寺院前,與一位離家出走的學生,
展開一場精彩的心靈對談...

之1|之2|之3

五、

張媽媽說,她的女兒不曉得是不是被寺院的尼姑下了毒咒,否則為什麼找不回來,即使她到寺前哭紅了眼。南下的車上,我看了又看佛的經典,想多懂一點她的世界。

在夜涼如水的晚上,聽她一路說過來,她的世界一點都不難懂,她終究是一個小女孩,渴望愛與溫暖,但不是那種糾葛不清,混雜著權力和壓力的親情,而是單純無私的疼愛,不是嘴裡稱呼老公老婆天天形影不離,卻沒有交心的愛情。

在渴望的日子裡,她寂寞地走過,是那個小小幼稚園播下的種子,讓她傷痕累累地走過失眠的國中夜晚、受傷的大學日子後,還能有顆盼望的心,想在異鄉的南投結一個美好的夢。

寺前的涼亭旁,開著一蔟一蔟不知名但又豔麗的花,點綴錯亂攀爬的綠藤,石獅的眼神淒迷地凝視不遠前的花,彷彿也在結美麗的夢。花在開的最美的時後,墜地成塚,夢常常也是這樣。

六、

南投到處都是山,從這所國小的操場看上去,幾片青山,層層疊疊連到天邊,校園內種了許多大樹,偶而起風,樹葉有的飄落到操場上,有的落在樹下,小萍拾起地上的落葉,這是她第二次到南投,雖然學校還沒有開學。

她用葉根在樹下泥土上畫圖,朦朧中畫出在黑板前佇立的自己,抬起頭看到午夢初醒的小孩,她輕輕地揮手,和走廊上偶而走過的老師,相視而笑,陽光從大樹慢慢地移走,樹葉都落累了,她還是一筆一筆地畫,畫出她的夢。

「我又走過樹下,同樣的場景,夢想卻褪了色。」小萍皺緊眉頭,像是被困在一個孤獨的房間裡,她兩隻手做勢要推開一扇門,想看外面別人的世界,只是她纖細的手,似乎推不開,她出不去,別人也進不來。

「同事間,存在的隔閡和冷語,糾葛著感情是是非非的遊戲,多了她一個變數後,更加熱鬧。小團體,人還是玩著同樣的遊戲,從台北到南投,坐到這樣一個陌生的座位上,卻是這麼熟悉。

那是進大學時失落的座位,中學時候第一排孤單的座位,幼稚園被排擠的座位。隔壁的女生說,她夢想遇到一個男生帶她脫離寂寞的苦海,最好能到繁華台北生活。」

小萍拉高嗓門說:「伊甸園不在遠方,卻在你的身旁,人如果沒有能力愛他現在身邊的人,會有能力愛他將來柴、米、油、鹽日夜要相處的人嗎?」 小萍說給她聽,說給記憶裡千瘡百孔的期望與失望聽,說給柴、米、油、鹽日夜相處的家人聽。

而我靜靜地看這段不堪的心情,不管有多少風雨,如果有人可以相扶持,總會走過,偏偏現代人太愛自己,於是愛人不起,與人有愛有惜,只能是生活中浪漫的璀璨痕跡。

繼續閱讀 之七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伊甸園(七)─曲終
下一則: 伊甸園(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