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機器情人(一)(二)
2019/12/27 00:52
瀏覽2,019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一、

「我的第一個情人不懂得體貼女孩的心,像個機器人。 第二個情人真的很窩心,但我卻成了被他操控的機器人。」

這是莉晴進諮商中心所吐露的第一段話,之後,我想多問她幾句,她的話語卻停了下來。染了金色長髮的她,神情憔悴地坐在我的對面。從入門開始,一直覺得她的感覺分外熟悉,但是很確定應該沒有見過面。

細問了一下,才知道她也是來自我念過的台灣大學,是一個文學院的學生。台大,是一個相當自由的學校,學生的外表總給人一份灑脫自信的感覺,但是,別人眼中的優秀同學,此刻正陷入一個感情的困局裡。

感情,終究是無數人心中的困擾,從單戀、相戀、分手、到失戀,糾葛難解的習題, 總是困惑著無數個從年輕到年老的心,是每一個諮商員時常在聽的故事。

莉晴仍舊靜靜地沈思,諮商房裡的寧靜,卻像是一場山雨的前奏曲,滿樓的風正拂過她神情憔悴的臉龐。我還是保持傾耳靜聽的姿態,她則抬起頭,從凌亂的思緒裡回神過來,開始一句一句地細說她的故事。

雨,真的緊接著她字句的腳步而來了。

二、

椰林大道,像是畫家誤畫的一筆,在飄滿萬紫千紅的杜鵑花城裡,留下一條柏油的色彩。莉晴,一個剛入大學的新鮮人,跟著許多紅男綠女,沿著柏油線密密麻麻地走,轉進了古色古香的文學院教室。

她在教室裡歇息了下來,等著上今天的課,不知怎麼,一股無聊的情緒在心裡繚繞。她左思右想,想到坐在教室裡聽這乏味的課,不是她辛苦考大學時所切切等待的。

於是她匆匆收拾了桌上的書本,又走回了椰林大道,穿越大操場後,到了優雅的醉月湖,在湖畔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每當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就常到這裡,帶著夢幻的心情看著醉月湖的湖水。

此刻,她閉緊那雙水汪汪的眼眸,將手上緊握的石頭投入湖底,湖上起了一波波的漣漪,像惺忪的眼,慢慢張開,慢慢張開。

她張開了眼,在對湖心的涼亭許了願以後。

在台灣大學,有個傳說,很多年以前,有個癡情的女孩,在醉月湖投水自盡,只要許願的女孩夠用心,湖裡長眠的靈魂,就會讓她的心願實現。莉晴的心願是什麼呢?荳寇年華的女孩,還不就是祈求一種傾心的相遇。

相遇是可遇而不可求,但夢卻可以天天編織。 念高中的時候,她曾經夢想走過籃球場,被飛來的球撞到,書包裡的文具散落一地, 球後追來了一個男孩,有著俊逸的臉孔,幽邃的瞳眸,配合著線條流暢的下巴。

男孩幫她收拾地上的文具,禮貌地請她喝咖啡道歉,她接受了他的歉意和隨後而來的一段戀曲,像小說的情節一樣。一直到進了大學,她還是做這樣子浪漫的夢,她想一直做,直到做成了一個故事裡的女主角,才安心地卸下她從童年的童話故事裡所帶來的行囊。

椰林大道上的椰子樹,春去秋來,皮殼卸了一層,又卸了一層。她站在文學院教室的長廊上遠眺傅鐘,此時,正敲了準時的聲響,她心中想著傅鐘下淒美的故事,一個女孩的呼喚。

她奔走出文學院,追逐這鐘響的呼喚,鐘聲卻揚長消逝而去,將她遺留在一個始終追逐不到夢想的混沌荒漠裡,這夢,只有暫時麻醉在偶像劇裡的時候,才稍微回來一點光彩。

她繞過了傅鐘又走向醉月湖,湖水幽幽,微風吹落了湖旁樹稍的綠葉和花瓣,相偕迴旋飄落在湖心,像是對這許久無法兌現的允諾,作無言的抗議。

請繼續閱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機器情人(三)(四)
下一則: 上帝遺失的鑰匙(十)...曲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