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機器情人(三)(四)
2019/12/28 23:21
瀏覽1,730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請先閱讀一、二

三、

這幾年走過她身旁的,要不就是她喜歡的已有了對象,或是她不喜歡卻纏著她的,或者是幾個像哥兒們一樣的朋友。

大三的時候,身旁那一群姊妹淘,陸續地有了男友,下了那條夢想的船,船上只剩下她一個人。她孤單地走出了女生宿舍,與志華相遇,那是她參加電腦社的學長。

她遇過他好幾回了,黃昏的斜陽照在女生宿舍時,他會在這裡蹓躂,有時在椅子上坐下來,手上提了一袋水果,莉晴偶然經過,志華卻把水果藏在後頭,傻呼呼地跟她打聲招呼,就這樣看著她走了。

志華暗戀著莉晴,但是他為什麼是帶水果而不是帶花呢?也許他念的是理工科系,經過慎密的分析後,覺得水果比較有養分,而且他怕花的感覺太直接了,水果是一種關懷。不管是花還是水果,她都沒有收過,她只有收過他那一臉傻傻的笑容。

這一次,孤單身影的莉晴,與他的眼神正面交會,志華那雙眼不好意思地閃了過去, 一瞬間,她讀懂了他的意思。

春天到了,杜鵑花城裡,從地上的繁華漫漫,到天際那兩排大王椰子,都在看著、看著這對男和女怎麼走下去。

志華約莉晴去海邊走走,海上的浪花拍擊著岸邊的防波堤,一來一往,偶爾有條船開離了港口。剎那,初春的海面,拂來了一場細雨,呆呆的他,將外套脫了下來,蓋在莉晴溼了的衣衫上,從兩肩垂落的長髮上。

盤旋的雨絲,從她的外套和他的身上滑落到地上,雨越下越大,在綿綿不斷的雨聲裡,莉晴終於接受了志華的感情,雖然還是覺得他呆呆的、傻傻的。

四、

究竟為什麼接受他,她也分不清楚。志華,個性內向而羞澀,與她故事裡,彬彬有禮,能言善道,善解人意的男主角一點都不吻合。

也許是因為幾年來,成為男主角的門檻,已經陸續降了好幾回,所以最後這樣的男孩可以跨進她日漸孤單的心房,否則愛情這齣戲就沒有機會可以上演了。

也許因為碼頭有點煙雨濛濛,也許因為想到他的心裡那麼久都有她,他披上衣服的動作有點溫柔,也許因為她覺得在愛情的魔力裡,男孩的個性會有一些變化。

戀愛中的女人,真的有變化,變得更挑剔,更情緒化,更容不下一粒不舒服的細沙。男孩一粒不在乎的細沙,對她而言,就像一座冰山那麼壯碩,非得要讓情緒的火山爆發, 才能溶解它。

戀愛中的男人,卻沒有變,還是那樣傻傻的、呆呆的,即便被火山的熔岩燙到了,仍不自覺。

莉晴生日的前幾天,跟著志華走過一個精品商店,反覆望著裡頭一條美麗的手鍊,她握著自己的手,看著志華,沒有多說一句話。她生日的那一天,打開了志華送的禮物,收到了一個電子錶,功能複雜,志華拿出了裡頭的說明書,興奮地教她如何使用。

她傻傻地笑了,也許他逛了很多地方,才找到這個功能複雜的電子錶吧!

像他暗戀她時,所想帶給她的水果,但為什麼戀情已經開始了,還是帶水果呢?也許他念的是理工科系,經過慎密的分析後,覺得水果還是比較有養分,而電子錶也比手鍊有用處。但是,為什麼不是花呢?那個她暗示很久的白玫瑰,她都沒有收到。

她終於知道她的情人,一定要明確地、直接地下指令,像對個機器人下命令一樣。

機器情人,都是跟他的機器同類混在一起的。志華可以坐在電腦前耗一個下午,寫那些複雜的程式和設定,或者是上網,東看看、西瞧瞧,莉晴則是另一個世界的人,標準的電腦白癡,連個簡單的軟體,搞了半天還是搞不清楚。

初夏的夜晚,夜風從窗外溜進來,洗去了白晝的悶熱,涼涼地敷在莉晴的臉上,此時她正斜躺在床上,她的雙手靠在那條從腹部覆蓋到腳底的輕薄涼被上,手掌托住了娃娃, 像托住了她的情人。

她瞪著娃娃看,想到這個娃娃還是因為志華夾娃娃機時,將戰利品順道送給她的,而不是為了她,千辛萬苦的夾娃娃,情緒火山漸漸冒出了幾許的煙,將她的雙手帶過了娃娃的身體,溜到了它的脖子。

此時,志華的話閃過她腦海裡:「反正都是送給妳的,又有什麼不同?」一股氣真的從她的心裡衝到了火山口,火山爆發的力量,牽引著她的一雙手,將娃娃的脖子緊緊地掐住。

因這力量,娃娃的脖子縮緊,臉卻前傾,露出了兩顆求饒的眼珠子,眼珠子裡,訴說著志華曾經對她的好。

莉晴想到當她搬到校外以後,志華常常會到住宿的地方接她上課,有一次她臨時要到一個地方,打了電話給他,他從他住的地方飆車而來,她聽著遠處而來的摩托車聲,看著他的畫面越來越近,看到志華兩顆著急的眼珠子,好不感動。

這樣著急的態度,冷卻了莉晴的情緒熔岩,她的手漸漸鬆弛,離開了娃娃的脖子,往臉龐輕輕移動,娃娃的眼珠子映照在莉晴深陷的眼窩裡,迴旋出一圈又一圈的往事。

莉晴想到戀愛前,志華在宿舍前長久的等待,他可以為他的愛人傻傻地帶水果來,終於火山熔岩凝固為美麗的碎石,而她的手也不自覺地、輕輕地撫摸娃娃那受驚嚇的臉,像風拂過熄滅的死火山。

她看著娃娃的臉,有著疼惜的感覺,懊悔剛剛怎麼會那麼激動地誤傷了他,她多想讓娃娃知道她懊悔的心,多想讓娃娃知道她在乎他,多想在這一刻與他交心。

此時,娃娃的臉卻什麼表情也沒有,像冷凅的冰河,像志華所喜歡而莉晴卻討厭的電腦螢幕,這讓她想到,很多次,當她情緒低潮的時候,志華那若無其事的一張臉,傻呼呼的,不知道表現一點關心。

那不被關心、重視的情緒,在死火山裡醞釀,終於化成了死灰復燃的氣,將莉晴的一雙手帶到了娃娃單薄的臉頰上,一步步進逼火山口。

轟隆一聲,火山又爆發了,莉晴的雙手緊壓娃娃的兩腮,像是要從臉上擠出點關懷的表情,擠出點感性、歉意、溫柔、體貼的話,即使有點肉麻,但還是很想從情人的口中, 聽到讓自己的心悸動的話。

她越擠越強烈,娃娃卻一點在乎的表情都沒有,她的火山,又轟然一聲,熔岩氾濫到了眼角,流出了淚水,娃娃整個臉變了樣,只有瘦弱的雙腳騰在空中。莉晴瞪著娃娃看, 瞪到雙手累了,低頭看見娃娃那雙也累了的腳,一點也不敢反抗,還騰在那裡,氣,不知怎麼,又漸漸地散了。

在情緒緩和的時候,莉晴又想到了志華的好,想到她要交電腦作業時,他都會幫她把所有事情搞定;當電腦壞了時候,他會幫她修電腦,讓她好生感激,好想在當下跟他說一些話。

眼淚真的淅瀝嘩啦地從她的眼角,滾滾而下,沾溼了被單,只是這一次,究竟是感激的淚,還是剛剛還在生氣的淚,她真的分不清了。

莉晴多想跟志華說一說話,說她的心情,可是志華在電腦修好了以後,略過她的感受,坐回電腦前玩一個連線的遊戲,完全不知道她想分享的心情,莉晴愣在那裡,看著他漸漸興奮的臉龐,心裡想說的話又吞了回去。

經過幾回的折磨,情緒的火山已不再想爆發了,只吐出幾絲無奈的輕煙,在輕煙裡, 莉晴緊抱著娃娃說: 「我恨機器情人這機器的部份,但是我卻愛這情人的部份,愛他長久以來都對我那麼好,雖然始終是用他自己的理解方式。」

繼續閱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機器情人(五)
下一則: 機器情人(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