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使的鬼臉(三)
2019/10/11 15:01
瀏覽1,930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請先閱讀 天使的鬼臉 之一  之二

三、

人不一定需要回報,但都需要回應,而每個生命也都有自己回應的樣貌。

像嬰兒餓了只能嚎啕大哭,在母親餵奶後,止住哭泣、露出滿足的面容,就撫慰了母親所有的汗水與淚水;像古老台灣的老師薪水微薄、上課時數多,但學生會感謝老師,老師覺得累,但絕不會像現在這樣,到處有人喊苦。

當社工助人也一樣,若對方覺得「你應該這樣做的」,對付出視如敝屣,我也會深感挫折,需要一段時間調適自己。可小威的內心,並非如此,而是活在厚厚的城牆內,聽不見外界的聲音。

「我再丟丟看,」從陀螺、銅板、紙牌、比手腕,我再回頭拿起陀螺丟,經過多樣的機械式練習後,我對於陀螺的掌握更好,小威的笑容更明顯,因為執著於某個技術的人,總愛有人與他競逐,相互超越。

接觸自己所愛的事物,是一種經驗;關心另外一個人,而走入他的世界,是另一種體驗。像每個母親,不會對深夜被孩子的哭泣聲吵醒,對燒飯做菜打掃到腰酸背痛,多麼地感興趣,但因為愛孩子,所有的無趣都會生機盎然。

而自閉兒,只是在上帝創造的理性與感性數線中,偏向於理性的一端,如天空中的日月星辰,依著理性的規則運行,而無法隨性地亂竄。理性與感性的頭腦內,都藏著知性的靈魂,渴望被了解與接納。 窗外的夜色漸暗,在陪伴小威一晚後,我也結束行程要話別。

預備送我回家,小威的媽媽帶女兒走出房門,女兒好奇地對我從頭打量到腳,再對我露出禮貌性的微笑。

坐在她媽的車子上,慢慢地行到車站,我終於有時間,變個魔術給小女孩看,她也好奇地搜索我的手,想找出謎底。她的臉露出困惑一陣,卻又忽然大笑,也許她關心的不是謎底,而是與人交流,彌補這一晚鎖在房內的缺憾,可惜路途太短,車站很快就到了。

走下車子,揮手與他們話別,天使般的小女孩,隔窗對我做鬼臉,讓我也笑開了。忽然,她卻嚎啕大哭,她媽將車子疾駛而走,我在車站內卻也難過起來。儘管人見人愛,也許她仍是個渴望每回都能玩耍的小女孩。

坐在火車上,眼前盡是她的模樣,傷感情緒在心底渲染開來。火車開動,她的面容從車窗消失,換幕成與小威玩耍的畫面,傷感情緒蛻變成一種平安,告訴我能稍敲開小威心門,仍是我此行的任務。

車門打開,隆隆聲響驚醒了我。剎那間,覺得今天打開的不是小威的心門,而是我內心長久以來,橫隔於理性與感性空間的暗門。我笑了出來,讓真愛的能量流過暗門,瀰漫成一種超越文字與音符的感性體驗。

我調皮地學小女孩模樣,向心中的天使做鬼臉,感謝祂賜給我新的生命經驗。

(結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一個年輕人的成長之旅(一)
下一則: 天使的鬼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