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侯鳥朋友
2017/10/12 14:10
瀏覽846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文/路仁教授】

住淡水河畔,十多年來,河岸從鳥跡罕至,到初見白鷺鷥時的驚喜,漸漸習慣於牠們覓食於河灘。我的水鳥朋友們越來越多,夜裡,星星閃爍在山頭,月光把水波照成暗藍,夜鷺成群地出現,偶爾還發出寂寥的沙啞聲,漂蕩於潮水的音詠旋律中。

當然,最美的是黃昏,太陽墜入觀音山的懷抱前,會在河岸留下熱情的印記,隨著季節變換不同的色彩,水鳥也紛紛列隊來觀禮,以樸素的衣裳,點綴這幅浪漫的風景畫。

而清晨的河口,則吐露清新的氣息。從淡水沿右岸而行,會先看見密密麻麻的白鷺鷥棲息於紅樹林上,繞過紅樹林站後的水塘,蒼鷺、埃及聖鬟、大白鷺,漸漸出現在岸邊,到了關渡沼澤區後,也會看見許多罕見的候鳥。

候鳥千里迢迢來關渡避冬,讓沼澤區如鳥兒的度假勝地。冬天過去了,牠們會成群結隊飛離,像機群離開飛機場,有時,我會情不自禁地向牠們揮手道別。 「鳥兒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同行的伙伴看見我的舉止,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多年來,在接觸生態中,我始終覺得生物間,有種奇妙的連結。凝視一朵花,我視花為朋友,相信她感受到我的熱情,只是不能言語。我如此地相信,因為在與真花的碰觸中,我察覺到能量在體內亂竄,而假花再微妙微俏,也只會讓我疲憊。

走過荒野時,我也視所有生物為朋友。抱著對等、友善的心念,去傾聽鳥叫、蟲鳴,聞草葉味道、花的芬芳,便會收到生物傳來的正面訊息,但若把牠們囚禁在籠裡,以高傲的姿態面對,或開著推土機破壞祂們家園,生物也會關閉友善之窗。

所以,我相信鳥兒知道我在友善地揮手,牠們的眼那麼銳利、對肢體語言那麼敏感。所以,我愛賞鳥,但不愛戴著望眼鏡看,因為我仍有夢,希望有一天,鳥能感受到人類的善意,願意在我們走過時,不再驚慌地飛離。

「鳥兒,我想跟你做朋友。」我對著附近的水鳥說,伙伴們目瞪口呆,而水鳥卻忽然低頭覓食,狀似點頭,於是笑聲洋溢在人群,水鳥也發出尖叫聲唱和。

點播放鍵聆聽朗誦,無法播放時點此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