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光與黑月
2014/02/27 11:39
瀏覽1,237
迴響3
推薦116
引用0

    我當初在大賣場買了一雙工作、休閒兩用的黑皮鞋,打折後不到一千塊,皮質厚實,唯一缺點(可說是極大的缺點)便是鞋底的材質很差,穿了三個月鞋跟就磨平了,鞋底則鬆垮幾乎要掉下來。這時候丟之可惜,便跑去「屎礐仔口」找那位修鞋師傅挽救,老先生看了看用他一貫宏亮的聲音說:縫鞋底兩百、補鞋跟兩百總共四百塊。

 

    小個頭的老先生弓駝著背,長年的釘補坐姿讓他的頸子僵直成四十五度俯角,他工作的地點是在淡水渡船口附近、公廁的門邊,為什麼會挑選在有辛騷味的地點擺攤呢?「屎礐仔口」便是那裡古早的稱呼,意即「廁所」,古時候稱為便所或糞坑,現在都雅稱是洗手間或化妝室。以往人們搭渡船出入左岸八里營生買賣,人潮湧集之處生意想必不壞(至今仍如此),水肥量也就相對可觀了(當年屎礐仔口作為鎮上水肥的集中處,水肥公開標售可炙手可熱,養肥了眾多嫩綠蔬苗和口腹。)現在的屎礐仔口已改建成新式公廁,兩側樓房把當初從廟口、菜市場和老街沿路下來通往河濱的小徑,夾壓成了一條僅容擦身而過的不見天窄巷,老先生就自在側身其中,每星期公休一、四兩個下午,若臨時逢落雨便休下午的時段,該是下雨天潮溼強力膠不易風乾、也少有客人會上門所致吧,畢竟補鞋子這件事並不像是牙痛或拉肚子非得十萬火急去解決不可。

 

而鞋子是被人們穿在腳下,包覆著酸臭的汗垢黴,逢穿出門時腳便自動縮入、退轉成了背光的月世界。我想,同樣是長在腳趾的稀疏毛髮,一定很羨慕長在頭頂上那些濃毛的待遇吧(即使鼻毛的命運也比它好)。畢竟頭顱是作為呼吸、觀看、吃喝、聽講和思考用的,而腳掌總是窒悶著擔任燠熱又苦重的支撐功能。

 

  《首楞嚴經》裡提到有一位明王,名叫「烏芻瑟摩」,能將不淨轉為潔淨、把黑暗轉為光明。能夠不染污的人勢必曾出過污泥,這位明王便是洗心革面過才會擁有這股神力,因此有些人便把祂供奉為廁神。

 

    這次,我去取鞋(五年多來第三度補鞋跟,鞋身卻神奇地仍堅固如新),新鞋底把歪斜的缺口補齊墊高之後,初走起路來身軀很挺直,反而讓已習慣舊傾角的中樞神經小小的失衡,是那日月靜謐虧蝕掉的空間在作祟啊,讓我突然意識到它其實是時刻都存在的某種無形狀態。老先生陰暗的的攤位上除了隨意擺放的十幾隻五顏六色舊鞋(大部分都是女士的高跟鞋),像小女孩放學後正枯等著媽媽來領回家,一旁還擱著幾把舊傘,我的傘架常被大剌剌的淡水風雨硬生生的給刮壞,淋了個落湯雞,也是經老師傅神奇之手修復,修一處斷支二十塊、兩支收三十塊,其實也只是在折斷的關節兩端跨夾上一小片可屈撓的錫鐵,器具的機械結構很簡單卻能起死回生。

 

法國人在點蠟燭時,總會說:「Fiat lux!」(要有光!)()這時,我轉過頭正好瞥見巷尾艷陽下的漲潮拍岸聲,吞納了從人間排出的廢汙水之後的河海現在則更加痛快沛壯了。

 

 

註:聖經裡,上帝創造世界時說:「要有光!」

 

中華日報副刊 2014/2/2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上一則: 一葉
下一則: 生命的緣故
迴響(2) :
2樓. 繽紛
2014/03/05 23:52

一篇刊在報章上的好文章呀!

修傘補鞋是一項歷時已久的老行業了,

竟然還有人固守在老地點,堅持著這份老手藝。

令我們尊重並深深感恩惜福!

以前還有修補絲襪的,隨著歲月滄桑,早已乏人問津。

讓稍有瑕疵的物品起死回生,還能伴隨我們一段時光,

小人物活在感恩的光環中。

是呀,至今偶而在淡水巷弄裡聽見有老者推著小推車,用洪亮婉轉的台語(相信是早期福建口音)叫賣,看車裡只是一條土種冬瓜,便被那種精神和情感所撼動不已,盡都是活的歷史呀。感謝熱情回應! 也思2014/03/07 10:04回覆
1樓. 慕雲
2014/02/28 08:59

一種懷舊不變的情懷,綿延至今受用不盡.

我愛買鞋,但我更珍惜我的每一舊鞋與舊傘.

就是因為它們雖老但全都尚未退役,陪伴我無數歲月.

鞋傘與我,一種無法割捨的主僕情感.呵,很難完了.

多謝分享,感恩悠閒假日得賞深具意寓此文.

祝福 也思 平安喜樂

鞋子默默陪我們走過歲月,無形中我們的情感與它結為一體,它的身體日漸臃垮刮傷磨損,承受了許多故事點滴,它只是無言張著口喘氣,直到要維修或者需換新時,才提醒我們注意到它的存在,實在是無名英雄中的無名英雄。 也思2014/03/01 10:4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