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帝遺失的鑰匙(四)
2019/11/19 13:03
瀏覽2,000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請先閱讀 之1 之2 之3

四、

沒鑰匙的林教授連家也回不了,我只好繼續陪他,直到他老婆返家。

「真煩!」林教授理性的頭腦開始運行,但感性的耳朵若打開,就可以走出餐廳聽學生在榕樹下唱歌,煩躁的荊棘或不順遂的人生路後,也許有一片花園、也許不是,這也是人生美妙處。

我帶他走到戶外,但林教授仍糾葛於理性的爭辯。「上帝在哪裡?我看得見我就相信,」林教授說,吉他聲揚起,像為他的話語伴奏。「耳聾者聽不見聲音,不表示吉他聲不存在,」我斬釘截鐵的回應,吉他的旋律又彈一回,樹葉飄落了幾片,不知是驚嘆我的回應或音樂的旋律。

想靠自己的感官去證明造物者是不可能,我於是念希伯來書的經文:「那看得見的,是從那看不見得造出來的…」「不要用經文荼毒我,」林教授兩手遮起耳朵,我也不再念下去。

人有五種感官,像有五把鑰匙能開啟經驗世界的五扇門,但如果有一天洪水來了,帶走人類生命,只餘少數視覺基因遭破壞的人類存活,一代代繁衍於地球,卻因為他們看不見,而說世上沒有迎風搖曳的樹葉,沒有樹旁那萬紫千紅的花卉,可以嗎?

「洪水?」林教授聽我分享,再訕笑幾聲,「你不是說不要再念經文了嗎?你在提挪亞方舟的神話嗎?」

「神話?」我想起2004年南亞大海嘯,幾位年輕人下海潛水,在風平浪靜的海底悠游後返水面,卻遍尋不到出發的村莊。如果他們後來發現遺跡,飽受驚嚇後,在海島建立新家,口耳相傳要後代惦記歷史,代代相傳後也會變成被訕笑的傳說或神話。

短促的15年內,我們都見證過吞沒20萬人的大海嘯,久遠的人類歷史,什麼樣的變遷不可能呢?因此我對於柏拉圖在「對話錄」中所記載,那代代相傳的亞特蘭提斯傳說,從不否認地球有洪水帶走文明的可能。

人類古文明遍佈五大洲,為何壁畫中皆刻印洪水的遺跡。甚至在源遠流長的中國歷史,商朝以降,因為銅器等遺物佐證而被視為正史,而夏禹治水常被封為傳說,直到台大外籍教授領導的團隊,在素有中國龐貝之稱的喇家遺址挖掘,證實書經記載的洪水為真。

榕樹下的歌者再高歌一首,贏得圍觀同學的掌聲,一隻彩蝶也翩然起舞,讚頌人間真善美的化工,林教授仍半信半疑的看著我,忘了人類除了理性鑰匙外,還有一把感性、知性或靈性的鑰匙,可以打開科學規則的枷鎖,讓人看見新世界的亮光。

繼續閱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上帝遺失的鑰匙(五)
下一則: 上帝遺失的鑰匙(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